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楚云他们走的倒是平稳得很,跟云南州商队不一样,这一次镇北镖局押送的货物倒真的是很平常的草药,只不过到了西北道就是珍贵的草药了,这也是贸易的魅力。再加上如此多地阶高手,一般的小毛贼那里会来招惹。

    一路上楚云跟镇北镖局的众人也熟悉了,他这才明白为什么从来不涉及西北道之外的镇北镖局跑这里来了,因为实在是没办法,西北道霸主蜀山派看上了镖局的利润,因此在他们的支持下,新崛起了两家镖局,无奈之下,镇北镖局只能开拓新业务。

    一行人一路上毫不停留,除了必要的休息,其余时间都在赶路,所有人都知道幽云十六州不是啥好地方。楚云也算是见识的镖局的人处理问题的能力,他们遇到问题一般是先跟对方攀交情,实在不行就用钱,很少动用武力。镖局很多时候看重的不是一次两次的关系,而是长久的关系。一旦走了一次,就相当于开拓出一条安全的道路。

    楚云一路上很平淡的带着几个属下一起赶路,从不惹事,这也让路游等人放下了戒心。除了乌恩晋级蛮帅初期的时候,楚云为了怕他控制不照顾自己的境界而外出了一周,其他时间他们从来没有离开过。

    楚云则在路上默默的吃着地灵丹增长修为,因为丹药充足,境界一日千里。幽云十六州虽然很大,比起内地的州却小很多,他们的马都是千里挑一的杂家马,因此一行人只花费了一年就穿过了幽八州到达了云八州最北面的云北州,并非跟楚云想的一样要走好几年甚至十几年。这一次他们停下来就是为了使用云北州的小挪移阵,一旦他们没有了货物,他们的速度将会更快。

    小挪移阵这个东西让楚云惊呆了,他都怀疑自己跑到修仙世界里去了,结果真是楚云想多了,这只是一种很神奇的阵法而已。是千年前的秦国一代明相李斯主持建造,幽云十六州一直是外族进攻中原的桥头堡,一代天骄秦武帝早就知道,因此集全国之力建造了这个可以迅速聚集物资的小挪移阵。这个小挪移阵跟修仙里的不同,是不可以运输活物的,幽云十六州每一个州府所在地都有一个,一直通到现在西北道最北边的定州。

    幽云十六州和西北道的十个州隔着阴山山脉,因此十分的难以运转物资,但是地理位置却很重要,这就不难想象为什么要建立小挪移阵了。

    说实话当楚云觉得小挪移阵就跟仙武大陆的邮局差不多啊,实在太方便了。只不过这什么神奇的小挪移阵也最终还是没挡住蛮族,让蛮族占据了幽云十六州,现在更是被魔宗占据。

    镇北镖局的总镖头以前跟黑佛寺的一个监院长老是生死之交,因此借助黑佛寺的面子,他们可以缴纳更少的费用,毕竟黑佛寺是幽云十六州的第一大势力,也是魔门八宗的老大,谁都要给点面子,也正是这个原因,他们才会向北拓展业务。

    当然他们不在幽北州幽中州等州府托运的原因很无奈,因为幽八州的小挪移阵都被蛮族拆毁了,只剩下云六州还保存着,这个云北州正巧就保存着小挪移阵。

    云北州是魔门八宗里面的极魅魔宗掌控,他们跟黑佛寺关系还是很好好的,毕竟听说黑佛寺的主持和极魅魔宗的宗主是老相好,可见两个门派关系有多好。好吧,这都是楚云一路上听说的,极魅魔宗也是楚云在族兽墓地里面遇到的瑾萱女鬼的本门,魔门八宗之一的大势力。

    楚云本来想进去州府看看的,一路上路过了好几个州,都没去州府,但是镇北镖局的人却婉拒了,因为他们生怕惹得不应该惹到的势力,这也是没办法,毕竟魔宗的人跟正常人不太一样,你不去惹他们他们还要惹你。楚云也没有强求,只能在几十里外等待着,只有路游、蓝卓以及出水蛟龙赖四海三个地阶的去探探路,至于很想去的曹锟,被抢留下了,这让他大为不满,毕竟极魅魔宗是一个以女人为主的门派,宗门正好在云北州的州府云北城,极魅魔宗的女人可是以风骚豪放出名的。

    曹锟被魏镇骂了几句骂骂咧咧的出了镖队,楚云跟了过去。这个曹锟虽然四十多了,但是还是个纨绔子弟的性子,这个家伙虽然看着难以相处,但是确实楚云发现八位地阶里面最好对付的一个人,因为他单纯。

    “魏镇老狗,我一定要让我爹宰了你,哼。”曹锟一路骂骂咧咧的,走到一个小树林里撒气,他几刀剑气打出,几十颗百年老树就全遭了秧,楚云装作不经意的从一棵树后面跳了出来。

    “曹兄,你吓死我了,我正尿到一半。”楚云一手提着裤子,脸上还挂着后怕,到让曹锟心情好了许多,哈哈大笑起来了。

    “楚云啊,没把你吓到不能用了吧。”曹锟毫无戒心的走了过来,脸上满是调笑。

    “曹兄,不带你这么吓人的,你这是怎么了啊,是不是没有进去看看极魅魔宗的小娘子心里觉得不舒服啊。”楚云暧昧地说道。

    “楚云还是你了解我啊,我来的时候就听说了,极魅魔宗的女人风流的很,去的时候因为要赶路我就忍了,但是现在都不让我进去,就允许她们三个进去潇洒,你说说这叫什么事啊。”曹锟果然发起了牢骚。

    “极魅魔宗的女人很美?”楚云一副毫不知情的问道,正勾起了曹锟的话引子。

    “可不是,我跟你说啊,极魅魔宗的女人啊......”然后曹锟就拉着楚云说了半个时辰的女人,让楚云无分无聊,他并不觉得那些千人骑万人跨的女人就是好的,但是还是装作万分的感兴趣,并且不断地插几句嘴,让曹锟大起知己之感。

    “楚兄啊,咱们是同道中人啊,要不然你来镇北镖局吧,我一定罩着你啊。”曹锟拍了拍楚云的肩膀说道,竟然称兄道弟起来。

    “曹兄啊,我就算是想去也要先回家里去看看啊。不过你这么风度翩翩一表人才,难道你家里没有给你定亲?我想你们镖局最漂亮的女人都想嫁给你吧。”楚云很自然的引到了镇北镖局的漂亮女人身上,他觉得冷雅竹就算不是第一也是前三的人物,果然,曹锟自动说了起来。

    “楚兄,你不知道啊,我命苦啊。本来我们镇北镖局的两朵娇花,我是真的很有机会的。我们总镖头只有一个儿子,还因为受了伤不能修炼,因此他的三个孙女就是合法继承人啊,前两个年级比我大很多,早就嫁人了,我没用想法。但是小孙女万雅却是一等一的美容,而且只比我大了三岁,女大三抱金砖嘛,我也不嫌弃,但是路游这个混蛋出现了,他夺得了万雅的芳心,我当年的心都碎了。”曹锟捂着胸膛,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楚云劝了几句,但是怎么想的曹锟就不知道了,任谁把路游和曹锟对比也知道怎么选择啊。

    “那另一个美人呢,曹兄?”楚云又问道。

    “哼,那个姓冷的贱人啊,现在就算是倒贴给我,我也顶多玩玩而已,想让我娶她,门都没有。”曹锟一说冷,楚云心思一动。

    “怎么回事啊?”楚云连忙问道。

    “哼,那个小贱人比我小十几岁,叫冷雅竹,是冷家的人,当年我父亲想要让我休了自己的妻子娶她,我休了发妻之后,结果他的父亲死活不同意。于是我父亲略施小计,就让他死在了外面,留下了三个小的,我觉得没有问题了吧。谁想的那个小贱人为了躲我,竟然求他师傅贝伦带她出去走镖,她也不想想走镖是那么简单的嘛?结果他的师父战死,而她被一伙土匪玷污了,我就跟吃了苍蝇一样的恶心,于是让我父亲运作了一下,她再也不用回来了,这样我也眼不见心不烦。谁想的她的姑姑大闹镇北镖局,让那个小贱人回来了。现在每天都躲在他们冷家的院子里陪着她的两个死鬼弟弟,我膈应死了,我寻思给她个脸,让她陪陪我,本来就是贱货,谁想的竟然拒绝了我。要不是她的姑姑,我早就派人去强抢了,一个婊子而已。”楚云听到这个曹锟竟然想要染指自己的女人,心理杀机一现,但是强忍了下来,在这里杀了他,那么自己就脱不了关系了。

    正在这个时候,几个女人出现在了楚云的神识之内,这些女人竟然全都穿着各种的丝纱,身材若隐若现,正朝他们两个人走来,楚云觉得来者不善,这几个女人身上带着的邪气一点都做不了假,甚至最中央的一个女子竟然是地阶一层的,那种气息楚云见识过,正是瑾萱身上带着的那种媚劲。

    “楚兄,你快看啊,这些女子肯定是极魅魔宗的人。”曹锟一下子就看见了这几个女子,眼睛睁的滚圆。

    PS:感谢书友酒鬼不戒的月票。现在我还欠着雨桐的打赏加更,☆♂Snail和酒鬼不戒的月票加更,还欠你们三更,尽快给你们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