这几个女子款款而来,楚云的嗅觉非常的灵敏,隔着近千米,楚云就闻到了她们身上的香味,这股子香味非常的好闻,甚至让楚云的阳元蠢蠢欲动,楚云立刻就把自己的嗅觉封闭了。

    曹锟就不一样了,他眼睛都不眨的盯着几个女子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特别是中央的那个女子,长得实在是太漂亮了。一身的粉红色丝纱,除了胸前的红兜兜以及亵裤,其他的地方都若隐若现,甚至这都算是保守的,她身边的那几个女子更不得了,连胸前的两颗豆豆都调皮的想要跑出来,她们一走路大片的雪白往外跑。

    “嘻嘻,两位公子你们好,请问一下前面是云北城嘛?”中央的女子说话了,声音如同翠鸟,甚至让人感觉很清纯,这让楚云更是警惕。因为瑾萱曾经是极魅魔宗的圣女,她说过她们门派的功夫,能从女子的声音听出功力的高低,越是纯净的声音,代表境界越高,瑾萱的声音就如同一个处子一样,比这个女子还有清纯动听。

    “是是,前面就是云北城,姑娘如果不知道路,我很愿意为你们效劳,亲自带你们去。”楚云听到曹锟的话无语的看了她一眼,这几个女人很明显就是附近的,真是从远方来的,难道还能不骑马?她们也没有包袱什么的,也不是风尘仆仆。

    “那就谢谢公子了,不过我听说这里不是很太平,这一位公子原因也帮帮我们嘛?”看起来这些女子胃口不小啊,曹锟这一个傻瓜去了,竟然还不满足,还有带着自己。

    “几位小姐,在下对这里也不是很熟悉,因此你们问错人了。”楚云当场拒绝了,这几个女子有些不可思议,但是她们完全没有放弃的意思。两个女子跑了过来,一个一把抱住了曹锟的胳膊,曹锟则完全被迷花了眼,毫无反抗的跟着这个女子走向其他女子。跑向楚云的一个,也想挽住楚云的胳膊,但是楚云却轻功一闪离开了原地让这个女子扑了个空。

    “公子难道我不漂亮嘛?”跑向楚云的女子是一个一身绿色丝纱的女子,长得虽然比起粉红色的女子差一些,但是也是娇小可爱,她一嘟嘴,给楚云一副邻家小妹的感觉,但是楚云怎么敢招惹。

    “几位姑娘我还有事了,告辞。”楚云身子一闪就出现在了几十丈外,然后施展乘风纵云功离开了,身影很快消失在众人面前,这些女人追之不及。

    “哈哈哈,我就说了,你不施展媚功他是不会束手就擒的你还不信。”粉红色纱衣女子嬉笑着看向绿色纱衣的女子。

    “小姐,谁知道面对我们还有不动心的男人啊,再说了我们不是抹着百花露嘛。”绿色纱衣女子撅着小嘴看起来很是不高兴。

    “那个男子是地阶,完全能够封闭他的嗅觉。”粉红色女子笑着说道,这个女子一笑,让所有人感觉天空都更加明亮了,就是女人都能被她的样子迷晕。

    “小姐,我们再去追他吧,我就不相信,我们施展媚功他还能再跑了。”绿色纱衣的少女说完,粉红色纱衣的少女就摇了摇头。

    “不用了,我们回宗门有事,有这一个傻小子陪我们玩就足够了,这个人年纪不大就是地阶,足够你们几个小浪蹄子全部晋级一级了。”粉红色纱衣女子说完,几个人带着曹锟离开了。楚云从一棵树后面走了出来,他清楚的看出曹锟已经完全丧失了意识,神色麻木的跟着几个人离开了。

    楚云对这个人完全没有好感,因此半个时辰之后,楚云才赶回了营地。

    “魏镇副总镖头,快去救救曹兄吧,他被人劫持了。”楚云最终决定还是要去跟镇北镖局的人说说,要不然万一曹锟没死,自己就有麻烦了。

    “怎么回事?”魏镇虽然看不惯曹锟,但是怎么说他跟曹锟的父亲也是一代人从小一起长得的。楚云就把事情说了下,当然是经过加工的,他怎么遇到的曹锟,然后怎么遇到的那几个女子,他为了曹锟跟那几个女子交手,但是那几个女子的功夫太诡异,于是楚云就赶回来求救了。

    曹锟立刻带人过去,现场早就让楚云弄好了,真的有战斗的痕迹,然后镇北镖局的人就开始分散寻找了起来,但是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毕竟都走了半个时辰了,几十里的路那些女子爬都爬进城内了。

    “这可怎么办是好。”魏镇很是惊怒,他听楚云说完就知道那几个女子绝对是极魅魔宗的弟子,他可是知道极魅魔宗的女子是可以采阴补阳的。

    但是他们毕竟才来到这里谁都不认识,只能停下了寻找,城内他们还真不敢进去,魏镇觉得曹锟死定了。

    第二天,曹锟都没有回来,路游也没有回来,连楚云都觉得曹锟这个家伙死定了。在第五天,路游回来了,他们竟然把曹锟这个家伙一起带了回来,楚云都惊呆了。

    “路副总镖头,曹锟这是怎么了?”魏镇把曹锟接了过来,这个时候曹锟已经不成人形了,他的身体就跟缩水了一样,只剩下皮包骨头了,皮肤如同树皮一样全都是褶皱。整个人就如同骨头上面盖着一层皮肤,眼睛瞪得大大的,但是一动不动,就如同死鱼眼一样,身上的修为也一点不剩,比个普通人还是不如,要不是这身衣服,楚云都不一定认得出来。

    “曹锟怎么去了云北城?我是在城外遇到他的,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要不是他身上这一身镖局的镖服我绝对认不出来,只不过这个令牌绝对是我们镇北镖局的,我仔细一看,竟然是曹锟,魏副总镖头,这到底怎么回事?”路游反问了起来,魏征就把楚云跟他说的讲了一遍。

    “两位副总镖头,在下实在是抱歉,我也很对不起曹兄,我是跟那个女子交过手,他的功夫实在是诡异,竟然能够影响我的心神,我才慌忙的回来报信,早知道的话,我肯定拼了命也要救曹兄。”楚云看起来很是伤心,路游和魏镇互望了一眼才摇了摇头。

    “这不怪你,极魅魔宗的功夫向来是以迷人心神著称的,就是高几个等级的都很难对付,你也尽力了,这是这个小子不争气,见了女人就走不动路,这不是一天两天的了,我跟极魅魔宗的人谈好了,他们愿意让我们使用小挪移阵,但是这个曹锟我们该怎么处理,这是个难题啊,他这样根本无法赶路。说不准一走,他就会死。”路游看起来一点没有伤心的意思,在他心里完成任务才是最重要的。

    “路副总镖头,你也知道,咱们走镖的遇到了重伤的兄弟只会把他的骨灰带回去。”丹枫双侠的弟弟开口说道,楚云一眼就看出这家伙是想借刀杀人,因为曹锟没少侮辱他们兄弟,倒是他的哥哥连忙的拦住了自己的弟弟。

    “可是我们怎么跟曹副总镖头交代?”赖四海急忙的说道,他可是曹锟的父亲派来的,这回去怎么交代啊。

    “也没办法啊,极魅魔宗采阴补阳的功法吸干了曹锟体内的所有精华,就算是救回来也是个废人了,我们就这么办吧,等回去之后我去找老曹说,他有什么火都可以对我发。”魏镇开口了。

    路游和赖四海看到魏镇拦下了这件事,也就答应了下来,毕竟这可是镖局的规矩。再说魏镇是个老资历,只要他担下来,其他人就没了责任,路游虽然境界跟他差不多,但是毕竟是小辈。当然没有一个人去说给他报仇的事情,没有一个人敢。

    晚上当着整个镖局所有人的面,魏镇亲自抱着曹锟放在了一堆木柴里,当火焰点燃,曹锟好像是恢复了一点的神智,他仇恨的看着人群中的楚云,他认为这一切都是楚云造成的,楚云却毫无负罪感,他觉得曹锟这种人渣死的晚了。他可是听曹锟自己说过,不知道祸害了多少清白少女的身子。而且这个傻鸟竟然打自己女人的注意,真是死不足惜。

    出了这件事镇北镖局的人更加的小心,任何人不准随意离开驻地。路游带着几十个人去把货物送到了城内,其余的人都不准乱动。这件事情忙活了十几天才算是完事。一行人立刻离开了,毫不迟疑。

    对于曹锟的死,镖局上下虽然不少人都很担忧回去怎么跟曹副总镖头交代,他们很多都是曹副总镖头的人,但是却都无法阻止,这就是镖师的宿命。

    一行人的速度提升了很多,毕竟悬空车在方便也要耗费人力维护和掌握方向,因此怎么也会拖累镖局的速度,现在所有人都可以全速跑了起来。

    两年之后,一行人来到了云东南州,这里是进入坊州的入口,这是西北道东北的一个州。这里有一条极险峻的盘山道坐落在这里的阴山山脉上面,海拔达到了万米,普通人不要说是过去,就是爬山都能累个半死。一般人到了这里必须要把自己的坐骑寄存或者是贱卖,否则一般的马匹会成为行人的拖累,因为很多地方都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万一马匹乱跑,那么很可能会把主人害死,毕竟底下就是悬崖峭壁,除非会飞,要不然难以活命,而地阶武者轻功再好,也绝对不会飞。

    只有通过了盘山道,进入坊州,那么距离镇北镖局所在的宁州就不远了。至于在定州的货物,镇北镖局早就派人取走了,毕竟货物坐的是小挪移阵。

    但是楚云五个人的马却没有问题,他们的风灵马非常通人性,跟楚云好几年下来,已经很亲密了,楚云并不想抛弃。而且风灵马的各项能力远超普通的马,走了盘山道完全没有问题。再说了就算去卖,风灵马的价格他们能买得起嘛?这可是有价无市的。

    楚云五个人婉拒了镇北镖局众人跟他们去马市的要求,甚至路游说对面还有一个马市可以拿着牌子去对面领取一个一样的马楚云都坚决拒绝,他们都不相信对面的马市也有风灵马。路游也只能由着他们,毕竟他们不是镖局的人。

    这个马市倒是真够大的,起码有几万人在这里,各式各样的人里面都有。楚云五个人牵着马跟镇北镖局的人暂时分离,他们要去卖马,而楚云他们则想去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在路上三年了,他们真正的风餐露宿的,楚云都有些馋了。

    一路上不断地有人来询问楚云等人卖不卖马,乌恩拒绝的嗓子都冒烟了,终于找到了一个小饭馆。

    “老板做几个拿手菜上来。”五个人找地方坐下,说起来乌恩和楚大三个人也真的很不容易,跟这楚云就是一直的赶路,连一天的安生日子都没有过过,不过过了这里就是大明了,也算是到了家。

    楚云问过风家兄弟两个人,他们毕竟他们走了几十年的镖,因此对路很熟悉,两兄弟给楚云指了一条最快的道路。这俩兄弟这两年每天都沉浸在恐惧里,由不得他们不恐惧,曹锟被杀死可是他们最先提议的,当时是很爽,但是当他们想起曹锟的父亲曹爽就吓得要死。

    这个曹爽可不得了,是镇北镖局三位地阶后期的武者之一,第一个当然是万总镖头。第二个就是冷雅竹的爷爷,这个人可算得上实力强横了,甚至有可能晋级天阶,可惜为了镖局付出了生命。第三个就是曹爽了,这个家伙可不得了,曹家本来是四大家族的老四,结果这个曹爽的父亲离世,他上台之后,没几年就成为了四大家族的老大,手段是一流的。更可怕的是这家伙的天赋非常的高,几年前晋级了地阶七层,成为了镇北镖局第二高手,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甚至连总镖头都大为忌惮,害怕自己死后镖局姓了曹,因此才把路游这个外人招为了孙女婿。别看路游不到五十就是地阶四层,但是再给他五十年也不一定能够达到地阶七层的境界。

    不光是手段高,实力强,这个曹爽还非常的护短并且残忍霸道,曾经有一位客卿就是被他残忍的杀害了,原因竟然是说那位客卿在背后说他坏话,这一件事差点让镇北镖局的三分之一的客卿集体辞职,但是被总镖头硬压了过去,但是曹爽却依旧我想我素,连总镖头都不敢管。

    楚云早就看上了风家兄弟两个人,这俩人武功是地阶,在镇北镖局可有可无,但是在均县那就是一方大拿了。而且这两个人老实,也没有野心,他们年纪都快一百岁了,才地阶二层,晋级无望,顶了天就是地阶三层。因此只想享受几十年的生活,他们真的好控制。他们还见多识广,几十年的生涯走南闯北,起码在西北道是很熟悉的。最重要的是他们自己就想走,他们害怕回去面对曹爽,以他们对曹爽了解,他们两个人死定了。要不是他们的家人都在镇北镖局所在的镇北县,他们早就跑了。

    镇北镖局自己占据着三个县,也有自己地盘,小日子过得还是很舒心的。楚云一直的找机会跟他们联络感情,他们俩要不是不放心家人,还真准备跟着楚云离开。楚云告诉他们不要担心,这一次顺带着去一次镇北县,帮他们接上家人,两个人非常的感动,发誓要跟随楚云,为了两个地境的下属,楚云觉得有必要走一趟镇北县,就算是他们的对头是地阶七层又怎么样。地阶七层只是开启了一些精神修为的路径,楚云自信在这方面不弱于地阶七层。再说了他现在马上就能达到地阶六层,楚云自信对方拿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而且还有楚大他们,就是对方来,留下他也不是不可能的。

    “师傅,我跟着你快把腿跑断了,从云州跑到蛮族大草原,跑到一半结果又跑了回来,你就算是可怜可怜徒弟吧,我快被你玩死了。你起码告诉我你要干啥吧。”一个声音从门外传来,楚云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但是一时想不起来。

    “混小子,我还不是为了你才东跑西蹿的,要不是我掐手一算,你小子早就没了,还跟我吹胡子瞪眼。我快找到了,你不要着急,老夫算到要找的人就在这个马市之内。”话音刚落一个穿着破旧道服的老者带着一个青年走了进来,楚云看见那个年轻人的时候吃了一惊。

    “林小灰?”楚云心里冒出一个名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