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一直认为这个欢喜尊上都是一副内外都玩世不恭,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性格呢,看起来自己看错了啊。不过他的儿子极乐尊上死了他都没表现出太在意,现在坏了区区两件灵器,就算是再心痛也不至于跟死了亲爹一样吧。

    突然一个想法出现在了楚云脑海里,他刚才遇到的那三个人,不会真的是欢喜尊上的亲人吧?自己刚刚脱困而出的时候,好像听到有人在哭嚎自己的女儿、妻子和母亲,难道就是欢喜尊上?

    自己刚才遇到的那几个人绝不是幻觉,否则自己的破妄法目绝不会看不透,当然那几个人应该也不是真人,自己最后时刻开启了破妄法目,看到那个老妇人的身影有些虚幻。难道是神魂?楚云在宗师中期之后,神魂就已经凝实,就算是离体而出也没有问题,但是楚云却根本不敢尝试,毕竟神魂出了一点危险整个人就彻底完了。而且宗师武者一旦死亡,除非是向野王尊上一样以神魂为贡品弄什么转生咒,否则宗师武者可能带着自己的记忆转世的,这种例子楚云也亲眼见过,比如说高仁。

    但是一般的人死了之后,神魂就会消散了,到底是去转世还是彻底消散了这谁都不知道,不过一些死去的人的神魂在某些特殊的环境或者是功法之下,能够转化为鬼魂。就是乾蓝冰域也有门派专门研究这些东西,比如说御魂宗和炼魂宗,都是以修炼神魂出名的。因此楚云对于见到这种在普通人眼里十分吓人的东西早有准备,不过楚云却不畏惧。鬼魂而已,楚云这一身的煞气足以让任何妖魔鬼怪不敢近身,而且宗师武者的法则之力和浑身的元力,也是能对鬼魂造成毁灭性的打击的力量,比任何道法都好使,随手就能弄死的东西有什么好害怕的?

    不过这一次楚云却没有发现几个人身上的阴气,也就是俗话说的鬼气,否则楚云就算是什么都不做,一旦有这种鬼东西靠近自己,自己体内至刚至阳的火属性元力和阳属性元力也会自动灭敌的。

    这几个人应该是鬼魂,但是却没有阴气,还能够安然无恙的出现在楚云身边,必定不是普通的鬼魂,难道是那个大殿的原因?这个欢喜尊上把自己的家人都弄成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就是为了祭炼这个大殿?还是因为欢喜尊上的亲人死了,他不舍得他们魂飞魄散,就养了起来。如果是后者,那么欢喜尊上这个人还是有点人性的,毕竟对自己的亲人还不错。但是如果是前者,欢喜尊上只是为了这一件威力极其强大的灵器,就把自己的亲人禁锢在其中,那么这个欢喜尊上简直就不是人了。

    这些想法一闪而逝,楚云很快就把这想法跑出了脑外,就算是这个欢喜尊上毫无人性,杀死了自己的亲人祭炼灵器,这也对两个人的战斗没多少关系,何况那个金刚杵已经破裂,楚云的心血也不会因为欢喜尊上多么的灭绝人性就有什么卫道除魔的可笑想法,楚云从来都是个自私的人。

    “楚云,你这个可恶的混账,毁我灵器,让我挚爱之人魂飞魄散,老子不杀了你难解心头之恨。我可怜的宝儿,她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天真烂漫,我不忍心她长大了受到脏脏的尘世污染,在她不到五岁的时候,就忍痛把她送到了我的佛国之中,你应该见到过她在里面生活的多么快乐。还有我最喜欢的女人红玉,她是那么的温柔,我让她永远陪着我,我们两个人是多么的美好,这也都被你破坏了。最可恶的是你竟然害死了我的母亲,你知道嘛?我花费了多少精力才找到了这么一位跟我亲生母亲性格相貌几乎一摸一样的,我亲手断了他的心脉,让她的遗体没有收到一点损伤,然后才小心翼翼的把她的神魂移到了我的神国里。她的身体则被我放在了冰棺之内,我要让她永远陪着我。这一切都被你毁了,本座要让你偿命,刚才我都是陪你玩的,现在就让你尝尝本座的欢喜佛国。”说完欢喜尊上身后的佛像一招手,念珠化作的蛟龙就重新变为念珠回到了佛像的手掌,楚云也立刻收回了禁法九龙网。

    佛像散发出了一阵刺眼的淡金色光芒,楚云一时没有开启破妄法目也不得不微微侧头躲避,等楚云再次开启了破妄法目,就发现自己身处的幻境又是一变,竟然出现在了一片白蒙蒙的空地之上,周围什么都没有,楚云竟然再次被欢喜尊上算计了,这怎么可能,楚云可是一直小心戒备着的,难道这个欢喜尊上的空间法则竟然领悟到了如此地步?或者是这个欢喜尊上有什么堪比灵宝的宝贝?否则怎么解释现在的情况,一般的灵器启动的时候,楚云这个级别的武者都能提前感应到的,也只有传说中天生地养的灵宝级别的宝贝才会让宗师武者都感受不到。

    楚云四周看了一圈,然后一个念头收起了天冶剑,只见他双手一推,浑身浩瀚如海的元力喷涌而出,所有的迷雾如同遇到了飓风一样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楚云抬头看去,一尊金灿灿的佛像矗立在自己身上,仅仅只有几十米而已,但是刚才被浓雾笼罩,竟然丝毫没有感受得到。楚云再次取出天冶剑,他围着这一尊佛像转了一圈,结果发现这个佛像就是最普通不过的青铜佛像,楚云甚至用天冶剑敲了几下,结果发现这是实心的佛像,里面应该也没有什么古怪。

    “去。”楚云单手挥出天冶剑,这一尊高达十几丈的佛像被一切两段,果然没有任何异常出现,楚云舍弃了佛像再次朝前走去。

    虽然迷雾没有了,但是这里到处都是漆黑的,一丝光亮也没有,以楚云的视力,也就是能看出去几百米的距离,而楚云的神识更是被压缩到了不到一丈。楚云走了没多久,竟然又发现了一尊佛像,这一尊佛像跟刚才那一尊几乎一米一样,楚云围着佛像转了一圈,突然楚云眼睛一缩,因为他看到了佛像从头顶到脚下的一道豁口,这豁口的位置也不就是刚才自己劈开的位置?

    “装神弄鬼。”楚云直接一掌拍出,《万元化融手》很轻易的就把这一尊几千斤重的铜佛融为了一个铜球,这是楚云的万元化融手还修炼的不到家,如果楚云这门功法练到极致,能够把金属化为最纯净的金属性灵气。

    楚云一脚把缩小了一半体积的铜球踢飞出去,然后继续往前走去,这里不是什么阵法,因为阵法瞒不过自己的破妄法目,当然也不是幻境,楚云对破妄法目还是很自信的。这么想起来此处就是一处独立的小空间了?否则绝对没办法解释这一切。

    但是如果是另一处空间,欢喜尊上是怎么做到的?就算是空间法则掌握了十成,楚云也不认为能够随意开辟空间,虽然宗师后期武者叫做法则掌控者,但是他们也只是能够借用而已,哪里谈得上掌控?如果真的能掌握天地间的某一种法则,那么就算是天道也会畏惧吧。

    如果不是欢喜尊上开辟的空间,那么欢喜尊上是怎么做到的?突然楚云想起了自己从霸刀峰得到的那一处空间。

    “领域变洞天?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洞天?可是欢喜尊上只是区区宗师巅峰,洞天就算是大宗师掌握的也寥寥无几吧?”楚云实在有些想不明白,但是虽然想不明白原因,楚云却也没有深想,而是直接动手实验这是否是一处独立的小世界。

    只见一把猩红色的大刀出现在楚云手里,这把刀也不知道是楚云杀了那个倒霉蛋那里得到的,是一件宝刀,虽然比起火灵剑、天冶剑稍微差一些,但是也并没差很多。

    楚云嗖的一声把刀扔了出去,虽然楚云没用一丝法则之力,但是动用了深厚的元力,这一掷不要说千里,就是万里也没有问题,楚云前世看的里,那些剑仙千里之外取人首级,对于现在的楚云就是个小儿科。

    大约三个呼吸间,楚云听到哐当一声,楚云虽然看不见宝刀飞得多高,但是也能大体估量出来,看起来他的猜测果然是对的,这真的是一个独立的小空间。

    “欢喜尊上,难道还不现身?”楚云大喝一声,四周突然亮了起来,但是这一种亮是那种金黄色的亮光,这片空间对楚云一览无余,果然是一片小空间,而且比起霸刀峰的那一个空间都要大,随着黄光的亮起,欢喜尊上和他那个该死的佛像终于出现在了楚云面前。楚云和欢喜尊上算是交过手了,而且也打了好几天,愣是没当面交手过,也算是稀奇了。现在正主出现在楚云身前,楚云不惊反喜,这说明,这个欢喜尊上的种种手段终于被自己磨没了。

    “老子站在这里你又能如何?这一处未成形的佛国是我释厄寺数万年来的积蓄,哪怕是贫僧都舍弃了面皮,磨了师叔伯门几个月才能接出来的。这里就相当于我的洞天,一界之力都任由我调动,不要说是你,就是一般的大宗师我都能够抗衡,你能逼得我用出底牌也算是对你实力最大的认可了。”欢喜尊上自得的说道,楚云却不听他废话,而是早早的运转出了日月双轮,欢喜尊上距离楚云只有区区几十米,这个距离以宗师武者的攻击速度来说根本不算是距离。

    日月双轮轰然朝着欢喜尊上飞去,让楚云有些心惊的是欢喜尊上只是微笑着什么动作都没有,看到欢喜尊上的表情,楚云就知道这一击的结果。虽然不知道这个欢喜尊上有什么自信能挡住自己的日月双轮,但是楚云都要仔细观看,因为这对于楚云接下来的动作至关重要。

    哐当,如同转头砸水泥地面的声音传来,楚云脸色凝重了起来,因为日月双轮到了欢喜尊上几十厘米之处,就再也无法寸进。

    “这是空间壁垒?”楚云立刻知道,这个欢喜尊上看似跟自己很近,实际上却不在一个空间之内,有空间壁垒阻拦,日月双轮再厉害也无法建功。

    “哈哈哈哈,你打我啊,这佛国之内,我就是创世之主,你想伤我?没有一丝可能,但是我却能够随时威胁到你,我已经立于不败之地,哈哈。”欢喜尊上狂笑了起来,他身后的佛像却没有一点迟疑,直接朝着楚云扔出了一根金色的长棍,长棍之上密密麻麻的梵文看起来十分的神秘。

    楚云不敢大意,他直接召回了日月双轮,天冶剑一指,日月双轮朝着长棍撞了过去,这是宗师武者最常使用的防御之法,但是让楚云心里一惊的是日月双轮竟然装了个空,长棍依旧朝着自己袭来。

    “可恶,竟然连武器也能控制在空间之外,如果我一个不慎,这武器就能打在我的身上吧。好一个立于不败之地。”楚云二话不说施展轻功离开了原地,而就在楚云刚刚离开,长棍就打在了楚云刚才站立的地方,一阵磨牙一般的声音传出来,整个空间都晃了三晃,可见这一击的威力,虽然不能击破空间,但是打在楚云身上,绝对能把楚云这么一位宗师八层的高手重创。

    楚云也没想到这个长棍有如此威力,刚才他本来是想去硬接这一下的,看看能不能把长棍击毁,最终还是因为谨慎躲开了。如果刚才真的是去硬接,那么楚云最起码也会失了先机,被欢喜尊上一路强攻,而更严重一点甚至就是被击伤。

    欢喜尊上也没想到楚云躲开了这一棍,但是他却并不急躁,而是稳如泰山的坐在地上指挥着自己身后的佛像控制着这一件棍状的灵器。

    都说修炼无日月,其实宗师武者一旦战斗起来,也根本不在意时间,寻常的宗师武者一看不敌就投降认输,这只是在差距太大的时候才会发生,一旦奇虎相当,打个一两年都是很寻常的。

    楚云只能不断地防御,欢喜尊上却完全不防御,只需要进攻,两个人一躲一攻就是十几天过去了。楚云要不是有《惊云游龙功》这种天阶的轻功,还真不一定能躲开欢喜尊上防不胜防的攻势。

    欢喜尊上虽然也没有打中过楚云,但是他一点都不着急,毕竟怎么看怎么他都稳占上风,楚云本来跟他就有大仇,他现在把楚云当成一只被玩弄的老鼠,不光不急,反而恨不得多玩楚云一会。

    楚云也发现了这个长棍的优缺点,优点就是十分的重,这个分量估计能达到几十万吨,就算是宗师武者挨一下也要难受,更别说它还是以法则之力催动,这两股力量加起来就很惊人了,威力绝对不俗。

    不过缺点也很明显,就是欢喜尊上只能以法决操纵,自己根本拿不动,这就显得十分笨重了,因此了解之后,楚云就没多少危险了。但是因为只能躲不能反击,所以知道了缺点也没办法。

    这一段时间,楚云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还击,这个欢喜尊上自认为稳操胜券,所以跟猫捉耗子一样的玩弄自己,但是楚云也不是无法还击的,而这个办法还不是一种。自己虽然掌控不了空间,但是并非真的就没法破除,但是楚云却在等一个机会,等欢喜尊上彻底的放下戒心。

    一个人最强大的时候,也是一个人最虚落的时候,而说强大是说的一个人的力量,而最虚落的指的是一个人的精神。楚云要让欢喜尊上彻底的不把自己放在心里,然后他将会迎来楚云最致命的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