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农郡,是中国汉朝至唐朝的一个郡置,其范围包括今天河南省西部的三门峡市、南阳市西部,以及陕西省东南部的商洛市。由于其地处长安、洛阳之间的黄河南岸,一直是历代军事政治要地。

    这里是楚云想要返回长安的毕竟之路,不过也是仅次于长江的天堑。这个年代的黄河无愧于中国第二大河的名称,不管是长度还是水量都仅次于长江,可不是后世那个动不动就断流的黄河。

    楚云想要平安返回雍州,这里就是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考验,赵国派遣了这么多人阻拦自己,怎么可能在这里没有构建什么防御,估计黄河沿岸的船只都被大赵征集了。楚云想要过河,必须自己想办法。

    果然斥候回来之后,告诉楚云黄河东岸的船只都不见了,而且大赵军在黄河西岸布置了严密的防御,楚云听完之后,道了声果然,他们跟自己想的一样,想要借着黄河阻拦自己。

    “哼,你们以为我傻了才去度过黄河,这还不被你们一点点磨死?我一直向西进军,就是给你们个错觉而已,传我命令,兵进洛阳。”楚云冷笑一声,五万铁血禁卫军立刻掉头朝着北边的洛阳杀了过去。

    楚云相信,自己一番作为已经把洛阳有限的兵力消耗的差不多了,而洛阳恰恰是防御最弱的地方,而且这里是司隶州的核心,一旦丢失,敌人的所有计划起码崩溃一半。楚云才不相信自己走之前,安排的大明防御能够全部被破坏呢,只要自己的嫡系不是全部叛变,自己还有的大量翻盘的计划。

    三天之后,楚云破弘农城,弘农刚刚进驻一只军队,还没等构建防御就被铁血禁军拿下了。大赵想要切断自己后路,以黄河天险为屏障,把自己堵在这里,企图一举歼灭,但是谁也没想到,楚云去黄河边上溜达了一圈,竟然没有试图度过黄河,反而杀了回来,大赵军措手不及,被楚云攻破弘农。

    大明军得到了这一万敌军的粮草,休息了一晚之后,楚云继续向北进攻,短短几天时间,就连破数城,杀进了洛阳所在的河南郡。整个洛阳风声鹤唳,石邃为了阻拦楚云,十几万大军已经被抽调一空,洛阳几乎没有了多少人,石邃彻底傻眼了。

    “大师,您要救救我啊。”石邃立刻前去找佛图澄,毕竟这一切都是佛图澄让他做的。一见到佛图澄,石邃就抱着佛图澄的大腿哭了起来,石邃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敢亲自带兵上阵的石邃了,这些年的醉生梦死,早就让他堕落。

    当石邃把楚云的动作告诉了他,佛图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殿下,你先起来,整个天下能让我看不清楚命运的只有区区几人,这个楚云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命格模糊不清,仿佛不似此间之人,贫僧看不透啊,竟然在这个环境下还能死路求生,佩服佩服啊。”佛图澄声音越说越小,后面的话连身边的石邃都没有听清楚。

    “殿下,为今之计,我们只有防住半个月,大明伪帝就再也跑不了了,在整个司隶州,我们可是集结了数十万大军,伪帝楚云就算是天神下凡,也绝不可能翻起浪花。而咱们洛阳还有两万军队和数十万人口,还有坚固高耸的城墙,再加上殿下亲自守卫,防卫半个月时间绝对没有问题。如果殿下真的能以身为饵,歼灭了伪帝楚云,那么殿下就成了我大赵的盖世功臣,到时候我必定请求陛下重赏殿下。殿下未必不能达到令尊的高度啊。”佛图澄说完,石邃心里一喜,这个和尚说的令尊的高度,那可是武将第一人,左右朝政的重臣,甚至未必不能登上那个位置,要知道自己父亲石虎可是多次跟自己说过,他才是石勒的接班人,那个藏在自己心底最深处的奢望,一想起来就让石邃火热。

    不过石邃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又不是傻子,楚云是什么人?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而且自己就算是有坚城防守,也不一定扛得住啊,楚云攻破这么多城池也都没用半个月。想想这个石邃畏惧了。

    佛图澄一看石邃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心里大骂虎父犬子,石虎可是羯族之虎,在羯族人看来,楚云击败石虎是因为他用了阴谋诡计,当然楚云的确也用了计,因此赵国人都觉得石虎没败,是敌人的诡计。这也是石勒的宣传,毕竟自己的战神被击败,对大赵国的士气也是个打击,因此在石勒支持下,整个大赵宣扬楚云使用了诡计。

    这种说法甚至影响到了赵国的决策层,现在的皇帝石弘等人也是这么认为的,谎言重复多了就是真的。因此对于楚云,整个大赵决策层重视中带着不屑,估计这是石勒也没想到的,当年他只是为了弱化石虎被擒的影响,但是没想到竟然让后代陷入这种莫名其妙的境地,也知道轻视最危险的敌人可是嫌命长。

    佛图澄竟然也不例外,这一位地位崇高的国师级人物,也受到了石勒宣传的影响,认为楚云不过尔尔,不得不说一个人想要找死,就是阎王爷都救不了。

    “殿下,你放心,贫僧这一次带了数位好手,如果伪帝亲自出手,我会拦下他的,而你只不过是要抵挡住明国的士兵,这对于英勇善战的殿下应该是不难吧。”佛图澄都这么说了,石邃只能答应。

    但是他可是一直都战斗在跟大明的第一线,深知大明的厉害,因此他还是把自己的几个孩子送往了翼州,对于这一点,佛图澄也自无不可。

    数天之后,楚云大军根本没有搭理周围的小城镇,直接朝着洛阳杀了过来,因为石邃把兵力都集中到了洛阳,因此没有遇到任何阻力,楚云就来到了洛阳城下。

    这是楚云第二次攻打洛阳了,上一次还是晋军的身份,这一次却成了皇帝,不得不说真是世事无常。

    楚云派遣斥候把洛阳附近搜索了好几遍,果然洛阳周围并不是什么陷阱,楚云还真的歪打正着的杀到了大赵最为关键的一个地方,一旦洛阳失守,整个大赵的布置很可能就会破产。

    楚云一眼就看到城墙之上的那个大和尚,这是一个高瘦的中年人,他双眼内凹,骸骨突出,一看就有胡人血统,当然实际上他就是个胡人,一个胡人能在中原混的风生水起,这也跟汉人自甘堕落,被胡虏占据有很大的关系,否则佛教这个胡人的宗教,怎么可能在中原坐大。

    这个家伙的实力竟然跟自在活佛一样,都是地阶巅峰,不过看起来他比起自己师傅给楚云的危险还大,而且在他身边还有三个神石掌控者,但是也只是地阶初中期楚云根本没放在眼里。这是要跟自己硬钢啊,难道洛阳城里面有问题?

    “陛下,监察司的兄弟从洛阳送出来的信。”监察司副统领程杨兴奋的跑了过来。

    “哦?”楚云有些诧异的接了过来,难道洛阳的监察司还在正常运转?楚云现在是谁也不相信,但是既然对方有信息,自己看一下也没什么问题。

    “送信的人呢?”楚云看完之后开口问道。

    “陛下,他在后面休息呢。”程杨立刻说道。

    “洛阳戒严了,他是怎么出来的?”楚云又问道。

    “他本来就在洛阳城外,是收到了城内的信鸽,才来报信的,怎么?难道这个消息是假的?”程杨皱着眉问道。

    “这个消息是不是假的我不确定,但是洛阳城内的监察司肯定是出了问题,石邃又不是傻子,咱们监察司传递消息的办法不少人都知道,我就不相信他戒严之后会不注意天上。当然这也可能是他们故意让监察司传递出来的消息。”楚云把信递给了程杨,程杨接过来看了起来。

    “什么,这么大的洛阳城只有两万人?”程杨惊喜的问道,不过很快脸色又纠结了起来。

    “陛下,你说这会不会是假的?”刚才楚云说过城内的监察司可能出现了问题,程杨才会有此一问。

    “应该是真的。”楚云刚说完程杨就是一愣。

    “他们为什么要让监察司把真的情报传出来?”程杨不解的问道。

    “他们是怕我们跑了,给我们希望,让我们攻城,想把我们拖在这里。看起来他们倒是信心满满啊。”楚云笑着说道,程杨恍然大悟。

    “那我们该怎么办?”程杨看向楚云。

    “怎么办?按照原计划办,打下洛阳再说,洛阳几十万人口,也是赵国前线的枢纽和粮草基地,只要我们打下这里,大明就能变被动为主动,他们不是想把我们托在这里嘛?我们就随他们的愿。”楚云笑着说道。

    楚云让一千暗卫打头阵,这些人全都带着长达十几米的钩锁,翻山越岭如履平地,楚云准备亲自出手,让暗卫紧随其后,楚云准备一天就拿下着一座雄城。

    “杀。”楚云一马当先,城上的箭矢不断地射向楚云,楚云看都不看迎着箭矢就杀到了城下,楚云一拍马屁股,乌骓马立刻灵性的跑远了,十几米的城墙,楚云轻轻一跃就跳了上去。

    佛图澄也没想到楚云竟然这么彪,他们神石掌控者不是都说局外人的角色,一般是战略性武器,轻易不会轻举妄动嘛?但是现在楚云怎么径直跑上来了,你不按常理出牌啊。

    佛图澄身边的石邃也吓了一跳,他条件反射的跑到了佛图澄的身后,佛图澄十分无语,你也是神石掌控者好不好,而且你是刺史,你是王爷,在这么多手下面前,你能不能争点气?但是佛图澄还是没有开口毕竟这么多人看着。

    他双手合十走向楚云,想要寒暄两句,毕竟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代高僧。

    轰,楚云竟然不按常理出牌,神石魔源杀气四射,自己周围的赵国士兵全部射成了刺猬,一大片城墙防御成了空白,而且佛图澄方向可是重点关照,佛图澄吓了一跳,但是反应却一点不慢,他竟然撑起了一阵金色的屏障把他们几个人护在了其中。

    但是佛图澄显然低估了楚云的魔源杀气,屏障竟然在承受了几道魔源杀气之后应声而碎,佛图澄一惊,但是已经晚了,他只能把身边的一个小和尚拉在了旁边,又快速撑起了数层屏障,石邃和其余的两个神石掌控者可就惨了,他们完全高估了佛图澄,再想有所动作已经晚了。而且他们也低估了楚云的魔源杀气,楚云的魔源杀气虽然不如天阶的攻击,但是在天阶之下,魔源杀气的杀伤力已经达到了巅峰。

    石邃和两个地阶中期的神石掌控者,竟然连反应都没来得及反应,就被霸道的魔源杀气射了个透心凉,不得不说楚云的实力真的是远高于他们的想象。

    “殿下。”佛图澄不敢相信的看着三个神石掌控者死在了楚云轻松的一击之下,这就是楚云的实力?原来自己的师傅真的是被他杀死的,就算是自在活佛也没有这样的实力吧。自己的实力达到了师傅的水平,甚至有所超越。这是佛图澄来报仇的信心所在,但是现在看起来,自己还是想得太简单了。

    而是战斗还没开始,石邃就挂了,那么洛阳都要沦陷了,他能否活着逃走?就算是逃走了,那么大明的实力暴涨,大赵还有什么活路?大招如果完了,那么佛门怎么办?楚云对待佛教的态度可不好,难道佛教的传承要断送在自己手上?

    不,绝不可以,佛图澄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和尚,这是他的徒弟,叫做道安,今年才二十多岁,但是却是他最满意的徒弟,是他佛门崛起的希望,他要让自己徒弟逃出去。

    “道安,一会我牵制住他,你快走,留得青山在,你是个聪慧的孩子,你是佛门崛起的希望,你留在这里,咱们佛门就彻底完了,记住了吗?”佛图澄以天竺话说道,这也不怕楚云听得懂,道安听到之后只是看着师傅点了点头,没有流漏出一丝的情绪,佛图澄心里大喜,自己的徒弟懂自己,是有慧根的。

    楚云的确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但是楚云有真实之眼,他感受到佛图澄心里的想法,竟然想要用它自己的性命,换的徒弟逃走,越是这样,楚云越不让他如愿。

    佛图澄看向楚云,楚云对于自己徒弟眼里的杀意毫不掩饰,佛图澄心里一惊,他难道懂天竺话?

    “陛下,道安只是个孩子,老衲愿意一命换一命,请求陛下放过小徒。”佛图澄竟然跪在了楚云面前,楚云看了一眼暗卫依旧顺利杀进了洛阳,因此也没有急着痛下杀手,楚云不急不缓的走了过去。

    “老和尚,你想走,我不一定能够擒住你啊,为了这么一个徒弟至于搭上自己的老命?”楚云笑着说道。

    “陛下,我们佛门弟子讲究慧根,贫僧已经到了极限,但是我这个徒儿却远比贫僧更有前途,因此贫僧求仁得仁,愿意一命换一命。希望陛下能够答应。”佛图澄虔诚的说道。

    “如果我不答应呢?”楚云摇了摇头。

    佛图澄缓缓站了起来,他身上突然迸发出强大的自信,楚云也为之侧目。

    “陛下,实不相瞒,贫僧如果真的被迫跟陛下动手,那么我必定不是陛下的对手,但是陛下想短时间拿下我也是绝不可能的。我完全可以拖住陛下几天的时间,但是陛下未必能够有时间跟贫僧耗下去。”佛图澄自信的说道。

    “哦?我的时间多得很,就算是花费十天半个月的时间击毙你这个大赵国师,我看也是很值得,而且你未必就能抗住这么长时间。”楚云冷笑着说道。

    “陛下,您太小瞧贫僧了,贫僧可是有两块神石的能力,不信您看。”佛图澄说完,浑身气息暴涨,在他身前慢慢凝聚出一座赤金色的佛陀,佛陀的气息不断暴涨,竟然达到了半步天阶的实力,然后佛陀快速的跟佛图澄重合在了一起,佛图澄的气势竟然几乎到达了天阶,楚云的脸色凝重了起来。

    “陛下,现在您看我说的是否夸大?而且实话告诉陛下,我真的融合了两块神石,这只是其中一种,另一种能力叫做慧眼,能察理,知前后,万物皆明,甚至能够看破时空。虽然这种能力贫僧发挥不出万分之一,但是却能够短暂看破陛下您的招式,因此陛下想要短时间拿下贫僧也绝无可能。这一次贫僧如果没有带着徒儿前来,贫僧倒是真的很想见识见识您的手段,可惜我知道我护不住徒儿,陛下看现在您是否原因跟我谈谈?”楚云脸色虽然不动,但是心里却震惊了,这个佛图澄竟然使用了两块神石,能力还如此强劲,真的是不凡,楚云想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又看了看他身后的小和尚一样,为了一个徒弟值得嘛?

    当然如果楚云知道这个道安是什么人,他就不会有这个疑问了。

    佛学有两大系,一为禅法,一为般若,道安实为二系之集大成者。他提倡“本无”(即色即是空)之学,为般若学六家之一;确立戒规,主张僧侣以“释”为姓,为后世所遵行,到了现在佛门弟子都是释姓。他弟子甚多,遍布南北,慧远、慧持等名僧皆出其门下。道安是当时译经的主持者,在他的监译下,译出了《四阿含》、《阿毗昙》等经共百余万言,完善了佛门的著作。其提出的翻译文体问题和“五失本”、“三不易”的翻译原则,对后世影响颇大。他博学多识,以才辩文学著称,文章为当世文人所重。在后世,道安被称为印手菩萨,可见他在佛门的地位。

    可以说没有道安,就没有后来的佛门。

    楚云当然不知道这个道安的重要,即便是知道也不在意,他现在只想利用这个道安的生死,知道一些自己并不知道的秘密。

    “老和尚,你弟子我可以放走,你是不是先表现一下自己的诚意?你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楚云说完,佛图澄脸色一喜,他双手合十对着楚云行了一礼,说出了一句让楚云震惊的话。

    “陛下,如果您不在意长安您的妻儿的安慰,贫僧有的是时间给陛下解惑。”楚云听完脸色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