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上了亚圣黑白雕的背后一直心情不是太好,虽然这是返回家乡的路,但是楚云却有些牵挂敏敏了,倒不是说多么的爱,而是占有欲在作怪。他的四个扈从兴趣也不是很高,毕竟他们是生于斯长于斯的,还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

    这个巨鸟跟飞机有些像,只不过速度更快,空间更大,这个大鸟的羽毛根根直立就像是罩子一样的把她身上的人罩在其中,除了比较的黑,也没什么缺点,飞的还是很平稳的,只不过里面的味道实在不好闻。

    三个多月后,一行人又停了几次,楚云等四人就被赶下了大鸟,那个浑身白色的家伙跟本没有跟他们解释,不过好在他们带着风灵马,这个马虽然吃的金贵,但是吃饱了一次可以忍耐好久。

    五个人骑着马走了几十里就遇到了人,结果一打听他们已经到了呼伦贝尔盟草原,楚云这才知道那个家伙挺守信的,问清楚了呼伦贝尔城的方向,楚云一行人打马前行,如果想要安全的通过魔门八宗控制的幽云十六州,那么就必须去呼仑贝尔城弄一张通行证。

    越靠近呼仑贝尔城人越多,而且竟然有很多的秦人,这些人大部分以大商队居多,楚云就想跟着一只大商队离开,只不过要先办完通行证。一路上不断地有人来询问风灵马要不要出售,无奈之下,楚云接受了乌恩的建议,把风灵马的两只翅膀盖了起来,这下子果然清净了许多。

    几个人一个人缴纳了一枚灵币进了城,楚云吃惊于这个进城费的高昂,要知道一个人境武者攒许多年都不一定凑到一枚灵币。呼仑贝尔城不愧是贸易之城。

    进了城,吆喝声不断地传来,不得不说这里看起来真的挺有活力的,不像是无边城,阶级已经固定,也没几个流动人口,完全就是死气沉沉的。

    五个人找了个饭馆吃了饭就找了一个旅店住下,敏敏给自己的三个扈从都是城主府豢养的死士,因此没有名字,楚云就给他们一人起了一个,就叫做楚大、楚二和楚三,简单方便。

    虽然楚云问乌恩要不要叫楚四的时候,被乌恩严词拒绝,但是并不影响楚云的好心情。楚云让楚三看家,然后让楚大和楚二出去找找前往大明帝国西北道云州方向的商队,自己则带着乌恩去办理手续去了。

    不得不说有无边城的令牌事情就好办得多,他们直接插队先拿到了手续,虽然无边城和呼林贝尔城隔得非常的远,但是毕竟都是一百零八主城,所以这点面子还是给的。

    “那几个蛮子是什么人,老子在这里派了这么久的队,竟然让他们先办了。”两个头发都是绿的,形貌枯瘦如鬼的家伙说道,他们看到楚云的样子以为是蛮族听不懂他们的话呢,因此说起来毫不注意。

    “哼,让老七去跟上看看,说不准就是哪个城的肥羊,如果方便就干上他一票。”第二个绿毛男子虽然压低了声音,但是楚云已经开始注意他们了,怎么可能听不见。楚云看了一眼人群中有一个瘦小的男子跟了上来,楚云冷笑一声,还真是不怕死,区区一群人境后期的竟然在蛮族的主城找蛮族人的麻烦。更可笑的是,还找到了自己头上。

    其实也不怪他们,蛮族人的境界不激发血脉之力,或者是跟楚云一样能直接看透别人的气血程度,一般武者是绝对看不出来的。

    乌恩这家伙是在厮杀中成长起来的,因为虽然那个小子轻功不错,隐藏的也很好,但是他还是发现了,楚云制止了他去抓住那个小子,楚云还想引点人来,然后打听一下幽云十六州的情报呢。

    楚云走进自己住的客栈,蛮族的城非常的大,因此建筑的面积都很大,他们五个人直接包下了一个院子。那个家伙跟老板打听了一下,然后就离开了。

    楚云还觉得对方害怕自己人多不敢来了呢,结果在半夜的时候,他们的院子被十几个人包围了。楚云的神识放出,这些人的实力全都一目了然,全都是人境八层到人境十二层的武者,说起来实力还真是不错。

    蛮族蛮兵期的武者,激发血脉之力时间太长,不足为虑。蛮将初期和中期的武者,真实实力也就相当于人境中后期,哪怕是蛮将后期和圆满期也就是实力相当于人境十层到人境十二层之间。所以他们才这么有恃无恐。

    当他们悄悄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正是楚云等五人,五个人都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他们知道自己暴露了,他们领头的也是狠角色,立刻命令强攻,因为在蛮族的主城袭杀蛮族,让城主府知道了他们一个都跑不了。

    一刻钟之后,十六个人中已经死了七位了,就这样还是因为坐在那里的楚云没有动手,他们知道这一次栽了。虽然他们的手段诡异无比,武功有的飘动,有的用毒,有的用暗器,但是可惜境界差的太远了,楚大他们可都是相当于地阶中期的武者,一力破万法,他们根本不是对手。

    “兄弟们,走。”领头的那一位是个大光头,脖子后面纹着一条青蟒,这家伙看起来粗犷,但是心思还是能屈能伸的,只见他整个身躯化为了一道血色残影,速度奇快,比起楚云的乘风纵云功都快上一丝,楚云一下子来了兴趣。

    除了他之外剩下的八个人有三道跟他一样化为了血色残影,其余的五个人都是以轻功逃脱,楚大他们的速度也就是跟他们差不多,想要追上就难了。

    楚云站起身来,噗噗噗噗噗五声,用轻功逃走的那五个人全部被楚云击杀从空中掉落了下来,然后楚云身子周围出现了一团雾气,楚云当先朝着其中一位血色光影的武者追去,楚云突兀的出现在了其中一个人面前,剑光一闪,这个人的脑袋就掉了下来,他的身子还冲出去几十米才掉了下来。

    楚云继续追上另外的三人,转眼间就击杀了除了光头之外的两个人,这个时候光头已经跑出去几千米了,而且他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兄弟们都死了,于是血光更盛,速度更快了三分。

    楚云身子就像是瞬移一样,不断地出现在千米的地方,闪烁了几次就来到了光头的前面,光头大惊,手中的鬼头刀直接当暗器扔了过来,看起来真的慌不择路了。

    楚云一根手接了过来,这个光头看到这一幕,脸色一下子恢复了正常,身子也停了下来。

    “这位蛮族好汉,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阁下,请阁下饶我一命。”这个光头竟然噗通跪了下来,并且蛮语说的十分的流利。

    “呵呵,你是在等你刀上面的毒发作吧,真是好算计。”楚云把鬼头刀倒扔过去,一下子插在了光头的大腿之上,血喷出来竟然立刻变成腥臭的墨绿色。

    “解药,解药。”光头男手身上怀里,但是怎么也伸不进去,楚云帮他拿了出来,然后喂了下去,一手提着此人就会了自己的客栈,其他人的尸体,早就被乌恩他们打扫干净了。

    “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要不然这把刀再插在你的身上,就不一定有没有解药了。”楚云用蛮语说道。

    “谢谢救命之恩,如果有事让我去做我义不容辞。”这个光头也是个干脆的人,知道楚云救了自己肯定是要让他做事。

    “你叫什么名字?是什么势力的?”楚云给乌恩使了个眼色,乌恩就开口了。

    “小人叫做彭三成,无门无派,是以保镖为生的,我们十几个兄弟这一次来的时候被人抢了,我们不敌就逃走了。因为没收到钱,所以没办法我们才想去领一个护卫凭证找个商队回去,结果遇到了你们,实在是没有钱了,我们才想打劫各位弄点钱,我们真是瞎了眼。”这个彭三成支支吾吾的说了一些,看起来很不痛快。楚云倒有点相信他们的话了,因为这家伙身上的确带着伤。

    “你是哪里人?”楚云开口了,一口标准的秦话让彭三成发愣,楚云听的出来,这个家伙虽然是在求饶,但是语气里却带着一丝不屑,这就是两族上万年的血仇了,不是一天两天能够解决的。

    “大人是秦人?”彭三成不确定的说道,这个蛮族人说秦语就跟楚云前一辈子的老外说汉语差不多,因此这家伙才这么问。

    “嗯,我问你,你们兄弟平时都在幽云十六州活动嘛?”楚云不肯定也不否认,这个一般来说秦人根本就不把蛮族当成人,当然反过来也是的,所以楚云才说自己的秦人,这样一来,彭三成心里就没那么多芥蒂了。

    果然彭三成把自己的所有情况都如同竹筒倒豆子,噼里啪啦全说了,一旦知道楚云是秦人,他就没那么多顾忌了。这家伙是幽云十六州的幽东州的人,幽云十六州分为幽八州和云八州,分别是东、西、南、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八个,所以彭三成才说自己是幽东州的人。

    幽云十六州非常的混乱,比起云州的琅琊郡还要混乱,除了最有名的魔门八宗,另外成千上万的大小势力都聚在幽云十六州,再加上蛮族的势力,真的是一团乱麻。

    这个彭三成和他的那些兄弟本来是一个小门派剔骨门的弟子,结果跟其他门派战争打输了,因此他们就被吞并了,彭三成和他的几个师兄弟不愿意加入哪个门派,就跑了出来,成为了一个镖局的镖师。在幽云十六州因为太乱,所以大镖局的实力不比大门派差。

    结果他们也算是倒霉,第一次出镖,就被人打劫了,他们再次成了丧家之犬,不过万幸那些贼人只对财宝感兴趣,所以他们逃过一劫,结果就遇上了楚云,就被团灭了。

    楚云详细的问了一下魔门八宗的信息,但是这个彭三成显然所知不多,只知道其中有一佛三道四极。一佛是黑佛寺,三道是真理观、杨朱观和抱丹观。四极是极天魔宗、极暗魔宗、极魅魔宗、极阴魔宗。除了这些名字,以及他们实力强大,这个彭三成其他的也就知之甚少了,就算是说的都是些传言,不知道对不对。

    “你刚才逃跑的是什么轻功?”楚云开口问道。

    “是血遁术,是一种激发气血增加自己速度的秘术,这在幽云十六州很普遍,这个盾术是不错,但是副作用很大,用不上几次,武者就会血气衰落伤及根本,轻者境界下落,重则暴毙身亡。”彭三成立刻说道,并且把口诀都说了出来。

    “好,你很不错,我准备放你一条生路。这个人是蛮将圆满期跟你实力差不多,你跟他交手,只有你能战胜他,那么你就可以走了。”楚云不理会彭三成的叫喊转身进了屋。

    楚云问完了就把这个家伙交给了乌恩,这个人的命运以及注定了,既然袭击过他们,那么也不算是滥杀无辜。楚大和楚二以及问好了一个商队,是从呼仑贝尔城到云南州的,要知道云南州紧挨着大明帝国的西北道。只要进了大明那么距离楚云所在的地方就不算是很远了。

    而且这个商队实力非常的雄厚,号称云南州第一大商队,本来的实力就很雄厚,有五位地阶高手,要不是这一次运送的货物太贵重,他们也不会邀请别的人手。这一次邀请的人手必须是人境中期之上的,并且自带马匹,蛮族也可以,必须是蛮将中期之上的,并且云南商队还保证在下一次返回呼仑贝尔城的时候,一定会继续使用他们。

    根据每个人的境界决定报酬,最低的人境七层的武者都有一枚灵币外加一万两银子的报酬,可以说价钱还是很合适的,只不过就是一来一回怎么也要几年的路程,这个也是没办法的,谁让仙武大陆这么大呢。

    楚云五个人隐藏了实力获得了最低等的待遇,楚大他们三个没有使用激活血脉之力,实力就跟蛮将中期的武者差不多,楚云把自己的相貌改变了一下,变成了一个粗狂的秦人汉子,非常的普通,实力也只是人境九层,不高不低,只有乌恩的境界没法隐藏,因此他就是蛮将圆满期的高手,享受的待遇最好。

    一行人很快就出城了,云南商队看起来很着急,刚找齐人手就离开了。这一个商队足足有五百多人,地阶高手竟然达到了七位,其中还有一位蛮族,这家伙是蛮帅初期的,虽然境界跟天阶一样,但是战斗力也就是地阶的实力。

    另外,还有三百多人的护卫,这些护卫全都是人境七层到人境十二层的,放在均县,几乎可以无敌了,这个势力。但是在这里,楚云身子见到过几千人的大商队,甚至有天阶高手护送,楚云清清楚楚的感受到天阶的实力,真是鹤立鸡群,楚云觉得自己一招都接不出,甚至很难提起战斗的欲望。

    一行人在一路上遇到了很多的试探,不过都被这吓人的阵势吓得不敢动手,不过也不知道商队拉的什么,这些家伙远远地吊在后面,就是不离开。楚云还真有点回到均县的感觉,均县是个贼窝,这里简直就是个大贼窝啊。

    一行人走了一个多月没有遇到过任何一次的攻击,不过他们已经走到了离得呼仑贝尔城很远的地方了,当然距离幽云十六州的幽北州也很远,这就是典型的三不管地带了。楚云很清晰的感受到周围的探子越来越多,都达到了一二百人的规模。楚云知道可能要出大事了,于是把四人全都叫到了身边,当天晚上,数千只射神弩射向了楚云所在的营地,楚云一把扯过发呆的乌恩躲在了悬空车的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