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额头上的汗水一滴滴的滴了下来,他真是吓坏了,这一辈子都没有这么惊吓过,刚才真是太危险了。(书屋 shu05.com)刚刚自己竟然被眼前这个鬼女人控制了,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的神智并没有变换,但是自己的行为却不由自主的改变了。也就是说,楚云刚才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这可是楚云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

    如果这个女人当时对自己出手,那么自己绝对难以幸免。想到这里,楚云的汗水如同雨点般的流了下来,楚云惊骇异常的盯着眼前的女人。

    “咯咯咯咯,你急什么啊,妾身还没有化好妆,你就等不及了?”女子捂着小嘴说不出的娇羞,让人不由自主的怜爱。

    这个女人绝对是楚云所见的所有人中的第一美女,她瀑布一样的乌黑的头发,挽了个飞云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小小的鼻梁下有张小小的嘴,现在正微微上翘,说不出的俏皮。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美了,又纯洁如莲,又妖艳如狐,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竟然出现在同一个女人身上,却毫不冲突,楚云有些醉了。

    “不能看,不能再看。”楚云强忍着转过头不再看这个女人,手却握的长槊更紧了,手上的青筋一根根的出现,任何人都能看出楚云的挣扎。

    “咯咯咯,小伙子还害羞呢,来让姐姐好好看看,为什么不看我呢,难道姐姐不好看嘛?”声音从女子方向传来,楚云心里有一股强烈的欲望,就是睁开眼再看一眼这个女子,但是楚云有了防备怎么可能这么去做,楚云狠狠的咬了一口舌头,血的腥味让楚云清醒了许多。

    “该死的,待一会自己就死定了。”楚云立刻选择了动手,他封闭了听觉和视觉,然后想都不想的朝着女子的方向跑出,长槊带动着声势浩大的杀气,一槊之下,整个房子都被击穿了,那些鬼侍女全被打成了碎片。但是女子却并没有被楚云击中,她如同仙子一样的飘了起来,整个人笑嘻嘻的看着脚下疯狂进攻的楚云,这个样子楚云如果看见,那么他绝对要拜倒在女子的石榴裙下。

    在可以使用神识的情况下,不用视力和听力是绝对没问题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什么都不能用。

    楚云疯狂的运转长槊,如同飓风一样的横扫了周围的一切,一刻钟之后,楚云不知道夷平多少房间,城主府内一片狼藉,到处都是残垣断壁,楚云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他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打死那个女子,甚至连衣角都没碰到。楚云刚才纯粹是为了发泄,发泄自己心里的恐惧。

    楚云真的非常的恐惧,因为他发现自己随时被一个人控制,这种感觉太可怕了。这个女人到底用的什么能力?难道也是念力攻击?为什么她的这么强。

    楚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睁开了眼睛,这一次楚云不管不顾的使用了念力护住了自己的脑袋,当然只是防备自己被人控制,自己如果连命都没了,就算不被人知道自己是个秦人,有什么用?他还是侥幸地认为这个女子并不一定发现自己运用了念力。

    “你竟然会用念力?你不是蛮族,你是什么人?”果然好的不灵坏的灵,楚云的念力第一时间就被女子发现了。现在她正飘在空中,俏脸上写满了惊讶,虽然对楚云还是充满了诱惑,但是楚云已经能够自由控制自己的神智了。

    “你应该也不是蛮族吧,蛮族就算是再奇怪的血脉之力,也不可能使用精神攻击的。”楚云冷冰冰的看着天上的女子说道,一旦恢复了正常,楚云的思维能力还是可以的。

    “咯咯咯,精神攻击?你说的是念力攻击吧,小弟弟,你说的不错,我的确不是蛮族,但是你不是就让人很奇怪了,难道无边城被秦人占领了不成?”女子缓缓的落在地上,身上的石榴裙随着女子的慢慢的来回旋转摆动,既调皮又可爱。

    “前辈既然不是蛮族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楚云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质问起眼前的女子。

    “我嘛?我是城主夫人我不在这里在哪里?”女子笑着说道,楚云心里一突,想起一个问题。他立刻在心里琢磨起来,这个家伙既然是一位城主夫人,那么敏敏郡主给自己的城主令牌应该能用吧,自己还真不一定能够对付这个家伙的诡异的手段,哪怕自己内功外功一起用,这女子的武功太诡异了。

    “原来是这样,哈达拜见城主夫人,在下奉当今无边城城主命令进来办一件事情,这是城主令牌,见令牌如见城主,请夫人网开一面,放我过去。”楚云从怀里拿出了城主令牌放在了长槊上,然后慢慢的递了过去,楚云还真的不敢自己亲自送过去。

    “哦,城主令牌?”女子一手托着袖子,另一手伸出了两根修长的手指把城主令牌捏了起来,动作是那么的优雅。

    她拿起城主令牌之后,脸色变幻不定,一会欣喜,一会愤怒,好长时间都没搭理楚云。楚云在一边警备,一边的琢磨,他也不知道这么做是不是正确的,一般来说,这个城主夫人可不是乱叫的,这是城主的正妻,不看僧面看佛面,楚云觉得这个家伙应该会给现在城主一个面子,当然这些鬼东西不是活人,太难以猜测,但是不试试楚云怎么都不甘心。

    女子脸色最终平静了下来,手里的城主令牌给楚云扔了过来,楚云一伸手就接住了:“夫人,这个令牌不错吧,请夫人高抬贵手。”

    “的确是真的,无边城的城主令牌一共三块,这一块是千年之前的那一位雄才大略的无边城城主撑天立地猿扎合马亲手打造的,巧的很,打造它的人正是我的丈夫。你要是拿另外的两块,我说不准真的看不出真假,但是这一块是在我见证下打造出来的,我怎么可能忘记。”女子又陷入了回忆,楚云大喜过望,看起来这一关和平通过的可能性不小啊。

    “你能看懂令牌背后的字嘛?”城主夫人突然问了楚云一个问题,楚云早就把城主令牌研究了好多遍,因此怎么可能不认识,但是楚云却不会承认。

    “夫人,这好像是一个字,又好像是一个符号。”楚云装起了糊涂。

    “哦,你真的不认识?呵呵,我告诉你这是一个瑾字,这一面城主令牌就是当年无边城的城主为了庆祝得到我并且队在获得了一场巨大的胜利而亲手制作的,我的名字就叫做瑾萱。”城主夫人似回忆又像是解释,这个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了。

    “原来是这样,受教了。”楚云虽然看起来恍然大悟的样子,但是其实心里是十分的不耐烦的,自己想要动手,但是却打不过此人,主要是他的能力太诡异了。不想动手把,时间却慢慢的过去了,如果超过一天也是自己输,这真是左右为难。

    “抱歉啊,你觉得我这么一个老太婆唠叨很不耐烦吧,我可以放你过去,但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不是蛮人,怎么能参加无边城的历练的,我这个人啊,就是喜欢听新奇的事情。”楚云上下看了一圈,也没看出这位那里是老太婆的样子,但是楚云真的是挺不耐烦的,就是嫦娥放在自己面前,楚云也没兴趣啊。

    “城主夫人说笑了,您国色天香,我又不是瞎子怎么看不出来,只不过我身负城主的特殊命令,所以才不得不着急。您说的刚才我使用的是念力?其实我也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力量,我都是叫精神修为,是我的血脉之力自带的,我其实真正的蛮族。”楚云打死都不会承认自己不是蛮族。

    “呵呵,是嘛,还真得能有让蛮族使用念力的血脉之力?我还真的没听过,不过这不要紧。你既然不说就算了,你脸上的香泥易容术,啧啧,用的真是不怎么样,都变形了。”楚云听完了脸色大变,没想到这女子一口就叫出了自己使用的香泥易容术,楚云突然想起来,刚才第二关的时候,自己使用过巨像功,看起来就是那个时候,自己脸上的易容变形了,而自己却没发现。既然藏不了了,楚云索性就不隐藏了。

    “城主夫人,我用易容术的确有苦衷,但是我的确是受到城主的吩咐,要不然我也不可能有资格来参加无边城的历练不是嘛?更不可能获得城主令牌。在下确实有重要的事情要办,请您体谅。”楚云不想跟她鬼扯了,如果她再不让,自己就要真的动手了。

    “小家伙脾气还很急啊,你是不是想动手啊?你可以动手试试啊,你一动手,我就撤去我布置在周围的灵域,看看到时候你不显示内功打不打得过我,我可告诉你,要不是我把这块区域封锁了起来,就是你使用念力的事情都会让你万劫不复,这个祖兽坟墓不是你先打个那么简单的。”女子的话音刚落,不远处一层几乎透明的粉色的物质显露了出来,楚云大惊失色,这真的是“灵域”,这可是天阶高手才能掌握的,能够在武者周围形成一片磁场,极大的增强武者自己的实力,楚云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刚才那么容易就中招了,原来是因为自己就在人家的灵域中。

    “夫人,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楚云真的是毫无办法,自己绝无可能击败一位天阶高手,天阶和地阶的鸿沟十分的巨大,甚至比起地阶和人境的鸿沟都要大。

    “我们坐下来谈谈吧,你也知道我想要杀你,不是很难的事情,我只是太寂寞你懂嘛?千年的飘荡,我自己寂寞的发狂,要不是我修炼的内功以及我的神识和念力十分强大,我的意识早就泯灭了,我想让你陪陪我,等时间到了,我就放你过关,可以嘛?”城府夫人朝着楚云扑了过来,楚云一个八卦灵云步就躲了开来。

    “怎么,你不愿意?”城主夫人的脸上仿佛满是寒冰,楚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第一关那个大汉,那家伙就是想让自己喝酒,但是自己不肯喝,然后就变得跟城主夫人差不多的神情了,这家伙要翻脸。

    “夫人,我不是不愿意,而是我觉得您是前辈,又是城主夫人,我实在是不敢。”楚云总算是想起来一个理由,他连忙解释。

    “城主夫人?城主夫人?哈哈,那个死鬼就有八十年的寿命,无边城的这群短命鬼全都该死。扎合马你这个老贼,为什么偏偏要在他七十多岁的时候娶我,为什么?我可是极魅魔宗(幽云十六州魔门八宗之一)的圣女,也是天赋最高的人,极有可能继承宗主之位,但是就是那个死老鬼看上了我,极魅魔宗不敢得罪蛮人,就把我送了过来,我恨他们,我恨他们。这个短命鬼扎合马更是狠毒,每天装作很喜欢我,被我迷得灵魂出窍,但是却在临死的时候让我殉葬,你知道嘛,我那个时候才四十多岁,我完全能够再活几百年,我不甘心,我不甘心,魔宗、蛮人,我让你们死,我要杀死你们。”城府夫人脸突然变得忽明忽暗,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就像是在本来的脸上,覆盖了一层面具。

    楚云被这一幕吓得朝后猛推,一直退到墙角,本来楚云想出去的,但是门口却被这个女人占据了。楚云决定只要有什么不对,他立刻劈开墙壁逃生。

    城主夫人突然双手捂住脸,惨叫起来,声音如此的尖锐暴躁,并且带有强大的念力攻击,周围的建筑全都纸糊一样的被摧毁,楚云早就发现了异常,他现在整个人在百米开外,只不过当他再想远离的时候,就被一层粉色的东西挡住了,楚云知道这是灵域的边缘,但是楚云尝试了好几次,全力之下竟然无法破开。

    楚云还没有跟拥有念力的敌人对过手,只能用自己修炼出来的念力尽力的护住了自己的脑袋,然后也不怕暴露直接用出了归元罡气,把自己全身都护了起来。楚云得到《锻神诀》非常长时间了,但是楚云却始终无法入门,特别是念力的使用,现在突然遇见一个使用念力的武者,楚云瞬间就懵了。

    随着城主夫人的尖叫,楚云觉得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撞飞了出去,归元罡气一接触就已经破碎,归元罡气立刻就修复起来,无形的力量连续床撞破了七层归元罡气都没有完全消失,终于归元罡气的再生能力不如这股无形的力量迅速了,力量一瞬间击在了楚云身上,楚云被击飞了出去。但是楚云的身后就是这个女人的灵域,所以楚云又被弹了回来,直接趴在了地上奄奄一息,他的胸骨已经完全破碎了,五脏六腑都受了重创。

    不光是身体,就是楚云的脑袋都有裂开的感觉,楚云捂着脑袋惨哼了一声,然后想要站起身来。楚云知道自己现在很危险,所以他必须要这么做,但是楚云刚站起身来,脑袋就感觉被针扎了一眼,楚云不甘心的伸了伸手,眼前越来越模糊,他的身体嘭的一声倒了下去。

    在他倒下之前,映入眼帘的就是一身暖黄色的石榴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