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呼呼,哼哼哼,呼呼呼。”呼噜声若有若无的传出来,这是一座空旷的大殿,里面什么都没有。镜头晃动,大殿里唯一存在的东西,就是这个呼呼大睡的家伙。

    “竟然能睡着,心还真大。”一个巨大的身影出现,大殿高达几百米,而这个身影竟然只能半蹲着,如果全站起来话,这个身影岂不得上千米?

    呼呼大睡的家伙正是楚云,他进来之后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找到,于是坐下吃了点东西,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当然楚云绝不会谁死的,当这个巨大的身影说话的时候,楚云就已经醒了。只见他耳朵微微一动,整个人就翻身起来了。

    “睡醒了啊,你好啊。”巨大的脑袋,正对着楚云,楚云终于看见对方的样子了,但是这个样子,怎么看怎么像是见过。

    “看你的表情好像是以前见过我?”这个巨大的怪物的相貌,说实话楚云真的见过,在桃花源遇见的黄金大猴子跟这个家伙长得几乎一毛一样,当然颜色是不一样的,一个是金色一个是银色。只不过身高差太多了,金色大猴子才几丈高,也就是一二十米,但是眼前这个却达到上千米了。

    “是的,我见过跟您很像的。”楚云点了点头。

    “哦,是嘛?我死了太多年了,我也没留下什么后代。既然你是见过跟我很像的,那么很可能是我的姐姐。你在什么地方见过她,能跟我说说嘛?”银色大猴子开口了,楚云现在彻底糊涂了,她姐姐?

    “这个,我在一个小村子里见过一面,当时他正在跟一个高手战斗,它杀死了那个高手之后,看了我一会就离开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你姐姐。”楚云虽然避实就虚,但是也没有说谎,他简单的说了一下当时的情景。

    “哦?难道是姐姐的后代?我被困在这里任人宰割,姐姐,你却跟别的人有了孩子?”银色大猴子看起来在发脾气,庞大的身躯顶的大殿剧烈晃动。

    “算了,我的灵魂损失的太多了,我也记不太清楚以前的事了,你是来取灵魂碎片的吧,你们人类真的是很虚伪,把我供为祖兽,说要让我永远受人尊敬,结果把我弄到这个鬼地方,呵呵。算了给你说也说不着,你想要灵魂碎片嘛,我给你,但是你告诉你们城主,我也就是还能产生几次就彻底消散了,我终于要脱离苦海了,头疼的就该是你们了。”银色大猴子状况不是很稳定,一会暴虐,一会平和。

    楚云恭恭敬敬的伸出手接过了从高空掉落的一块晶莹剔透的东西。

    “这就是该死的灵魂碎片,拿着赶紧给我滚。”银色大猴子突然发起了火,大殿内空气都像是凝固了,连呼吸都很难。

    “叮,检查到可吸收能源,是否吸收?”楚云刚要转身离开,经常好久不说话的系统开口了,这个时候压力越来越大,楚云觉得都很难站立了,他还是坚持着朝着门口走去。

    “我擦,少算了一点,以前来的怎么都是蛮王吧,在这股压力下还能离开,但是我却受不了啊。”楚云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心里却更加的清明。

    “吸收。”楚云毫无办法,一瞬间他开启了巨像功和归元罡气都难以抵抗这股压力,昏迷之前点了这两个字。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云再次从昏迷中醒来,楚云晃了晃脑袋站了起来,他真是够了,这个鬼地方,楚云一而再再而三的把自己的小命交在别人的手里。

    楚云抬眼看去,那个巨大的银色大猴子早就不见了,整个大殿空荡荡的,不过自己手里的祖兽碎片还在,自己好歹的完成了任务。

    “咦,这是什么。”楚云突然看到不远处的一颗凹凸不平的银色的珠子,这颗珠子浑身没有一点灵气波动,楚云捡起来看了一眼,然后就装在了乾坤囊里。

    “咦,这又是什么?”楚云才发现这颗珠子底下竟然压着一颗金黄色的小草,浑身都是金灿灿的,就跟黄金雕刻的一样。

    “这是神兽草?这是神兽草?”楚云大喜,进来之前,怎么可能不好好的了解一番。虽说圣兽草难得,但是神兽草更难得,几百年上千年难以出现一次,神兽草能够完全把蛮族武者的血脉之力开发出来,进阶速度也更快。

    虽说楚云的血脉之力无法启动,但是楚云还是想尝试一下,这个神兽草就是最好的手段。

    楚云一口把神兽草吃了下去,顺便拿出了紫巫草一块吃了下去,反正自己不吃也便宜了别人,自己的那个扈从乌恩给他一颗圣兽草就可以了。

    刚一吃下去,楚云的胸前就浮现出一个图案,要是楚云自己能看到,肯定会认出来,正是一个大猴子的图案。这只大猴子非金非银,而是赤红色的,楚云身体就像是变成透明的一样,每一根血管都显露了出来,十分的骇人。

    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楚云的胸前出现,楚云的血脉之力自动激发了起来,楚云的额头裂开了一道缝隙,竟然出现了第三只眼睛。

    不知道过了多久,楚云的身子慢慢的恢复了正常,额头上面的眼睛也慢慢的消失了,只留下一道白色的缝隙。楚云站起身来,念头一动就激活了血脉之力,看着血脉之力的开发程度,自己现在的境界已经达到了蛮帅初期了,楚云大喜。

    到了蛮帅初期,自己激发血脉之力,外貌没有任何变化,那么楚云回去之后完全可以使用。虽然自己肯定打不过天阶武者,但是也起码让自己有了一丝逃跑的希望,这大大增进了楚云的实力。

    现在内功是地阶一阶,但是自己还有四十九枚丹药,自己完全可以进展到地阶中期。外功自己现在到了剑芒期,算起来差不多就是地阶中期,自己内外双修,战斗力自己都无法估计。

    再加上血脉之力,楚云实力起码翻了好几番。虽然楚云还没有完全弄明白自己的身体变化,但是起码比起以前强好几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楚云仰头狂笑起来,自己憋屈了这么久,终于要崛起了吗?这才像是主角啊,以前过的是什么日子啊,什么都害怕,啥都不敢做,现在终于硬了。

    楚云决定先研究一下自己已经激发的血脉之力,反正这里又没什么危险,想要出去的话,直接就能通到墓外。

    “阿里,城内的战斗怎么样了?”现在已经是楚云进去后的第十天,敏敏郡主双满满是血丝,就是她自己都不确定楚云能不能活着出来了。

    “郡主,第七少城主击败了第一少城主和第二少城主,已经占据了一大半的城主府,现在跟他一伙的第八、第九、是十二少城主,分别占据了城主府的三个主门。要不是第三少城主、第五少城主和第十少城主拼命抵抗,那么第七少城主哲哲已经要成功了。但是十大盟长和十大旗主都没有动手,只是各自守护好了自己的府邸。”阿里详细的说道。

    “一群老狐狸,哪怕是他们的外孙,他们都不会插手的,对了那个老不死的呢?”敏敏郡主问道,阿里知道敏敏郡主说的老不死的正是无边城的城主。

    说起来这一次叛乱也真的是毫无征兆,本来无边城城主借助老一代第一盟长额木盟长的威视,再次确立了城主的威严,然后大肆的建设自己猎场,广收美女,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妙。

    结果他遇见了一个绝世美人,是一位破落贵族的女儿,城主立刻就迷恋上了此女,可以说是万般宠爱在一身。

    结果一下子冷落了以前的宠妃,也就是他二十三子的母亲,要知道这个二十三子的母亲可是相当于无边城的皇后,她被独宠将近十年,势力十分的庞大。本来这个女人也只是吃点醋,不高兴一下就算了。结果谁也没想到,城主和他的新宠竟然有了孩子。

    本来她的儿子老二十三就是子凭母贵,现在那个女人也有了孩子,城主会不会爱屋及乌呢。结果她就在城主身边放了不少的探子,无边城城主还真的是精虫上脑,当着几十个侍女下人的面发誓,只有这个新来的女人生下的是儿子,就封他为下一任的城主。

    老二十三的母亲大怒,俗话说最毒妇人心,这个女人为了她的儿子竟然想毒死新来的那个女人,结果被城主无意喝了下去,这下子,事情就严重了,城主立刻就想杀死他们母子,一点都没有念旧情。

    但是城主中的毒完完全全限制了他的实力,二十三子的母亲看到自己的丈夫如此无情,索性直接会同自己的手下发动了政变,然后囚禁了城主,宣布老二十三是新城主,并且召唤所有的儿子进城。

    结果除了老大、老二、老三、老五、老七、老八、老九、老十、老十二和敏敏郡主,其余的儿女一进去就被已经疯狂的二十三少城主和他的母亲处死了。

    这下子所有人都知道了,由于老三、老五和老十当时正在城内,而且他们本来就在城主卫队任职,所以他们三个立刻就率领一部分的卫队平叛。一战之下就生擒了这对母子,并且处死了他们。可是父亲无边城城主已经口不能言,无法立下遗嘱了。

    要知道如果城主不留下遗嘱,那么事情的变数就多了,老三、老五和老十怎么肯放过这个机会。就在他们三个想要互相弄死另外两个人,然后伪造遗嘱的时候。

    当时在城外躲过一劫的老大、老二立刻率领自己的本部军队,打出平叛的名号,进攻城主府,三个人只能再次联合起来。老大老二手下的私兵怎么可能打得过城主卫队,一战之下几乎全军覆没。

    不过正巧这个时候老七带着老八、老九、老十二回来了,他们这一次出去是为了城主建猎场的,因此带着一部分的城主卫队,再加上他们四个的私兵,所以势力浩大。

    于是先生假装跟老大、老二合作,但是突然下手扣押了老大和老二,并且强吞了他们的私兵。老七掌握的实力超过了在城主府的老三、老五等人的势力。

    再然后老七哲哲就通知老三、老五和老十,命令他们立刻出城,显然是想凭借他们的实力威迫他的三个兄弟让出城主的位子,结果三人当然不干,于是就对峙了起来,虽然老七人多势众,但是老三、老五、老十却占据着城主府并且控制着城主,因此谁胜谁负很难预料。

    现在大概就是这么个状况,所有的大贵族,虽然会暗中出手帮一下他们心仪的少城主,但是绝对不会自己参加的。现在驻扎在无边城近十万的城主卫队,分裂成了三部分,最大的一部分大约占据四成,在老七哲哲的手中,再加上老八等人的私兵,他们的十几万人团团的把城主府包围了。

    另外的三成被老三、老五等人控制,最后的三成除了一成坚定地围在城主的身边,剩下的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也能看得出无边城城主是多么的失败,他在位这么多年,连他的卫队忠心他的也仅仅一成而已。

    敏敏郡主当时为了楚云,其实主要是为了看看楚云能否则到祖兽碎片,才把自己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族兽墓地上面,结果一下子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敏敏郡主完全没有准备。

    不过也多亏没有在城内,否则自己第一波就被人灭了,估计谁也不会想到城主召见自己儿女是个大陷阱吧。

    “郡主,城主依旧是生死不明。现在已经是第十二天了,那小子肯定出不来了。我们是不是要有所准备啊。”阿里再一次跟自己的主子这么说,不过这一次敏敏郡主不像是前几次那么肯定了,她的脸剧烈的变了几变。

    “再等最后一晚上,如果那小子不出来,我们就回城,名义上调节他们的内战,然后再看情况。”敏敏郡主坚定的说道。夺嫡从来都是血雨腥风,那一次不是全都死去才算是结束,自己父亲当时成为城主,可是几乎处死了所有的兄弟姐妹。自己不想死,只能跟他们斗一斗了。

    第二天早上,又是一晚上过去了,敏敏郡主还是没有等到要找的人,于是敏敏郡主集合了自己所有的部队,整整一万五千人,准备进入城主府调解。

    不得不说敏敏郡主还是很有手段的,现在她才不到二十岁,就能聚拢一万多私兵,要知道除了他之外,争夺城主之位最小的老十二也都快三十岁了,每一个都比他多花费了十几年,甚至几十年。

    “阿里,传我命令,所有人放弃族兽墓地,然后掉头回城主府。”敏敏郡主最后看了一眼祖兽坟墓,然后就调集所有人马准备离开。

    敏敏郡主刚离开族兽墓地不到一里,大地开始晃动起来,从四面八方涌出几万人把敏敏郡主的人马全部包围了起来。

    “郡主,没想到吧。”一个女子出现在了阵前,敏敏郡主和阿里看到此人后都大惊失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