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已经知道大战已经爆发,但是楚云却并没有着急去指挥,因为楚云相信自己手下的几位将领,谢艾此人虽然职位比起鲁忠、冉良等人低,但是他却是整个大明最有天赋的统帅,楚云觉得鲁忠、冉良、刘东勇等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也只有王杰才能跟他抗衡。有这么一位大将镇守并州,楚云并不觉得会出现什么问题。

    现在天下名将凋零,原本历史上石虎当了皇帝吞并了中原之后,也只有冉闵这么一位才华横溢的将领了。而前凉也只有谢艾这么一个,还被前凉的皇帝给宰了。东晋又过了很久桓温才成长起来,不过他也只是灭了大成国而已。天下就进入了和平时期,一直到石虎死了,慕容家族崛起。

    因此现在提前发光发亮的谢艾也就基本上无人可比了,楚云虽然不知道谢艾在历史上的本事,但是楚云又不是瞎子,怎么会看不到谢艾的能力。

    楚云再次闭关二十多天才正式出现在大明朝臣面前。楚云虽然没有把自己的实力全部理顺清楚,但是也笼统的整理了一遍,起码让楚云的境界基本巩固了。

    天阶武者最基本的当然是元气,楚云这段时间把体内那一丢丢的元气种子扩大为了一些,现在楚云体内的元气如同小火苗,谁知道会不会突然熄灭了,到时候楚云哭都没出哭。当然楚云算是歪打正着了,不是没有过天阶高手晋级成功之后掉回地阶的。天阶武者体内的元气犹如初生的孩童,如果不细心保护,很容易出现问题,楚云的谨慎让他歪打正着。如果天阶从新掉回地阶,那么就再也没有机会成为天阶了。

    随着元气在丹田内的扩大,楚云的丹田也在慢慢发生变化,丹田慢慢的开始长出一层坚硬的外壳,当外壳把丹田全部包裹在内的时候,天阶就算是彻底稳固了。当然地阶武者最有威慑力的自爆就对天阶武者说再见了,除非修炼一些特殊的功法,否则天阶高手绝不可能通过自爆拉敌人同归于尽了。不过天阶武者随手一击都不逊色于地阶巅峰全力,因此自爆也可有可无了。

    丹田会随着武者的实力继续变得坚固,等彻底变成金丹就成了宗师级高手的特征了,现在对于出来说还太遥远。而楚云体内的神石随着楚云晋级天阶,而彻底融化了,没错就是融化了,楚云丹田处本来是神石所在,但是楚云被雷劈了之后,竟然消失了,连楚云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到了天阶之后,除了产生了元气,而且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天地间一些常人难以看得到的规则,这些规则能让一个武者身体发生变异产生一些神秘莫测的异能,当然也有的天阶一辈子都产生不了。

    异能因人而异,大都是身体的部位发生异变,从而形成特异的能力,楚云刚得到系统的时候,记得清清楚楚,系统里面的一项数据就是异能,楚云从来没有在意过,因为这一百多年,楚云不要说拥有,就是见都没见过身具异能的武者

    但是没想到楚云刚刚晋级天阶,就产生了所谓的异能,楚云都觉得自己运气实在太好了。

    真实之眼,这就是楚云获得的异能,楚云的右眼发生了变异,楚云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右眼怎么发生的变异,但是既然获得了异能,楚云还是很高兴的。

    这个异能是一个辅助性的异能,能够看破幻境、幻阵、易容,甚至还能够隐约感受到别人的心情和想法。如果跟念力相辅相成,那么作用更大,毕竟念力也有这方面的作用。虽然不是进攻性的异能,也不是特别的稀有,但是楚云还是很满足。

    时隔一年半楚云终于召开了大朝会,楚云的出现让整个大明沉闷的气氛瞬间消失了,绝大部分的官员都欣喜若狂,毕竟楚云是大明之主,楚云不在他们都没底,但是现在楚云出现了,他们仿佛找到了主心骨。当然也有一部分人面露惶恐,毕竟楚云可不是心慈手软之人,有几个心里有愧而胆子也大的朝臣偷看了楚云几眼竟然发现楚云的气质变了。楚云以前因为秀连魔源杀气,所以浑身杀伐之气严重,没有一个人不被楚云浑身的煞气吓到,但是现在楚云浑身起息飘零,犹如一个谦谦君子。因此大殿里的人都各怀心思,不知道这变化代表着什么,毕竟楚云是他们的的天,揣摩上意可是官员的本能。

    楚云不用使用异能就瞬间就猜出这些人在想什么,但是他心情也没有波动,天阶武者返璞归真,不光是身体也是心理。不是同阶高手根本看不出他们的实力,还以为是普通人。不过楚云马上就会让他们知道自己依旧是那个心狠手辣的皇帝,在这个乱世只有让人害怕才能生存,才能有一番作为。

    “念。”楚云淡然的对着身边的宦官说道。

    宦官点了点头,就开始念起了名字。

    “刑部侍郎周敏,礼部侍郎齐朗......”随着一个个名字被念道,凡是被念到的都躁动不安了起来,甚至有几个人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

    凡是能够进入大朝会的都是四品以上的官员,整个大明也就是百十人,而在长安的也就是几十个人,但是被念到名字的却足足有二十几个,楚云看到有些人还在硬扛着极力表现淡定,有的人被吓得屁滚尿流,楚云也不说话,只是用真实之眼观察着这些人,别说楚云还真的能够模模糊糊的感受到他们的一些想法。

    看着楚云也不说话,只是面如表情的盯着他们,一刻钟过去了,半个时辰过去了,就算是最嘴硬的人也受不了了,他们全都跪在地上求饶,楚云这才回过神来,刚才研究真实之眼太专注了,没想到一转眼就过去这么久了。

    “把这群叛国者带下去吧。”楚云说完,铁血禁卫把它们全部带走了,叛国罪可是大明独一无二的罪名,仅次于谋朝篡位,不光本人要被处死,家人也全部成为下等人,基本上这个家族就完蛋了。听到楚云的话,二十几个人死狗一样的被带走了,而其余的人却都庆幸他们没有做什么不对的事,监察司实在是太厉害了。楚云刚一出现就立刻把大权从新握在了手里。

    “给三位阁老看座。”楚云看到已经站不住的游子远、莫含和马良,三个人年纪都不小了,最小的马良都已经五十多了。

    “莫爱卿,你先说一下。”朝会足足开了一个上午,中午楚云赐宴,所有人都在大明宫吃了一顿,到了下午,楚云又跟几位阁老重臣单独商议大明的朝政,毕竟楚云这么久没出现,积攒的事情太多了。

    除了并州之外,大明其他几个方向并没有爆发什么太激烈的战斗,鲁忠带着大军跟石邃应付公事一样的打着攻防战,这都几个月过去了,双方死伤都没有超过五千人。

    而前凉也一直按兵不动,他们是真的被大明打怕了,当然也被大赵出卖怕了,好几次前凉都被大赵坑了,大赵每次都想拉着前凉分散大明的怒火,结果前凉也傻乎乎的凑上去,被大明打下了数个郡,逼得张骏都去开发西域了,因此前凉也涨了心眼,他们不见兔子不撒鹰,绝不可能请以上场了。

    而大晋也确实被大明的战斗力吓到了,他们在把两位公主嫁给了楚云之后,竟然自以为跟大明穿上了一条裤子,看到大赵被大明压着打,他们竟然想要从大赵头上找找自信,然后在庾亮的带领下,大晋出兵北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数万北伐军全军覆没。

    不提大晋这个奇葩,并州才是整个世界的焦点,大明、大赵、大燕、代国、辽国、夏国犬牙交错,一行人商讨许久,楚云才决定亲自带领铁血禁军前往并州。楚云名声不下于石虎当年,他一出现一定能够极大的振奋大明军,而且让对手震恐,铁血禁军的战斗力也极其彪悍,说不定能够一举破敌。

    楚云只能答应,虽然自己天阶还没有稳固,但是楚云自信天下也没有几个人能对自己造成威胁,如果自在活佛那个家伙跟自己动手,估计那个和尚撑不了半个时辰。

    楚云在送走了几个心腹之后,并没有急着去后宫,而是来到了一间偏殿把张宾弄了出来,楚云把并州的情况跟张宾细讲了一遍,张宾思索了一会开口说道:“陛下,如果你说的情况不错,那么我觉得并州危险了。”

    楚云听完神色一愣,并州怎么就危险了?要知道并州可是有十五万大军,而且还有盟友铁弗的十万大军,加起来二十五万人,对手现在只有七万大赵军,楚云还真的没有看出来那里有什么危险。

    “陛下,请看地图。”张宾来到地图之前,这份地图可是监察司耗费了数年制造的整个天下最准确的地图,楚云一个后世人怎么会不知道地图的重要性,随着张宾的讲解,楚云的脸色阴沉了下来。

    “陛下,请尽快通知并州大军,否则一旦铁弗和代国反水,而大赵和大燕联合进军,那么并州危矣。”张宾话音刚落,门卫就传来疾跑声,楚云知道没有极其紧急的事情,自己吩咐下去不准让打扰的时候,是绝不可能来人的。

    “什么事?”楚云走出来看着有些慌张的冉良问道,能让冉良这么慌张,楚云知道必定有大事发生。

    “陛下,并州传来消息,代国背叛我国,意图从雁门关进攻太原,谢将军看出了他们的阴谋,在雁门关痛击代国。不过铁弗人竟然也背叛了我国,他们在我军和赵国大战的时候突然出兵反水,我三万大军几乎被全歼。现在赵国、代国和燕国联合在了一起,他们集结大军三十万人从三面围攻并州。这是谢将军发来的公文。”楚云一伸手接了过来。

    “胡将军伤重未愈,让他留在长安担任禁军统领,你调任铁血禁军。你带着五万铁血禁军赶往并州支援,我随后就到。”楚云说完,冉良大喜,他立刻前去准备了。

    楚云拿着文书回到屋子里。

    “张公看起来你讲的都成真了,刘犬这个杂碎,真的以为老子死了嘛,哼。”楚云边说边把公文递了过去。

    “恭喜陛下啊。”张宾看完之后说道,楚云还真的跟不上张宾的节奏了,刚才没发生之前让自己小心,现在发生了,张宾竟然恭贺自己了。

    “喜从何来啊?”楚云问道。

    “陛下,我恭喜陛下得到了一位真正的将才啊。你手下这个谢艾真的是难得的人才,你看他竟然用疑兵出战,测试对方的意图,这让赵国和铁弗人认为大明主力尽出,他们全力下手,也仅仅只是消灭了三万疑兵而已,并没有让并州军伤筋动骨,反而把铁弗逼得现出了原形,要知道如果铁弗人继续藏在暗处,威胁远比现在他们正面强攻更大。而且这个谢艾竟然还早就看出代国的情况不对,仅仅凭借一些蛛丝马迹就能自信的排兵布阵,真的是让人惊讶。而且这个谢将军虽然面对近乎三倍的敌人,但是却依旧临危不乱,把他们挡在了并州之外,给了陛下更充足的反应时间。这种对战局的掌握简直就是竟然,真是名将的好苗子啊。我当然要恭喜陛下。”张宾说完,楚云信服的点了点头,不愧是自己处心积虑要得到的人,这份眼力比起自己强多了。

    “那么张公觉得我应该如何去做?”楚云开口问道。

    “陛下心里早就有了主意何必问我?”张宾说完楚云看了他几眼。

    “张公,你这么聪明会没有朋友的。”张宾回到了神石之中,楚云把他收了起来。

    楚云的确早就有了主意,刚才自己对张宾说道刘犬,话语里流漏出来的自信,就让张宾看出,楚云有十足的把握对付刘犬,一旦铁弗完蛋,这一次并州的危机立刻就可以解决,所以张宾才没有帮楚云出谋划策。不得不说楚云虽然经历这么多,实力又强,但是面对这些绝顶聪明之人还是很有差距的,世人常说聪明人杀人不用刀,楚云现在才算是深刻理解。

    楚云返回后宫见了一下自己的几位妃子,第二天下午安排好长安政务的楚云,就骑着自己的乌骓马去追赶冉良统帅的大军,这一次楚云目的远超了张宾的想象,光保住并州怎么需要楚云亲自出马,这一次要让这几个混蛋国家好好的喝一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