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周围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豪华的帐篷没有了,奢华的地毯没有了,楚云刚才看到的一切都消失了。楚云眼睛都没眨,却还是丝毫没有感觉出怎么变换的,现在的环境是一片巨大的草原,草原一望无际,看不到边,到处都是齐膝高的草,这些草上面长的倒刺,楚云摸了一下,自己如此坚韧的皮肤都被划破了一道口子,鲜血一下子流了出来,楚云从怀里戴上一副手套,然后用力的拽了拽这些草,楚云发现自己几十万斤的力量,竟然拽不动,这些草很是诡异。楚云站起身来,拿着长槊警示着,因为楚云隐隐的感觉刚才有人在盯着自己。

    “吽。”楚云虽然没有开神识,但是他一瞬间就感受到自己身后有一股巨大的危险传来,楚云提起长槊,看都不看的朝身后捅去,这一击几乎用了他不使用巨像功九成的力量,长槊化为了一道青光出现在了身后。

    楚云的身子则朝着相反的方向弹射而去,因为他已经感觉得出自己的长槊插在了什么东西上面。果然惊天的怒吼在身后响起,楚云在往前漂移的途中,灵活的转过了身子,现在的楚云经过桃花源的世界,对自己的身体控制已经非常的精妙。楚云终于看清楚了袭击自己的东西,竟然是一只巨大的熊。

    这只熊身材高达一丈,通身黄白色的短毛,根根立起,看起来竟然十分锋利,跟个刺猬一样。只不过本来应该威风凛凛的巨熊,现在一个眼睛已经瞎了,噗呲噗呲的往外冒着黑色的脓血,看起来非常的恶心。它巨大的牙齿不断的呲着,鼻子里发出巨大的痛哼声。

    楚云突然记起来,这个家伙好像是说他是莽荒大地熊的血脉,难道这就是莽荒大地熊的本来面貌?

    “你竟敢伤我?我要你死。”果然从这头巨熊嘴里发出来的声音,正是刚才说话的大汉的声音。

    楚云懒得跟他废话,他全神贯注的看着对手,从刚才的一击可以看出,这个巨熊也就是蛮将期的实力,否则绝对能躲开自己的攻击,就是不知道是蛮将初期,还是圆满期。

    巨熊围着楚云转了起来,他眼里的伤口已经不再流黑血,慢慢的竟然开始结疤,楚云对这个畜生的恢复能力有了全新的认识。

    巨熊猛地扑了过来,楚云抬槊相对,整个人被巨大的力量击退了三步,楚云并没有受伤,只不过这一下楚云试探出这个巨熊的实力,蛮将后期的。

    楚云不再等待,长槊当先杀了过去,对付一个蛮将后期的对手,楚云还是有自信的。长槊不断的击打在巨熊的身上,这个巨熊疼的嗷嗷大叫,但是伤的其实并不重,而且他的恢复能力实在是很强,不一会,楚云造成的伤口,就会愈合,甚至他最初被楚云击瞎的眼睛都从新长了出来。

    “你杀不死我的,你杀不死我的,你给我跪下求饶,我就放你的小命,甚至蛮兽草我都给你如何。”一人一熊打了大约一个时辰,虽然楚云占据了上风,但是巨熊就是打不死,楚云停了下来看着巨熊,巨熊也不再攻击,反而开口说话了。

    “莽荒大地熊血脉?如果我没有猜错,只要你站在地上,那么你的力量就会源源不断的从大地吸收吧。”楚云也开口说话了。

    楚云之前让乌恩收集了无边城的绝大部分的血脉之力的资料,而蛮皇大地熊的血脉,就是一位盟长部落的传承血脉,这个血脉在无边城非常的有名,因为一旦激发血脉之力,他们力量几乎就是无穷无尽的。

    想要击败他们有两种方法,第一种就是不断地通过打击,让对手根本恢复不过来,慢慢的耗死对手。另外一种就是让他离开地面,起码几十米之上,让他失去大地的给养,然后一击必杀。

    只不过第一种方法不知道要花费多长时间,刚才的一个时辰里,楚云动用了八成之上的实力,给这个巨熊造成了无数的伤害,但是显然效果并不大。楚云自信如果使用巨像功,然后花费十几个时辰,足够打死这头熊,让他恢复的速度,远不比上伤害快。但是这么一来自己的体力可能会消耗许多,据说后面还有两关,应该是一关比起一关厉害,自己耗费太多体力,后面的怎么办?而且万一自己一天时间打不死对手,那就更糟糕了,楚云绝对相信,自己如果没有得到那个祖兽碎片,敏敏郡主绝对会立刻杀了自己。

    所以楚云立刻就排除了这个方法,至于另一种是最简单直接的,当然也是最难的,因为这个莽荒大地熊跟人不一样,莽荒大地熊的血脉武者,顶了天也就是几百斤重,想要击飞到天上,不算是很难。

    但是这个巨熊不一样,这家伙起码几万斤重,光这一点体重,对楚云也不算是什么,但是他的却有四只爪子,这几只爪子并不是全部会攻击楚云,而是起码两只爪子会抓住地上的草。

    也就是能把楚云的手划破的这种草,这种草经过楚云这一段时间的试探,非常的坚韧,用几十万斤的的力量都拔不出来,而这里到处都是,只要巨熊有一根爪子抓住地上的草,哪怕楚云使用巨像功都无法击飞巨熊。一时间楚云陷入了困境。

    “怎么样小子?看你的样子,应该是想要更进一步获得圣兽草吧,你就算是跟我耗了一天,那么你也只是会得到蛮兽草而已。但是你只要对我服软,我就保送你进入下一关,怎么样?”巨熊得意的说道,看它张狂的表情,楚云真的就想海扁它一顿。说实话,如果让其他人遇见这个家伙,那么绝对是走了大运,因为这个莽荒大地熊的攻击其实不怎么样,跟他耗一天的时间绝对不难,但是对于想晋级第二关的楚云,就是大麻烦了。

    “让我臣服?你也得有这个本事。既然你想挨打,那么就成全你。”

    想到就做,楚云拿着长槊不断的击打在巨熊身上,巨熊的防御力的确不错,但是楚云的力量也是很强横的,打不死,那就打疼你。巨熊四根爪子抓着草,被楚云打的嗷嗷乱叫,足足半个时辰,楚云神清气爽的停了下来,巨熊浑身被打的体无完肤,看起来凄惨无比,其实这都是皮外伤,也不知道这刺猬一样的毛,为什么这么抗打。

    “你看看,你又打不死我,我都说了吧,咱俩要和平。”巨熊不敢跟楚云挑刺了,他可怜巴巴的抬起头说道。

    “好了,别废话了,不想挨打的话就好好跟我说说,你怎么才让我晋级下一关,别跟我说让我下跪什么的,要不然继续收拾你,大不了我就拿一颗蛮兽草。”楚云气哼哼的说道。

    “你早说嘛,白让我挨了这么久的打,只要你以长生天的名义发誓不再打我,不准伤害我,我就告诉你,怎么样?”巨熊讨好一样的把大脑的凑了过来,楚云一槊把它打退了一步,就思考起来。

    这个跟中原的武道之心发誓是有相同的效果,武道之心发誓相对的是秦人,长生天誓言则是面对的所有蛮人,只要发了誓言,那么绝对要遵守,如果不遵守诺言,那么武道之心发誓是修为难以寸进,而长生天的誓言更狠,是会血脉之力爆炸而亡。

    楚云也打听过,只要发完誓,还没有任何一个人得以逃脱,哪怕境界再高。这种例子大陆历史中非常的多,有许多强者不信邪死在了誓言之下,因此简直就成了大陆的铁律。

    楚云脸色不断的变换,这头巨熊也不着急,耐心的等待着。

    楚云终于开口了:“好,我可以发誓不再打你,但是你也要发誓,只要我发了誓,那么你一定要让我过关,如何?”

    “没问题,我发誓,我在此以长生天的名义发誓,如果眼前之人也以长生天的名义发誓不再伤害我,那么,我一定告诉眼前此人怎么通过第一关到达试炼的第二关。”巨熊正儿八经的举着一个大爪子发起了誓。

    “如何?我可是发誓了,该你了。”巨熊对着楚云说道。

    楚云摇了摇头开口了:“你发的誓言不行,你必须一定帮我通过第一关到达第二关,这才算。”楚云说完,这个巨熊还真的是很听话,立刻从新说了一遍,只不过把“怎么通过第一关到达第二关”,改成了“一定帮忙通过第一关到达第二关”。

    “怎么样小子,我这一次你满意了没?”巨熊看着楚云问道,对于楚云的讨价还价这个巨熊欣然接受。

    “好,还算是满意吧。我以长生天的名义发誓,不再伤害眼前的,对了怎么称呼你啊,总不能叫你畜生吧。”楚云发了一半问道。

    “你可以称呼我为卡拉埃尔蒙多。”巨熊闷声闷气的说道,楚云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一丝兴奋,刚才自己骂他畜生,这个家伙竟然毫不生气,这里面肯定有古怪,但是楚云却不在意的继续发起誓来。

    “好吧,我以长生天的名义发誓,不在伤害眼前的卡拉埃尔蒙多,但是他必须让我成功抵达第二关。”楚云正儿八经的半跪了下来,朝着北方发了一个誓言,当然他也随时防备着巨熊,但是巨熊却没有一点动手的意思。

    刚发完,巨熊一下子变成了最先所见的大汉,只不过浑身有些破破烂烂的,看起来有些凄惨。巨熊变为了人样,狂笑起来,笑的鼻子眼泪全都喷了出来,他张了好几次嘴,想要说些什么,都没有说出来,足足一刻钟这个家伙才直起了身。

    “你真是个蠢货,我是个灵魂,你懂吗?你知道什么是灵魂吗,我是死人了,我的誓言不被长生天任何,而你却不是,你是个人,你已经发过誓不能伤害我了,那么你完蛋了,你永远到不了第二关了。你被我骗了,难道你来之前没有人告诉你不可以随便的相信我们说的话?哈哈,笑死我了,你是个傻子,大傻子,只不过,你想要的蛮兽草我给你,现在就给你,但是圣兽草,你永远别想得到了,你会后悔一辈子,为了今天你会后悔一辈子,你会永远记得我,永远生活在悔恨里,怎么样?哈哈哈,笑死我了。你打我啊,笨蛋。”这个大汉,拿着一颗充满了灵气的土黄色小草给楚云扔了过来,这棵小草几乎浑身都是黄色的,只不过根茎上有几颗白色的斑点,一看就是不凡。

    “我能不能问你一下,你为什么要欺骗我?”楚云把这棵草踹在了怀里,平静的问道,这个神情,看起来让大汉很是不满,大汉满脸都是不爽。

    “为什么?为什么?我明明天赋绝顶,但是偏偏被卡在蛮王圆满期难以寸进,只能来这里等死,我恨,我恨老天不公。你这么一个小子,我以前动动手就能杀死你,但是偏偏你却有我再也得不到的生命。你可以自由的喝酒、吃饭、玩女人,而我呢?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我生活在虚空里几百年了,我连死都死不了,我恨你们所有人,这个理由怎么样?你是不是很满意啊,现在有你陪着我,我心里舒服了很多,你的悔恨将会伴随你终生。我看得出来你的实力应该是这一届里数一数二的吧,你应该得到圣兽草,然后一飞冲天,但是现在呢?你永远没机会了,哈哈哈哈。”大汉仰天大笑起来。

    楚云这才明白了,这些灵魂护卫都被经年累月的空虚逼疯了,连死了都要在这么一个地方,怎么可能被逼疯。

    “那么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了你?难道你这不就解脱了嘛?”楚云摇了摇头说道。

    “解脱?你懂什么?我怎么可能解脱,我在这里不死不灭,只会慢慢的失去记忆,成为一具傀儡,我死不了,我也活不了,这种感觉你懂吗?”大汉双手举着怒吼道。

    “好吧,我懂了,既然这样你就去死吧。”楚云突然动手了,他长槊从下往上挑起了大汉,大汉现在是人形,也就是百十斤重,非常轻易的把他挑飞了起来,大汉也毫无防备,他足足飞到了百十米,大汉都没反应过来,脸上满是惊讶。

    楚云双脚一踩地面,整个人如同利箭一样的弹向大汉,长槊正对着大汉的心脏。

    “你怎么敢?你怎么敢动手?难道你就不怕长生天的誓言嘛?你难道就这么不怕死?”大汉双目圆睁,到现在还不敢相信这一幕。

    楚云的长槊准确无比的插在了大汉的胸前,然后楚云极速的抽了出来,在空中打碎了大汉的脑袋。

    楚云觉得依旧是不保险,然后直接双手挥出长槊,几十万斤的力量狂涌而出,直接把大汉的肉身打成了碎肉,一片片散落在空中。

    楚云轻轻的落了下来,大汉的碎尸,落在地上就消失了,整个环境一变,楚云的眼前出现了两个山洞,楚云毫不犹豫的往左边的山洞走去。

    楚云为什么不惧怕长生天的誓言,这一点太简单了,因为楚云根本不是蛮人,长生天能耐我何?这是典型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不是发誓骗我嘛?对不起,我也是骗你的。

    楚云的身影消失在左边的山洞,两个山洞一起消失在了原地。原地的虚空里仿佛出现了不甘的呐喊,又好像是再说:“他怎么敢,他怎么敢。”但是这些声音楚云都听不见了。

    ps:感谢书友南方佳桐的月票,我欠你们三更了现在。今天差点忘了更新,吓死我了,现在都11点37了,再玩一会这个月的全勤就没了,吓死了。明天三更先还你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