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陛下,真的是陛下。”刚刚出了大明宫还没有走远的贵妃呼延氏正好看到这一幕,随着呼延氏的喊叫,后宫上百妃嫔和上千丫鬟宦官全都转身看了过去。

    “我也看见了,是陛下。”宇文嫔妃也吃惊的喊道,其他妃嫔也都大喊了起来,她们向着身边的人炫耀道,毕竟楚云可是他们的丈夫。

    南康公主司马兴男、庐陵公主司马南弟吃惊的看着天上那个有若神明的男人,这就是逼迫他们远嫁大明的皇帝,她们的丈夫楚云?两个人心里同时升起了不真实的感觉,跟这种人作对,那么他们的兄长,她们的国家能赢嘛?

    刘媚自得的看了一眼众人,这就是她的丈夫,唯一一个能征服自己的男人,但是她却知道这里并不安全,当天空中的雷鸣又开始轰响的时候,刘媚下令全部人加速离开,前往长安城外的一处行宫,那里虽然不如大明宫大,但是也足够了。

    就在众人恋恋不舍离开,刘媚把大明宫的防卫全部交给冉良之后,就离开了,她是想陪着楚云一辈子,不过万一离得太近了,被雷劈死了,那么多尴尬啊。

    轰,老天终于忍不住了,一道紫色的闪电劈了下来,楚云头顶的三朵小花,竟然瞬间变大迎了上去,这道天雷竟然在撞到小花的瞬间消失了,仿佛被三朵小花吃掉了一样。

    老天看到这一幕,仿佛发火了,三道天雷再次劈下,小花再次迎了上去,轰隆轰隆,不知道“吃”了多少天雷,三朵小花慢慢消散在楚云的头顶,这个时候楚云醒了过来。

    “哎呦我去。”楚云醒过来之后,竟然发现自己是在天上,心里一惊顿时保持不住漂浮的状态,身子如同流星一样的向下落去,他刚要施展乘风纵云功,老天怎么肯答应,它终于找到了一个好机会,一道雷电瞬间来到楚云头顶,楚云狂惊,也没工夫施展轻功了,归元罡气一下子就撑到了最大,刺啦雷电瞬间就破了楚云引以为傲的归元罡气,打在了楚云身上。楚云身子一软就晕了过去,哐当楚云从天上掉了下来,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

    当楚云昏迷之后,天空中的雷团轰鸣了一会,才好像不情不愿的离开了。冉良带着手下立刻跑了过来,刚才的情况,他根本就插不进手去,只能寄希望于陛下自己,他身负重命,虽然担心的要死,但是也不敢过来。但是现在天空晴朗了起来,他立刻担忧的跑了过来,楚云整个人如同一块焦炭,看起来就跟烧焦了一样,冉良眼泪都急的掉下来了。

    “御医呢?赶紧过来。”冉良大喊了起来,几个风烛残年的老御医小跑着往这里赶,但是禁军的人依旧嫌他们速度慢,两个人架起一个跑了过来。

    “胡将军在这里,过来一个御医。”几个士卒发现了远处的胡铁柱,他比起楚云好得多,虽然头发根根直立,脸色漆黑,但是比起楚云全身都像烤焦了一样,的确看起来好多了。

    一周之后,大明宫内。

    “胡御医你说的是真的嘛?陛下真的没事?”刘媚等人看着浑身漆黑如炭的楚云不相信的问道。

    “老臣不敢撒谎,陛下的脉搏强韧有力,根本就没有受伤的迹象,陛下的身体健康的很,老臣从来没有看到过比陛下身体更好的人,陛下的身体太完美了。”胡御医身为首席御医,当然医术高超,但是刘媚等人却还是不敢相信,毕竟楚云身上像是覆盖着一层煤灰,怎么洗也洗不掉,怎么看也不是正常人的皮肤。

    “胡太医不是本宫不相信你,实在是陛下的样子你觉得正常嘛?外表暂且不说,但是陛下为什么还不醒过来?”刘媚说完,胡太医张了张嘴也没说出什么,陛下的脉搏的确没问题,但是为什么就是这幅鬼样子而且还不清醒?胡太医也不知道啊。

    “刘贵妃,胡将军也是受到雷击,他虽然已经醒了过来,但是五脏六腑都受了重创,没有一年半载的康复不了。但是陛下也是受了雷击,但是身体没有受到一点伤害,只不过是醒不过来,这完全相反的状况,我行医这么多年也没有见过。我请求贵妃娘娘给老臣一点时间,让我多翻翻医书,希望能够让陛下尽早清醒。”刘媚摆了摆手胡太医退了下去。

    “王姐姐,让暗影去盯着他们这些太医,如果敢把陛下昏迷的消息透漏出去,就立刻抹杀。”刘媚转身去身边的王贵妃说道。

    楚云闭关之前,把暗影卫的一小部分实力交给了王惠妍,她的手里虽然只有两百多人,但是没有任何人敢小瞧这两百多人境七层的高手。可以看得出来楚云对于王惠妍的信任,这也是为什么刘媚根本不敢不给王惠妍面子的原因。当然这件事楚云也告诉了刘媚,刘媚有手段,王惠妍忠心,她们俩合起来,楚云才放心。

    王惠妍面露不忍,但是还是把人派了出去,她也知道如果楚云昏迷不醒的消息泄露,对于大明国意味着什么。

    圣武八年春,楚云昏迷了几个月后,整个天下的气氛诡异了起来,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楚云已经一年多没有露面了,而且整个大明宫都被严密封锁了起来,是个人就能发现大明情况不对。

    游子远、莫含、马良等人维持着朝廷的正常运转,鲁忠、冉良、王杰、谢艾等人把持着军队,周岩严密监视着朝堂内外,虽然楚云留下的手段足以维持国内运转,但是要知道这个天下可不是只有大明一个国家。

    据监察司的消息,大赵、大晋、大凉、大燕互动频繁,甚至于大成国的李都以及代国和辽国情况都诡异起来。莫含身为首辅连忙把几位重臣都叫了过来,虽然莫含不懂军事,但是他也知道如果大明不展示一下獠牙,很可能又会形成当年与天下所有势力作对的困境。

    十几个人商量了一夜,第二天几位大将各自朝着边关赶去,大明强硬的要求成汉出兵三万、代国出兵三万、辽国出兵两万跟自己一起进攻大赵,另外大明以宗主国的名义要求前凉张骏出粮三十万担,以作军资。

    大明的军队全线集结,西边有杨业、赵奢的镇西军和征西军大军压境压迫前凉张骏屈服;东边大将军鲁忠亲自统帅三万铁血禁军进驻潼关;南边刘东勇的征南军磨刀霍霍;北边并州的谢艾得到了五万禁军的支援,汇合镇北军、征北军一共十五万军队,随时可能杀出并州。

    大明一系列的动作把所有国家都吓了一跳,天下所有势力,不管是多么仇恨大明的国家,心里其实都认同大明的战斗力,虽然大明的综合实力可能略差与大赵和大晋,但是战斗力绝对是可以和大赵分庭抗礼的超级军事强国。

    大明强硬之后,大成国立刻就服软了,李都派遣自己的亲弟弟李玝统帅三万部队屁颠屁颠的就进入了大明,剑门关被大明占据,大成根本就没有和大明抗衡的底气。

    随着大成国的服软,实力最弱小的辽国宇文氏也派来了使者,他们跟大明隔着代国和大赵的地盘,无法直接派兵前来,但是却再三重申他们是心随大明的,而且还把大燕国使者的脑袋给大明送来了。根据辽国的叙述和监察司的情报,这一次大赵的确要联合几个国家给自己找麻烦,不过具体怎么找麻烦,知道的人太少,监察司没有调查出来。毕竟天下各国的国主也不是傻子,监察司这么多次大动作,他们怎么会不防备消息泄漏。

    而代国和前凉却一直没有回应,大明国的几位决策者知道,他们肯定是被收买了,大明除了大成国和不知道靠不靠谱的辽国,就只剩下铁弗这么一位铁杆盟友了。

    刘犬这家伙现在过得很滋润,在大明的支持下,铁弗已经建国,号称夏国,跟历史铁弗人建立的国家倒是一个名字,刘犬成为铁弗之王。不过因为他们在大草原上晃悠,基本上不来中原,所以很少有人会把他当成一方强势的实力。不过铁弗虽然经过了内乱和大明的搜刮之后,实力减小,但是十万铁骑还是能凑出来的,这一次莫含等人觉得要好好给这些不听话的家伙喝上一壶。

    圣武八年,大将军鲁忠出函谷关继续跟大赵司隶州的刺史石邃较劲,其实双方完全就是谁也打不过谁,石邃这些年把自己的两个弟弟彻底压制了之后,他就开始不断地建设司隶州正面防线,因此司隶州从正面被攻破的可能性很低。

    这个石邃也是命好,当时他战败了之后,他的两个弟弟想趁机上位,而石弘也想把他换了,毕竟当年石邃这个小王八蛋可没少欺负石弘,但是关键时刻石弘很信任的高僧佛图澄劝诫,说司隶州只有石邃能够守卫,换成其他人很可能半年都守不住,石弘也就忍住了。再加上石邃也不是傻子,他慢慢向石弘靠拢,石弘看到石邃这么听话,而且司隶州位置也很重要,于是就把石邃几个捣乱的弟弟全部叫回了邺城,这下子石邃地位保住了,他跟石弘的关系也更亲密了,完全是因祸得福。当然石弘掌控者石邃的几个弟弟,也算是一种牵制,告诉他自己随时能够替换他,让石邃更加卖命。

    因此明眼人就看得出来别看鲁忠手下大明和大成国加起来十几万人,但是鲁忠这一路只不过是疑兵,而所有的焦点都在并州谢艾这里。

    圣武八年三月,谢艾派遣杨昇带领三万大军进攻上党郡,而自己则带着十几万部队陈兵并州和幽州的边界,大赵幽州刺史赵鹿也统帅大军七万余人驻扎在这一线,双方近二十万人的大战一触即发。

    “将军,夏国大军已经准备完毕,西夏公刘犬派来使者已经把大军放到战场之北五十几里外的草原,随时准备听从将军的命令杀到战场。”谢艾听完下属的报告,却没有开口,他总是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但是回想一遍,又没有发现不对。

    “将军,咱们应该尽快动手,听监察司的人说,后赵派遣了三万大军支援赵鹿,如果咱们拖延日久,那么很可能出现变故。”副将说完,谢艾摇了摇头。

    “你们觉不觉得这一次行动有什么异常,或者是不对的地方?”谢艾问完,所有人都努力思索了起来,这群将领有不少都是铁血军的老人,因此他们不管是执行力还是战场上的经验都很丰富,既然主帅这么问,肯定是有问题,所有人都拿起监察司送来的情报看了起来。

    “谢将军,你看这份监察司的情报,代国这一次行为诡异,他们竟然在这么紧张的时候,学习我大明搞什么阅兵仪式,不过据监察司的消息来看,他们整的不伦不类的,很多人骑着马都能掉下来。不过他们的部队倒是都在云中好好待着,并没有参与这一次大战的意思,不过我看这份情报的时候总感觉哪里不太对劲。”一个叫做刑扥的偏将说道,这个人也是当年残存的铁血军。

    “代国人阅兵掉下马来?这怎么可能,鲜卑人都是马背上的民族,正规军怎么可能马都骑不好,他们这是在迷惑我们。来人拿地图。”谢艾眼睛一亮。

    “传我命令,征北军前军、中军和左军三万人全军出击,排名布阵的时候松散一些,多举旗帜,装作我军兵力出动大半。切记你们是佯攻,看见不对立刻回军。镇北军全部支援雁门关。呵呵,代国长出息了,竟然给我玩瞒天过海,我这一次要好好教他们做人,以为傍上赵国就可以打败大明了,痴心妄想。”谢艾冷笑着说道。

    “是否要通知西夏公?”谢艾的下属问完,谢艾缓缓摇了摇头。

    “派人去告诉西夏公,让他们暂时不要动,等候我的命令。”谢艾这一次这不过是佯装进攻,为自己支援雁门关掩护,怎么可能会动用大杀器铁弗骑兵。

    代国国主拓跋翳槐骑在马上意气风发,他的身后是七万大军,并州的云中郡和五原郡都被大明借给了代国居住,本来这两个郡也是刘琨当年割让给代国的。但是大明占据了并州之后,强力收回了两个郡,不过因为两地汉人几乎没有,而且过于偏远,再加上大明为了拉拢,又把这里借给了代国。

    不过代国人却没有知恩图报,他们只是觉得大明太霸道了,他们占据了二十年的地方成了租借的,怎么想怎么觉得委屈。不过后来大明把代郡给了代国,拓跋鲜卑的族人才把这个不快压制了下去。

    但是去年他们把代郡丢了,竟然把责任推到了大明头上,怪罪大明不救援他们,另外代国的新首领拓跋翳槐当年投靠大明,大明并没有优待他,所以他对大明极其厌恶,这一次大赵派人联系拓跋翳槐,他在听完使者的计划之后,就背叛了大明投靠了大赵,这一次跟谢艾猜测的一样,他正是要趁着并州跟大赵对抗,突然出兵从北边杀进并州的腹地,一旦大明丢了并州,那么大明就失去了三分之一的实力,再也没有可能找自己麻烦了。

    拓跋翳槐想的是不错,但是却绝想不到进入并州腹地的雁门关竟然驻扎着数万大军等待他们前去送死,拓跋鲜卑最后的一点实力,估计也要被葬送了。

    虽然是佯攻,但是大明军队的实力不是吹得,赵鹿派出去五万大军,竟然在正面战场被是他们一半的大明军打的节节败退。大明的爆火箭和连弩,大量杀伤大赵的军卒,赵鹿吓得连忙收兵,短短一上午的时间,大招竟然死伤了七八千人。

    楚云虽然不懂怎么造枪,但是对于先进的技术还是大力支持的,而且也知道武器的发展方向,因此宋朝才出现的爆火箭和连弩被研究了出来,并且为大明大大增强了实力。

    “这绝对是大明主力,战斗力竟然如此惊人,来人给我去送信给铁弗刘彪(刘犬),告诉他我们已经把大明的主力引出来了,让他们明天出兵,夹击大明。”估计谢艾也不会想到铁弗人竟然也跟赵国同流合污了,一场关系到大明前途的大战即将到来。

    “陛下醒了。”在大明宫中,王惠妍片刻不离的看着楚云,就在她紧紧拉着楚云的手,痴情的看着楚云焦炭一样面庞的时候,楚云突然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