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声音传来,所有人回头向殿外看去。这些人要看看,谁这么大胆,敢随意的打断他们。结果刚回过头去,他们就看到一个老者龙行虎步的走了过来,这些人脸色一僵,没想到这位老爷子竟然来了,第一盟长拓拓乌齐更是小跑的跑了过去。

    要知道拓拓乌齐自从继承了他爷爷和父亲的地位之后,从来都是以优雅从容著称,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失态过。

    “是额木盟长(第一盟长),没想到他老人家来了,我以为除了百族大比这么重大的事,额木盟长都不会出现呢。”

    “是啊,额木盟长跟城主出了名的不对付,难道这一次是来找城主麻烦的?”几个大贵族的说话一点都没有避着城主的样子,城主当然能听得到,他脸色更是铁青,自己都已经准备认输了?难道还要被这个老家伙侮辱?简直就是欺人太甚啊。

    额木盟长你这个死老鬼,是我爷爷把你从平民里找出来的,然后又是我父亲的帮主,你才一步步的从平民到了现在的第一盟长,我们家族对你的恩情难道小嘛?你个老东西为什么要每次都跟我作对,你的孙子哲哲乌齐更是敢当众人顶撞我。虽然城主心里在怒吼,但是他本人还是走下了座位,亲自迎接额木盟长。

    “额木盟长,您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情你让拓拓乌齐盟长告诉我不就好了嘛?”城主硬挤出几分笑容亲自去搀扶额木盟长。毕竟这个老东西,是三代老臣,看这个身子骨,自己都活不过他。

    “城主,我是来跟您赔罪的,逆子给我跪下。”额木盟长先是朝着城主鞠了一躬,城主慌忙躲开,然后就朝着自己孙子拓拓乌齐怒吼道。

    “爷爷,我。”拓拓乌齐还想说些什么,但是立刻被额木盟长打断了。

    “好,我是不是管不了你了?嗯?现在都敢不听我的吩咐。”额木盟长看着自己孙子拓拓乌齐这个样子大怒。拓拓乌齐当然不想在这么多人面前跪下,毕竟他现在可是无边城的第一盟长,整个无边城权利排在第二的人物,如果现在被爷爷教训的像小孩一样跪下,那么自己还怎么面对这些同僚?

    但是拓拓乌齐却不得不跪,只能低着头跪了下去,几十岁的人脸色涨得通红,所有人都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城主,老朽代表自己的孙儿,向您道歉了,请原谅他,他年少轻狂不知道天高地厚,不应该质疑城主您的决定。以后城主您的决定,我们都不会反对,您才是无边城的主人啊。”额木盟长说完,城主满怀感激的拉着额木盟长的双臂说不出话来。

    他从小对这个倚老卖老的额木盟长就是十分的不满,这个老东西,成天到晚的在自己耳朵边唠叨,也就是这二十来年,他很少出来了,自己才清净了许多,也只有前段时间的百族大比的决赛,这个额木盟长才出现过一次。万万没想到啊,就是这么一个人,竟然会在自己最需要支持的时候帮助自己,秦人有句话叫什么来着,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真是说的太对了。

    “老师。”城主终于憋出了两个字,自己小的时候,额木盟长的确当过自己几年的老师,但是他从来没有喊过。城主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向大贵族认输了,那么以后处境肯定很不妙,因为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但是他没办法,连自己儿子都背叛了自己。但是现在,他有了足够的底气。

    “城主,额木盟长一系,绝对跟您一条心,您说什么,我们就做什么,我忘不了两位老城主的恩赐。拓拓乌齐,你听到了吗?”额真盟长对着自己孙子质问道,哲哲盟长脸涨得通红,但是还是点头答应,他不知道自己爷爷是不是老年痴呆了,他们不早就商量好了,要联合对抗城主嘛。

    “你们这些人,都要听城主的话,知道嘛?”就在其他的贵族看热闹的时候,额木盟长突然把矛头对准了他们,他们还没等说话。一股巨大的气势就从额木盟长的体内迸发出来,所有人都战战兢兢的不敢说什么了。他们完全忘记了,额木盟长不光是以三朝老臣著称,他还是以前的无边城第一高手,甚至看这个气势,也很可能是现在的第一高手。

    无边城的城主就算是不修炼,也有秘法让他们直接晋级到蛮王期,只不过再难以寸进。但是额木盟长的蛮王气息却做不了假,是他一点一点修炼的,真打起来城主这个同级高手,根本就不是对手。

    其余的大贵族连忙答应,额木盟长才恢复了颤颤巍巍的样子,拜别了城主然后离开了大殿。临走之前有意无意的扫过了敏敏郡主,敏敏郡主也眨了眨眼。但是两个人的动作,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额木盟长走后,城主扬眉吐气的看着众人,所有人都受到了额木盟长的警告,因此都不敢跟城主对着干了。

    城主大手一挥的确定了楚云的命运,先让他代表无边城参加,戴罪立功。然后看看楚云的表现,如果表现的不好,那么回来就宰了他为所有人出气。

    然后城主又借着这股气势,强行通过了几个决定,以前他知道这些决定肯定不会通过,比如说多建了几个猎场,多建了几个别宅,还强行的取了几个大贵族的女儿。

    城主又劈头盖脸的训斥了他觉得胳膊肘往外拐的几个儿子,骂得非常难听,除了寥寥的几个人,其余的全都怒火冲天,但是城主却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这些都是自己的儿子,老子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

    然后又大肆的夸奖了支持自己的五儿子和十儿子。这让他们两个非常的兴奋。城主好像是还不满足,又找茬训斥了几位盟长和旗主,在以前,城主虽然暴躁,但是还真的不敢随意的训斥大贵族。当然比起骂自己的儿子,他也只是不疼不痒的说了几句,但是就这样,这些大贵族都觉得受不了了。

    看着这几个大贵族面红耳赤的,但是不敢顶嘴,城主爽得很,要不是右主政已经给自己使了好几个眼色了,他肯定会再行驶一下城主的权利,这几十年了,他感觉今天是他最舒心的一天。

    城主依依不舍的宣布了散会,然后昂首挺胸的离开了。他根本没有看到自己几个面色铁青的儿子和几个同样满脸不爽的大贵族。这些人很多人都把额真盟长一系和城主一起恨上了,但是哲哲盟长却什么话都没说,直接离开了。

    他们这些人虽然面对城主的时候是同进同退的,但是他们却并不都是一伙的。拓拓盟长等人很快就出了城主府各奔东西。

    “城主,你今天怎么这么着急?那些大贵族怎么能这么得罪,哎。”右主政地位相当于家臣,跟着城主来到了后面。

    “乌日更达赖,是你是城主,还是我是城主?你没看到今天他们的样子吗?他们根本就不敢面对我的权威,没想到啊,原来他们都是这么胆小,以后我还有必要的害怕他们嘛?我下令圈起了好几块猎场,到时候我就可以好好的放松下了,这些年我都过得什么日子。”城主没好气的赶走了乌日更达赖,自言自语的朝着后宅走去,乌日更达赖看着城主摇了摇头离开了。

    除了城主,所有人都能看到无边城得暗处,暗流涌动。很多关系亲近的大贵族和少城主都在秘密串联私会,只有城主抱着新收的女人在翻云倒海。

    “可恶,七哥,我看阿爸根本就没有选您的意思,今天他好不给你面子的,骂你为婊子养的,难道我们这么多年的谋划都要成空嘛?”城主的第七、第八、第九、第十二子都围在一起。

    “他不仁我就不义,这个老东西,我们这样...”老七哲哲开口了。

    “混账,老子为你出生入死这么多年,你把我当成狗都不如,就是狗立了功还会赏两块骨头。”老大也在府里发脾气。

    老二则去了自己大舅哥拓拓盟长的府上,他不知道,自己妻子的外公额木盟长到底搞什么,他想去打听清楚。

    老五则和老十凑在了一起,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可能他们也对城主夸奖他们感到高兴吧。

    无边城贵族区今天热闹了起来,马车不断的来回飞驰,不知道他们在忙些什么。城主的另外的一些儿子也都到处打听,毕竟他们也不是一点成为城主的希望都没有。

    唯一没有动作的就是敏敏郡主,敏敏郡主回家之后,就命令关闭了院门,谁来也不开。她走回了自己屋子,然后倒了一杯浓茶,不得不说浓茶的味道相当不好,但是能让自己清醒就足够了。这是他特意让人从靠近大明的主城买回来的。

    “郡主。”一个男子从外面走了进来,恭敬的行礼,郡主淡然的点了点头。当这个人抬起头来,如果让别人发现这个是谁,那么肯定都会吃惊,此人正是城主府的护卫都统扎木合,没想到现在竟然在敏敏郡主的额府上。

    “人已经交代了。”扎木合低声的对敏敏郡主说道,敏敏郡主一口把一杯浓茶喝光,站起身来往外走去,扎木合紧紧的跟在敏敏郡主的身后,就像奴仆一般。

    楚云浑然不知道他在生死边缘转悠了一圈,但是并不妨碍他的好心情。虽然非常眼馋《丈六金身功》,但是他还是不得不先放下了这门功法,而是先看起了济征给他的怎么形成后天的血脉之力。

    其实说简单也简单,就是以秘法,用蛮兽的血液在武者的胸前“篆刻”上一个类似于阵法的东西,然后能够蒙骗别人,其实还是不能真正的激发血脉之力,只是个样子货而已。比起真正的血脉之力差远了,这个后天形成的只是看着像,几乎没什么用处。

    济征说的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就是需要不断地加固这个阵法,然后能维持几年的时间。至于为什么济征不断地强调“隐形”血脉,是因为隐形血脉之力激发的时候,千奇百怪,很多看起来跟没激发血脉之力一个模样,这样就能让他们以外家功夫蒙混过关。

    济征弄了三种蛮兽的血脉,根本就不是什么圣兽的血脉,也不可能真的激发血脉之力,楚云知道这个孙子,欺骗了自己,就算是没有欺骗,那么也是忽悠自己,没有说清楚。

    本来楚云还真得对血脉之力挺感兴趣的,毕竟怎么说也是个大族生存的依仗,自己如果真的成为隐形血脉之力,那么自己完全可以用内功、外功、血脉之力三种方式对敌,自己的持续作战能力和丰富的手段足以成为任何一个人的噩梦。

    楚云知道了真像,也就无所谓的。从乾坤囊里拿出了三瓶蛮兽血,楚云嘀咕了一声真够抠的,用圣兽血不更好嘛?

    蛮族对兽的反而分类就是——野兽,蛮兽,圣兽,神兽,也不知道按照什么标准分的,楚云只知道名字,反正楚云觉得蛮兽肯定不如圣兽。

    这三瓶血脉全都是猿类的血脉,楚云看了一眼,什么大力蛮猿兽、飞天蛮猿兽、不知名金猿,看名字就知道这些在蛮兽里面都不是顶尖的存在,这血脉就是激发成功了,也顶了天是中下层的血脉,不过楚云也没得挑,随手就拿起了一瓶。

    “不知名金猿?这是什么鬼,算了,反正没希望了,就你吧,希望一次成功。”楚云反正也不在意。

    只不过一打开瓶子,一股灵气传了出来,楚云疑惑的闻了闻,这股味道自己好像是见过。

    “嗯,怎么有一股我很熟悉的味道。”楚云想了一会。

    “对了,这跟我在桃花源世界,第一次见到的那个黄金大猴子的味道有些像,不过这精血还不如那只大猴子随便流出的血,差太远了,怪不得我没有第一时间想起来。”楚云终于想出来了,这些蛮兽的血液可不是乱取的,而是精血,也就是心脏里面的血,一只蛮兽可能就几滴。

    “难道两者有什么关系?”楚云考虑了一会就放弃了,两者差的太远了,简直就是风马牛不相及。

    楚云按照秘法,在身上用不知名金猿的血在胸前画了起来,一个极其复杂的突然被划了出来,要不是楚云记性好,第一次还真不一定画对。

    画完之后,楚云嘴里念念有词,想让这些蛮兽血浸入自己体内,然后形成类似于血脉之力的效果。

    “啊。”楚天身子突然变得滚烫起来,胸前火辣辣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叫了出来。楚云对疼痛忍受力非常的强,但是能让他都忍不住的情况,肯定已经疼到了骨髓里。

    楚云强咬着牙,在地上疼的来回打滚,身上流下的汗短时间就湿透了地面。不知道多久,楚云慢慢的失去了意识,他已经疼的麻木了,心里最后的念头就是“济征这个混蛋,竟然骗老子。”然后就双眼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ps:破事都忙完了,从明天正式用心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