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瑾萱姑娘,现在马上就要到时间了,我实在是没时间跟你学习了。”楚云非常的失望,他完全能够看得出来,念力攻击,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虽然对蛮族效果大减,但是等楚云回到均县,那么作用就大了去了。楚云非常的不舍,但是再不舍也没办法,楚云根本就没时间学习。

    “哈哈哈,你可真是个笨蛋,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嘛?其实你刚才才昏迷了半个时辰而已。”瑾萱说完,楚云满脸的黑线,没想到自己刚才被这个女子耍了。

    接下来的时间,楚云就一直的在跟着瑾萱学习念力的使用,不得不说,有个老师,就是比对着冷冰冰的一本书更快捷,楚云对念力的掌握加深了很多。可惜自己实在是学不了瑾萱的进攻型念力,因为瑾萱的念力是以魅惑为主的,总不能让楚云去当伪娘吧,楚云想想就一阵恶寒。

    但是防御型的念力,还是可以的,这个瑾萱看起来毫无保留的的把念力的经验传授给了楚云,楚云受益匪浅。但是楚云却发现瑾萱讲的很多内容和自己金银老祖那里得到的《锻神诀》南辕北辙,楚云也没有纠结到底谁对谁错,只是用心的把瑾萱讲的都记在了心里,然后找时间仔细研究。

    “啊。”讲了大约几个时辰,楚云真是所获匪浅。但是让楚云头皮发麻的一幕出现了,瑾萱捂着脑袋痛哼了起来,楚云脑海里不愉快的记忆再次出现了,刚才他就是被瑾萱这个样子震晕的。

    “紫巫草就在那里,你立刻离开,记得你答应过我的话,快走。千万不要在这里暴露你不是蛮族的事情。”瑾萱的脸色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起来,像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楚云也不敢再等。

    “大恩大德,没齿难忘。”说完楚云一把抓起了紫巫草,周围的环境大变起来,城主府和瑾萱全都消失不见了,楚云面前出现了两个山洞,楚云大松了一口气。最后看了身后一眼,楚云进了左边的山洞里。

    身后的虚空里两个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可惜楚云是听不到了。

    “姐姐,你就这么看好他嘛?他连我的最弱的一击都挡不住。”

    “妹妹,我看不看好有什么关系,我们的时日可不多了。”

    声音慢慢的消散,整片虚空都陷入了黑暗,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变化。

    楚云过了山洞,眼前出现了一条路,楚云记得无边城的右主政跟敏敏郡主都说过,这一条路就是通往祖兽坟墓外面的通道,当然如果有钥匙,这条路也是通往更里面的路。

    楚云是有钥匙的人,一路上路边出现了很多的宝物,不管是灵币还是神兵,甚至神兽草都有,但是楚云却牢牢的克制住了,他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右主政说过,贪心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楚云不去看路两边的宝物,一直走了几千米,楚云遇到了第一个岔路,想要离开这里,就不要去岔路,但是楚云却知道这里是进更里面的道路,于是楚云四周看了一圈并没有人,于是大步的走上了岔路。

    大约走了一千来米,一个铜门出现了楚云面前,楚云拿出了一把钥匙。说实话要不是自己被那个敏敏郡主威胁,那么打死楚云都不会进来找麻烦的。怀着巨大的担忧,楚云打开了铜门,然后身体朝后跳出去好几丈,楚云整整等了好一会,也没发现有什么危险。于是走过去想往里看一眼,但是什么都看不到。

    楚云从怀里拿出了城主令牌举起了手,然后一脚迈了进去。虽然看不清楚地面,但是楚云觉得着地面就跟刚才进来的那个地面一样,十分的柔软,楚云想起在地面下看到的那些眼睛,心里一紧。

    楚云刚走进去,门就啪的一声关上了,楚云连忙伸手都没有拦住,楚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后路了。

    楚云看了一眼,到处都是黑乎乎的,这也不知道要往哪个方向走,突然,城主令牌身上出现了一道白光,射向了远方,楚云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但是砰的一声,楚云的身前出现了一道发光的道路,道路十分的笔直,但是不知道通向何方。

    接着这点亮光,楚云看了看周围,并没有什么鬼东西,楚云一根

    手高高的举着城主令牌,然后就朝着远方走去。不知道走了多久,楚云感觉周围越来越冷,而且楚云却总觉得自己周围有东西,只不过这条路上面的亮光也就是能够照三米远,在远处,楚云什么都看不见。

    越走越冷,被关注的感觉就越明显,甚至有几次,楚云看到周围有什么东西飘来飘去,只不过速度太快,楚云根本看不清楚。

    要不是楚云来的时候,已经体验了一次,那么他肯定会大吓一跳。特别是当一个满脸苍白的鬼东西出现在楚云头顶的时候。楚云强忍着没有动手,这些家伙都是些灵魂护卫,在这里动手,很可能会遇上不可意料的事情。头顶的灵魂护卫跟这楚云走了一段就消失了,楚云松了口气。

    这东西越不想看见,就越多,楚云就当看不见,高高的举着城主令牌,一个劲的往前走,两边出现的灵魂护卫越来越多,什么鬼样子的都有,唯一相同的就是眼睛里满是贪婪,楚云毫不怀疑,自己只要一出现在外面,这群鬼东西就会吃了自己,连一点渣子都不剩。

    终于,一路上没有遇见任何意外,楚云安全到达了第二道铜门,这个时候,那一群鬼东西已经全部消失了。楚云松了一口气,他感觉自己经过这一次考验后,真的是没多少东西会觉得害怕了。

    楚云平复了心情,拿出了钥匙打开了最后一道门。楚云照例是等了一会,没发现有什么危险才走了进去。

    “来者何人。”因为从铜门外看里面什么都看不见,所以楚云只能用耳朵听了一会,然后觉得没有声音才走了进去。但是刚进去就发现有人出现在自己面前,楚云抬起头来一看,这家伙穿着城主府的铠甲,手里提着一柄制式的长枪,还真的挺像那么回事的。

    “我是无边城城主的心腹,城主命令本人来祖兽坟墓公干,请放行。”楚云举起了城主令牌,这个人抬手接了过去。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报告,你不要乱走。”说完,这个人飘飘荡荡的离开了,楚云看到此人的脚根本就没有着地。

    半响,这个灵魂护卫悠悠荡荡的又回来了。

    “你进去吧,记得不要乱看,也不要乱说话,走到尽头有人会一个牌子,你一直顺着走就行,千万不要走错,否则,你就要留在这里陪我了。”这个灵魂护卫拿下头盔,下面进入是一个骷髅,只有两只眼睛那里有两团绿的的鬼火,就这幅鬼样子了还对着楚云呲着呀笑。

    “谢谢了。”楚云行了一礼,不再搭理此人,然后快速的往里走去。这个灵魂护卫戴上了头盔,身子慢慢的消散不见了。

    这个鬼地方,也是看不清楚周围的环境,但是周围的黑暗里一直有谈话声忽远忽近的传来,楚云毫不关心,一直在按着牌子所指的方向赶路。过一段时间出现一个的牌子,楚云不知道走过多少个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楚云还是没有走到尽头,楚云估计着自己的脚步,可能走了一天了,楚云觉得自己是在绕圈子,楚云停了下来。

    “哈哈,终于发现了吗?还不算是太蠢,你不知道曾经有一个人在这里走了好几天呢。”楚云满脸无语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这个家伙就是自己刚进来的时候遇见的那个灵魂护卫。

    “这个前辈,我好像是没有得罪您吧。”楚云知道这里的家伙都扔人难以理解,跟一群神经病一样,但是楚云还真得不敢得罪他。

    “哈哈,现在的城主是第五百七十一代的城主吧,我是第五百六十六代的城主,算起来你们城主都是我的子孙,何况是你这么一个下人,我只是逗你玩玩罢了,你要找的地方在哪里。”这个家伙从笑嘻嘻变得一本正经,给楚云指了个方向,然后就消失了,楚云心里在骂娘,那家伙指的方向,什么都看不见,自己去找什么啊。

    突然刚才那个灵魂护卫指的方向灯火通明,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的建筑出现在楚云面前,建筑足足有几百米高,楚云现在的位置,正冲着建筑的门,楚云抬腿就走了过去。

    来到了门口,楚云发现这个门和建筑是一体的,根本就没法推开,楚云试着推了推,纹丝不动,这下子犯了难。

    “你就是这一届的灵魂使者?”一个跟刚才那个家伙穿着一样的人突然出现在了楚云边上。楚云琢磨着灵魂使者是什么玩意,不过他还是没有表露出来,只是点了点头。

    “你的城主呢?”这个人一把拿过楚云手里的城主令牌,仔细的检查起来。

    “重伤。”楚云自己编造了一个理由。

    “哼,真是一代不如一代,无边城好几代城主都是这样,难道你们城主现在根本就不练武?只是凭借祖兽碎片晋级?一群废物。”这个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打的怒气,楚云低着头并没有说话。

    “令牌是对的,你进去吧,如果祖兽醒了问你什么你就回答,如果没醒,那么你拿到祖兽碎片就可以走了,记住只能拿一个。”这个家伙不耐烦的跟楚云说道,楚云连连点头。但是他心里挺奇怪的,难道祖兽也跟这些灵魂护卫一样,灵魂都保存下来了?

    这个灵魂护卫把城主令牌往门前一掷,城主令牌就穿过了这个门,消失不见了,这个大门突然从中间裂开了一个缝隙,足够一个人通过了,楚云连忙走了进去。

    楚云刚进去,门外就出现了成千上万的灵魂护卫,这些灵魂护卫嘀嘀咕咕的说着什么,不一会这些灵魂护卫就像是被风吹走了,全部消失不见了。

    楚云走了进去,里面竟然还是黑乎乎的看不见路。楚云真是受够了,这种情况也不知道多就是个头。其实不光是楚云,就是祖兽坟墓外面也有人受够了,这个人就是护卫祖兽坟墓的杆儿查干万户,现在已经是祖兽坟墓开启的第五天了,按说所有参加历练的选手第三天就都应该出来了。但是突然来了一个郡主,说还有人没出来。结果杆儿查干陪着郡主等了两天,一直到今天,但是还是没有一个人出来,自己只是问了两句,就被郡主囚禁了,真是倒霉。

    这一次参加历练的十个人,只出来五个,去采集圣兽草的十名军士更是只出来三个,但是没有一个成功采集到圣兽草,这简直个天大的笑话。可惜并没有等到楚云回来。

    这一次敏敏郡主简直就是破釜沉舟了,把他能带的人手全带来了,甚至不得不控制了保卫这里的军制万户,万一楚云失败了,对敏敏郡主简直就是最严重的打击。她再也没有机会染指城主之位了。

    “郡主,我们撤吧,那个小子是出不来了,我们这一次控制了祖兽坟墓,依您在城主面前的受宠程度,我们还是有机会的。”敏敏郡主的属下阿里劝了起来,敏敏郡主已经两天没有睡觉了,她直勾勾的看着祖兽坟墓的出口。

    “你们不懂,我偷了城主令牌这已经是死罪,城主是不会放过我的,在他的心中只有权力才是最重要的。要么成功,要么成仁绝对不会有第三种选择。”敏敏郡主摇了摇头。

    “郡主,这一次第一少城主、第二少城主以及第七少城主伙同他们的势力同时发动叛乱,我们完全可以渔翁得利,郡主你为什么非要在这里浪费时间?”阿里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阿里,你不懂,成为无边城的城主并不是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而是看祖兽是否认可,只有获得了祖兽碎片我才能得到无边城暗地里的一系列的势力支持,成为真正的城主。否则我是绝对坐不稳城主之位的。”敏敏郡主说道,阿里还想问些什么,但是敏敏郡主摇了摇头阻止了阿里继续问下去。

    “卓玛怎么样了。”敏敏郡主朝着阿里问起了自己的贴身侍女卓玛。

    “郡主,我们已经确定了她是第五少城主的人,没想到一直低调的第五少城主竟然也如此的深谋远虑,这个卓玛竟然在您身边安插了十几年。”阿里提起卓玛有些震惊,他没想到那个第五少城主布局这么长远。

    “呵呵,我的五哥真是令我意外,差点连我都骗了。这一次的叛乱还真的说不准谁赢谁输,但是只有那个小子把祖兽碎片给我拿来,我就是最后的获胜者。”敏敏郡主自信的说道。

    “那么卓玛怎么处理?”阿里低声问道。

    “毕竟是和我一起长大的,给她留个全尸吧。”阿里的面色本来听到敏敏郡主的前半句话带着惊喜,但是突然听到后半句就阴沉了下来,连郡主都不知道,阿里是喜欢卓玛的。

    “是。”阿里退了下去。

    敏敏郡主还是一动不动的看着祖兽坟墓的出口,如果她知道给予厚望的楚云现在正在干什么,那么等他见到楚云,肯定会好好收拾他。

    ps:好难受,感冒了,今天就这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