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晚上,楚云又被人带进了城主府,这个时候已经是凌晨了。楚云知道这是他的最后一次考验了,只要过了,那么自己距离离开无边城就不远了,于是从容的穿好了衣服,来到了城主府。

    “哈达,你能跟我说说你家人的情况吗?不要紧张,我只是很感兴趣,你也知道这一次无边城出了状况,而你则是唯一一位在大殿上存活的的的选手,我有些好奇而已。”一间小偏殿里,无边城的右主政亲自审问楚云。这个老东西运气真的不错,据说当天大殿里活下来的只有9个人,除了楚云、城主、以及城主的护卫都统扎木合,另外的一百多人只活了六个,可见战况的惨烈。

    而在楚云所住的宅子里,包括乌恩的所有人也被分别的审问,甚至他们把楚云的宅子里里外外的不知道搜了多少遍。

    “右主政大人,我的家庭状况早就说过,我的父亲是一位被抛弃的伤兵,因为战争...”楚云又把自己早就编造的身世说了一遍。

    “哦,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的父亲以前的部落叫什么?”右主政又问道,楚云说的这些他早就知道了,只不过蛮族平时又不统计人口,所以很难查证,但是只要有部落,那么绝对能够找到。

    “这个我当时太小记不得了,当时吃饭都是问题,谁关心这些,要不是遇到师傅,我早就死了。”楚云思考了一阵说道。

    “你的师父是哪一位?”右主政又问道。

    “这个我能不能不说?”楚云一副难以开口的样子。

    “哈达,你要知道,这一次的事情是多么的严重,我是很看好你的,但是如果你不说实话,那么保不准暴怒的城主会怎么待你,到时候来的就不是我了。”右主政连哄带吓的说道。

    “请右主政大人答应我,不会追究我的罪责,我就告诉你。”楚云说完,右主政眼睛一亮。在他看来楚云这个小子十分的不老实,他们说了一个时辰,什么都没问出来,现在终于要爆点干货了吧。

    “好,没问题,我答应你,你也知道我在城主府的地位,只要你讲实话,那么我就以主政的名义饶恕你。”右主政一拍桌子说道。他的意思是就算楚云是间谍,那么也只是自己饶了楚云,至于城主是不是饶了楚云就不管他的事了,楚云怎么可能听不出来。楚云则在心里暗骂,如果你知道我是个秦人,你肯定屁颠屁颠的都跟城主邀功吧。

    “我的师傅是少步。”楚云说完右主政惊讶的站了起来。

    “什么?屠夫少步?”右主政失声的问了一句。

    “是的,右主政,你刚才已经答应过我不会追究我的罪责的,你可要说话算数啊。”楚云连忙说道,又详细的问了一遍楚云关于少步的事情,然后快速的走了出去,跟他一起的几个人也都跟着离开了。

    “右主政大人,他是屠夫少步的的弟子,我们要不要。”跟在右主政身后的一个人问道,他的的手掌做了个下切的样子,看起来咬牙切齿的。

    “塔拉蒙,这件事我要去询问城主,你不要擅自做主,现在百族大比的前十名只剩下哈达一个人,我们连他都杀了,百城大比难道你去?记住谁都不要乱说,否则我不会客气。”右主政快速的离开,但是塔拉蒙却对其他的同伴使了使眼色,然后溜了出去。

    楚云看到几个人出去,冷笑一声,这个屠夫少步楚云知道的可是很巧,这个人是腾格尔一次喝醉了告诉自己的,他还真见过这个人,只不过见到的是尸体而已。腾格尔胆小怕死,根本不敢告诉别人,因此楚云也不怕别人能查出来,就算是去问腾格尔,这家伙也不会说半个字,因为牵连太大。楚云正好借用这个人的名字,这么一来所有人的注意力就会从他身世的身上,转移到了少步身上。

    说起屠夫少步,在楚云看来还真是一个英雄。近一百年前,无边草原大战不断,为了战争,无边城的贵族不断地压榨中小部落,无数中小部落被彻底抽空而衰落下去,因为男人全部要上战场。

    战争持续了很多年,不光是无边城,还有周围的十几个势力,全都精疲力尽,中小部落被压榨到了极限,终于爆发了大起义。

    少步的父亲是黑泥草原的一位万户,他看到自己下属的子民越来越少,但是贵族们还不断地压榨,于是不忍之下,就率领自己卫下的十几个千户所,几十个百户所,以及上百的小部落竖旗造反了。

    要知道当时的万户跟现在不一样,当时万户的权利很大,统帅几百家部落,是真正的土皇帝,一个草原都不会超过三十个实权万户。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起义被平定之后,万户的权利才会大大消弱,要不然拉克申这么一个万户,想要平定塔林塔娜的一个小部落,也不至于自己动手。

    当时少步父亲的起义声势浩大,因为城主在边境作战,所以黑泥城并没有多少力量,被起义军攻占,少步的父亲血洗了当时黑泥城的几乎所有的贵族,并且自立为城主,震动了整个蛮族。

    蛮王大怒,他下了严令让所有部落停战,然后征讨暴乱,这十几个势力也知道这关系到他们的生存地位,因为贵族都是世袭的,少步父亲的暴乱,动摇了他们的根基,于是十几个势力放下争执,组建了几百万大军征讨。

    起义毕竟是一个万户带领的,高端力量不足,因此少步的父亲一战就被击败,临时组建的几十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在所有人以为大局已定的时候,少步出现了。

    这个人是个武学天才,也是个天生的将领,他父亲占领了黑泥城之后,他获得了城主府全部的资源,因此武功大涨,竟然在五十多岁就升到了蛮王圆满期。要知道一个中城的城主终其一生也才只是蛮王初中期。

    少步率领着手下施展计谋,第一战就以少胜多打残了黑泥城原来的城主的部队,并且把黑泥城城主的脑袋做成了酒壶,这让其他所有势力震惊。于是各城动用了隐藏的力量,甚至蛮皇期的强者都出现了,少步却并没有被击杀,而是带着最核心的十万人且战且退。

    十几年里,少步转战了十几个草原,攻陷万户所几十个,攻陷主城一座,杀死的贵族难以计算,他的屠夫之名能让小孩止啼。

    终于,所有人都坐不住了,最终六位蛮皇出手困住了少步,而他的部队,也被几百万大军围住,那一战据说打的惊天动地,死伤达到了二百万,近万里的草原被染成了红色,十几个势力一蹶不振。而少步的军队最终被全部消灭,但是少步却击杀了一位蛮皇,重伤四位之后不见了踪迹。

    这几十年里,各城的当权者从来没有放弃过对少步的搜索,而少步虽然没有了军队,但是到处都有人借用他的名字杀死权贵,因此名声越来越盛。因此当楚云提起少步的名字,右主政等人才这么的吃惊。

    虽然楚云借用少步的名声有许多害处,无边城也不知道有多少贵族被少步杀死,他们的后代肯定恨他入骨。但是楚云却知道,起码无边城的城主现在不但不会再杀他,反而会保护自己。因为百城大比对无边城太重要了。楚云反正不想回来,因此他才不怕被人惦记。至于他们追问少步的下所楚云更是早就想好了,那就是号称生命禁区的黑泥沼泽,这也是黑泥城名字的由来。

    黑泥城的面积可以说是附近最大面积的主城,但是确实有名的地少人贫,就是因为他们绝大部分都被黑泥沼泽吞噬了。

    黑泥沼泽方圆据楚云的估计得有几十万平方公里,里面的沼泽无物不吞,人类难以生存,而且很多地方都有蛮王都难以对付的凶兽,令人闻之色变。楚云就跟他们说,少步就在里面,然后他们慢慢去找吧。

    果然,一个时辰后,右主政回来了,他绝口不提少步的事情。又问了楚云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就让楚云回去好好休息去了,这个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楚云被送了回去,然后安抚了一下乌恩,就回去休息去了,另一边的城主府里,却为了楚云爆发了剧烈的争执,六位盟长、五位旗主和十一位万户共同要求杀死楚云,甚至连许多少城主都参加了。

    这下子连城主都有些迟疑了,本来他听自己城主府的右主政说,楚云是屠夫少步的弟子,就想杀死他,因为他的好几位叔叔也是死在少步的手里。但是右主政说,不管楚云是不是少步的弟子,楚云都是百族大比前十名唯一一位幸存者,这一次的百城大比如果还想有点成绩,那么就必须依仗楚云。而且也可以用这个考验下所有的贵族和少城主的忠心。城主也就被说动了,但是现在这么多位贵族一起来逼宫,城主瞬间就游移不定了。

    虽说他很残暴,但是他只是对平民和奴隶残暴,这些贵族都盘根错节的,他也不敢动。

    “城主,屠夫少步当年杀了我们那么多亲朋好友,现在他的徒弟出现了,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难道你不怕重演当年的就是嘛?”第七盟长质问道,语气相当的不好,城主唯唯诺诺的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他却不想服软。

    这个时候其实已经不是楚云的问题,而是城主和大贵族的权利争执。几个人都心知肚明,城主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一退,那么自己就陷入了被动。

    “查单(第三)盟长,城主不是不想为长辈亲人报仇,城主的几位叔叔就是死在少步的手里,但是我们不是因为百城大比嘛?我们这一次再取不到好成绩,那么我们无边城很可能降为下城,难道这样就对大家好嘛?城主一心为了无边城,为了大家,你们难道想不明白嘛?”城主府右主政乌日更达赖站了出来说道。他虽然也是统治阶层,但是只是小贵族,因此他必须紧跟在城主的身边,如果说城主被这些大贵族压制了,那么他们这些人绝对讨不了好,而且这件事的确是对无边城有利的。

    “乌日更达赖,你是什么身份,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不要以为你现在成了一个小小千户就有资格在这里大放厥词,你给我滚一边去,你只是一条狗而已。”脾气暴躁的第三旗主骂骂咧咧的开口了,他跟第七盟长是一伙的。乌日更达赖脸涨得通红,他回头看了城主一眼,结果发现城主没有帮自己说话的意思,只能不忿的退了下去。敏敏郡主一直低着的头,抬了起来,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右主政,然后又深深地低下了头。

    “城主,你不要听信这些小人胡言,难道我们无边城就从新选择不出十个人?要不是蛮王规定,万户以下弟子不能参加,我的部落就能凑出十个,每一个都比那个屠夫的弟子强。”第四盟长也开口了。

    “阿爸,我看各位叔叔伯伯的意见非常的对,您不必为了一个叛贼的弟子跟各位叔叔伯伯伤了和气。”第七少城主站了出来,他神色温和,微笑着说道,不得不说在所有少城主中,老七看起来最有风度。他一说话,他的铁杆支持者,老八老九老十二纷纷开口支持,那些贵族们也都对老七投过去欣赏的眼光,老七嘴角微翘有些得意,但是立刻就隐藏了下去,但是他浑然没有发现自己父亲铁青的脸。

    “七弟你这么说就不对了,阿爸和各位叔伯都是为了无边城考虑的,怎么会伤和气?只不过是角度不同而已。父亲是为了无边城的前途考虑,而各位叔伯是为了无边城的稳定考虑,你还是太年轻了,我认为我们要商量出一个妥善的方案。”第三少城主开口了,他什么意见没说出来,只不过是为了打击一下老七的嚣张气焰,顺便想要两边讨好一下,但是他却不知道,两边讨好,就是两边都不好,因此除了一位旗主,其余的根本就没有搭理,老三尴尬的退了下去。

    “这有什么好想的?让那个小子好好露两手,厉害的话,就派他去参加百城大比,然后等他回来再宰了他。如果是个花架子,就直接宰了。”老大说完,所有人都撇了撇嘴,这个家伙真的是没脑子,现在是为了一个小小的武者?真是个愚蠢的武夫,所有人心里都想道,只有他自己暗自得意。

    “给我滚下去。”城主开口训斥道,一点都没给自己这个大儿子面子。

    “老二,老五,老十你们怎么看?”城主开口问道,所有人都诧异的看了一眼敏敏郡主,以前的话,城主肯定直接问自己的女儿,但是现在怎么故意漏下了?难道是失宠了?

    第二少城主看了看自己的外公,然后才开口了,他的外公就是现在第一盟长,这个动作让城主很是不满。

    “阿爸,我觉得我们要尊重大家的意见,毕竟这么多人支持杀死那个人,肯定是有道理的。”老二说完都没敢抬头看自己的父亲,城主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然后转头问起老五。

    “阿爸,我支持你的一切意见,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老五说完就退了下去,城主深深的看了自己的第五子一眼。

    “阿爸,我跟五哥的意见一样。”老十说完,城主难得的对着自己儿子笑了笑。

    “城主,现在就要看你的决定了,希望你能做出正确的决定,毕竟我们这么多人的期望都告诉你了。”第一盟主拓拓乌齐声音低沉的说道,在“正确”这两个字的时候才加大了声音,城主毫不掩饰的愤怒的盯着第一盟长拓拓乌齐,拓拓乌齐却毫不在意。

    这个第一盟主拓拓乌齐的爷爷就是因为对现在城主的爷爷有功,才一步步的从一个平民到了现在的盟长,成为无边城所有人的偶像。没想到他现在竟然带头逼迫自己,城主的牙都咬碎了,但是他环视了一下四周,绝大部分人都支持杀死楚云,他知道这一次自己败了,于是就想开口。

    “等一等。”一个苍老的声音从殿门外传了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