均县四大势力攻打土狼盗,被称为均县第二阶段战争,这一次战争也是被看做均县唯一一次的正义战争,因为对手是魔宗。因为这一次战争,四个势力的确混到了声名,也混到了实际好处,以及很多。

    三个月后,四个势力几乎同时发动了进攻,这一下子打的土狼盗措手不及。土狼盗的势力跟文乡山泉盗一样,也是每隔多少公里有一个据点,看位置的重要性,派遣多么高的统领。

    而因为桐乡的重要性,所以驻扎了土狼盗的三当家。雪宫乡驻扎了土狼盗的四当家。东夏乡驻扎了土狼盗的五当家和六当家杨麟。由于千人敌、何处去以及霸王寨都有地阶高手,所以三个势力出其不意之下,直接攻入了各个方向的腹地,进兵速度势如破竹。

    楚云亲手击杀了土狼盗的刘当家,这个家伙虽然在同阶是好手,但是对楚云这么一个地阶高手来说,不值一提。对方连手段也没有用出,就被楚云一剑砍成了两段。

    千人敌、何足道的师傅也分布击杀了数位魔宗的高手,正式确定了行动的正义性。然而高柳盗就惨了,魔宗出人意料的邪门武功,打的墨倾满头是包,甚至高柳盗的二当家柳飞絮,差点被杀死。就算是最后被手下救回也元气大伤,伤了经脉,如果没有修复经脉的丹药,境界就到顶了,看看楚云多么艰难才获得了治疗经脉的丹药,基本上柳飞絮这辈子就没希望了。

    无奈之下,高柳盗就去找山泉盗千面人偶帮忙,被迫答应了归还占领的三分之一文乡之后,千面人偶亲自出手,击杀了数位魔宗高手,这才没有鸡飞蛋打。高柳盗彻底占据了被土狼盗占领的一半的桐乡,不过也完全失去了三分之一的文乡,跟霸王寨的领地完全被隔断了,从这里看不出他们到底是获利了,还是受损了。

    另外的三个势力势如破竹,极暗魔宗本来在均县的就是偏师,只有骨三响以为地阶高手,现在被三方势力夹攻,简直毫无抵抗力。

    又三个月后,千人敌、何处去和霸王寨会师闻韶乡土狼寨的主寨。

    “哈哈,薛大哥厉害啊,你们隔着整个雪宫乡以及半个闻韶乡竟然是第一个到达的,小弟佩服。”楚云很热情的拉着薛万仞的手,在远处吊着的观战人士,才第一次发现霸王寨的大当家竟然也是地阶,毕竟这可是涉及了六个势力的大乱斗,其他势力不派人探查才奇怪呢。

    楚云和薛万仞的比武,并没有传出去,霸王寨实行军事化管理,而薛万仞、何足道以及墨倾带的都是心腹,不会很多嘴,因此楚云是地阶高手,并且战平千人敌薛万仞的事情并没有传出去。

    “哈哈,你们也不错啊,何老弟辛苦了。”薛万仞豪爽地说道,并且拜见了何足道的师傅苍火真人,这位是道家的高手,一手火属性内力十分厉害。

    “别提了,土狼盗的战兵真的是名不虚传,我们何处去的队伍连战连败,要不是师傅帮忙,我们甚至到不了这里。”何足道满嘴血泡,这几个月他真是过得不怎么样,相比于薛万仞和楚云的突飞猛进,何足道就惨了,被柴弼亲自率领战队打的满地找牙,怪不得土狼盗能排第三呢,单单是这实力一般人就扛不住。

    “何大当家的,请问土狼盗的战阵有什么稀奇之处?”沈鹰站了出来问道,虽然三个大当家的说话,他一个人境九层的站出来不合时宜,但是喜欢阵法的沈鹰换真的忍不住,到现在为止,霸王寨的战阵还没有一次用武之地。就算是沈鹰晋级了人境九层,但是还是不被何足道放在眼里。

    “这位是?”何足道脸上带了些冷漠,虽然他和楚云、薛万仞说的很开心,但是你一个下属冒出来,给你好脸色才怪。

    “何大当家的赎罪,这位是霸王寨宇字堂堂主沈鹰,他喜欢战阵之法,因此才情不自禁,我带他跟何大当家的请罪。”楚云这么说,何足道当然不能不给面子。

    “好吧,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土狼盗的战阵以金木水火土五行分配,各队交叉掩护,一旦运转如同前进的战车,不碰个头破血流绝不回头。进攻连绵不绝,我有一次派十几位人境七层的高手带队抵抗,没想到土狼盗竟然使用弑神弩,让我的人损失了一半,要不是师傅神威,我都可能被土狼盗的五行战阵俘虏,没想到啊土狼盗藏得这么深,哎。”何足道说完,沈鹰陷入了沉默。

    “没事,今天我们有三位地阶高手,以及四五千人的手下,我还不相信几百人的土狼盗能翻出什么浪花。”薛万仞嘿嘿一笑。

    三个人各带领一千多人,来到了土狼盗主寨的下方,当然因为土狼盗弑神弩的威胁,都隔着几百米远站定。

    薛万仞当先走上前运足了内力喊道:“柴弼,柴大哥,老弟薛万仞拜访。听闻老哥被魔宗挟持,只要你出来,我就带人杀进去,为你报仇。柴大当家出来啊。”薛万仞喊完寨子里并没有什么回声,看起来薛万仞和柴弼还真的是有交情的。

    “喊,给老子继续喊。”薛万仞朝着身后的属下说道,众人喊了起来。

    “柴大当家出来。”

    “薛大当家找你。”

    众人连续喊了一刻钟,寨子里竟然安静得很。

    “情况不对。”楚云看着城头,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他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但是长达千米的距离,楚云的神识也发现不了寨子里有没有人。

    “寨主,请让我带人应对土狼盗的五行战阵。”沈鹰从沉默中走过了,一开口就是请战,这家伙还真是个战争贩子,只对打仗的事情感兴趣。

    “可能用不着了。”楚云摇了摇头。

    “听我命令,节云梯准备。”薛万仞也发现了不对,他立刻就拿出了节云梯,准备派人进去看看,如果凭轻功,除了他自己还真没人能够飞渡如此高的寨墙。

    “嗖嗖嗖。”千人敌的三架节云梯开始工作,三十几个好手一瞬间弹进了土狼盗的主寨。

    等了许久,也没听到里面打斗声传来,不过也没什么回报,三个人邹着眉头等待着里面的消息。

    “啊,啊,啊。”寨子里传来惨叫声,薛万仞担忧的等待着,进去的这三十几个人,可是有不少好手,称他们是千人敌的骨干都差不多。然后又等了半个时辰,竟然一个人都没出来,这下子薛万仞着急了。

    “裴皓,你带人进去看看,不要过分深入,如果遇到情况立刻回报。”千人敌薛万仞真的怒了,这个裴皓是他手下五位人境巅峰的当家的之一,被排在五当家,也是唯一带来的两位人境巅峰的手下。

    “是,大当家。你,你,还有你跟我来。”裴皓点了十几个人,然后用节云梯弹进了寨子。

    众人全都看着第二波人进入寨子,裴皓就站在城墙上指挥着属下进去检查,这下子薛万仞放心了,毕竟能看见属下,有了危险,他也能立刻跳下来。

    裴皓此人很被千人敌薛万仞看重,薛万仞这么多年才收了五位人境巅峰的武者,不过最看重的就是最后收的五当家和六当家,这两个人年轻,最有可能突破地阶,起码薛万仞对外人是这么说的,所以薛万仞对他们也是最好。这一次带着裴皓出来就是为了让他多涨点经验。至于疯魔棍董玄亲叔叔的那一位仆人魏伯伯就是千人敌的三当家,年级都八九十岁了,因此虽然现在掌管着一乡,但是前途远远不如身为五当家的裴皓。

    裴皓站在土狼盗的寨墙上,指挥着手下检查靠近的屋子,并且随时汇报,裴皓也知道薛大当家的很看重自己,所以他也十分惜命,在这里可以说是进退自如,就算是遇到了危险跳下这百十米的城墙,以他人境巅峰的实力也摔不死。

    “五当家的,这些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裴皓的手下搜索了附近的几十间房子,不要说活人就是尸体都没发现一具。

    “你们一起朝着一个方向搜索,全部呈一条直线,每隔五十米留一个人,有什么问题立刻汇报。”裴皓指了个方向下达了命令,他这个办法最利于自己逃命,遇到问题,会有手下汇报。

    “是。”十几个人领命而去。

    裴皓自以为想出了万无一失的方法,有些洋洋得意。手下十几个人最前面的已经看不见人影。

    “老李,你说五当家的说的行嘛?”走在最前的俩个人小心翼翼的往前挪动。

    “狗屁的五当家,勇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是仗着大当家的偏爱,他们算个毛啊,二当家、三当家和四当家,每一个都是跟着大当家血雨腥风一刀一枪杀出来的,只有五当家和六当家寸功未力,什么玩意。”叫老李的男子不屑的说道。

    “好了,我们小心点,这里是挺诡异的,偌大的寨主怎么可能没有人?我们也没有听到土狼盗转移的事。”勇子提醒道。

    “看,那里是土狼盗的大殿。”勇子指着百十米外的一间房子,这间房子甚至比千人敌的主殿还大,长宽足足上千步,甚至不比一些小势力的校场小,土狼盗不愧是排名均县第三的超大势力。

    “我去看看,小心点。”老李看着大殿心里有些不妙的感觉,但是他的轻功最好,只能硬着头皮过去看看,让勇子随时支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