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血脉技啊?真是的,让人怎么好意思用啊。”楚云终于被醍醐灌顶完毕了,但是这个血脉技怎么说呢,挺强大的,但是用出来的时候有点太丢人了,好吧,反正楚云决定不到紧要关头绝对不要用,对,坚决不用。

    楚云身上的光芒慢慢的减少,然后银色大猴子,也就是银猿祖兽慢慢的把楚云放在了地上,然后身影慢慢的变淡消失不见了,祖兽坟墓的主殿也慢慢的合拢,整个族兽墓地恢复了平静,只有楚云身前的几位少城主沉重的呼吸声不断的响起。

    楚云回过神来,就看到了几个人。

    “小子,把祖兽碎片给我。”第八少城主恶狠狠地说道,这个家伙一直是以脾气而出名,而他的效忠对象老七哲哲也没有阻拦,他的八弟虽然只是蛮将后期,但是因为血脉的关系,对付一个蛮将圆满期的都没有问题,眼前这个小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传承使者,但是他可知道这家伙参加过百族大比,只是蛮将期的武者,八弟绝对吃不了亏。

    “你在跟我说话?”楚云看着这个肥头大耳的家伙,语气相当不好,其实他根本就不认识这家伙。

    “你找死。”老八大怒,他一把抽出腰间的刀就朝着楚云杀了过去,楚云眯着眼看着此人,没想到这家伙看起来让人讨厌,但是手上的功夫还不赖啊。

    不过楚云是那么好欺负的人嘛?楚云右手撑爪状探出,想要抓住老八的手腕,但是这个老八怎么可能轻易的束手就擒,他立刻收回手,左脚踢出,目标正是楚云的太阳穴。

    楚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收回了手,然后一拳打在了老八的脚上。老八感觉自己整个腿的骨头都被打断了,不过还没等他喊出来,楚云上前一步,一拳打在了他的后脑上,老八当场晕了过去,楚云两根指头提起老八,然后一用劲就扔出去几十米远。

    虽然说起来很慢,但是其实就是几秒钟的时间。跟老八关系最好的老九大怒,就想冲过来,老七哲哲连忙的拦住,老九恶狠狠地看了楚云一眼,就朝着自己的八哥跑过去,检查他的伤势。

    “好了,各位那只讨厌的苍蝇现在已经离开了,你们是在这里迎接我的嘛?”楚云看了一圈所有人,只有两位蛮帅初期的,这让楚云没那么担忧了,何况还有敏敏郡主,这个丫头和自己有过协议的,真有问题,别人不救,她肯定也会救自己,自己手里可是有她要的东西。

    楚云简单的制服了老八,这下子直接打消了他们硬抢的想法,要知道就算是这里修为最高的老五都无法做到一招制服老八。

    “乌恩百户,您是接到了城主的命令,作为传承使者进入的族兽墓地嘛?”敏敏郡主先开口了,她悄悄的对着楚云眨了眨眼,楚云立刻就懂了,这个郡主想要占据大义,因为她让自己去拿祖兽碎片和城主让去的肯定不一样。

    “当然是城主,否则我怎么可能私自做主,这是城主的令牌大家应该都认识吧。”楚云立刻就肯定道。

    “贵使辛苦了,不知道阿爸是想让你把祖兽碎片交给谁呢?我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是城主的第三子巴雅尔。”这个老三虽然没什么野心,但是他却未必没有一点想法,他再问这句话的时候,连声音都是颤抖的。

    “贵使我是第五子...”其他的几个人也不敢装了,全都老老实实的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就是为了在楚云面前混个眼熟先,放做以前,他们哪里会搭理楚云这么一个小小的军职百户。

    “贵使,如果您有时间可以到我的府邸一聚,在下的家中有萨满大人配置的药液,可以让您激发血脉之力的速度大增,如果您喜欢送给您一些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也许是为了弥补自己刚才八弟的不好的印象,老七哲哲立刻就开始贿赂起楚云了。楚云是知道这个药液的,跟内功武者吃丹药一样,这个药液可以减少蛮族武者开发血脉之力的时间,只不过这个比起丹药的副作用有些大,效果会越来越不好,一般来说蛮族武者只有感觉自己到了瓶颈才会用这种方式。

    “好好,谢谢,我会去的。”楚云敷衍着说道。

    只有敏敏郡主一直的都不说话,楚云觉得这个郡主有些怪异,于是就走上前去,他对其他人都不熟,只有敏敏郡主,他还想靠这个女人离开无边城呢。

    “比日(老婆)。”楚云走向敏敏郡主,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里,一把拉起敏敏郡主就亲了上去。敏敏郡主都有些懵了,当着这么多人,他怎么就敢调戏自己。

    亲了足足几分钟楚云才放开敏敏郡主,这个时候敏敏郡主脑袋都没清醒过来:“敏敏,你还记得我来之前你跟我说的话嘛?如果我活着出来你就嫁给我,然后跟我的血脉之力绑定,形成姻缘之锁,你还记得吗?”楚云在记得吗加重了语气,这是楚云提出来的条件,敏敏郡主从被楚云亲吻中反应过来,她立刻就听出来了,但是敏敏郡主却迟疑起来。

    这个姻缘之锁可不是想要绑定就可以绑定的,需要女方绝对的心甘情愿,一旦签订了,那么女方会难以违背男人的意愿,甚至为这个男人从一而终,这可是那些大贵族最喜欢的。毕竟哪个男人都害怕自己被人戴了绿帽子,当然这个也不是不可以解除的,一共两种方法,第一种就是男方自动解除,第二种就是几十年后自动消散。

    无边城城主那个家伙就是为了显示自己对二十三子的母亲绝对的信任,于是自动解除了姻缘之锁,然后就悲剧了,自己被下毒弄的不死不活的,真是自作自受。

    敏敏郡主果然是个狠人,她思考了不到十秒钟,就双目含春的走了过来,一张嘴就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后一把拉住了楚云的衣服,就把楚云的胸膛露了出来,然后念念自语的说着什么,一边在楚云的胸前画着图案。

    楚云感觉胸膛一热,胸前的血就融进了自己的身体,楚云没想到敏敏郡主这么干脆。不过这样一来自己的小命也就有了保障,大不了自己走后,再解除就好了。

    “好,既然你这么乖,我就奖励你一下。”楚云说着就往怀里一掏,其实是去乾坤囊拿,祖兽碎片就被楚云拿在了手里。

    “是祖兽碎片。”

    “不能让他吃了。”

    祖兽碎片一出现,敏敏郡主的哥哥们全都疯狂了,他们可是知道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每个人都激发了血脉之力,除了老三犹豫着,倒不是他不想,而是不敢,他拼了命的装出热爱秦人文化,不关心政治不就是觉得自己肯定成为不了城主,而韬光养晦,他的境界也才蛮将中期,去了也打不过人家。

    他这么一迟疑,事情就发生了变化,除了蛮帅初期的老五和隐藏的极深的老七,其余的都被楚云一招踢了回来,个个重伤,几乎丧失了战斗力。

    而敏敏郡主拿着祖兽碎片看着这一幕,她突然感觉有个男人肯为自己遮风挡雨,也是件不错的事情。

    “怎么舍不得吃啊。”楚云回过头来调笑道,不得不说银猿祖兽血脉实在是太变态了,自己也是蛮帅初期,能够对付好几位同阶武者,但是面对第五少城主和第七少城主却打的有些吃力。

    “哼,赚了我的便宜,还不为我出点力啊。”敏敏郡主突然笑着说道,看着笑靥如花的敏敏郡主楚云有一些呆滞,但是立刻就回过神来。

    “既然你这么说,我不拼命不行了啊,那我就开启血脉之力吧。”当老五和老七听到楚云肯定没有启动血脉之力的时候,他们俩都惊呆了。

    不信,这是他们的第一感觉。但是不信不行,楚云果然一瞬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两个人感觉压力大增,二十几招之后,两个人先后败北了。

    “好了,都清理完了,你可以安稳的服用了。”楚云笑着说道,敏敏郡主点了点头。

    敏敏郡主拿着祖兽碎片看着楚云,突然她走上前来,一口就亲在了楚云的嘴上,楚云尴尬的推开了敏敏郡主,虽然这个女人是很漂亮,但是自己真的不想跟她有所牵扯。自己做的一切都是自保而已。

    “好,我吃了。”敏敏郡主把祖兽碎片放在了自己嘴里,也不用咽,碎片就化为了一股巨大的能量融入了敏敏郡主的嘴里,然后敏敏郡主浑身发出了剧烈的光芒,楚云被一股巨大力的力量推出去几十米,她那些哥哥就倒霉了,本来就受了伤,又被突然推出去,真是伤上加伤了。

    敏敏郡主的其实越来越强,甚至勾动了祖兽坟墓,祖兽坟墓也爆发出一股震天慑地的气势,楚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不光是楚云,这一幕无边城的所有贵族也全都看见了,他们知道无边城的下一任城主已经出现了,他们立刻安排下人准备前往族兽墓地,当然中小贵族的确是为了去拍下一任城主的马屁,但是大贵族就不一样了,他们是去为了看看他们未来几十年的对手,好吧起码他们就是这么认为的。

    城主府的护卫都统扎木合和城主府的几十位文官全都在城主府看到了这一幕,他们谁都没有说话,老城主已经完全陷入了昏迷,身体越来越弱,现在扎木合清楚的感受到城主的气血越来越弱,他完全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无边城就像是一个狮群,每一个狮群都有一只狮王,城主显然就是那唯一的一位。但是现在新的狮王出现了,那么老狮王的生命也走到尽头了,这也是服用祖兽碎片的弊端。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城主不死或者到了油尽灯枯,那么祖兽传承绝对不可能开的传统了。

    突然一直昏迷不醒的城主睁开了眼睛:“扎木合,我这是怎么了?”城主的脸色也明显红润了许多,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回光返照。

    “城主,你想吃点东西嘛?”扎木合轻轻的低下头去,不管无边城城主多么昏庸,都是扎木合的恩人,如果不是城主,扎木合绝对不可能成为万户,也不可能有这么好的修炼条件修炼到蛮王期。

    “扎木合,我这是怎么了?”城主想要坐起来,扎木合立刻上前去帮忙。

    “城主您中毒了难道你忘了嘛?”扎木合刚说完,城主就响了起来。

    “对,那个贱人竟然敢下毒,我要杀死他,扎木合立刻去把她给我抓回来。另外我的娜娜木缇怎么样了?去把她们母子给我带来,我要立刻立她的孩子为下一代城主。”城主一下子站了起来,看起来完全康复了一样,他第一时间关心的还是她的女人,这让这些文官都跟吃了黄连一样。

    扎木合和所有人都不说话了,城主终于发现了异常。

    “怎么了?难道我说的话你们都不听了嘛?”城主大怒,这些人可都是他的嫡系。

    “城主,你先吃点东西吧,你已经昏迷了好多天了。”还是扎木合开口了,不过终究是磨不过城主的一再询问,扎木合终于把城主昏迷这么多天的事情说了出去。

    无边城城主呆呆的站立着,没想到啊,没想到自己昏迷了区区半个月,自己的孩子就几乎全死了,自己的宠妃也几乎全都死了,更可怕的是祖兽传承已经开启了,自己岂不是就要死了?自己还不到八十岁啊,自己还想多活两年啊,不甘心。

    “噗嗤”,一口黑血喷了出来,无边城城主刚要摔倒扎木合就抱住了城主。

    “扎木合,不管是谁,你一定要替我杀了这个孽子,你能办到嘛?”在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城主竟然想的是杀死获得了祖兽传承的孩子,这让扎木合难以想象。

    “城主,我是无边城的人,我不可能杀死下一任的城主。”无边城城主再一口鲜血喷出,喉咙里咕噜了几声就彻底死去了,临死眼睛都没有闭上。

    “好了,扎木合,我们去迎接新城主吧,老城主中毒太深在刚刚死去了。”右主政走了过来,扎木合滴出了一滴泪水,然后把城主抬上了床。

    祖兽坟墓外面聚集了二三十万的人,除了近十万的城主卫队,就是一二十万大小贵族了,这还是不让平民过来的关系。否则,无边城所有人都来,还不得把祖兽坟墓挤塌了。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新任的城主,这可是跟他们的利益切身相关的。

    扎木合以及城主府的文官全都来了,他们站在十大盟长和十大旗主的后面,并且维护着现场的秩序。

    楚云看着敏敏郡主的气势越来越高,身边空气中的能量都到处乱跑,形成剧烈的飓风,敏敏郡主百米范围内的东西都被击成了粉末,要不是楚云跑得快都受伤了。

    敏敏郡主的几个倒霉哥哥,除了老三跑得快,其他的无一例外都被殃及池鱼了。老三直接跑出去祖兽坟墓,里面只剩下楚云自己了。

    几个时辰之后,飓风终于小了下来,楚云出去看了一眼,结果看到外面那么多人,于是又退了回来,敏敏郡主身边的波动越来越小,楚云知道自己这个便宜媳妇可能是结束了。

    楚云还真得很好奇,这一种能够让一个蛮将期武者几乎没有任何后遗症的提升的蛮王期的秘法,真的是太BUGG了,楚云也多次的想要生出自己吃下去的想法,只不过楚云思虑再三还是忍住了。

    如果外人吃了真的没问题,那么那些架空城主的大贵族怎么不去吃?所以说肯定是又很苛刻的要求。另外无边城城主的寿命都不到八十岁,这个很可能就是这个的后遗症,楚云现在才地阶寿命就一百多岁了,他为什么要去做一个使用寿命换取境界的傻子?要知道到了天阶,自己的寿命几乎能够增长一倍。

    另外真的吃下去,难道就能活着走出无边城。这真的不是不可能的,楚云可是从很多人口中听说过,无边城城主有暗中的一方势力,就是那个萨满,鬼知道他们有什么手段。最终楚云还是决定舍弃了这个诱人的想法。

    楚云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周围的能量波动彻底的平稳了下来,一个让人不敢直视的美女走了出来,这个女人浑身散发着高贵,双眼充满了自信,嘴角挂着微笑,真的如同女王一般,但是你好歹穿上衣服啊,楚云深深地咽了口唾沫,这个女子正是敏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