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不要恐吓我,我最恨别人恐吓,我达尔的确是打不过你的侍卫,但是我想走的话,估计谁也拦不住。但是我是个有原则的人,我就告诉你,我是不是在试探这小子。”达尔哼了一声。

    “请问敏敏郡主,在下的职业是什么?”达尔看向敏敏郡主。

    “是游侠。”敏敏郡主说道。

    “狗屁的游侠,我就是一个被人花钱雇佣却不杀人的杀手或者小偷而已,你知道我最自信的是什么么?不是我夜间行动如同白昼,也不是我的速度快如闪电,更不是我的境界达到了蛮帅后期,当然我的藏匿功夫虽然强,也不是我最自信的。我最自信的是我的耐心,我小的时候曾经为了一只奶羊兽,不吃不喝的隐藏了十天。长大之后,为了一次佣金极少的任务,我曾经装成一个普通人三年时间。今天这个小子,在林外面过林而不入,我仔细的隐匿好像是被他识破了,我不服,就出去跟让他理论,结果这小子说我耐心也不行,于是我们俩就想切磋一下,然后就被你给打断了,我的天啊,我输得冤枉啊。我拿出最自信的本事,为了你们,你们竟然还拖我后腿,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达尔又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唉声叹气起来。

    “我把你找来,是我了让你逼出他的真正实力,我是为了让你来做这个的嘛?你给我离开,我不想再看到你。”郡主有事失态的说道,这简直就是坑爹啊,这么不靠谱的人。

    “主人,是我的错,游侠达尔,是附近最好的游侠,信誉是最好的,我也没想到这么不靠谱,现在属下就赶他走。”护卫阿里惭愧的说道。

    “哼,不用你们赶,我本来就要走的。另外你们欠我的尾款也要给我,是你们不讲信用在线,还有你们作为雇主我有必要告诉你们,这个人心性极佳,生性谨慎,性格坚韧,虽然我没有见识过他的手段,但是他的确是个人才,你们要是想逼问此人,是绝对不可能的。好了我们的交易完成了。”游侠达尔郑重的跟敏敏郡主说完,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到了楚云身边。

    “小子,咱们再比一次怎么样啊?我输得冤枉啊。”一副如丧考妣的姿态,围在楚云身边。

    楚云终于开口了:“达尔是吧,愿赌服输啊,你为什么不跟他们说清楚,你跟我比式的真正用意?你现在白做了坏人,难道不感觉冤枉嘛?”楚云开口让三个人一愣,只有达尔不在乎的摆了摆手。

    “我诚实的达尔不屑于跟别人解释,他们不相信我,我也没必要跟他们废话。只不过答应人的事,我说到做到,你说吧。”达尔看着楚云。达尔心里其实也很紧张,万一楚云让他为奴为婢,自己是不是要答应?

    都怪敏敏郡主找他的时间太晚了,自己并没有仔细研究过楚云的资料,他刚才跟楚云一见面,就发现楚云这个人很不好对付,这也是他这么多年锻炼出来的眼力,果然现在自己栽了。

    他知道楚云这种人,想让他屈服是绝无可能的。只能另辟蹊径,他提出跟楚云比拼耐力,三个时辰内,谁先动先说话就算是输,必须答应对方一个条件。

    达尔有自己的小九九,既然是敏敏郡主让自己调查楚云,那么她肯定对楚云有兴趣,或者是有关系。因此敏敏郡主发现他们两个人全都不说话,不动之后,她必定先去看楚云的状况,因为楚云才是她本来的目标。

    这么一来,先动的肯定是楚云,自己就赢了。万万没想到,这个郡主没打理楚云,反而拿自己的信誉说话,一下子打在了自己的七寸上。达尔自己视信誉如同生命,鬼使神差的开口解释,然后整个局面就彻底完蛋了,不光任务失败,还搭上自己一个承诺。

    “好,是条汉子,这样吧,我要你保护我,直到我离开这里,参加百城大比,这个要求不过分吧?”楚云看向达尔,有这么一位神出鬼没的蛮帅后期高手,也能震慑眼前的这几位。

    “好,既然我答应过的事,我就会做到,现在距离你参加百城大比还有几个月时间,我会在你周围保护你的。”说完达尔一阵风一样的融入黑暗里,楚云根本就没看出他是怎么做到的,这份隐藏的本事,果然非同凡响。

    敏敏郡主三个人目瞪口呆的看到,他们雇来的人,转眼间就成为了对手的人,这让他们有一种R了狗的感觉。敏敏郡主有些后悔,刚才事情自己是冤枉这个达尔了,他真的是为了完成任务。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处理任何事情都得心应手,但是只要关于楚云的,他就会昏招辈出。

    自从自己那一次无意之中遇到他,自己就处处吃瘪,自己好心邀请对方不领情;然后自己去恶作剧一样的吓唬他,结果反而被对方恐吓;现在自己想要打听一下他的底细,结果,花钱雇来的的人直接叛变了。

    更让敏敏郡主有些羞愤的是,她在心里还真有点害怕楚云。其实根本就没什么好纠结的,楚云前两次心情不好,给她好脸色才怪。他害怕楚云则是因为“移魂决”的作用,虽然并没有如愿的控制对方,但是却在对方心里留下了一丝恐惧的种子,只要恰当时期就很可能爆发出来。

    “哈达,你好,我想我们见过了,我叫敏敏。”楚云看着敏敏毫无惧色的敏敏郡主,心里大骂着狗屁的“移魂决”,这是一点作用也没有起啊。

    “郡主您好。”楚云无奈之下,只能弯腰行礼,这也是蛮人的礼节。

    “我们进去吧。”这一次楚云经过密林没有心惊胆战的感觉了,他跟在敏敏郡主身后,走到了一间带有满足特色的圆顶房子,毕竟不是每一个蛮族人都跟城主一样,住着秦人的房子。

    敏敏郡主走到了正座上坐了下来,她的侍女卓玛和侍卫阿里分别站在她的左右,但是她却没有让楚云做下的意思。楚云知道这是想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试图挽回她自己的气势,楚云也看出来了,这个敏敏郡主应该是找自己有事,并不是单纯的为了报复。因此楚云只是平静的站着看着敏敏郡主,一点紧张或局促的神情都没有流露出来。

    半个时辰后,敏敏郡主终于沉不住气了:“对于达尔我知道错怪他了,但是就算我让他跟你比耐心,他也不一定能够轻易赢你。”

    “哈达,你真是一个人才啊,通过试炼之后前途不可限量啊,甚至可能取得比起扎木合叔叔(上一届百族大比第一名,城主护卫都统,名义上的蛮族第一高手)更有前途。”敏敏郡主面露赞赏的夸奖道,楚云心里琢磨难道这个女人要收复自己?

    “郡主过奖了。”楚云淡淡的说道。

    “哈达,你不知道吧,也对你根本就没有路径知道,每一次百城大比前面的历练,只要通过了,那么会得到一株蛮兽草,蛮族的血脉之力会被大大提升,甚至就是晋级都说不准。世人只知道血脉分为低级血脉、高级血脉,但是他们根本不知道这种划分是最粗浅的,蛮兽血脉、圣级血脉和神级血脉这才是正确的划分,而低级高级只是蛮兽血脉的粗浅划分。你应该也知道不同等级的血脉天差地别。所以历练才会对我们蛮人如此的重要,只不过对你来说应该是没用的,是不是楚云先生?”楚云听到对方叫出自己的名字,一股凉气从脚底直接冲到了脑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