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一行人逃离了足足上千里才停了下来,为了害怕被人认出来,楚云给四个人全都化了妆,从外面完全看不出他们是蛮族了,当然只要他们不开口讲话。五个人全都是最常见的秦人装扮,全都戴着斗笠背着武器,甚至连马的颜色都改变了,几个蛮人用一种草药给所有的马改变了颜色,当然翅膀也全都挡了起来。只不过楚云从几匹马的眼神里看出来了不情愿,楚云感叹了一句不愧是蛮族最有名的马匹,真的通人性。

    一行人一直顺着路走,足足走了半年才算是离开了呼伦贝尔草原到达了幽北州,这一路上楚云一行人十分的不愉快,因为他们遇到的牧民都太惨了,不管是秦人武者还是蛮族的贵族武士对他们动辄打杀,很多部落几十个人甚至只有一头奶羊兽,就这样还有被过路的武者不断的敲打勒索。五个人一路上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但是也只是九牛一毛罢了。

    到了幽云十六州,这里的平民跟路上遇到的牧民一样,被人当成奴隶一样的敲诈勒索随意打杀毫无人权,楚云这才知道为什么魔宗被称为魔,这些大势力完全就不管底下人的死活。当然这也是魔宗武者普遍比起名门正派强的原因,在这种环境下,每天都游走在生与死的边缘,武者不强才怪。

    也知道为什么秦蛮两个民族为什么都这么狠对方了。

    一路上楚云已经遇到过几十次的截杀,几十次的投毒,几十次的色诱,无数次的威胁。楚云都无语了这里的门派比天上的星星还多,十几个人就敢自称门派,还不如均县的土匪正规呢。你说你们一群区区人境的武者威胁四个地阶,哪里来的狗胆?

    楚云在一个小镇子端了一个黑店之后打听到了一点有用的消息,这家黑店真的是什么都敢做,他们竟然截杀了几位极天魔宗的记名弟子,结果正好就打听到了蜀山派伏击云南州商队的情况,竟然是为了夺一块牌子。蜀山派暴露还就是楚云的功劳,正是楚云逼迫那个地阶武者用出了蜀山派独门的功法火镰舞刑,这门功法可以说是蜀山派最有名气的火属性功法之一,因此蜀山派百口莫辩。

    蜀山派也就是吊,直接就认下了,然后跟魔门说,不服来干。

    于是蜀山派和魔门八宗结结实实的干了几架,结果魔门被揍的满头是包,据说重伤了一位天阶的老祖,地阶更是死伤无数,只能哑巴吃黄连忍了下来。楚云从乾坤囊拿出一块牌子仔细的观察了一遍,楚云不知道看过几次了,但是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倪端,上面两个字都没有。

    楚云决定在客栈休息几天,因为他们已经赶了太久的路,实在是有些疲惫了,再说楚云境界现在到了最关键的阶段,他准备晋级地阶四层了。

    到了地阶中阶,武者的内力全部液化,实力大增,内力厚度几乎是地阶三层的两倍,恢复能力更多,因此这是地阶的第一个坎,也是非常关键的坎,多少天资非法的武者终生被卡在这个坎上。

    而且到了地阶四层,武者的十二正经全部打通,足三阳、足三阴、手三阳、手三阴几乎就是构成人体最主要的经脉。然后就是奇经八脉,俗话说的打通任督二脉就是高手,而任督二脉就是奇经八脉中的两个。这就能看出奇经八脉的重要。一般打通任督二脉的高手也就相当于地阶九阶,因为任脉就是地阶七层的关卡,而督脉就是地阶九层的关卡。这在平常的武侠世界已经是绝顶高手了。

    楚云现在面对的就是奇经八脉之一的带脉,带脉起于季胁,斜向下行到带脉穴,绕身一周,如腰带,能约束纵行的诸脉。带脉打通之后不光是储存内力,而且有神奇的效果,地阶四层之后掌握的特殊技巧就是“叠力”,也有人把地阶四层到地阶六层之间称之为叠力境。

    这个叠力的意思就是能够瞬间打出自己全力一击一点五倍的攻击力,当然地阶四层也就是能够使用一次。因为这个,地阶四层这个级别的地阶高手才算是真正的一方高手。对比自己境界低的,内力碾压。对付比自己高的武者也有了自保之力,因为叠力是一个很牛的技巧,用好了以地阶四层掀翻地阶六层也不是难题,甚至不用自爆。因此叠力境的武者,也就是地阶四层到地阶六层之间的武者,可以说是实力差距最小的几个级别了,只是内力多寡的问题,多也多不到哪里去。

    哪怕就是地阶七层到打通了任脉,那么也只是进入“炼心境”,其实也就是多了念力和神识的使用,其实实力也比地阶四层高不到哪里去,只不过是正在开发出了念力。因此地阶四层算是一方人物,很少有武者跟一个地阶四层的武者死战,哪怕高着好几个境界。

    这也让楚云明白,为什么均县的千人敌薛万仞当时折了蜀山派的面子反而活得好好的了,楚云估计当时绝不仅仅是因为薛万仞的轻功好,轻功好的多的是,难道一个蜀山派就没有比薛万仞轻功更好的了?这可不见得吧。

    楚云觉得最大的可能是对付一个薛万仞派天阶那是打自己的脸,而派地阶这让蜀山派觉得很不合算,因为想要杀死他,起码要派出好几位地阶中期之上的高手,就这样还不能保证杀死薛万仞,而且就算是能够杀死,自己要死几个人?这完全是不合算的,为了均县这么一个各方势力聚集又贫穷的地方实在是不值当的。

    楚云这么一想就觉得薛万仞这个家伙所谋甚大,他达到地阶中期,竟然隐忍了这么久,几乎没有一个人知道,直到在前两年跟土城钱百万的比武里才“不小心”让人知道,那么是否说明,薛万仞得到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不准备藏拙了?现在想一想,这让楚云对霸王寨充满了担忧。

    武者的修行最重要的也就是“权钱法侣”,权钱顾名思义就是权力和财力,这法就是功法,侣不单单指的伴侣,而是指人脉关系。

    说起钱,楚云觉得薛万仞并不或缺,他占据三个乡都在青林乡的主道上,因此收的过路费足够支持他自己修炼。而功法,薛万仞也不少,因为他的几门功法都是驰名均县,甚至大派也是顶尖的。侣就更不用说了,他在均县几乎就是一呼百应,哪个势力都要给他面子。

    楚云觉得唯一让他图谋的就是权了,俗话说男人不可以一日没权,到了薛万仞这个地步,他绝不可能以地阶中期之上的境界担任一个区区三个乡的小首领,这不是丢人吗?要知道一个地阶中期的武者,就算在兽神山这种独霸一州的势力中也能担任一个长老了,一个州有多少个乡啊。

    薛万仞隐忍了几十年没有动作,直到均县第一次大乱战,他才象征性的参加了一下。那一次十大盗之一的阴风盗直接被幽冥盗灭了,薛万仞毫无表现。但是说实话,阴风盗虽然是十大盗之一,但是一个地阶也没有,算得上十大盗最差的势力。

    这一次之后,不知道薛万仞得到了什么消息,或者是改变了想法,千人敌开始大肆的扩张,占据了桐乡的三分之一的地盘,势力大涨。

    接下来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他又偃旗息鼓,完全放弃了桐乡的地盘龟缩了起来。

    沉默了一段时间,千人敌又打起了镇北镖局丹药的想法,并且闹得沸沸扬扬,最后反而被幽冥盗摘了桃子,但是千人敌却毫不在意,这虽然有顾忌幽冥盗的意思,但是一个地阶中期高手就是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完全忍气吞声。楚云觉得幽冥盗再怎么可怕,想要对付一个地阶中阶的武者也会考虑考虑的,这也是很让人费解的地方。

    这一次失败不光没有打击薛万仞的气势,他反而张狂了起来。千人敌薛万仞就开始了四处扩张的模式,先是跟山泉盗、高柳盗打了一段时间,然后有联合何处去以及楚云的霸王寨攻打土狼盗,几乎可以说肆无忌惮了,不光把桐乡失去的地盘抢了回去,还占据了土狼盗的稽下乡,这可是非常肥沃关键的地盘,他们的势力几乎扩张了一半。

    楚云现在深深忌惮起这个家伙,一联想起来,更是可怕。不在那个境界永远想不到,这个境界的强大。

    当时薛万仞看到山泉盗的千面人偶晋级了地阶,就故意的装作害怕退却了,但是楚云现在也达到了地阶四层,他才知道,其实根本不是那么个事,地阶四层的想要躲避一个地阶一阶武者的自爆,是有一半之上的把握的。楚云更是有自信地阶一层的自爆,他躲过去的概率能够达到七成。千人敌薛万仞的轻功他可见识过,不下于自己,因此他当时的退让就有问题了,那可是自己的女人私奔了,是个男人就不可能忍住,但是偏偏薛万仞忍住了。再想想兽神山的那个地阶二层的自爆炸死地阶四层的倒霉蛋就更好理解了,那个家伙根本没想到自己的同门竟然拉着自己陪葬,他连躲的念头都没有,就悲剧了。

    而且当时跟自己交手战平薛万仞,现在想想就是可笑,薛万仞肯定想扮猪吃虎,让自己丧失警惕,图谋的东西不就是自己的霸王寨?只是他离得霸王寨还远,所以并没有急着吃下去而已啊。现在再想想,后怕得很啊。

    楚云的确已经达到了地阶四层,毫无阻碍,简直就是水到渠成,楚云都没想到这么顺利。一个人屁股坐的位置决定眼界的高度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只有到了一定的高度,才会有更高层次的眼界,所以楚云才能一眼就看出薛万仞的一些想法。

    地阶四层比起地阶三层内力增加,并且全部液化,内力增长了两三倍,以及叠力就已经够变态了。另外楚云还感受到神识竟然拓展到了五百丈的距离,这比起地阶三层几乎涨了一倍,还有内力外放的距离竟然增长到了五十丈,比起地阶三层的三十丈,有了质的提高。

    最最让楚云吃惊的是,到了地阶四层之后,虚幕莲华竟然能够化虚为实,也就是说可以把天上的虚幕莲华变成真的东西,增强自己的实力,这也是楚云一个晚上悄悄实验得出来的。

    楚云晋级地阶成功的晚上出了镇子去练习了一遍太极阴阳掌,然后竟然感受到天上的太极图案跟自己产生了联系,楚云当时心想这虚幕莲华太高了,这么明显以后跟人动手,别人几十里外一眼就能看见,结果竟然心想事成虚幕莲华竟然降低了不少。然后楚云再试验了几次之后,虚幕莲华竟然出现在了自己身前,楚云直接懵了。

    楚云自己尝试着打了几下,发觉太极图案竟然成为了实体,这让楚云斯巴达了。只不过防御力还是真的不错,虽然防御力仅仅相当于自己归元罡气的三分之一,但是这可是额外的防御啊,楚云已经很欣喜了。楚云多次试验之后发现他一旦旋转防御力更是不凡,在它承受范围之下几乎无力不卸,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的盾牌啊。

    然后楚云就试验了寒冰软绵掌,寒冰软绵掌的虚幕莲华是一个冰湖,结果楚云发现自己周围就有了一层看不见的冰面,防御力也是很不凡,而且冰属性的克制火属性的内力啊,还能隔热,也是太神奇了。

    楚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在云州时候听到的一个传说,据说云家的老祖当年骑着一头烈焰麒麟震慑八方,而他的功法就是火麟涅槃大法,每个人都说云家老祖能够召唤神兽,现在想想是不是也是虚幕莲华实化的一种利用?楚云越想越觉得可能。

    楚云觉得虚幕莲华实化应该跟武者的念力程度有关系,要不然其他的地阶中阶武者为什么不常见?就是因为地阶中阶武者几乎没有念力修炼的功法,楚云的念力修为可以说是远超同阶,甚至地阶后期的都可能比不了自己。

    楚云是运气好弄的一本《锻神诀》,虽然里面很多东西不对,但是起码让自己念力入了门。然后在祖兽坟墓遇到了那个瑾萱女鬼,跟自己达成了交易,那个女鬼几乎把她知道的地阶中期念力的经验都交给了楚云,楚云的念力修为一日千里。

    念力的使用分为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为开光期,后面的瑾萱并没有讲,因为太遥远了。那个瑾萱女鬼也是处在这一阶段,只不过达到了第一阶段后阶,念力掌握已经很纯熟了。

    “开光期”就是相当于在自己的脑海中种下一颗念力的种子,名字就叫做“精核”。这一粒种子逐渐凝实,就是开光期的整个过程。后面可能就是这颗种子开花结果就形成一片精神力的海洋,瑾萱也没具体的讲。据瑾萱随口说,他们门派记载,有一位门派的前辈能让成千上万的人一瞬间陷入他设想的念力世界,这得多么大的念力啊。

    念力并不是多么神奇,只是一股特意的精神力量。只要不是傻子每个人都有念力,只不过看看这个人能不能使用,就像是楚云后世熟知的一些特异功能者,就是掌握了念力粗浅的用法。比如说《x战警》里面的十一号的幻想能力,再比如金刚狼女友银狐的催眠和心灵控制,再比如白女皇的心灵感应等等的。

    开光期就已经让武者的念力具备了攻击力和防御力,一些迷幻类、控制类、心灵类、感知类、预言类等的功夫是借鉴念力的形式,但是却不一定是念力的运用。而念力运用却一定有这些类别武学的能力。

    楚云想起金银老祖给自己的《锻神诀》,只能够让自己的念力增长却形不成精核,真是坑人的很。但是正因为自己松散的念力数量多,却让自己的精种更加的凝练,不得不说这真是一饮一啄自有天定,让金银老祖知道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楚云却对金银老祖起了戒备。

    “主人,外面来了一个镖局,我们要不要接待?”楚云的思考被乌恩打断了,但是楚云也没有生气。

    “什么名号?”楚云起身伸了个懒腰问了一句。

    “回主人,叫镇北镖局。”乌恩说完,楚云心理起了波澜,他想起了一个很久没有见过的女人。

    ps:可能要抱歉了,我思考了很久都没打出几个字,加更很可能报销了,状态不好,但是绝不会少你们的加更的放心吧。另外求各位读者看一下正版吧,收藏涨的不少,但是订阅唰唰的下降,我真的挺用心写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