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总镖头,我们该怎么办?”流风这一次不敢多说什么了,他只是跟着来收钱的,谁知道竟然有生命危险。

    “他们这是逼着我们往前走啊,在这里是土狼盗的地盘,他们不敢动手,先救人要紧。”贝伦安抚了一下众人的情绪,镇北镖局这一次五十一个人出镖,现在已经死了七个人,这对士气的打击是很致命的,这些弑神弩需要专门的弩箭配合,他根本不相信对方还有二千架,但是他不敢赌,这一次镖师全军覆没的话,对镇北镖局是伤筋动骨的,他们虽然很重视这一次的走镖了,但是现在看来还是低估了丹药对这群盗匪的诱惑。

    受伤的几个人被敷上了金疮药,小命是保住了,但是战力大损,再说了带着这些伤员,也很不便。

    “好,我们就继续往前走,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拿我们怎么样,藏头露尾的家伙。雅竹你带着所有了人境七层的镖师保护着受伤的弟兄往闻乡走,我带着其余人往前走,这是给你们的干粮,你一定要仔细吃。”贝伦下达了命令,然后郑重的把一包干粮交给了冷雅竹。

    “是师傅。”冷雅竹点了点头,双手接过了包袱。这一次除了受伤的六个人,人境七层有七个,冷雅竹知道这很可能是师傅壁虎断尾,只带着最精锐的镖师准备硬闯,他们都是被放弃的人,但是她别无选择。

    “爹,让师妹跟着我们吧。”贝德不忍的说道。

    “少废话,准备启程。”贝伦冷哼一声,镇北镖局的众人顿时分道扬镳。

    楚云在后面跟着,完全看到了镇北镖局的惨状,看起来他的推断是真的,十大盗这些家伙就是想在青林乡动手。

    楚云身子一闪,离开了这里。

    “几位大当家的,他们分开了,我们要不要除去那些伤员?”站在这里的几个人正是十大盗的几位高层,千人敌薛万仞、何处去何足道、血书生、柴弼、丁黑豹等人赫然在列。

    “呵呵,告诉一只耳曲诚,让他们动手,他们光想分好处,不出力,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事?”千人敌薛万仞呵呵一笑,其余人也没有异意。

    楚云这时候奔向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联络点,是在东夏乡的一个庄子里,楚云到了那里找到作为联系人的庄主,然后留下密信就离开了。他提醒诸葛青衣不要外出,遇到什么都不要管,并且告诉他们自己要出去一趟。

    楚云往回走了十几里,就遇上了正在往闻乡走的冷雅竹等人,楚云心思一动,把身上的黑衣都扯了下来。

    “真有缘啊,冷姑娘。”楚云背着一个包,就像是一个旅人一样的迎面走来,不过镇北镖局众人却都精神紧张,一下子把楚云围了起来。

    “都让开,这位不是敌人。原来是你啊,还真是巧啊。”冷雅竹点了点头,气质依旧是那么的优雅。

    “呵呵,你们这是受伤了嘛?”楚云明知故问的说道。

    “小子,我们受伤了照样能打死你。”一个曾经在仙客来见过楚云的镖师喊道,正是当时拦着楚云的镖师之一,被人一箭射在了大腿上。

    “别这么大火气,对你的伤不好。”楚云毫不在意的说道,然后拱了拱手就要往前走,经过冷雅竹身边的时候,偷偷的把一个小纸条塞在了冷雅竹的手里。楚云知道这里有很多人在监视,但是冷雅竹此女楚云觉得非常的典雅,他也不想这么好的一个女子死在这里。

    “小心一只耳。”冷雅竹偷偷的打开字条,心里一惊。

    “你们等着,我去去就来。”冷雅竹吩咐一声就朝着楚云赶去。

    “这位公子请等一等。”楚云并没有运转轻功,只是悠哉的走着,回头一看冷雅竹追了过来。

    “有什么事嘛?”楚云停了下来。

    “公子,我这里有一些馒头,请你路上吃。”然后冷雅竹把包袱打开,露出几个大馒头,然后微笑着递给了楚云,楚云双手接了过来,两个人没有再说话。

    “公子告辞了。”冷雅竹拱了拱手。

    “我们要不要去查查那个小子?”跟随着冷雅竹一行人的几个黑衣人问道。

    “你们瞎啊,那冷雅竹把那小子当成叫花子打发了,包袱里的只是馒头,你们又不是没有看见,继续跟着他们,不要节外生枝。”

    楚云有些疑惑的拿着一包袱的馒头,背在了身上,就找地方换上了衣服,他仔细检查了包袱,里面的确只有几个馒头。楚云不再多想,全力催动轻功,继续准备跟随着镇北镖局的大队人马。

    几天之后,楚云追上了镇北镖局的人,他们已经走到了东夏乡跟青林乡的边界,把人境七层的弟子打发走之后,他们的速度更快了,要不然楚云也不会追了这么久才追上。

    这两天镇北镖局众人倒是没有遇上任何问题,仿佛他们前几天遇到的都是幻想出来的一样,但是他们每个人脸上都不轻松,他们知道再往前走,一定会遇到什么。

    “大家都要小心了,马上就进入青林乡了。”贝伦郑重的说道。

    进了青林乡,走了一天,他们也没遇到什么危险,他们大松了一口气。又走了几天,他们来到了原岩石寨的主寨。

    原来的岩石寨主寨城墙高达八十米,坐落在两条官路的交叉口,算是非常的热闹,人很多,有时候外城有上千人。但是现在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岩石寨的大门打开着,除了几只叽叽喳喳的小鸟,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情况不对,这里原来叫做岩石寨,非常热闹,我以前来过,现在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大家都打起精神。”贝伦吩咐意思。

    突然,从四面八方的涌出来几百号的人,镇北镖局众人大惊,俗话说得好,饿虎怕群狼啊,虽然这几位地境高手不怕,但是手底下这群都是人境武者。

    “撤,我们撤往岩石寨。”贝伦立刻让众人撤退,自己在最后面掩护。

    这群人都是高阶武者,速度很快,转眼间的就撤到里面去了,后面这些人也没有追赶,只是把岩石寨结结实实的围了起来。

    楚云心思一动,然后掉头走向岩石寨的另一边,运转乘风纵云功爬上了城墙。

    镇北镖局众人一进到里面,就关上了寨门。

    还没等他们松口气,笑声就从岩石寨寨门上面传了下来。

    “哈哈哈哈,我们等你们好久了。”话音刚落,岩石寨四周出现了几十号武者,全都是不弱于镇北镖局众人的武者,还有五位地阶高手。

    “千人敌薛万仞?钱百万?原来真的是十大盗啊,这三位是谁啊,我怎么没见过呢?”正主出来了贝伦反倒是镇定了下来。

    “贝总镖头果然是纵横西北道几十年的人物,单单这份心性我就佩服啊。这几位你不用管他们是谁,贝总镖头把货物交出来,我们就放了各位怎么样?”钱百万笑眯眯的说道。

    “我们镇北镖局从来没有一次失过镖,想要抢,就拿出本事吧。”贝伦冷哼一声。

    “哈哈,那我们就不客气了,给我上。”千人敌薛万仞招呼一声,除了一个身穿丝绸衣服的胖子,其他的都动起手来。

    千人敌薛万仞对上的是气寒西北贝伦,钱百万对上的是金丹门的长老流风,一个蒙面的黑衣人对上的是哭丧客,最后一个贝德是跟一个双眼血红的赤发老者对上了。

    “哭丧客小心,你的对手就是那天跟我交手的人,他的内力灼热无比。”贝伦看着蒙面人一动手就感觉出他的来历,要知道他可是自认拿不下这个人,哭丧客虽然跟自己境界一样,但是贝伦并不觉得哭丧客就能赢。

    “你该担心的是自己。”薛万仞哈哈一笑,然后身后浮现出两个闪烁的金轮,围绕着贝伦的雪白长剑来回旋转。

    他的手里拿着一对铁轮盘,跟贝伦你来我往的过着招,非常的轻松,他毕竟是地阶四层的武者,贝伦才是地阶三层。不过不知道他处于什么心理,并没有用全力,看起来倒像是在戏耍贝伦。

    流风是地阶二层的武者,他拿着一柄长剑,身后并没有虚幕莲华出现,不过他的剑法还是不错的,起码在比他高一个境界的钱百万面前,并没有落下风。钱百万拿着一个算盘模样的武器。他也并没有用出自己的绝招,只是面带笑容的跟流风过着招,这其实也是流风能够支撑到现在的最主要的原因。

    贝德和赤发老者的战斗也并不激烈,他们俩都是地境一层的武者,实力是最弱的,贝德的武功跟他父亲一样是锐冰剑法,但是空中的虚影却不像他父亲一样晶莹剔透,虚空中的长剑很多地方都是青色的,比他父亲差得远。赤发老者看着杀气腾腾的,但是有点中看不中用的意思,他是血书生的师傅血蛇老祖,他虽然成为了地阶高手,但是可以算得上是最弱的地阶高手,他的身体各项能力都已经退化,而且武功也仅仅是人境,他凭借经验跟贝德打了个平手,这就是超水平了。

    “没劲。”楚云在上面看的很是无语,这些家伙都不知道为什么,不像是在战斗反而像是在切磋一样的。但是另一边黑衣人和哭丧客的战斗倒真是最有意思。

    两个人都是地境三层的高手,哭丧客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做留手,所以招招致命。他的攻击诡异无比,手上拿的真是是一根哭丧棒,浑身散发着黑气鬼气腾腾的,虽然武功不是地阶功法,但是也是一门人境顶级的功法。

    哭丧客相貌是个身穿镇北镖局的中年男子,除了冷一点没有特色。突然,他不知道用出了什么武功,头上出现一顶高高的黑色帽子,帽子上写着“正在捉你。”脸色也变得黝黑起来,就像是涂了墨汁,身上的黑气慢慢的弥漫起来,竟然形成了一副别样的虚幕莲华。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