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醒过来之后,连忙四周看了一圈,确定没有人来过,然后才观看自己的身体,当他一查之下,自己的身体真的出了问题。不过不是不好的问题,而是自己真的具有了血脉之力,而且这可不是样子货,而是真真正正的真货。楚云可是从乌恩那里得到了如何使用激发血脉之力的全部手段,当然楚云的名义上跟乌恩说看看两个人的有什么不同,毫无压力的套了出来。

    “这?”楚云尝试着激发了自己的血脉之力,然后身体一点变化都没有,楚云甚至尝试了下力量有没有增进,也完全没有变化。

    “不是吧,还真的是样子货,但是要不要弄的这么像啊,我自己都信了。”楚云感受到自己胸前能量的缓缓流到,这明显就是血脉之力的作用啊。

    楚云不得其解,楚云检查了一下自己启动血脉之力的程度,这是一成血脉之力,按说应该是蛮将圆满期啊,但是自己身体为什么什么都没有变化?

    楚云搞不明白,但是虽然自己弄得这个是样子货,但是不用像济征说的那样,花费几个月巩固。因为楚云看了下,自己胸前的血脉挺稳固的。想不明白他也不想了,楚云出去安排下人给自己烧水洗澡,洗完了澡好好地睡了一觉。

    接下来的几天,无边城非常的平静,除了出门口常驻扎着几个人,没有半点波动。至于参加百城大比剩下的九个人就是从第十一名到十九名,排着来的,因此那个莽荒满牛兽的家伙,意外的获得了资格,不过这个家伙的确也有这个资格。

    又过了几天,城主府来人通知楚云,三天后准备参加历练,这就相当于无边城的赛前培训,只不过乌恩告诉楚云,这个历练非常的重要,而且只要通过,那么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不光血脉之力更加的精纯,而且会大大提高血脉之力的开发程度,那羡慕的样子,看的楚云十分无语,反正自己血脉之力是没啥用的,如果可能,楚云宁可让乌恩去。

    只不过每一次的历练都不同,所以乌恩也不知道这一次的到底是什么。

    又过了两天,在楚云就要去参加历练的前一晚,他的宅中来了一个不速之客。楚云门外的护卫看到他手里的牌子,连问都没敢问,就让他走了进去。

    乌恩也不敢怠慢带着他来到了大厅,楚云走了出来。

    “请问来找我有什么事嘛?如果我没记错,我们应该是不认识吧。”楚云走了出来,看着眼前的男人。这个人穿着蛮族的袍子,样貌也很普通,大约六七十岁,在仙武大陆,这个年纪还是壮年。楚云一眼就看出他是一个军人,他站着腰杆挺直,双腿内弯,一看就是常骑马。

    “我的主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你看了就会明白的,告辞。”这个人毫不拖泥带水,递给楚云一封信,就离开了。

    “主人,看起来来者不善啊。”乌恩走过来说道。

    “嗯,是的,此人满身煞气,肯定是军中老卒,能让这种人称主人的,肯定是来历不凡。”楚云点了点头,还有一句话楚云没说,这些蛮族到不了蛮帅基本上看不出对手的深浅,但是他却能看得出来,这个人的气血差不多就是蛮帅圆满期,这种人,整个无边城也不会太多。

    楚云拿过信封,信封上面一个字都没有。楚云就把信抽了出来,全部看完了,脸色微微一沉,然后不动声色的把信收了起来。

    “主人,是什么事?”乌恩走上前问道,他跟随楚云不算短,从来没有见过楚云变过脸色,一直都是很沉稳的,这也是他佩服楚云的一个方面,但是刚才楚云的神色,却被他看在了眼里。

    “没事,有个大人物要我去见他一面,而且不能让院外的人看到。”楚云摇了摇头。

    “哼,这些贵族根本就不拿我们这些人当人,给我机会,我非要好好教训他们。”乌恩想起了自己以前的遭遇,楚云还没生气,他就怒了起来。

    “嗯,你说得对,但是我们现在还需要时间。今晚上,你帮我在后院招呼着,我去看看,到底是谁。”楚云想了想还是决定要去,因为信上写道后果自负,楚云觉得对方肯定是能够威胁到自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到了晚上,楚云轻轻一跃,就翻出了院子,连轻功都没用。这些护卫虽然都是蛮将后期或者圆满期的,但是他们显然对工作不怎么上心。

    楚云按着地址走了一刻钟,来到了一座院子,还没敲门,门就自己开了,楚云走了进去。

    刚一进去门就被关上了,今天给楚云送信的那个人站在了门口,虎视眈眈的看着楚云,明显是防止楚云离开的,楚云往里走去。

    院子里很黑,根本就没有灯,但是路却非常的好找,因为这么大的院子,全都是空的,只有一条石子路直通到远方,再往里看,都是一些树木,挡住了视线。

    楚云走到树林的边缘,就站定不走了,因为他发现里面的树木太茂密了,根本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楚云不敢动用神识查看,并且楚云心里有些不好的感觉,楚云当机立断的往外走出。

    “你要去哪?”门口的那个蛮帅圆满期的武者走了出来,挡在了楚云的面前。

    “你的主人要见我,现在我已经来了,难道还不出来相见?这可不是待客之礼。”楚云一边观察着撤退的路线,一边说道。

    “哼,你顺着这条路走到头,就能看见我的主人,告诉你不要想耍花招,请吧。”这个人紧盯着楚云,楚云就是再自信也没有从一个蛮帅圆满期武者手里跑出去的实力,只能慢慢转身顺着路走去。

    又一次到了密林边缘,楚云再次站住了,因为他的心里再次有了一些不详的感觉。但是楚云觉得如果这里的主人要收拾自己,那么刚才的那个人就足够击杀自己了,自己根本跑不了,但是为什么要多此一举?

    “难道是那个郡主?”楚云暗自琢磨,要是别的贵族拉拢自己,那么不至于对自己动手,哪怕自己不答应。但是换成自己得罪过的人,那么就只有她自己了,而且郡主有这个实力,能调动这么多人,难道他想折磨自己?楚云只能想出这么一个可能。

    楚云猜想的已经很接近答案了,在密林中等待的正是郡主和她的手下,只不过楚云有一点猜错了,她并不是想折磨自己,而是为了探探自己的底。

    “郡主,那人怎么还不来了啊,这里有这么多的虫子,多吓人啊。”密林里敏敏郡主和自己的贴身丫鬟卓玛待在一起,而他为楚云安排的正是一位精通暗杀的蛮帅期高手,这个人的血脉之力是暗影回声兽,在晚上行动快如鬼魅,而且还有许多常人难以想象的本事。敏敏郡主一直觉得只有人在最危险的时候,才能发挥出自己真正的本事,因此才会煞费苦心的安排这一幕。

    一个时辰后,敏敏郡主还是没有等到楚云进来,终于他等不及了。为了营造一个突然的环境,这个院子里,除了门口的卫护,准备偷袭楚云的武士,就剩下她自己和卓玛了,因为卓玛不会武功,所以没办法她只能自己去出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结果当她走到外面的时候,看了差点让她气死的一幕。

    “你们在干什么呢?”敏敏郡主简直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敏敏郡主不信邪的又问了一遍,但是两个人还是不搭理她。敏敏郡主这一辈子第二次有了生气的感觉,第一次是自己母亲被城主其他的妻妾侮辱的时候,那一次敏敏郡主毒死了侮辱母亲的人,并且没有任何人发现,从那之后敏敏郡主觉得自己有智慧,就能拥有一切。

    “达尔,我问你呢,难道你没听到?”敏敏郡主提高了声音,但是两个人还是一动不动,倒是把门口的护卫和自己的贴身侍女卓玛喊来了。

    “哇,郡主,难道你说的试试这个人的底细,就是这么试?好有趣啊。”卓玛看到这一幕,拍着手说道,看起来很是兴奋,这让敏敏郡主一脸的黑线。

    楚云怎么可能听不出她的声音,果然是这个郡主,把自己弄到这里来,肯定是想报复自己,但是敌不动我不动,所以楚云还是没有说话,他准备看看情况再说。

    “主人,我去看看。”敏敏郡主的那一个护卫走上前来。

    他走上前来,伸出了手轻轻的推了推楚云,然后把手发在了楚云的胸口,楚云纹丝不动。然后他又推了推楚云前面这个叫做哈达尔的汉子,这个人也纹丝不动。

    “郡主,我听说中原有一种神奇的武功叫做点穴,他们不会说被人点穴了吧?”卓玛看到这一幕说道。

    “绝不可能,点穴说起来神奇,其实只是一种截血的手法而已,我也能简单的施展,只不过除非是特殊手法,否则对高手一点用都没有。何况刚才我稍微检查了一下他们的身体,他们的额气血畅通无阻,绝不可能是被点穴。”敏敏郡主还没说话,他的这位护卫先开口了。

    “阿里大哥,你好无趣啊,我就是说说嘛。”卓玛听了阿里的话不光没有高兴,反而撅起了小嘴,她不知道听谁说的点穴神奇无比,现在被阿里戳破了,很是不高兴。

    “好了,卓玛现在不是玩的时候,阿里,你说他们到底是怎么了?”敏敏郡主轻蹙峨眉。

    “小姐,据我观察,这两个人什么事都没有。”阿里沉声说道。

    “什么?他们事都没有,就是这么傻站的?”卓玛吃惊的说道,然后就想走上前走看看,因此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敏敏郡主。

    “去吧。”敏敏郡主也想看看对方到底怎么回事,这里唯一的危险是楚云,但是却有两位蛮帅级别的护卫,怎么也不可能伤到卓玛。

    卓玛看到自己小姐同意,很高兴的跑了过去,然后动动这个碰碰那个,果然两个人谁都不动。

    “哼,本姑娘看你们动不动。”卓玛开始给他们两个挠痒痒、捏脸、抠耳朵,能试的方法都试了,结果两个人还是一动不动。

    “郡主,我是没办法了。”卓玛一人踹了他们几脚,然后闷闷不乐的走了回来,她根本就没有血脉之力,能踢的多疼,显然也没什么用。

    并不是蛮族就必须有血脉之力的,很多人都是终生激活不了废脉,这个卓玛就是这个情况,只不过这么一个废脉怎么成为了一个郡主的贴身侍女,郡主还这么宠她,那就让人奇怪了。

    “阿里,你确定他们都没有事?”敏敏郡主转头看向阿里,他自己也仅仅是蛮将初级,根本就看不出来他们有没有什么异常。

    “主人,我确定他们身体绝对没有事,但是我听说秦人有很多秘术,能够作用于人的灵魂,所以我也不能确定,他们是不是中了这种秘术。但是就算是这个叫做哈达的小子被人控制了,但是达尔是蛮帅后期,他不应该被控制啊,我们虽然不会什么神识、念力,但是我们只要到了蛮帅,就有很高的抗性。再说了,郡主您看,他们俩这个样子意识很清醒的,如果他真的中招了,他起码会眼神给我们求救吧?但是您看像吗?”阿里看着两人说道。

    “哼,达尔,我花钱雇你来,是做什么的,难道你忘了嘛?守信的达尔就是这样子守信的?”敏敏郡主终于失去了耐心。

    “怎么可能,我可是守信的达尔。”达尔刚开口,楚云一摆手也说话了。

    “你输了。”楚云带着一丝笑意看着达尔,达尔鬼哭狼嚎的哀叹。

    “都是你们误我,你们误我啊。”达尔没有一点高手的形象,坐在地上用手狠狠的锤着地。

    “都是他们,要不然我是不会输的,不行,我们还有再比一次。”达尔身子快如鬼魅的站了起来,来到了楚云面前。楚云大惊,这个家伙的速度,几乎跟自己的轻功不相上下,这家伙倒是是什么血脉?

    “达尔,我花了这么多钱,就是为了让你来看他的嘛?”敏敏郡主厉声问道,她在这里已经浪费了一个多时辰,而明天就是楚云他们试炼的日子,她的计划还没有开始。

    “郡主,你是花了钱,让我来试探此人,我正在试探,却被你无故打断了,因此我并没有违约,所以我并不会给你退钱。我还要问问你,为什么要打断我的试探?这是你失约在前,我还要找你陪我钱呢。”达尔一点都不给面子,敏敏郡主脸色难看起来。

    “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你看着他就算是试探他嘛?”卓玛不忿的说道。

    “哎,你还别说,这个就是我的试探,你不服气啊?”达尔气的卓玛直接说不出话来。

    “达尔,这里是无边城,今天你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么我不确定自己会做什么。”敏敏郡主脸色阴沉了起来,他的侍卫阿里上前走了一步,蛮帅圆满的压力足以对付一个蛮帅后期,要知道蛮帅之后,每一个境界都是质变,气氛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楚云饶有兴趣的看着几个人,也是沉默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