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玩是吗?我就陪你玩,巨像功启动。”楚云跟他周旋了许久,两个谁也耐何不了谁,在巨大的人马怪物的背上,楚云就像是一个来回跳动的跳蚤,想想自己的形象,这让楚云很是不爽。

    楚云的身躯狂涨起来,瞬间就涨到了三米大小,楚云这次在骑在人马怪物背上,总不至于有违和感了,楚云现在的力量暴涨了一倍有余,已经完全压制了人马怪物。

    楚云大手一探,就抢过了人马怪物的一根巨锤,然后跟他的另一根狠狠的对了一下,人马怪物手中的被当场击飞出去。

    “嘿嘿,仗着力量大,速度快欺负我是不是?还不经过我的同意强夺我的武器,现在以彼之道还之彼身。”楚云大笑一声,然后持着双锤嘭嘭嘭的敲打起了人马怪物。

    不知道打了多久,人马怪物的速度越来越慢,巨大的身体砰然倒下,慢慢的化为了一片虚无,就是楚云手里的锤子也慢慢消失了。楚云的长槊掉落在地上,楚云走过去捡了起来。

    虽然跟这家伙的战斗才两个时辰,但是楚云觉得比起刚才那一头大狗熊战斗还要累,自己几乎可以说是底牌尽出了。楚云的身体慢慢变小,不远处一颗通身土黄色,晶莹剔透的小草漂浮在了空中,楚云过去一伸手,抓了过来。这颗小草比起第一关的那一根灵气更胜,让楚云忍不住的吃掉。

    “这应该就是圣兽草。”楚云仔细把玩了一会。第一关楚云并没有吃蛮兽草,是因为这个东西一个人只能吃一个,楚云不想浪费。而第三关就算是过去了,也不会再出现这个东西了,神兽草更是想都不要想,过了第三关,会出现一个叫做紫巫草的东西,能够尽最大可能的激活神兽草的作用而已。

    楚云好几次想把圣兽草吃下去,但是冥冥之中,身体仿佛有些抗拒。最终楚云从身上撕下一块衣服,把圣兽草包了起来,然后装作放在自己怀里,其实是放在了怀里的乾坤囊中。

    这个时候一左一右的两个山洞早就已经出现,楚云坐下休息了半个时辰,然后提起长槊走向了左边的山洞。换成一般的蛮族,早就激发祖兽令牌出去了,因为说实话紫武草的作用比起即将遇到的危险肯定很不值得的。

    因为第三关,已经比起自己高了两个境界,楚云将要遇到的就是蛮帅期的灵魂护卫了。

    虽然蛮将和蛮帅看起来区别不大,这也是相对于蛮王期跟蛮帅巨大的差异对比的,这只是相对的。

    蛮兵中期之后可以正式激活血脉之力,但是需要的时间太久。只有到了蛮将才可以瞬发,只不过开发的程度不算高而已,到了蛮将圆满期,血脉之力也不过是开发了两成。

    但是到了蛮帅期,血脉开发的力度却直接提升了一倍,虽然没有其他的变化,但是实力却增长了好几倍,这可不是简单的一加一的问题。而且蛮帅期的武者,因为血脉开发起码是四成之上,所以有许多都激活了血脉技,这可是质的提升。

    那一位莽荒龙牛兽的家伙在蛮将期就开发了血脉之力,要不是遇到楚云这个变态,那家伙稳稳的就是这一届的第一人。

    不过蛮帅级别的高手就算是一方大拿了,无边城这么多人口,城主当时都仅仅凑出几十个,这可是亿万人才能成功一个啊。

    当然蛮族的这些家伙,相对于中原的同阶武者,都处在绝对下风,跟内功武者比起来,蛮族天生的劣势。不过造物主也算是公平的,蛮族对精神类武功的抗性非常的高,一些以迷幻、音波、精神为主的武功,对蛮族可以说是毫无作用,这也是蛮族能够抗衡中原的资本,要知道这些类别的武功在中原,可都是精英才可以练习的。

    言归正传,楚云觉得自己第三关最坏的打算就是遇到一个开发了血脉技,神智又十分清醒的蛮帅期武者。如果真遇到这样的对手,楚云就要小心了,蛮族的血脉技也是千差万别,楚云并不认为自己就能抵抗所有的血脉技的。

    楚云走进山洞,眼前一花,出现在了一片建筑里,这是一个小院子,楚云觉得非常的熟悉,楚云全身警惕的转了一圈,结果发现,这里的结构竟然是城主府的模样。

    “这个第三关的灵魂护卫不是一位前城主吧?”楚云暗暗琢磨。

    城主府无疑是非常的巨大,楚云转悠了半个时辰,也才找了四分之一的样子。这个可是有时间限制的,难道自己要找一天?那自己还怎么过关?

    楚云一跃而起跳到了一个偏殿的屋顶,然后放眼望去,终于在城主府的后宅看到了有人影晃动,楚云一跃几十丈的朝着城主府的后宅跑去,一路上不断的有房顶,被楚云的巨力踩碎,楚云却毫不在意。

    终于在几十次的跳动之后,楚云来到了一个精致的院子里,里面竟然有好多的侍女来回的工作着,要多怪异有多怪异,要知道楚云在前面两关,除了灵魂护卫可没有遇到过能够走动的活物。

    楚云仔细的感知着这些侍女,这些侍女浑身没有一点的生气,表情也都冷冰冰的,楚云这才知道,这些东西跟自己遇到的蛮兵陶俑应该差不多,只不过是会动而已。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请上面的朋友下来一叙。”屋子里传来一个女子懒洋洋的声音,楚云从对方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的媚意,楚云心里狂震,蛮族不是不擅长这个精神(也就是神念,也就是神识和念力的总称,以后会降到)攻击嘛?这绝对是涉及念力的一种媚功,要不是楚云的念力增长了不少,他绝对发现不了。

    “女子的闺房我进去不太合适吧,如果可以请姑娘出来一叙。”楚云发现了这么不合常理的事情,怎么敢进去,自己可不是蛮族,万一被迷惑了,哭都没地方哭。

    “有意思,好久都没有人这么跟我说话了,我就出来见见你,呵呵呵。”笑声从屋子里传了出来,楚云被这笑声勾的心神波动,楚云连忙压制住了,她对屋子里的女人更加的警惕。

    “贵客稍等,妾身打扮一番。”然后屋子里就没有声音了,楚云心里大骂,你是个灵魂好不好,打扮什么啊打扮。

    果然不管是活女人还是死女人,化妆的效率都惊人的一致,足足半个时辰,女子都没有从屋子里出来。这个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了,楚云觉得自己不能再等了,龙潭虎穴也要硬闯啊。

    这个时候院子里的侍女都进了屋子里,帮着里面的家伙打扮,楚云悄悄的从墙上走到了那一间房子的屋顶,楚云打算以雷霆手段袭杀最后一个灵魂护卫。

    楚云悄悄的拿开一块瓦片,里面有一个女子正在对着镜子打扮,周围都是些冷冰冰的鬼侍女,楚云这个样子看不清楚对方的样子,只不过这个蛮族女人竟然穿着秦人女子的衣服,一身暖黄色的石榴裙看起来倒是挺漂亮,但是穿着一个鬼女人身上,楚云一阵恶寒。

    楚云看清楚了对方的位置,双脚一用力,就震塌了屋顶,然后长槊以雷霆万钧之态,从上而下的杀向石榴裙女子。

    女子仿佛早就发现了楚云,回头朝着楚云一笑,楚云立刻被女子的样貌惊呆了,回眸一笑百媚生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楚云这才知道啊。楚云这一辈子遇见的最美的女子都比不过这个女人的回眸一笑。楚云竟然不由自主的收回长槊,并且极力的改变自己进攻的方向,硬生生的把力量全都收了回来。

    楚云落地一个趔趄,不小心碰到了身边的一个侍女,这个侍女的脑袋就跟破碎的花瓶一样的掉了下来,滚在了一边,毫无感情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楚云。看样子跟第二关的蛮兵陶俑真的是一个方法做出来的。

    这诡异的一幕,立刻让楚云想起自己刚才做了什么,他大惊之下把长槊护在了自己胸前。

    ps:感谢书友南方佳桐的月票,我这一更是还上一个月的。我才知道创世和QQ也可以投月票,上一个月那两张月票看来是创世的书友投的,不显示名字的,没法具体感谢。现在,我还欠你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