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九年一月二十五日,大明皇帝楚云在不到半个月就攻破了偌大的河内郡之后,仅仅休整了几天时间,就率军攻入荥阳郡。荥阳郡毫无还手之力,各城镇县城接连投降,大明军还未到投降的使者就已经提前到达,大明军四散出击,竟然一枪未发,就收复了整个荥阳郡。

    “报告陛下,整个荥阳郡没有搜到多少粮食,而且荥阳郡的民众也已经饿了好几天了,他们哀求我们救济。荥阳郡的豪门大户都消失了,甚至官吏都跑的差不多了,现在已经基本上失去了秩序,整个荥阳郡大乱。”

    “报告陛下,河内郡传来急报,我们攻破的几个城池都发生了暴乱,粮草大部分被摧毁,我们留下的看守被一股不明势力杀戮一空。”

    “报告陛下,冉良将军跟我们失去联系。我们已经数天没有收到冉将军的情报了。”

    “报告陛下,大批民众正在向我们城外的大营聚集,估计不下于数万人,他们扶老携幼准备围困军营,请求陛下定夺。”

    “报告陛下,我们失去了跟平阳郡和并州的联系,监察司也断了情报。”

    荥阳城中,楚云不断地听着一条条的汇报,竟然都汇集到了一起,楚云脸色不变。好家伙竟然趁着自己深入司隶州腹地,没有带多少粮草的时候,切断粮草和消息,把这一支军队弄出孤军,好大的手笔啊。

    监察司出现了问题,最可怕的是决策层也出现了问题,否则大明以战养战的计划怎么可能被人利用?参与自己决策的只有十几个人,都是自己绝对的心腹,这群人中竟然有叛徒?

    “都跳出来吧,我倒要看看到底你们要玩什么。冉良如果你没有背叛我,那么我相信凭你的能力会化险为夷的。”楚云自言自语的说道。

    “传我命令,全军掉头杀进弘农郡。”楚云下达了命令,虽然所有人都不知道为什么楚云突然背离了原来的计划,但是谁也不敢反对。

    楚云五万铁血禁卫军,趁着荥阳郡民众没有把大营围住,突然出营,杀向了弘农,当然在走之前,大军把为数不多的粮草给他们留下了一些,虽然对于这些人杯水车薪,但是也算是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了。如果真的跟他们继续纠缠,那么最后一定是全部饿死的结局。

    不知道是谁想的计划,竟然把这些地方的粮草都带走了,只剩下几十万百姓,楚云如果管,那么就会拖在这里,彻底失去骑兵的机动性,如果不管,那么大明就会失去民心,别以为民心这个东西是虚无缥缈的,很多时候,民心所属,真的能够决定天下归属。比如说东晋、南宋,他们明明就比不过北方,但是却依旧能够坚持几百年,真的以为就是靠着长江天险?他们是靠着天下民心。

    而且饿疯了的民众,才不管你到底是什么军队,他们看你们好说话,甚至会冲击军营,到时候如果抵抗,那么你们就是暴君,大明军的名声就彻底臭了,如果不抵抗,那么大军就彻底完了。因此还不如趁着他们没有饿疯,给他们留下点粮草,然后离开。至于这几十万人口,是死是活楚云只能祝福他们了,楚云没有那么圣母婊。

    至于敌人的计划,到底是什么楚云并不知道,但是尽管不知道,但是不按照敌人的剧本走,这肯定没错,自己就是要打乱他们的计划,让敌人被动。换成任何一个人,遇到这种事情,肯定是向冉良大军靠拢,亦或是退往离得最近的上党郡。

    但是楚云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从司隶州直接往西打,返回雍州。楚云就是要搅乱对方的计划,楚云相信自己这五万大军在手,就算是大明覆灭,楚云也能再立乾坤,这是楚云的底气,当然不到最后关头,楚云并不愿意从头再来。

    函谷关。

    无数的军队把函谷关团团围住,前后左右全是敌人,一个只有三十多岁的年轻将领站在关上,脸色十分的纠结,此人正是大明双子将星之一的谢艾。

    谢艾本来是三路进攻司隶州的主帅之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出现在函谷关上,而且还被人团团围住。

    “谢艾,你这个叛徒,你不要抵抗了,投降吧,陛下会饶你一命的。”关下数百大嗓门的军士大喊着,而看他们的装束,竟然是大明军的样式,而关上的守军竟然也是大明服饰。

    “你们说,我是不是该束手就擒?”谢艾苦笑着看了一眼周围的下属。

    “将军,您千万不要投降啊,你想想如果真的是陛下要动您,他一道圣旨就可以,怎么可能先派给您这么重要的任务,然后又派大军抓你?”

    “就是啊,将军,您身边的铁血禁卫每一个都实力非凡,真的是陛下的注意,他们几十个人完全可以杀死您,但是您看看他们现在仍旧忠诚的守卫您?难道这不恰恰表面这不是陛下的注意?要知道现在陛下可是远在荥阳,他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自毁长城?”

    “对啊,将军,您想想当年铁血军败亡的时候,还不就是有人冒充陛下假传圣旨,偌大的铁血军分崩离析,这一次将军千万不要气馁,等待陛下回来,陛下他老人家一回来我们就安全了。鲁忠这个叛徒,竟然背叛了陛下,我们可不能中了他的计。”

    “不错,虽然函谷关内外都有叛逆,但是函谷关可是陛下亲自修建的雄关,而且粮草丰裕,咱们占据在此,几年都没有粮草之忧,咱们静观其变,如果真的是陛下亲自到来,咱们就是投降自裁绝没有二话。”

    听着手下人的话,谢艾忧虑一扫而空,他们说的没错,如果真的是楚云下的命令,那么这些暗卫早就反水了。暗卫的存在可是公开的秘密,他们沉默寡言,根本不跟人交往,但是却都实力强横,且悍不畏死,不知道保护了多少将领的性命,而且这些人根本无法拉拢,他们只是奉命保护他们,身后是楚云的影子。因此只有没有谋反,这些将领根本不害怕这些冰冷的家伙,反而觉得是陛下对他们的看重。

    这些冰冷的暗卫依旧保护他们,这就说明他们的将军谢艾和他们做的没错,错的反而是攻击他们的鲁忠大军。

    没错,谢艾是被鲁忠攻击了,鲁忠是铁血军老人,也是唯一一位铁血军当年师级以上的指挥官,在大明军中位高权重,指挥着征东军和镇东军参加了这一次战斗。而谢艾这一次只带了五万征北军。

    当鲁忠和谢艾合军一处攻破了石邃大军的正面防御之后,鲁忠突然发难,征北军谢艾措不及防被杀死了数千人,但是征北军可是经历了战斗最多的边防军,他们的反应很快,边打边退之下,他们竟然还攻破了函谷关,并且占据了这一座雄关。鲁忠的五万大军被挡在关外,鲁忠立刻传信潼关的守军,因此四万多征北军被十万征东军和镇东军里外夹攻堵在了函谷关,因此才出现了今天的局面。

    长安城中,胡铁柱留守长安,他带着仅剩的一万铁血禁卫军把大明宫团团保护了起来,他虽然憨直,但是却不傻,他看出来长安城气氛的诡异。楚云在离开之前,把保护自己女儿和孩子的任务交给了他,胡铁柱深受楚云的大恩,因此怎么可能不用心。

    而长安城的防卫工作除了剩下的三万禁军,内阁竟然调动了五万征南军北上长安,这不平常的调动,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而胡铁柱就是其中之一。

    “胡将军,你辛苦了。”一个穿着黑红色官服的老者坐着肩撵来到了大明宫外,显然这里的护卫都认识这个老者,他直接见到了大明宫的禁军首领胡铁柱,胡铁柱看到这个老者也不敢大意,亲自迎了出来。

    “你们全部下去吧,本阁跟胡将军有话要说。”老者的地位显然很高,他开口之后,其他人全部退走,胡铁柱邀请老者进了屋子。

    “阁老,我老胡是个直肠子,我想问阁老几个问题。长安城的又没有遇到外敌,为什么要把征南军调集过来?还有陛下出征一个多月了,陛下他到底怎么样了?为什么前线一点消息都没有?”胡铁柱把这些天的疑虑全部说了出来,看得出来老者极其得胡铁柱信任。

    老者看了胡铁柱一眼才开口道:“胡将军,人们都说你是一个武痴,不懂人情世故,但是本阁今天才知道那不过是传言而已,胡将军的心思之缜密让我叹为观止啊,既然这样,那么就留你不得了。”

    老者竟然突然出手,速度之快竟然让胡铁柱这么一位地阶中期巅峰的好手都没有反应过来。当然这也跟两个人挨得太近,而胡铁柱毫无防备有关系。

    老者一掌打在胡铁柱的胸前,胡铁柱整个人都被打飞了出去,厚厚的青砖墙壁都被这胡铁柱撞碎,胡铁柱大喝一声站了起来,一招手就拿到了自己不远处的大刀。

    “你到底是谁?”胡铁柱浑身热气腾腾像一个火球一样,这正是他修炼功法的原因,他的怒气越高温度越高,实力越强,这显然是他处在暴怒的边缘了,连身边的木质桌凳都已经开始变得焦黑。

    “哈哈火霹雳胡铁柱名不虚传啊,可惜你中了在下的毒掌已经撑不了多久了,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现在投降,在下可以饶你一命如何?”老者一把把脸上的面具撕了下来,果然不是胡铁柱认识的那个人,这个人只是个脸上有一道刀疤的中年人,长得贼眉数目,一看就印象深刻。

    “小子,纳命来。”胡铁柱看了一眼自己胸前,胸前一个漆黑的掌印让胡铁柱知道自己中毒了,他的眼前一阵眩晕,但是还是被胡铁柱强忍了下来,他知道拖得时间越久越危险,自己要趁着还未毒发,杀死眼前这人。

    不过这个贼眉鼠目的家伙小眼珠一转也知道了胡铁柱的想法,他竟然转身就走,速度并不比胡铁柱差,很快就跑出了几百米,铁血禁卫都没反应过来。

    “火霹雳你慢慢等死吧,爷爷过两天再来找你,不奉陪了。”胡铁柱知道这个家伙虽然没有神石气息,但是肯定也是一位神石掌控者,自己不能去追,否则可能更危险。

    胡铁柱一边试图排毒,一边把自己的副手叫来,让他死守大明宫,毕竟出了这档子事,胡铁柱谁都不敢相信了,大明宫虽然只是一个皇宫,但是粮草物资一应俱全,而且犹如城中之城,城墙虽然不比长安城墙,但是也高达八米。自己又有一万铁血禁军,其中楚云的暗卫就有三千人,胡铁柱自信,哪怕十万大军攻击,他都能守卫半年,因此并不担忧,只不过唯一担心的是自己身体的毒。

    楚云并不知道长安和函谷关的事,他带着五万大军杀进了弘农,结果正巧遇到了两万大招军士,楚云一马当先杀入阵中,短短一个时辰,两万大军就灰飞烟灭了,楚云自己就杀死了三四千人,这还是他根本没有用多少力气的原因。

    楚云把这支军队的将领弄了过来,这家伙竟然是石邃的亲属,也是姓石,不过楚云没有听过,监察司的程杨告诉楚云,他是石邃的远方表弟,楚云点了点头。

    楚云稍稍用了下手段,这家伙就把他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据他的话说,石邃和石弘两个人分别调集了大军准备围困楚云大军,果然楚云的感觉没有错,哪里果然是一个陷阱,而且楚云得知,如果自己多待几天,他们的包围圈就要完成了。这个家伙除了这点消息,还告诉了楚云佛图澄这个大和尚到了洛阳,楚云猜测这一切都是佛图澄的谋划,但是也没有什么证据,不过既然他们想围困自己,那么自己就越不能让他们如愿。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楚云一直带着大军向西进攻,敌人想尽了一切办法阻止楚云,但是都被楚云一一破解,刚开始的时候他们是派遣大军,后来楚云指挥手下轻而易举的击破一道道防线指挥,敌人才知道害怕了。他们又开始下毒、利用汉民威胁、美人计甚至还派出了一次神石掌控者想要偷袭楚云,但是楚云什么实力,都被他一一破解。整个弘农郡仿佛成为了人间地狱,石邃真的是疯了,为了阻止楚云,甚至不惜把几十万人当成人质,最后这几十万人中的一半和石邃派出来的三万大军一起埋骨弘农,铁血禁卫军可以说是双手沾满了鲜血,楚云的恶名也是远传天下。

    但是楚云是没有办法,身后竟然有十几万人追击,而石邃也拼了命的阻拦楚云,楚云知道大明必定出现了危机,如果真的是那样,死的人会更多,因此楚云明知道这些人是普通百姓,还是只能踏着他们的尸骨进攻,哪怕自己成为人们眼中的恶魔,楚云也只能认了。

    楚云越来越觉得自己还是不够强,如果自己能够弹指间灭了十万大军,那么整个天下谁还敢对抗自己?楚云变强之心更加紧迫,到了现在楚云的天阶还没有完全固定下来,这也是他一直不敢全力出手的原因,他都有些后悔自己没有先闭关稳定自己境界,反而看到攻占司隶州的天赐良机就忍不住了,现在想想这就是一个陷阱了。

    难道游子远没看出来?就算是游子远没看出来,那么张宾难道也没看出来?楚云完全不相信,难道张宾这个家伙是在给自己挖坑?他还是不像是是石勒杀死了他的侄子?他心里的敌人还是自己?这一切都是佛图澄设计的?

    楚云心里一个疑问加上一个疑问,不过只要等自己回到长安,相信一切都迎刃而解,自己马上就要出弘农到达上洛郡了,过了上洛就是函谷关,楚云倒要看看自己的敌人到底是哪路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