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觉得有些浑身冰凉,敏敏郡主身边的护卫阿里,紧紧的盯着自己。自己暴露了,自己暴露了,楚云脑海里有一瞬间的空白,然后强迫自己平静了下来。

    “自己要逃走,否则自己就死定了。”楚云立刻就决定,但是自己怎么可能从一个蛮帅圆满期武者手里逃走,这是个问题。虽然同阶对战,蛮族打不过中原的武者。但是他是蛮帅圆满期,实力相当于中原的天阶初期,虽然没有天阶那么多神奇的能力,但是光凭一身强横的血脉之力,对付自己一个刚刚进入地阶的武者,还是很容易的。

    楚云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这让敏敏郡主有些疑问,难道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

    其实楚云心里的波动比起敏敏郡主更大,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就算是劫持了这个蛮将初期的公主,也逃不出无边城,就算逃出去,这么大一个草原,又不是百族大比的时候,汇集了成千上万的部落,现在周围除了大部落就是城卫军,自己能跑哪去?这里可是草原,一望无际。

    突然楚云想到了一个疑点,自己如果真的被对方认定就是秦人,那么她为什么要给我讲解历练的事?这个郡主不是想找自己办什么事情,然后又从哪里听过这个名字,然后诈自己吧。

    “不知道郡主说的是什么意思?”楚云最后还是没有先动手,虽然楚云觉得他们没见过自己的内功,抓住郡主当人质的成功率很大,中原人的招式跟蛮族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心态果然是稳定啊,楚云,我听说秦人有一种秘术叫做易容术,你就是用的这个吧,我已经找了专门的人前来验证,不知道你敢不敢呢?据我所知,你在半年多前出现在无边草原,据我打探是被圣兽抓过来的,然后你就遇上了刁犬部落的少主塔林塔娜,然后一路护送她到了她舅舅的残狼部落,然后你就加入了残狼部落成为他们的参赛选手。可是因为塔林塔娜,你被万户拉克申敌视,因此你离开了残狼部落。几天后黑白兽部落被草原狼围困,你正巧救了他们,于是你就顺势加入了黑白兽部落。然后你一路过关斩将,直接成为了百族大比的前十名,不知道我讲的对不对?我还知道你参加百城大战的目的,就是为了离开蛮族大草原,回到中原。怎么样现在你该承认了嘛?”敏敏郡主轻描淡写的说道,楚云虽然吃惊于对方对自己的事情这么清楚,但是还是不动声色。

    “呵呵,那就请郡主找人来验一验看看我这脸是不是易容了。”楚云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说道。

    “好,我就找人来看一下。”敏敏郡主一摆手,一个蛮族老者被带了上来。

    楚云心里却在想着,这个郡主真的是不能小觑,但是自己决不能承认,万一承认了,自己不就随便被对方拿捏了嘛?要知道香泥易容术可是有专门洗脸的东西,不像是人皮易容术,那么容易被识破,所以楚云不相信这里有人能够识破自己的易容。

    果然这个老者详细的检查了楚云的脸,并没有发现任何的破绽。

    “郡主,小人并没有再此人脸色发现人皮面具。”这个老者害怕的跪了下来。

    “这么说,这个人的脸是真的?”郡主不甘心的问道。

    “这个小人不知道,在中原易容术好多种,而小老儿只粗浅的懂一点人皮易容术,其余的我真的不一定看得出来。”郡主让这个人退了下去。

    “怎么样?如果郡主怀疑我是秦人,那么可以拿出证据来,然后去找城主处置我。如果我听到的没错,只有参加了百族大比的前十名都会被授予荣誉百户的职位,去百城大比取得了一定荣誉,甚至会授予军制百户。郡主虽然是城主的女儿,但是应该也没有资格处置我吧。”楚云有底气的说道。

    “呵呵,听说你说你自己是屠夫少步的弟子,要不然你今天突然暴毙,那么多贵族想要杀你,应该没有人知道是我吧,何况你是自己偷着出来的。再说了你也不一定没有易容。”敏敏郡主不甘心的说道,配合着敏敏郡主的话音,屋子周围出现了三十几个人,这些人全都是蛮将圆满期以上的高手,楚云暗暗心惊,这个郡主竟然如此多的手下,看起来所图非小啊。

    “带上来。”看着楚云不说话,敏敏郡主觉得掌握了主动,然后她对着手下说了一句。不一会一个蒙着脸的女子和两个蒙着脸的男子被挡了上来。

    “拿下头套。”随着郡主的话,三个人的头套被拿了下来,楚云看了三个人的相貌一眼,没有说话。

    “这个女子这么漂亮怪不得你很上心啊,为我办一件事情,这个女子就赐予你,至于这两个得罪你的人,随你处置。而且你依旧可以参加百城大比,到时候你完成你的心愿,我完成我的心愿如何?”敏敏郡主看着很和善的问道。

    这个郡主掌握的东西,的确是很让人怀疑,但是却没有一点真正的证据。至于塔林塔娜和她的舅舅表哥,关自己什么事。

    “这个女人的确是很漂亮,郡主要是送给我,我会很高兴,但是我真的不认识他们,甚么心愿不心愿的,我不明白。”楚云依旧是装傻充愣。

    “好,既然这样,宰了他们。”敏敏郡主话音刚落,塔林塔娜的表哥的脑袋就被砍了下来,他的舅舅呜呜的说不出话来,眼泪唰的就喷了出来。他抬起头仇恨的看向楚云,楚云懒得搭理,不要说本来就有点仇,再说又不是自己下的命令,至于仇恨的看自己嘛,要恨就去恨这个郡主才对。

    只不过他也没有看多久,他的脑袋也飞了起来,鲜血喷了一地,差一点就飞溅到楚云的身上。

    唯一剩下的那个女子塔林塔娜呜呜的挣扎着,大眼睛哀求的看向楚云,楚云还是面无表情,仿佛塔林塔娜就是个路人。没有听到自己主人郡主的命令,因此这个军士拿着大刀继续的砍向了塔林塔娜,塔林塔娜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军士的刀毫不犹豫的看向了塔林塔娜的脑袋,楚云心力挣扎了许久,还是没有说出住手。一个美女香消玉损在自己面前,楚云还是有些感伤的,但是自己真的跟这个女人没什么关系,又想起这个女子曾经对自己许下的承诺,楚云心里纠结了许久还是决定救下这个女人。

    “住手。”楚云还没有动手,敏敏郡主开口了,大刀顺着塔林塔娜的脑袋偏了偏,割下了一大片的头发,塔林塔娜瘫坐在了地上。

    “好,哪怕你不是楚云,你看到这个一个美女死在你面前,你竟然毫不怜惜,果然够狠。”敏敏郡主看向楚云有些惊讶。

    “这么一个美女,如果是我的,我当然会爱惜,但是既然郡主想杀她,那么我也只能惋惜一下,谁叫郡主分分钟能够杀死我这么一个小人物呢。”楚云一个软钉子顶了回去。

    “你帮我完成一个事,这个女人我就赐给你怎么样?”敏敏郡主看着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

    “你先说说是什么事,为郡主做事情,我本来很乐意的,但是你又说我是什么秦人,又杀人给我看,又找人来试探我,我实在是害怕的很,看起来这件事情小不了啊。”楚云说完,敏敏郡主笑了起来。

    “你这个人还真是软硬不吃啊,我倒是很欣赏你,要不然你投入我的名下怎么样?我会保你一辈子荣华富贵,哪怕你是秦人。”敏敏郡主一笑,有些倾国倾城的意思,让楚云一呆,她的相貌真的是不逊色塔林塔娜,只不过各有风骚。敏敏郡主看到楚云表情更是高兴起来,其实他根本不知道楚云是装出来的。

    “好了,把这里打扫干净,另外摆上一桌子好菜,我要跟哈达好好地喝两杯,不知道哈达勇士给不给我这个面子?”敏敏郡主笑着说道。

    “能跟郡主吃饭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我怎么可能不愿意呢,我还真有点饿了。”楚云随手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

    “嘻嘻,我还真有点相信你是屠夫少步的弟子了,除了他也没人教出这么不顾世俗礼法的弟子。”楚云没听明白郡主的意思。

    其实在蛮族的社会里,地位低的人见了地位高的人是不能坐的,除非地位高的人同意,除非不是蛮人,要不然也只有反抗贵族的屠夫少步敢这么干了,这说明郡主还是不相信楚云的身份。楚云再谨慎也必定不是真正的蛮族,所以还是不经意间漏出了马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