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穿过山洞眼睛一花就来到了一个草原,这个草原是最正宗的蛮族大草原,因为地上的草都是被称为蛮草的最正宗的野草,也是蛮族大草原范围最广泛的野草。这蛮草几乎可以喂养任何坐骑,当然越是金贵的坐骑需要的能量越多,因此就需要补充别的草料。有人说蛮草养育了万万的蛮族部众,是长生天对蛮族最好的恩赐,这完全没有夸大的成分。

    楚云小心的踩着蛮草寻找着敌人,这些蛮草并不扎脚,踩起来倒是很舒服。走了足足半个时辰,终于楚云发现了远方有东西,楚云加速走了过去,几十里路转眼而过。

    “嗯?这些都是些什么人?”楚云发现了一个数量巨大的蛮兵军阵,放眼看去足足有几万人,这些人整整齐齐的站在了一起,看起来给人极大的压迫。楚云不敢大意,他也不敢走近,因为就是他被几万人围住了,一时半刻都很难摆脱,甚至万一是蛮将组成的军阵,哪怕只有几千人,都能把楚云耗死。

    这些蛮兵一动不动仿佛是一群雕塑,他们的坐骑也一动不动,这就让楚云奇怪了,因为让人不动还能说的过去,但是再神奇的军人甚至是驯兽师也控制不了一个坐骑,让它长时间一动不动,何况是几万头坐骑。

    楚云走近了一些,距离蛮兵的军阵只有一两里地,这个距离既方便楚云逃走,也方便观察,楚云在一两里之内完全可以看清楚任何人的相貌,这也是也经过屡次的改造获得的。

    “这些人和马看起来栩栩如生,但是应该都是假的吧。”楚云自言自语的说道,在这里他已经完全看得清楚这些蛮兵了,他们虽然每一个都像是真人,但是却没有一点的生气,他们的坐骑全都做奔跑的姿态,但是却毫无声音。

    这些坐骑也不是普通的坐骑,而是极为少见的风灵马,这种马是纯血马,并不是杂交的。很多年前,金木水火土五行马是蛮族最重要的坐骑,而风灵马就是木灵马的变种,局楚云所知,就是五行马最鼎盛的时候一个草原全力也就是能够凑出几万匹。现在眼前这几万匹的马都是风灵马,这更是少见中的少见,现在不要说风灵马,就是五行马加在一起,无边城都凑不出一万匹。

    楚云又走进了几百米,果然每一个人身上都毫无气血的感觉,就像是一群泥塑。楚云围着转了一圈,发现这些人果然全都是假的,楚云小心的走了过去,长槊探出,一个士兵的脑袋被打了下来,在地上滚了几下。楚云发现里面竟然是中空的,就跟陶俑一样,楚云连续的打碎了好几个,都一模一样,楚云就停了下来。

    在这里出现这么多的雕塑本来就是个很奇怪的事情,经过了莽荒大地熊的第一关,楚云也知道这些灵魂护卫有幻化的能力,而出现在楚云面前的场景,应该是这些灵魂护卫最怀念的场景,就像那一只大狗熊,他的冤枉就是从新活过来,然后吃好的喝好的。这么看来这一关的灵魂护卫应该是一个带兵的人。而且还是很多年前的一位蛮族元帅的可能性大。

    蛮族的兵制跟大明帝国不一样,这里的军人都是私兵,是大小贵族的私兵,甚至包括城主府的卫队,也只是城主的私兵,城主也不过是一个城市最大的贵族罢了。一旦有战争,那么各个部族按着人数多少,派出部众,武器马匹全部自带,然后经过各大部落的商定,选出元帅一人,这职位是临时的。据楚云了解,无边城就算是百年前的平定屠夫少步的战斗,甚至更早一些的十几个城市的大乱战都没有设立过元帅。

    再往前推,就是千年前的明蛮大战,那一战蛮族占据了幽云十六州,是涉及了几千万人的战斗,一百零八个城市几乎一半参加了战斗。而且那个时候蛮族的实力很强,特别是几十万人的五行马来去如风,给大明帝国造成了巨大伤害,但是大明帝国派出了十几位宗师、大宗师高手,才重创了五行马军团,自此之后就再也难以凑出几万人的五行马军团。

    因此楚云得出结论,这一关的灵魂护卫肯定是千年前的人物,甚至很可能参加过明蛮大战,是无边城当时的元帅。

    这样一来楚云再结合前面右主政说过的,一千年之上的灵魂护卫都基本上丧失了灵智,楚云就知道这一关灵魂护卫的大体身份了,是一位带着强烈执念,但是却神志不清的蛮族元帅。

    对付这样没有智慧的人物,那就简单多了,因为起码对方不会算计自己,自己只要找出对手,击败对手就可以了。

    楚云为自己的推测点了个赞,然后就行动起来。他开始疯狂的破坏眼前的蛮兵陶俑,这些陶俑都非常的脆,楚云毫不费力就破坏了几百个。楚云觉得,这一关的灵魂护卫弄上一些这个东西,肯定会非常在意,楚云要做的就是把它逼出来。果然,大地开始震动起来,楚云停下了动作,他知道自己的行为起了作用,正主马上就出现了。

    陶俑军团最前面的地上拱起了一个大土堆,土堆慢慢的升高,一个带着盔甲的男子出现在了土堆之上,光露出来的上半身已经达到了一米五多,不知道全身都出来会是怎么样一个巨人。

    没有让楚云等待多久,这个人的全收都露了出来,不过楚云的估计有点错误,这家伙的坐下竟然是一匹高大的风灵马,比起普通的风灵马更加的高大威猛。

    巨汉全身盔甲,只漏出眼睛,跟楚云一起来的十位军士的盔甲样式差不多,只不过颜色却是银色。楚云知道蛮族锻造技术落后,因此只要军官才会穿盔甲,这个银色的盔甲,因此与金色的盔甲,应该是一城元帅所能穿戴的,楚云的推断差不多。

    这个铠甲巨汉看到了被楚云破坏的陶俑发出了震天的怒吼,从他嘴里断断续续的发出了几个字符:“破坏,死。”然后铠甲巨人提着手里的巨锤就冲了过来,风灵马的速度极快,转眼间就到了楚云的身前,铠甲人挥舞起大锤朝着楚云打来,楚云不敢硬接。借着马力,铠甲人的力量绝对会大幅度增加,而起看着铠甲人手里的巨锤,也是个重武器,万一对方的力量强过自己,那么自己绝对会被一招重创。

    楚云长槊点地,整个人朝着一侧轻盈的跃出,楚云觉得不能用轻功,只能用蛮力跳来跳去实在是很让人难受,因为用蛮力,万一在空中遇到了袭击,那么绝对很难反映,说不准就让情况陷入劣势。

    果然楚云刚这么想,盔甲男就已经调转马头回来了,不等楚云从空中落下来,他的大锤就再次朝着楚云打来,楚云避无可避。双手握着长槊迎了上去,结果刚一接触,一股巨大无比的力量就打在了楚云的长槊上。这股力量足足几十万斤,要是楚云在地上完全能够接下这股子力量,但是现在是在空中,没有借力的地方。因此,楚云被整个人打飞了出去。

    “力量借助马匹也才几十万斤,嗯,蛮将圆满期和蛮帅初期之间。”楚云虽然一招之下就落在了下风,但是却并不慌张,楚云不用任何的本领招式,力量也就是几十万斤。楚云回归之后的身体比起桃花源中的身体差得远,要知道楚云在桃花源中同样是剑芒期,但是力量却几乎高一倍。当然这个蛮族蛮将圆满期有这个力量就是天赋异禀了,但是对楚云并没有多少威胁。

    “力量还算是可以,仗着马速欺负我是不是?我先给你的坐骑放放血。”楚云暗骂一声,不怪楚云这么想,自从刚才被击飞在了天上,这个家伙仗着马快,把楚云像是打排球一样,来回的击飞在天上,都好几次了。

    当铠甲巨人再一次双锤打来,楚云用出了《奔雷技》,电光火石之间,楚云的长槊从铠甲人的双锤中见缝插针的插了进去,目标直指风灵马的脖颈,铠甲巨人的双锤完全没有反应的余地,因为楚云用出战技,速度快了好几倍不止。

    “噗呲。”楚云的长槊插在了风灵马的脖子上,风灵马惨叫一声,双腿一软,把铠甲男甩飞了出去,自己则由于高速的奔跑,悲鸣了好一阵,才停了下来。风灵马的脖子上大股大股的黑血涌了出来,铠甲男连忙站起来跑过去,双手按在了风灵马的伤口上。可惜怎么按都按不住,黑血喷了铠甲男一身。风灵马悲伤的看着铠甲男,大眼睛里满是哀伤,它不停地用舌头舔着铠甲男的双手。

    铠甲男也毫不在意的自己满身的黑血,抱着自己的坐骑跪在地上悲鸣,嘴里说着断断续续不清不楚的话。虽然一人一马看着很是感人,但是楚云却没有一点被感动的意思,这些不管是人或者是马都已经死了。他觉的第二关实在是太轻松了,相比于第一关,虽然这家伙的实力要强一些,但是那只大狗熊可是不死的,跟个癞皮狗一样。

    楚云从来没有等待对手的习惯,毫不犹豫的朝着盔甲大汉冲了过去,长槊急速的旋转,这是他从《奔雷戟》上面复制的一招,凭借武器高速的旋转,杀伤敌人的招数。楚云直冲着盔甲男的后背而去,旋转的长戟带着凌厉的杀气。

    槊到甲毁,这家伙身上穿的盔甲并不是什么宝甲,而是制式盔甲,因此被楚云一下子就捅出一个大窟窿,看到这么顺利,就要击毙对手,楚云都忍不住有了一丝轻松。

    长槊的尖端毫无阻挡的插进了盔甲人的后背上,然后楚云继续用力,长槊从盔甲男的前胸而出,整个人被穿透了,高速旋转的长槊在敌人胸前制造了一个脸盆大小的贯通伤口。

    楚云觉得对方死定了,生命力再顽强的人,也不可能在所有内脏都丢失的情况下活下去吧。楚云松了一口气,就要抽回长槊,突然这个盔甲男转过脑袋,露出来的两只眼睛里充满了仇恨。

    他大叫了一声,身上的盔甲全部撑爆了,整个人开始膨胀,楚云全力抽了几次,长槊都没有抽出来,因为长槊被对方的身体卡的死死的,楚云看着继续疯长的对手,整个人舍弃了长槊,朝后退去,足足退出去了几百米,才站定。楚云看着气球一样不断胀大的盔甲男,知道自己小瞧了对手。

    不到一刻钟,铠甲男就已经膨胀到了一丈多,但是还是没有停止,又过了一会铠甲男的身体就像在吞噬他身边的风灵马,一人一马就像是融合一样。

    两丈高之后,盔甲男的身体终于停了下来,这个东西就跟一个巨大的肉丸子一样,什么都没长。咔吧的声音传来,肉丸子里突然蹬出来四根腿,怎么看都怎么像是马腿,果然肉丸子不断的长出各种东西,马腿、尾巴、脖子,一样样的都长了出来。

    肉球的上端又长出了脖子,他的脖子不断地伸长,突然长出了一双人手,感觉十分的不协调。然后在楚云凝重的目光下,应该在长马头的地方,长出了一颗带着头盔的脑袋。

    这颗脑袋明显就是铠甲男的,而这身体就像是刚才的风灵马,这人马怪物仰天长鸣,然后双手一伸,拿起了不远处的双锤。楚云就有一种见了鬼的感觉,自己的长槊被长在了这个人马怪物的体内,除了一个槊尖,什么都看不见了,自己现在那怎么跟他打?难道要空着手?

    在这里,楚云生怕有人发现自己的异常,所以不能动用内功和轻功,也不能随意的拿出武器,要不然自己很可能暴露。

    正在楚云为难的时候,人马怪物已经冲了过来,速度比起刚才更胜三分,楚云一脚把自己不远处的一个蛮兵陶勇踢了过去,人马怪物不避不闪,被打在脑袋上,石头碎裂的到处都是,但是却毫无作用。

    楚云双手摊开,正面迎着自己人马怪物,人马怪物越来越近,楚云压力越大,这个东西体重如此之大,楚云毫不怀疑,自己被正面撞上,绝对讨不了好。终于就在相撞的时候,楚云鬼使神差的一伸脚一转身躲开了人马怪物。不光是人马怪物,就是楚云自己都有些不可思议。

    “是八卦灵云步。”楚云大喜过望,这个以八卦步、七星步、迷雾诀的一部分创造的灵云身法的第一部分八卦灵云步,楚云已经很少用了。楚云一般都用灵云身法的第二层乘风纵云功和第三层雾遁术对敌,没想到效果竟然这么惊人。这可不是轻功,而是一套步法,因为就算是有人看见,也不会暴露楚云的身份。

    楚云大喜过望,连续躲开了对手的三四次攻击,一边熟练着八卦灵云步。然后趁其不备一跃就上了人马怪物的背部,人马怪物上下翻飞,显然是想把楚云摔下去,他的上半身更是手持双锤,不断的想要把楚云赶下去。

    楚云不断在狭小的马背上跟两只巨锤周旋,好几次都要被巨锤打中,却被楚云以不可思议的姿势躲了过去,楚云一心沉浸在对八卦灵云步的掌握中,楚云这才知道,这个武功并不是越高级越好,而是在什么时候用什么武功,适合的才是最好的。

    半人马丝毫奈何不了楚云,哼哼的喘着粗气,他的马蹄子更是上下翻飞。楚云没有了危险,就想去尽快的结束战斗,但是楚云尝试了一番,这家伙的力量比起刚才更胜三分,竟然一时半刻奈何不了。再说自己也没有武器,自己总不能空手去接。现在人马怪物的力量比自己稍高一筹,自己现在硬抗绝对捞不着好,一人一怪顿时陷入了僵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