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不认识我了?你刚才不是还想得到我嘛?怎么,现在不敢了?”敏敏郡主直愣愣的朝着楚云走来,身上的气势时而浩大时而隐晦,楚云知道敏敏郡主现在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气势,跟内功武者人境就可以控制自己的气势不同,蛮族武者却需要蛮王期。

    “这个,我这是为求自保,咱们两个人的交易我从来没有忘掉,并且一直都是我主动完成的,我想郡主该不会因为这个而怪罪我吧。”楚云虽然跟敏敏郡主绑定了姻缘之锁,但是楚云只是听说很管用,万一出现纰漏了呢?再说了自己当时曾经对敏敏郡主可是使用过《锻神诀》的“移魂决”结果还不是失败了?现在敏敏郡主可是蛮王期,万一翻脸,那么自己怎么办?

    楚云越想觉得自己做得越欠妥,但是不管对错,只有做完了楚云就不后悔。现在也不是后悔的时候,看敏敏郡主语气不善,自己也只能拼了。

    敏敏郡主还是面如表情的一步步走来,虽然娇躯依旧是那么迷人,但是楚云没空欣赏了。楚云立刻就想激发血脉之力并且启动《巨像功》两门功法之下,自己的实力暴涨,一刻钟的时间楚云完全可以跑的远远的,只要出了无边城,自己再用轻功逃走,至于回大明的问题,那就另外再做决定吧。

    楚云的胸前一热就启动了血脉之力,就在他刚要启动《巨像功》的时候,敏敏郡主突然加速了,一把就抓住了楚云的肩膀,硬生生把巨像功的口诀憋了下去。楚云没想到蛮王期这么可怕,现在敏敏郡主一爪之下,竟然把自己的血脉之力逼了回去。

    “额驸,怎么你想跟本郡主动手嘛?那我得多么伤心啊,我今天很高兴,很兴奋,这都是额驸帮我实现的,我要奖赏你。”敏敏郡主的嘴唇直接吻了上来,软软的带着一丝少女的香味,楚云脑袋当机了,这是怎么话说的,外面可是有几十万人啊,就隔着一道墙,在这里打野战?里面更是无边城历代先祖的灵魂,他们说不准就能看见啊。

    “你都不怕,老子怕什么。”楚云一把搂住了敏敏郡主的腰,敏敏郡主的腰不盈一握,而且蛮族女人的皮肤都很有弹性,楚云加大了力气,掌握回了主动权,毕竟这个行为,女人再怎么说也是弱势的一方,敏敏郡主瘫软在了楚云的怀里。

    许久,外面的天已经大亮,楚云默默的从乾坤囊里面拿出了一套新衣服披上,自己的原来的早就被敏敏扯成了碎片,这个女人还真是狂野。然后楚云又给敏敏郡主拿出来一套盖上。敏敏郡主面色红润的趴在楚云怀里怀里,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

    昨天晚上楚云并没有发现,但是天色大亮楚云才看到他们不远处覆盖着一层黑色的光罩,在夜色里几乎难以发现。楚云咽了口唾沫,才知道自己想简单了,蛮族到了蛮王期竟然也有类似于内功武者天阶之后才有的“灵域”,楚云毫不怀疑,自己就算是激发了血脉之力,又启动了《巨像功》都不一定在短短的一刻钟之内击碎这层东西。

    “额驸你长得还真的是眉清目秀。”敏敏郡主醒了过来,一抬手摸着楚云的脸说道。昨晚上玩得太嗨,敏敏郡主逼着楚云把脸上的易容清楚了,楚云现在本来的面貌露了出来。不得不说楚云现在长得虽然不说是貌若潘安,但是却已经是皮肤白皙如玉,棱角分明,一副好相貌。当然换成别人可能就是一副公子哥做派,但是楚云却不是,因为他的气质沉稳威严,很多时候气质比起相貌重要得多。

    “郡主,难道你想食言嘛?”楚云看到敏敏郡主不再说话,锋利的指甲在自己的胸前游走,划破了自己的皮肉,在自己的胸前留下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伤痕,自己的心脏就在这个女人的利爪之下,楚云毫不怀疑,这个女人一用力,自己的心脏就会被刺破,哪怕自己手段再多,也绝对活不了。

    “楚云,说实话,我真的想杀了你,从来没有一个人敢这么耍我,我承认你的头脑很聪明,要不是你来的时间太短,很多东西都是一知半解,我还真的对付不了你,你是我见过头脑最缜密的选手。你在最初暴露行迹的情况下,竟然把自己的身世圆满了起来,并且借助屠夫少步转移了所有人的视线,你竟然还成功了。要不是你运气不好,正巧惹到了我,还真的让你得逞了。就算是这样,你还是死中求生,竟然跟我签订什么姻缘锁,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说的,姻缘之锁对蛮王期的武者几乎没有用的。”敏敏郡主站起身来,慢慢的穿好了楚云披在她身上的衣服。

    “呵呵,我想姻缘之锁并不是对蛮王期没有用吧,要不然你也不会让我睡了。”反正撕破了脸皮,楚云不在忍气吞声。

    “哈哈哈,没错,是有用,可惜现在已经没用了。我不会杀你的,你给我待在这里,我要去享受我的子民对我的欢呼,至于你我会实现我的诺言,让你离开的。”敏敏郡主一甩手离开了,一个肉眼能见的墨色光罩把楚云罩在了原地。

    楚云目送着敏敏郡主离开,他不知道这个女人要搞什么,自己被这个见鬼的东西罩在了里面,楚云尝试了几次都没有撼动分毫。楚云没想到这个蛮族人的灵域竟然能够单独的使用,楚云立刻研究了起来。既然这个女人把自己弄起来,那么说明他不会立刻杀死自己,所以楚云才这么有闲心。

    外面一片的山呼海啸,楚云懒得搭理,专心研究起这个“灵域”,不得不说,楚云研究了许久,都没研究出什么,然后楚云就被人抬回了城主府。

    敏敏郡主来了一次,告诉楚云不要乱跑,并且撤销了对楚云的控制,只不过楚云清楚的感受到,自己身边起码有十几位蛮帅期的护卫监视,还真是给自己脸。

    楚云一下子清闲了起来,接下来的半个月,楚云除了不能出去这个院子过得还是很愉快的,吃的是最好的,穿的是最好的,甚至还有十几位漂亮的侍女伺候,自己的来草原遇上的第一个熟人塔林塔娜也在这十个人之中。只不过现在这个女人见了自己跟猫见了老鼠一样。楚云也没碰她,虽然这个女人很漂亮但是比起敏敏郡主还是差得多。楚云这段时间得到了太多的东西,却没有系统的消化,楚云准备抓紧时间巩固一下。

    夜里,敏敏郡主穿上了象征城主的冕服在几个侍女的陪伴下走了进来,楚云坐在凳子上根本就没有起身,这个女人的现在大权在握,气质越来越高贵了。

    “大胆,城主在此,你竟然敢坐着?”一个女官装束的女子看到楚云的样子立刻怒斥道。

    “下去。”敏敏郡主面无表情的说道,所有女官全部退了下去。

    “好风光啊。”楚云端起一杯果酒站了起来。

    “怎么样,在这里住得舒服嘛?”敏敏郡主摘下了头上乱七八糟的饰品,然后一把抢过楚云手里的酒杯坐了下来。

    “还行,我这一辈子都没有享受过这么奢侈的生活,你呢?”楚云又重新倒了一杯。

    “就是那样呗,跟一群老不死的扯皮,现在好不容易掌握了属于城主府的明面上的力量,可惜暗地里的力量还不听我的。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阿爸本来的雄心壮志被磨灭的只剩下了花天酒地。”敏敏郡主一口就把酒杯里的果酒喝干了。

    “呵呵,这不是你希望得到的东西嘛?个人的命运都是自己选择的。”楚云知道政治是最肮脏的,也是最累人的,一个女人玩政治不管哪个世界都是处在弱势。

    “是啊,是我最想得到的,我没用办法,谁让我出生在这么一个家庭,你也知道我的几十位兄弟姐妹现在就剩下我和我三哥了。”敏敏郡主直接拿起了酒壶大口大口的喝着。

    “就是你三哥你也不会放过吧。”楚云摇了摇头,那个家伙可是真的很有眼力劲,在祖兽坟墓也没有跟楚云动手,而且跑的也很及时,看起来胸无大志,但是还是躲不过去。

    “不说这些扫兴的了,我们来做点喜欢做的事情。”敏敏郡主的衣服一件件的脱落,楚云站起来,一把把她拉在怀里。

    “不要脱,让我试试你这位女城主是什么滋味。”

    两个人一帆云雨之后,敏敏坐了起来看着楚云,许久才开口,声音里竟然有一丝恳求:“云哥,你能不能不要走了,留下陪着我?无边城全都是你的,我也是你的,行嘛?”

    楚云被一声云哥叫的一愣神,自己已经多久没想起过孙灵儿了,楚云不敢想,刻意的遗忘,现在被一声云哥再次把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触动了。

    看着楚云沉默不语,敏敏穿戴完毕恢复了他城主的身份,连语气都变得冰冷了许多:“过几天,圣兽山的使者就要来接引你们这些参加百城大比的选手了,你不用去王城了,你去了那里会暴露你的身份的,你不要以为你自己藏得很隐蔽。我会买通一位接引使者把你捎到离得幽云十六州最近的呼伦贝尔城,在呼伦贝尔草原秦人非常的多,你去了那里,就可以回你自己的故乡去了。”

    说完,敏敏就要往外走,她强迫自己的眼睛瞪得滚圆,她不敢眨眼,因为她害怕泪水流下来,害怕别人看到她的软弱,而一城之主是不允许自己软弱的。

    “敏敏,你等一等。”楚云喊出了敏敏,敏敏停下了脚步,但是却没有回头。

    “敏敏,我会回来看你的,你等我达到了天阶有了自保之力,天大地大任我遨游,我一定会回来的。另外我告诉你一个消息,祖兽坟墓里面已经没有了祖兽碎片,你这是最后一块,免得你不知情措手不及。还有遇到绝境可以去找我,我真名就叫楚云。我是大明帝国西北道云州上阳郡均县青林乡霸王寨的寨主,虽然不及无边草原的万分之一,但是如果遇到任何困难你都可以去找我,我一定会帮你的。”楚云说完,敏敏没有说话也没有回头,直接离开了,楚云叹了一口气,坐了回去。

    自从楚云跟敏敏最后一次见面,楚云好几天了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敏敏。只不过敏敏给自己送了许多的好东西,并且给自己派来了一位蛮医。这下子楚云才知道自己早就中了敏敏的毒,要是当时自己真的不跟她合作,楚云毫不怀疑,她会杀了自己。

    蛮医花了整整两天的时候,才解除了楚云身上的毒,楚云看着自己吐出来的黑血,对敏敏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

    不光是为自己解了毒,敏敏郡主又为自己送来了几十颗地灵丹,这可能就是整个无边城的存货了,毕竟蛮族不靠这个晋级,所以手里真的不多。而且还为楚云送来了几份药液,这是增加自己血脉之力的,由蛮子最神秘的萨满配置的,极其稀少。

    而且还为楚云送来了几匹风灵马,楚云对这个马非常的喜欢,因为这个风灵马速度奇快无比,甚至不逊色于地阶后期的速度,而且真的很漂亮,腰间的一对淡蓝色的翅膀,就跟楚云前世漫画里看过的天马一样。

    甚至还为楚云送来了三个扈从骑士,每一个都是蛮帅后期,这可是真实实力相当于地阶中阶的高手。他们全都以长生天发誓终生效忠楚云,更妙的是他们都会说秦语,楚云回到了大明也能用。而且敏敏郡主还体贴的找的是三个隐性血脉的武者,如果换了秦人的装束,还真的看不出来是蛮族人。

    要知道楚云收的那个乌恩也才蛮将后期而已,这可是差着一个大境界。虽然这小子服用了自己给他的圣兽草晋级了一级,但是也才蛮将圆满期而已,想要达到蛮帅后期,起码要一二十年的时间。

    又过了几天,楚云和他的四位扈从被通知前往无边城的东门外,楚云又一次见到了敏敏,可惜敏敏没有一点来跟自己告别的意思,她跟一群无边城的官员和贵族在一起,真可以说是众星捧月。楚云知道他们可能会很长时间没有机会见面了。

    半个时辰后,天边出现了三只巨大无比的黑云,楚云眯着眼看去,貌似是什么飞禽,楚云觉得这应该就是蛮族的圣兽了吧。

    速度很快转眼间就到了他们头顶之上,三只飞禽把东门外的阳光都遮住了,真的是非常的巨大。三只巨大的飞禽中的一只缓缓的落地了,敏敏领着一帮人走了过去,一个神色高傲穿着一身白衣白鞋白帽的中年男子跳了下来。这只飞禽身长足足有三四百米大小,长得真的像一只大公鸡,但是浑身都是黑白色的羽毛,十分的温顺,他的后背上站着几十个人,竟然一点都不显拥挤。整个巨鸟的气血十分的旺盛,大约相当于蛮王期的武者,但是却没有一点凌厉的气势。

    “主人,这个叫做亚圣黑白雕,不是蛮族的圣兽,只是圣兽的后代而已,根本没有战斗能力,也没有智慧,也就是代代步而已。”乌恩低声的跟楚云说道,楚云点了点头。他就觉得真正实力高强的野兽也是有智慧的,怎么可能会沦落到给人类代步,以他们的高傲,哪怕就是死都不会干,原来是这个原因。

    看起来无边城给了中年男子足够的好处,远远看上去,这个家伙满脸的兴奋,然后他拿出了一个旗子,对着天空做了一套动作,另一只亚圣黑白雕落地了。

    这个男子立刻搬着一个箱子跃了上去,过了一会就带着另一个跟他穿着一样衣服的中年男子走了下来。

    “行了,你们跟着这位大人走吧。”楚云的老相识无边城的右主政大人走了过来对着五人说道。五个人牵着风灵马朝着大鸟走去,楚云最后看了一眼无边城,敏敏城主神色平静的看着他们一行人,楚云深吸了一口气一踢马腹,跃上了亚圣黑白兽的后辈。

    “无边城再见了。”楚云心里感慨道。

    (无边草原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