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不是说乌恩经验不够,而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壮观的景象。射神弩可是闻名大明和蛮族的神器,每一根都可以附带内力,带有破防的属性,让武者难以招架,是弑神弩的升级版。也是专门对付蛮族的利器,大明和蛮族的数次大战让蛮族吃尽了苦头,乌恩看到这一幕,在想起传言不禁呆了。

    不光楚云,就是商队的首领都不敢相信敌人竟然能够一次集中这么多的射神弩对付他们,要知道这可是只掌握在大明朝廷和蜀山派的手里,从来不外传的。于是一波攻击之下他们就吃了大亏,商队当场就被射死了上百人。

    “全都躲好,射神弩的箭都是特制的,我不相信他们能够超过三轮,等他们停下来,我们就杀出去,杀死这群藏头露尾的家伙为我们的同伴报仇。”商队的首领是一位地阶中期的高手,他的声音传遍了战场,没有得到一丝的响应,就算是他们商队的人手都瑟瑟发抖的躲着射神弩,因为第二波到来了。

    惨叫声不断地传来,楚云抽出源泉剑不断地击飞射来的弩箭,这些弩箭的力道真的楚云的胳膊生疼,不愧是射神弩,要知道楚云的力量可是几十万斤。挡在他们前面的悬空车早就四分五裂了,到处都是皮毛和蛮族特有的花草,也没看见什么值得敌人费这么大劲的宝物。

    “随时准备走,看着点别伤了马。”楚云回头对着自己的四个扈从说道,楚云觉得不淌这趟浑水了,因为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射神弩已经射了第十轮了,这简直就是军队啊。

    “走。”楚云看到箭雨终于停了,立刻跃上了马,他已经看到几百个黑衣人涌了过来,其中地阶的起码五个。而商队这边已经死伤了一半人,马匹更是几乎全被射死,马又不会躲避,楚云觉得留下就是送死,他才不会为了区区一枚灵币玩命。

    楚云五人迅速的朝后跑去,风灵马速度极快,一瞬间就到了战场的后方。楚云放眼看去,后面竟然也有人,而且神识之内就有数名地阶高手,楚云立刻命令停了下来。然后楚云左右都看了一下,竟然都有人。楚云隐隐的感觉,虽然正面的人最多,但是却最好突破,楚云一直都很相信自己的直觉。

    “壮士,壮士,只要你们帮我把这个带到云南州交给云南商会,那么我保你们一辈子荣华富贵。”楚云等人停下了马,一个穿着云南商会服装的男子跑了过来,他手中拿着三个乾坤囊,楚云神识往四处一探,发觉云南商会的人拿着几十个乾坤囊正在发放,而被发放的人都是些临时的护卫,楚云知道他们想要分散敌人的注意力,这群家伙真够狡猾的,不过也真的大方。要知道最便宜的乾坤囊都要几十枚灵币。

    “别分了,都给我吧。”来人递给楚云一个之后就想离开,楚云一矮身就把另外的两个抢了过来。

    “我一起帮你吧。”有便宜不赚王八蛋,反正也被盯上了,还不如多抢几个。

    楚云打开一看里面什么都没有,空间小的很,也就是能够放二十斤的东西,楚云扔给乌恩一个,扔给楚大、楚二一人一个。

    “别急,咱们从正面杀出去,我顺手再给你抢个。”楚云对着有些失落的楚三说道,就他没有得到乾坤囊,要知道乾坤囊在蛮族可是稀罕物,就是很多万户都没有的。

    “走。”楚云结果乌恩递过来的长槊,这个武器档次太低,楚云并没有设为自己的的武器,因此不能收起来。

    楚云骑着风灵马长槊不断地挑飞前面的障碍,这个时候黑衣人和商队的人已经打在了一起,那几个地阶高手并没有恋战,各自找方向突围了,楚云就知道这个商队真的不是那么简单,他们的确是带了什么东西。

    有几个人境后期的黑衣人想要拦住楚云,楚云长槊一扫,这七个人全都倒飞了出去,这下子黑衣人震惊了。

    “他也是地阶。”一个黑衣人大喊,可惜已经晚了,楚云五个人已经正面杀出了重围。

    楚云等人刚脱离战场,就看见百米开外有五个黑衣人骑在马上,四个人境十层之上的一个地阶的,看起来是防备漏网之鱼的,只不过也才地阶三阶。

    他们一踢马腹就朝着楚云杀了过来,楚云对上了地阶的黑衣人,其余的杀向乌恩他们。楚云没有着急显示出来的实力是地阶一阶的,他准备阴他一下,看看能不能一举击杀。

    楚云马速不减杀了过去,两个人硬拼了一下,楚云装作稍弱一筹,黑衣人冷笑着打马转身,他觉得自己完全没有问题。黑衣人知道地阶武者是可以自爆的,但是他觉得比楚云高着两阶,想要拖住楚云易如反掌,等到自己的同伴赶来,那么楚云就死定了。

    “你们不要管我,去前面等我。”楚云拦住了要上前帮忙的乌恩等人,打马冲上黑衣人。这个时候黑衣人才发现自己的同伴全都死了,只剩了自己。

    黑衣人使用的是一柄长把刀,他的刀法刁钻有余,力量不足,而且并不是地阶功法,看起来是一门普通的金属性刀法。要知道很多时候,武者的地阶功法就能确定这个武者的身份,看起来这家伙不想暴露,这样一来就给了楚云机会。

    “跟我还想藏拙,那么你小子就给我去阴曹地府藏拙吧。”楚云暗想道。

    两个人在马上打了几招,楚云明显被压制住了,黑衣人大喜。

    “都不要来,这个小子交给我就可以,那几个跑了的小子有人对付。”黑衣人大喊一声,在他看来自己足够了。楚云看到其他黑衣人果然都跑向另外的人,楚云知道自己时机来了。

    楚云的长槊劈向黑衣人,黑衣人长刀架住,这一次楚云一下子用了全力,黑衣人措手不及长把刀被推上自己的胸前,被楚云的长槊尖端几乎就要插在自己的胸前,黑衣人用出了吃奶得劲拼命的催动内力才硬扛住,他知道小瞧了对手,对方一直是在藏拙。

    他刚想拿出点真本事好好会一会楚云的时候,长槊的尖端冒出来长达半米的槊芒(相当于剑芒),黑衣人当场被刺破了心脏。他睁大了眼睛不甘心的看着楚云想道:“是天阶武者,这是槊芒,怎么可能。”还没说出来,脑袋一歪就此死去。

    楚云长槊一挑把他怀里的东西都撩了过来,然后飞马离开,所有人没想到这么短短的一刹那,两个地境武者就分出了胜负,这简直有违常理,当然如果有人听到黑衣人的话就不会这么想了,谁能想到一个地阶武者能够修炼出剑芒。

    楚云跑出去十几里,正遇到乌恩等人,他们被几个地阶武者缠住了,不过好在这几个地阶武者都是初期的,楚大三人全都是蛮帅后期的,相当于地阶中阶,因此黑衣人方面处在了下风,只不过他们凭借轻功和灵活的身手,也让楚大三个人无法轻易取胜。

    “主人。”四个人看到楚云大喜。

    楚云没想到这些黑衣人竟然这么缜密,来了这里还有人。楚云拿着长槊杀了进去,这些黑衣人本来听到四个人叫楚云主人还很担心,害怕楚云武功太高,但是楚云故意示弱,让三个人松了口气。

    他们三个虽然比起楚大三个人境界低,但是武功很扎实,主要是轻功很好,所以一时半刻没有危险,他们觉得楚云等人肯定也不敢过分相逼,因为一旦三个人一起自爆,那么楚云等人绝无幸免。

    楚云其实正是担心这一点,但是他又觉得夜长梦多,想要一举击杀三个人,或者迅速脱离战场,只不过哪一个都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

    三个人的武功全部都是正道功法,绝不是幽云十六州的歪门邪道,楚云不知道那个大势力竟然下了这么重的手。

    楚云一时间看到自己等人摆脱不了黑衣人的纠缠,于是长槊一撩把楚三的对手接拉过来。

    “楚三,带着乌恩先离开。”乌恩大为感激,他的身上被黑衣人击伤了好几处,要不是楚三的周旋,乌恩都要死了,他没想到这个时候楚云还能估计自己。

    楚云没有多想,只是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手下而已。接过楚三的对手,这家伙一手长剑舞的密不透风,虽然不是地阶功法,但是防御力很强,也就是比自己的道剑稍差一丝。

    楚云强攻了对方几招都没有找到对方的破绽,楚云心思一转,一道剑气打向了对方的马,对方的马也是千里挑一的良驹,虽然比不上风灵马的速度,但是也勉勉强强的能够缠住,所以楚云决心先把他们的坐骑宰了,然后找机会再跑。想要短时间杀死三位地阶高手,对现在的楚云来说实在是很难。

    果然这个黑衣人虽然自己防御的摸不透风,但是毕竟在马上用剑实在是太短,楚云用出剑气也太突然,这个黑衣人以为楚云跟楚大一样是一个蛮族武者的。因此毫无防备之下,黑衣人的马被当场击杀,楚云想要趁此机会重创黑衣人,但是黑衣人却一个懒驴打滚躲开了,再然后身子化为了残影,出现在了十丈之外,这让楚云鞭长莫及,只是把黑衣人怀里的一个乾坤囊挑了出来,楚云也没有细看,放在了自己怀里。

    楚云又看向跟楚大和楚二交手的两个人,其中一个火势滔天,另一个生机勃勃,这俩家伙看起来火属性和木属性的内功修为都很扎实,起码是大门派的内门弟子啊。

    这俩人仿佛看出了楚云的意图,竟然率先进攻起楚大和楚二的马,楚大他们力量堪比地阶中期武者的内力,速度也是极快,但是比起内家武者就没法比了,这俩黑衣人根本就不跟楚大他们硬拼。只是围在他们的马匹周围进攻,要不是楚大他们的马上功夫更好,而且风灵马更有灵性,还真可能被他们得逞了。

    楚云跳下了马,自己身子雾气一闪出现在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的马上,这个黑衣人大惊,两人靠的太近,楚云无法发挥长槊的威力,因此早就拿出源泉剑,朝着这个黑衣人的背部狠狠地插去,这个黑衣人大惊失色,绝境之下直接用出了自己压箱底的功夫,天上一个巨大的火镰出现,背上迸发出炙热的火焰。

    “师兄。”另一黑衣人看见这一幕大叫一声,这肯定了楚云的猜测,果然是一个门派的人。

    虚幕莲华一出现,周围地势平坦,几十里外都呢过看得清清楚。这立刻就暴露了这群人的身份,周围的许多人看到这一幕都脸色大变。

    “火镰舞刑,这是蜀山派的人,火镰舞刑功。”一些眼力好的探子立刻就把这个人的来历叫了出来。

    而黑衣人也大惊,他们没想到自己人竟然暴露了身份,一个隐藏在暗处的地阶后期武者立刻把刚击杀的一位地阶武者扔到一边,正是商队的地阶中期的首领。然后立刻发布命令,全部撤出战斗,要知道这里可不是大明帝国西北道,这可是蛮族和魔宗的地盘。

    一朵巨大的烟花飞到了天上,烟花散去,是一个墨色的宝剑模样,所有黑衣人立刻放弃了对残余的追击全部撤退。

    但是跟楚云交手的这一个家伙就没那么好运了,楚云正好出现在他的背后,就算是他动用了地阶功法都无法保住自己命了,甚至就连自爆,都无法做到,倒不是时间不够,而是一旦自爆,自己的两个同门一定也没命,到时候追究起来,他的家人可能都会没命。

    楚云的源泉剑狠狠的插进这个黑衣人的体内,如同摧枯拉朽一般,但是一拔出剑的时候,楚云就遇到了天大的麻烦,这个家伙喷出来的不是鲜血,而是烈焰。

    楚云没想到这个家伙的武功竟然有这一招,能够把自己的鲜血化为火焰,这几乎就是同归于尽的招式啊。更可怕的是,火焰的温度至高,让楚云的头发和眉毛一瞬间就化为了飞灰,就是香泥易容术的香泥都融化了。

    楚云大喝一声,寒冰软绵掌的冰寒内力狂涌而出,楚云毫无保留。这一幕让两个要撤退的黑衣人都楞住了,楚云本来是用的力量应敌,他们以为楚云是蛮族武者的血脉之力。

    结果打着打着,楚云用出了“剑气”,黑衣人就觉得楚云是内外双修,绝不是蛮族武者,因为有血脉之力的武者几乎不会修炼内功。内外双修的武者虽然少,但是并不是没有的。只不过楚云内功外功都练到了地阶,证明楚云是个天才武者。

    楚云刚才用的剑法和剑气都是道家的内力,而是十分的精深,他们已经楚云肯定就是外功和道家内功。结果现在又用出了极高深的冰属性内力,这简直不单单是天才,而是妖孽了。一个武者怎么可能在这么多领域都达到这么高深的地步?

    楚云的寒冰软绵掌至寒的内力狂涌而出,竟然在楚云面前形成一道实质的冰墙,而黑衣人的火焰如同烈火燃冰,不断的冲击着楚云的冰墙。冰墙化了多少,楚云的内力就补充多少,一时间冰火弥漫了楚云的周围,终于黑衣人的鲜血喷完,黑衣人不甘心的化为了一团飞灰死去,而楚云的寒冰内力也几乎耗尽。黑衣人的马匹前半身就像蒸发了一样,后半身却冻成了冰雕。

    万幸的是,楚云等人的坐骑都被楚大和楚二拉向了远处,这两个人的警觉可以说是很完美的,楚云对他们很是满意,不愧是蛮族一个草原培养出来的精英战士。

    两个黑衣人深深看了楚云等人一眼,仿佛要把它们记在心里,然后就两个人乘着一匹马离开了。

    楚云跃上了马,不再多讲:“立刻离开这里。”

    楚大和楚二开始正视自己的这个主人了,虽然他们被新任城主逼迫着发誓效忠楚云,但是他们还是很不满的,他们实在不认为楚云一个区区蛮帅初期的武者有什么值得城主器重的,更何况是一个秦人。

    但是现在他们才知道自己主人这么厉害,也有血脉之力,也有外家功夫(巨像功),也会内家功夫,还把好几种属性的内力练到了极高深的地步。

    他们仿佛有点懂自己城主的意思了,这种人才以后一定一飞冲天,到时候无边城未必不能从中得利。

    “还是城主想得远啊。”楚大和楚二互看了一眼,就拍马去追楚云去了,楚云如果知道自己漏了一手,让自己的扈从真心信服,那么肯定会更加满意。

    ps:打了好几天针,还是没好,郁闷的要死。感谢南方佳桐的月票和打赏,感谢书友☆♂Snail的月票,是你们的支持,才让我坚持了下来。我还欠你们三更,会慢慢的补上的,明天先补上一更,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