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和尚你是什么意思?如果你敢有半句虚言,朕必定铲除天下佛门。”楚云冷哼一声,楚云最讨厌有人威胁自己。

    “陛下,出家人不打诳语,这一次贫僧只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真正的杀招在长安,如果陛下长安的根基消失,那么陛下拿下洛阳也会实力大损。因此贫僧才会好意提醒陛下。”佛图澄说完,楚云的脸色难看起来,自己满以为这个佛图澄是幕后黑手,但是现在竟然得知他只不过是一枚棋子,这样一来,即便在自己拿下了洛阳,如果长安出了问题,大明还是会被重创。

    “你告诉我,幕后黑手是谁?”楚云沉声问道。

    “陛下,恕我不能相告,您有实力铲除天下佛门,那一位也有这个实力,即便是您杀了老衲和我的徒儿,我也不能说出来。”佛图澄说完,楚云立刻就思考了起来,看起来幕后黑手明里暗里的实力应该都不小,否则作为大赵国师的佛图澄也不可能这么畏惧,难道是大晋那个神石联盟的元老之一的郭象?自己一直没有动大晋是因为他们老实,当然也跟大明不接壤有直接关系,但是如果真的是郭象一直操控的,那么楚云绝不会饶过他们。当然也可能是另外一个元老,好像是大燕国慕容家族的人,反正不管是谁,感动自己的人,自己都让他们不得好死。

    楚云的确有这个底气,等他把天阶彻底稳定住,楚云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出身,那群混蛋可真会挑时候。楚云想了想还是没有跟佛图澄动手,毕竟佛图澄也不好对付,如果真的为了他,耽误了自己的时间,长安出了重大问题,楚云都不原谅自己。

    “好,大和尚你赢了,你的徒弟我可以放走,绝不会伤他,但是他的神石要留下来。”楚云说完,佛图澄略一思考就答应了,毕竟楚云可是皇帝一言九鼎,如果说话不算,那么谁还敢相信他。

    看着自己的徒弟道安走远,佛图澄盘膝而坐,竟然圆寂了。楚云把他的两个神石取了出来才想起来,忘了问问他,怎么一次使用了两块神石。不过楚云也的确没时间等了。

    洛阳守军随着石邃的死,基本上放弃了抵抗,大明的日月星辰旗在一次飘扬在了洛阳上空。楚云为了尽快安稳洛阳,直接大开杀戒,把所有赵国的官员将领甚至司隶州被集中到洛阳的豪门大族都全部杀光,数万人头染红了洛阳的土地。楚云暴君的名声估计洗都洗不掉了,但是楚云也是没办法,毕竟自己马上就要离开,没有自己坐镇,这些家伙如果搞事情,大明军还真不一定扛得住,毕竟强龙不压地头蛇。

    楚云命令铁血禁卫军的一师师帅墨阳为洛阳守将,这个墨阳是跟随莫含一起远走草原的老部下了,十几年前他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伍长,这么多年过去了,楚云的提拔让他成了师帅,虽然他的本事平平,但是忠心耿耿,而且为人低调谨慎,对于楚云的命令毫不犹豫的执行,因此楚云才把他放在铁血禁卫军。

    铁血禁卫军十万人,一共五个师,一个师两万人,墨阳是第一师师帅,可见楚云对他的信任。楚云命令他带领五万铁血禁卫军死守洛阳,等自己回来,而自己要快马加鞭返回长安,楚云相信,自己一出现在长安,那么一切阴谋诡计都会烟消云散。另外楚云命令程杨兼任司隶校尉,也就是司隶州的刺史,楚云身边现在根本没有文臣,因此也算是赶鸭子上架。程杨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联系上冉良,楚云不相信冉良会背叛自己,一旦冉良大军进驻洛阳,那么司隶州就稳稳的是大明的地盘了。

    楚云快速的清理了洛阳,然后也不骑马,直接施展乘风纵云功朝着长安赶去,他的轻功比起马可快多了。

    “怎么回事?”楚云很快就到了函谷关外,但是函谷关竟然正在进行惨烈的攻防战,最让楚云惊讶的是,城上城下好像是都是大明军。

    征东军和征北军?鲁忠和谢艾?楚云立刻从旗号看出来双方的身份了,但是双方为什么没有按照自己的命令进攻司隶州,竟然在函谷关打起来了?楚云没有贸然献身,毕竟不知道到底什么个情况下,楚云在平原被十几万人包围也是有极大的危险性的,特别是现在元气原没有稳定,如果元气稳定了,这当然都不成问题。

    楚云观察了一个下午,双方看起来打出了真火,短短时间就死伤了上千人,楚云一直在不远处看着双方,但是双方并没有一点异常,但是就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打生打死。

    不管是鲁忠还是谢艾都是楚云很信任的人,但是即便是再信任,出现了这种问题,那么也决定他们中有人背叛了自己,否则绝无可能内斗。但是到底是鲁忠背叛还是谢艾背叛楚云并不知道,因此他没有贸然出现,而是准备夜探大营。楚云即便是不用元气,想进入大营也是简单的很。

    “先去看看鲁忠吧。”因为鲁忠的大营在外面,所以更方便潜入,楚云不声不响的潜了进去,大营三步一方五步一哨,防御十分严密,鲁忠虽然没有那种顶级名将的天赋,但是也是一位优秀的统帅。而且比起以前铁血军的时候,性格冲动好战的鲁忠,也稳重多了。楚云还是很满意的。

    帅帐正在进行会议,楚云在数百鲁忠亲兵的保护下,还是没遇到一点麻烦来到了帅帐上方。

    “废物,都是废物,攻击了这么久,还是没有攻破函谷关,这是我们无敌天下的大明军?”帅帐中鲁忠双眼通红喝道,倒是很有一股大将军的威风,征东军二十几个将领全都低着头。

    “内阁几位阁老发来的军令让我们必须尽快解决谢艾,然后救援陛下,陛下现在在司隶州没有一点消息,而函谷关却把我们的粮道截断了,你们谁有计策尽快解决谢艾?嗯?”鲁忠看着二十几个将领一言不发,再次开口问道,他的语气强忍着怒火,看起来到了爆发的边缘了,毕竟鲁忠本来就是个火爆脾气。

    “程彼你说。”看着手下都不说话,鲁忠直接开始点名。

    “大将军,彼看来谢艾虽然年轻,但是却战无不胜,实在是一员悍将,他现在占据了粮草充足的函谷关,即便是双侧受敌也不是我们短时间可以攻破的。依我看来,咱们不如绕路返回雍州,联合镇东军,徐徐图之。”这个叫做程彼的将领还没说完,鲁忠就把手边的惊堂木扔了过来,不偏不倚的砸在了程彼的头上,程彼脑袋上的血马上就流了下来。

    “程彼,陛下危在旦夕,你还徐徐图之,如果陛下出现了问题,你来承担嘛?”鲁忠的咆哮,让程彼脸上的血都不敢擦,毫无疑问,在大明国楚云就是神,就是一切,凡是跟楚云沾边的东西,都是绝对的禁忌。

    “孙健你说。”鲁忠不去理会程彼,又看向另一个将军孙健。

    “大将军,我,我觉得,派人去雍州催促镇东军加强进攻强度,如果内外强攻,必破函谷关。”孙健说完,鲁忠看都没看他,孙健说的完全就是屁话,现在镇东军和征东军的攻击强度难道不强?函谷关还不照样是稳如泰山?

    “路函你说。”鲁忠没搭理孙健继续问道。

    “大将军,属下认为应该派人去雍州请求更多的攻城器具,不论是耧车还是攻城车,我征东军都太少,只能用抛石车和云梯攻城,这才是我军久攻不下的原因,因此我认为。”

    “你认为个屁,滚下去。从雍州运输攻城器械,函谷关在叛贼手里,等绕路运过来黄花菜都凉了。废物全是废物。”鲁忠直接忍不住了开口大骂道,二十几个将领再次深深低下了头,只有一个小将皱着眉在思考这什么。

    这个小将的行为引起了鲁忠的注意,这个小将是从征北军轮换过来的,大明军四征四镇军队之间,中层将领经常轮换,当然这也是为了军队不会军阀化。这个小将被借调过来的时候,只是个校尉而已,也就是中下层的将领,但是前段时间却接连立功,曾经率领自己手下的一千骑兵击溃了石邃三千人,因功升为了裨将,别看只升了小小一级,但是却正式成为了将军级别的将领。而整个征东军将军以上的也才二十几个人,校尉的话就要几十个,可见这一级别的难度。这一次他也是第一次参加这么大的会议。

    鲁忠亲眼目睹了这个小将带兵冲阵,那霸道无比的戟法,让鲁忠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陛下楚云,鲁忠十分看重,因此虽然征北军叛乱,这个小将也没受到牵连。

    “崔悔,你可有什么话说?”鲁忠看向这个小将。

    “大将军,属下有一点不甚明了,征北军乃是八军之一,统领谢艾据说是陛下的弟子,又是陛下从微末中提拔重用的嫡系,而且我也在征北军待过数年之久,我实在不相信谢将军会背叛陛下背叛大明,这件事是否有所蹊跷?”崔悔说完,其余的将领也都纷纷抬起头看向鲁忠,毕竟谢艾这几年风光无限,在并州和幽州大涨大明的士气,也极得楚云的信任,甚至命令他军政合一,掌握并州大权,谁也想不明白,谢艾怎么可能叛乱?

    “好,既然你们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们,这是阁老给我的书信。谢艾本是凉国人,他奉凉国国主张骏的命令潜藏大明图谋不轨,这一次我奉内阁命令抓捕谢艾,但是没想到谢艾竟然如此机警,竟然率先发难,不过这也正是说明谢艾有不轨之心。”鲁忠说完其他将领点了点头,原来是内阁的命令。内阁是楚云仿照明朝建立的机构,主要作用就是加强中央集权,废丞相,作为皇帝的顾问机构。不过因为楚云动不动就闭关,所以内阁的权力做大,几位阁臣联合起来的权力不下于宰相。不光管理朝政,甚至军权也可以插手,权力之大,几乎就跟明朝后期的内阁一样。

    “大将军,不知道这是陛下的命令,还只单单是内阁的旨意?”崔悔问完鲁忠一愣,这有什么区别?

    “大将军,内阁只不过是陛下的顾问,只有票拟权,没有披红权,试问,如果陛下根本没有旨意,这只是内阁的私自决定,我们是否一定要执行?而且大将军可不要忘记铁血军当年如何败亡的,就是高层出现了叛徒,这一次先不管谢艾是否是凉国的叛逆,我们都只是要救援陛下为主,只要陛下没有事情,大明国天塌不了。我们何苦要一直跟谢艾作战?”崔悔说完,鲁忠有些恍然大悟。

    “那我们该如何去做?”鲁忠连忙问道。

    “大将军,谢将军并没有做过任何背叛大明的事情,他是否是叛逆我们先放到一边。我们完全可以派人去联系谢将军,跟他借粮,函谷关可是有大批粮草,如果他借给我们,我们完全可以停止进攻函谷关,咱们直接杀向司隶州接应陛下要紧。当然如果他不肯借粮,那么他就是叛逆,征东军有很多忠心于陛下的将领,只要闹得征北军全军皆知,到时候攻破函谷关不费吹灰之力。只是派遣一个使者,又不会浪费太多时间。”崔悔说完,鲁忠大喜。

    “善,大善。崔将军虽然年纪小,但是看事情就是透彻。救援陛下才是最重要,我们派个使者如果他同意,我们就放过他,如果不同意,征东军也会内乱,函谷关就不难攻破,好,我们就这么做。”鲁忠等人立刻商议了起来。

    “大将军,内阁那边怎么回复?”突然被鲁忠第一个问道的程彼开口问道,刚说完鲁忠和其他将领就恶狠狠的看了过来。

    “就这么回复。”鲁忠一把抽出身边护卫的腰刀砍死了程彼,所有人都大惊。

    鲁忠恶狠狠的看着所有人,手上的腰刀还不断地滴着血,程彼死不瞑目的脑袋就在不远处。

    “陛下的安危才是第一位的,什么狗屁内阁,我告诉你们,就算是内阁那群家伙加起来也比不过陛下的一根头发,现在讨论的事情是最重要的,你们谁敢跟我拖后腿,这就是下场。”鲁忠说完,所有人都连忙点头。

    不光要派遣使者,还要把事情闹大,因此只派一个使者是不够的,鲁忠等人商议了许久才决定,多派遣几个人前往,并且一进入函谷关,就要吆喝的人尽皆知。

    众人商议完毕之后,鲁忠让所有人前去休息,鲁忠自己回到了营帐怅然道:“陛下啊,您千万不要有事啊,老鲁我很快就去救您,陛下。”说着竟然流下了眼泪,他没注意到自己营帐边上有一个人影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大营。

    第二天,征东军几个人打着白旗进入了函谷关,果然喊得人尽皆知,征北军的人不敢怠慢,立刻就把他们送到了谢艾处。

    谢艾听到使者的话,竟然不顾手下劝阻,毅然决然的拿出了函谷关一半的粮草,而且送上了五千米战马,有人劝阻谢艾,说这是征东军的阴谋但是谢艾却回答道:“就算是阴谋,谢某也必须这么做,万一他们说的是真的,陛下真的遇到了危险,那么我不这么做就是对不起陛下的罪人。”

    鲁忠看到谢艾这么坚决,也认为内阁的命令是出现了问题,谢艾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叛变了,但是他还是准备先带人杀向司隶州,就在这个时候,楚云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了征东军大营。

    “陛下。”震天动地的欢呼声,惊动了函谷关内的谢艾,当楚云带着征东军来到函谷关下面的时候,谢艾立刻带人出来迎接,楚云传命鲁忠去把镇东军的统帅薄丙叫了过来,随着楚云的出现,征东军、征北军、镇北军十五万大军聚集在了楚云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