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雅竹,这个女人给楚云的崛起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当年要不是冷雅竹把几百颗人武丹给了楚云,那么楚云现在可能还在均县晃悠呢,怎么可能短短几年的功夫就达到了地阶中阶?要知道地阶武者平均都有五六十岁了,再天才也就是三十来岁晋级地阶而已。楚云才多大啊,还差几个月也就是三十岁。

    并且楚云在这个世界的第一次也是给了冷雅竹,虽然是冷雅竹破罐子破摔,但是毕竟楚云不是提裤子就翻脸的人。

    当然冷雅竹最后还是被换回了镇北镖局,但是被自己最相信的镖局出卖,当成了弃子,连名节都没了,真的是太不幸了。就算她被换回去了,那么可能一辈子也毁了。这个世界不是没有儒家的,虽说也是武林门派,但是对于女子的三纲五常的学说,不是没有的。

    冷雅竹走的时候连只言片语都没有留给楚云,这说明他连楚云都恨上了,毕竟,楚云当时没带她走也伤害了这个可怜的女子。

    乌恩出去招呼镇北镖局的人了,外面吵闹声响成一片。这个家伙学习能力真的是太强了,现在说起话来跟普通的秦人差不多,只要不动用血脉之力,几乎没有人把他当成蛮族。

    当时火并了这个黑店之后,那些会武功的全宰了,但是留下了几个厨子,因为楚云决定在这里住一点时间。也多亏的如此,才能招待镇北镖局的人。

    楚云生怕有同阶武者发现,因此也没有动用神识查看对方,而是打开了三楼的窗户用眼睛去看一下。

    放眼看去,几百人把客栈的一楼大厅占得慢慢的,这些人看起来异常的彪悍,比起当时押送地灵丹的时候人数更多,实力更强,那个时候镇北镖局也才派出了三个地阶而已,还没有一个地阶中期的,但是现在楚云就看见两个。楚云正在看着,突然感觉到一个人看向了自己,楚云没想到有人能发现自己,但是他也不在意,跟那个人友好的点了点头,那个人端起了茶杯遥敬了楚云一下,楚云就关上了窗户。

    楚云没想到镇北镖局竟然有人如此的警觉,要知道自己用龟息功压制了自己的七成气势,而且自己也没有特意的看对方,对方竟然有人注意到自己,他知道这个人不可小觑。

    这一次镇北镖局有八位地阶高手,比那个云南州第一大镖局总数都多,要知道他们一共也就是六位地阶。除了八位地阶高手,另外其余的几百人全都是人境四阶之上的,七阶之上的站到了一半几乎。楚云觉得这应该就是镇北镖局实力的一半起码。

    楚云知道镇北镖局的总镖头也只是和地阶圆满期的高手而已,这俩地阶中期的肯定是重要人物。跟幽云十六州如此混乱不同,大明帝国的西北道还算是风平浪静,因此镇北镖局虽然是一个道的第一大镖局,但是比起幽云十六州一个州的第一大镖局也就是强一倍的有限。

    不过楚云并没有发现自己惦记的那个女子,也不知道镇北镖局这个从来不出西北道的势力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

    楚云正想着下面打了起来,一下子把楚云惊醒了,楚云立刻又打开了窗户。

    “这里是黑店大家小心。”楚云听到底下许多人喊道,乌恩被几个人抓了起来,为了防止乌恩不忿之下动手,从而暴露是蛮族的事实,楚云直接从窗户跳了下来去。

    这一个动作立刻就被大厅的人看到了,这些人不由分说的就朝着楚云伸出了兵器,这让楚云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楚云并不想和他们撕破脸皮。于是楚云在最高的一个刀尖上面轻轻一点,然后躲过了几十把暗器,然后整个人轻盈的跳上了另一边的桌子上。这一幕让几个镖师忍不住的叫起好来,就是轻功再好,在空中能够游刃有余的躲过漫天的暗器,也是很惊人的,但是他们还是朝着楚云涌去把他围了起来。

    “都住手。”一个声音传来,所有人都停了下来,这个男子一身镇北镖局的镖服,长发简单的挽了起来,下巴底下留着整齐的短胡须,端是一副好相貌。这个人也正是跟楚云对视的那个人,此人的修为跟楚云一样都是地阶四层。

    “路副总镖头,这还有什么说的,这个客栈肯定是黑店,你也看到纸条了。”一个地阶一级的武者尖声说道。楚云听着他的话才算是搞明白,原来那几个留下的厨子害怕楚云杀人灭口,于是把一张纸条放在了馒头里,被一个镖师吃了出来,这下子乌恩就遭了秧,楚云哑然失笑,这人在绝境的时候还真是什么都想得出来。

    楚大三个人听到外面的声音冲了出来,看到楚云没事都围在了楚云身边,楚云摆了摆手让他们不要说话。

    “路副总镖头,你看,他们果然不是好人,这几个人可满身的煞气。”一个光着头的地阶武者走了过来,这个人竟然比楚云境界还高,达到了地阶五层,看起来满脸的彪悍。

    “各位真的是误会了,在下楚云,前几日我们几个住进来的时候的确是黑店,他们想要杀人夺宝,于是被我们击杀了。我们想在这里小住几日,就听到我的下人吴恩来报,说是镇北镖局的人来了。在下正好是西北道的人,听说过贵镖局的威名,因此我想招待大家一下,如果大家不相信可以现在就去找厨子问问。”楚云说完,这个路副总镖头和身边的几个人合计了几下,就去吧厨子弄了过来,果然跟楚云说的差不多,他们又问了几个小工都一模一样,这才相信了楚云的话。

    “楚少侠真是抱歉了,是我们鲁莽了,这里的损失我们会原价赔偿的。”路副总镖头连忙的道歉,一般来说这个走镖的都能屈能伸,楚云算是见识到了,其实他们不道歉楚云也无所谓,但是这个态度让楚云很舒服。

    “这有什么好道歉的,又不是他的,这也是他抢的而已。”刚才说话的那个地阶一级的男子不屑地说道,楚云看了他一眼还没开口,光头就呵斥了起来。

    “混账,我们镖局讲究的就是和气生财,你小子毛都没长齐懂个屁。”光头佬说完,男子面红耳赤的看起来很愤怒,但是还是没再说什么。楚云看了光头两眼,不由得暗想,你那里长得和气?

    “楚少侠见笑了,这一百两银子您觉得够吗,不够的话我可以再加,另外这个兄弟我们另外赔偿一百两,这样可以嘛?”镇北镖局的人把乌恩放了回来,另外一个镖师捧着二百两银子拿了过来。

    “呵呵,路副总镖头客气了,那位兄台说的不错,这里本来就不是我的,我也是借花献佛而已,至于这一百两我就替我的下人谢谢兄台了。”一行人看到楚云收了钱,都松了一口气。

    “楚少侠,你说你也是西北道的人,我们坐下好好的聊聊,这可是他乡遇故知啊。”路副总镖头笑着说道。

    “吴恩(楚云为了怕他引起怀疑,因此给他改名),去让厨子再做几个菜,我跟这位老乡好好地聊聊,告诉厨子我是不会杀他的。”楚云也笑着说道,几个人各自归座。

    “楚云兄,我给你介绍一下,在下叫做路游。这一位是魏镇,也是我们镖局的副总镖头。”路游指着刚才的光头大汉说道。

    “哦,难道是镇北镖局魏家的人?失敬失敬。”楚云故作惊讶的说道,那个光头一直吃东西也就是嗯了一声。

    “哈哈,果然是我们西北道的人,连这个都知道,你说的不错,这一位正是魏家的人,也是这一代的魏家家主。他的父亲是跟着总镖头打天下的四个人之一,是我镇北镖局的元勋家族。”路游郑重的说道,说起这个四大家族就是冷、贝、魏、曹,楚云见过的气寒西北贝伦和他那个儿子就是贝家的,这个冷让楚云想起了冷雅竹,难道冷雅竹是冷家的人?这个那冷雅竹怎么可能被人当成弃子了,楚云想不明白。

    “路兄,我在江湖上听过贝家魏家曹家的威名,但是我真的没听说过冷家,这个我能否问一下为什么?”楚云问道。

    “这个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冷家本来是镇北镖局除了总镖头的第一大家族,他的先祖也是最早追随老镖头的,只不过一次镖局大难,他为了镖局付出了生命,真可以说是镖局的大功臣。他的儿子也是不凡,三十九岁就晋级了地阶。可惜啊,天妒英才,在一次走镖中为了镖局献出了生命。只留下了年纪轻轻的三个子女,哎,他的大女儿也是天资非法,可惜出了点意外。而他的两个儿子年级都不大,因此冷家衰败了。”路游大摇其头,楚云这下子肯定了,冷雅竹肯定是冷家的人,但是看这个路游肯定没脸说冷雅竹,毕竟是镇北镖局对不起人家。

    “这一位是曹锟,是曹家的人,他可是镇北镖局第三代的杰出英杰,年仅四十三岁就晋级了地阶,也只有贝家的贝德能跟他相提并论啊。”路游指着刚才出言不逊的男子说道,这个曹锟敷衍的拱了拱手话都没说,高傲的样子真的是一览无余。

    “曹少侠真是人中之龙啊。”楚云恭维了一句,这个曹锟竟然毫不谦虚,还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让楚云彻底无语了,这得多幼稚啊,你都四十了,老子我才三十不到,你年轻有为个毛啊,当然楚云易容了显得老而已。

    “这两位是我们镖局的供奉,是一对兄弟,外号丹枫双侠,这一位叫做风英,这一位叫做风雄,在西北道也是数的上豪侠。”路游指着一对相貌非常相似的武者说道,两个人脸色黝黑,头发都有些花白了,看起来很是朴实,境界也只是地阶二阶而已,两个人很客气的和楚云说了几句话,这个时候曹锟冷哼了一句。

    “九十多岁了,也才二阶而已。”曹锟的话虽然低,但是都是地境武者怎么可能听不到,丹枫双侠的哥哥面露窘迫,但是弟弟却大怒的看着曹锟。

    “闭嘴,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光头佬魏镇大喝一声,曹锟把吃剩下的半个馒头一扔,竟然站起身来离开了,魏镇大怒。

    “魏大哥,他还是个孩子,你跟他计较什么。”路游连忙拦住。

    “四十多了还是孩子?我今天非要替他爹好好教训他一下。”路游不断地劝说才让魏镇坐了下来。

    “两位风老哥实在对不起了,我替他给你们道歉了,他还小不会说话,你们可是镖局的老人看着他长大的,不要跟他们置气。”路游又安抚了两个人,但是楚云却看得出两个人依旧没有释怀。

    “见笑了楚兄,我继续给你介绍啊,这一位是出水蛟龙赖四海,也是我们振海镖局的供奉。”楚云跟这个人互相拱了拱手。

    “楚兄刚才的轻功十分不俗啊,有时间我们可以探讨下。”赖四海微笑着说道。

    “好说,好说。”楚云也点了点头,这个赖四海看起来还不错,不卑不亢的,是楚云除了路游最亲近的一位了。

    “这一位是哭丧客鬼先生,也是我们镖局的供奉。”楚云其实早就看到这个家伙了,因为这个家伙给他的印象太深刻,当年的大战这个家伙一会变成黑无常一会白无常让楚云惊奇了很久,这家伙的内力显然不是五行内力,功法威力也十分的强,要不然当年地阶二层也不会直接硬抗一位地阶三层的高手了。

    哭丧客长的相貌平平,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然后就不说话了。

    “楚姓别在意,鬼先生就是这个脾气,他不怎么喜欢说话。”路游生怕楚云有所误会因此特意解释了下。

    “最后这一位叫做蓝卓,是我们总镖头的外孙。”楚云跟蓝卓交流了几句,就发现蓝卓很是做作,因此楚云也没有跟他深交的意思了。

    “不知道楚姓你的家乡在何处?怎么到了这里?当然如果不方便说我也不会再问。”路游以茶代酒敬了楚云一杯,因为他们一会就要走,所以不能喝酒,也只会威震端着酒壶毫不在意。

    “不瞒各位,我是来幽北州完成商会的一桩生意,结果走了许久就要到达了,就被一伙人打劫了。我第一次来这里实在是没想到这里这么乱,我大意了,不过万幸的是我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可惜一起来的几百人也就是剩下我们五个了,实在是惭愧。”楚云拿出一个假身份其实也不算是假的只是借鉴了一下手下人的身份,当时晋级地阶的时候,那个淮阴县盛魁商号的名号。

    路游趁楚云不注意的时候看向风家兄弟,风家兄弟是老江湖,淮阴县去过好几次,因此楚云一说他就觉得应该没错,因为他们不经意的对着路游点了点头。

    “哎啊,这可真是太可惜了。”路游跟风家兄弟的动作楚云装作没看见,他把盛魁商号说的很详细,因此绝挑不出毛病。

    “我真是对不去木老板啊,他花了那么多钱,几乎是毕生的身家,结果我竟然没帮他守住。”楚云装出一副悲痛的神情,路游等人劝了几句,然后就问起楚云愿不愿意加入镇北镖局,因为楚云的境界显露出来了的也是地阶二层,看起来年级也不会超过五十岁,因此路游觉得很有潜力,不过楚云婉拒了,但是却提出想要跟他们一起回去大明,他们欣然同意,因为路游觉得能够争取一下。

    楚云收拾了一下,然后嘱咐四个人不要乱说,然后就跟着镇北镖局朝着大明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