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哥,来陪我玩啊。”就在楚云思索着这大殿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的时候,一个清脆干净的声音传到了楚云的耳朵,楚云立刻抬头看去。

    只是一眼,楚云就被小姑娘的相貌折服了,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小萝莉了,大约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就跟一个瓷娃娃一样。楚云一直认为钟灵毓秀这个词语是夸张的,哪里有这样的人能够汇聚天地间的灵气才能产生的,但是这一刻楚云相信了,真的有这样的人。

    楚云看到小姑娘的一瞬间竟然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甚至连手里的天冶剑掉落在了地上,身边的日轮回归了本源都不知道,他只是木然的被这个瓷娃娃一样的小姑娘拉着跑了起来,银铃一样的笑声响彻了大殿。

    楚云彻底忘记了自己要来做什么,甚至忘记了自己是谁,他只想陪着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永远永远的陪着她,其他的都无所谓。楚云也不知道自己跟这个小姑娘玩了多久,他感觉自己的身子有些疲惫,但是却根本没放在心上。疲惫感越来越强烈,但是楚云还是硬撑着。如果让外人看到楚云的样子绝对会吓傻的,因为楚云现在的样子非常的骇人,他的样子如同皮包骨头,瘦的根本没有人样了。

    楚云和欢喜尊上的战斗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不管是炫光尊上、金鼎尊上还是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四个人的注意力一直都在两个人身上,当然黑哥显然不是这样的,他一直都在执行着楚云交给他的任务,他在全力的强攻风凌尊上,根本不像金鼎尊上这样,五分的力量再跟金鼎尊上对战,剩下的五分的注意力在关注着楚云和欢喜尊上。

    本来楚云安排的是炫光尊上牵制魔影尊上,毕竟两个人都是宗师六层的武者,即便是魔影尊上是六层巅峰,而炫光尊上为六层初期,但是差距并不大,因此牵制住魔影尊上应该没有问题。而黑哥联手金鼎尊上尽快的击败风凌尊上,然后帮助炫光尊上对付魔影尊上。这个计划本身是没有问题的,毕竟两个宗师三层,黑哥还曾经是一位宗师巅峰的超级高手,对付一个风凌尊上应该是稳稳地,不过楚云也没想到,他们竟然因为自己的原因,开始消极怠工让计划彻底破产了。

    也不怪他们的心思都不在对方身上,实在是楚云和欢喜尊上的情况太怪异了。两个人的头顶的九条金龙和一条蛟龙正在不断地争斗这就不说了,奇怪的是楚云和欢喜尊上,两个人相对而坐,虽然坐的有些远,但是这个距离对宗师来说跟没有距离差不多。欢喜尊上闭着眼不断地做出“卡哇伊”的可爱动作,而且还不断地撒着娇,这表情如果是在一个女孩身上绝不会显得怪异,但是在一个活了几千年的老男人,甚至还是个和尚的身上,这绝对怪异得很。

    而楚云也坐在地上,日月双轮漂浮在他的身前,就跟两位保镖一样,所有人都不怀疑,如果有任何人靠近楚云,都会受到这两个轮子的攻击。当然这不是什么奇怪的,让所有人都被吸引的是楚云的身体,他的身体以肉眼能见的速度瘦削了下去,而且他的气息从宗师七层不断的衰落,仅仅只有几天的时间,他的气息就掉到了宗师初期,这让所有人都惊疑不定,他们不知道楚云到底发生了什么。

    楚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他正在跟小女孩玩的很好,楚云如同慈父一样看着小女孩拿着一条丝带跑前跑后,他追逐在小女孩的身后,生怕小女孩摔倒一样,这完全就是一个父亲才能做出来的。

    突然小女孩被丝带绊倒在地,楚云连忙的跑过去小心翼翼的扶起了小女孩,嘴里不断地安慰着有些委屈的小女孩,许久小女孩才破涕而笑。

    “我叫你爸爸可以嘛?我爸爸一点也不喜欢我,我想叫你当我的爸爸。”突然小女孩满怀希望的看向楚云,楚云看着蒙着一层水雾的大眼睛瓷娃娃,感觉心都要融化了。不过就在他刚要张嘴答应的时候,楚云的脑海里突然闪出了一些影像,楚云立刻停下了马上就要说出口的话。

    “你不喜欢我了,呜呜。”就在这个时候,小姑娘突然哭了起来,这一哭再次让楚云感同身受,他简直觉得自己就是罪无可赦的罪人,竟然惹得这样的小萝莉哭泣,自己哪怕是死了都不能让这样可爱的女孩纸委屈,他张了张嘴就想答应小姑娘,就在这个时候,楚云的脑海中再次出现了一些画面。这一次楚云看的比刚才清楚多了,他在画面里看的一个男子,他觉得这个男人好熟悉,这个男子一件件的事,自己好像都知道,但是这是为什么?楚云的脑袋突然疼了起来。

    “大哥哥,我不让你当我爸爸了好不好?我们一起去玩。”小姑娘想要拉住楚云的手,没想到一直都如同慈父一样宠爱着小姑娘的楚云竟然粗暴的推开了小姑娘。

    小姑娘满脸的难以置信,楚楚可怜的表情瞬间就变为了恶毒,简直难以想象,一个满脸天真的小姑娘竟然能够表现出如此的怨恨、恶毒的表情,楚云的脑海中突然又冒出了什么,不过还没等楚云细看,楚云眼前的小姑娘已经不见了,而楚云也像是突然忘记了小姑娘的一切,他站在原地,就如同一个木偶一样,连眼珠都不会转动,只是看着小姑娘消失的地方发呆,就像是有人按下了时间停止的按钮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虽然并不算是太漂亮,但是却端庄贤惠的少妇模样的女人出现在楚云身边,她温柔的拉起了楚云的手,楚云就像是被按了开始的按钮,终于有了一丝活人的气息,他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感觉眼前的女人让自己温暖,他自然而然的跟着女人一起离开了原地。

    五个人几乎全部停下了战斗,因为楚云的情况更加的恶劣了,楚云不要说实力如同水银落地一样的狂掉,就是生命力也越来越弱,就算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家的生命力可能都要超过楚云。就是黑哥都不在出手,他也觉得自己的掌门人情况不对了。

    “出手。”黑哥不敢再等直接出手了,黑哥成为傀儡之后,原来修炼的《逆转五行大法》已经全部被废,而他虽然保留了神魂,但是却无法感悟法则之力了,因此他的攻击并非是法则之力,当然也不是跟法则之力平齐的御刀术和御剑术,而是十分稀少的雷霆之力,算起来雷霆之力应该算是元力的一种,但是跟普通元力不同,雷霆之力是唯一一种能够对宗师造成伤害的元力,当然也有很多人认为雷霆之力不是元力的。

    黑哥修炼的功法叫做《二转引雷决》,名字虽然不咋地,但是这是一种实打实的强悍功法,甚至不比一些超天阶的超级功法差,这门功法的也不需要元力支持,而是以极品灵币催动,以黑哥体内复杂的程序从而引动天雷。传说雷劫一共九重,而这门功法据说练到高深之处能够引动二重雷劫,当然黑哥这么多年被困在地底,早就把这门功法修炼到了极致。不过一旦引动二重雷劫,支撑黑哥活动的极品灵币绝对会被瞬间抽空,黑哥是傀儡的事情就再也瞒不住了。不过黑哥也顾不得这么多了,他让炫光尊上和金鼎尊上动手,结果发现他们两个竟然都没有行动,看得出来他们虽然被楚云的九洲灯控制住了,而且也被楚云的天资慑服,但是却仍旧有自己的小心思,估计两个人心里觉得,如果楚云死了他们说不定获得自由呢,真是可笑,一旦九洲灯的主人死亡,他们必死无疑,真以为盟主是骗他们的呢?

    黑哥虽然担心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会因为没有了炫光尊上和金鼎尊上的牵扯而阻拦自己,但是对楚云安慰的担忧却不得不让黑哥出手了。黑哥不断地结着复杂的手印,嘴里也在念着某种类似于祭文的口诀,天空慢慢的出现了一片乌云,乌云中雷鸣电闪既位骇人。而让黑哥有些惊讶的是,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两个人竟然一动不动,仿佛没有看到黑哥的动作一样。但是不管怎么说,黑哥正是因为他们的不作为完成了引雷决的最后一步。

    “二转雷劫,去。”黑哥大喝一声整个人都跳进了雷鸣电闪之中,终于一道给人无可抵挡的天雷从乌云中直射向了欢喜尊上。雷劫从高空坠下,犹如一条白色的长棍,一点都没有平常雷电那么曲折婉转。雷电上的能量就是让非常远之外的几位宗师高手都觉得难以抵挡,几个人都神色凝重,估计谁也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很平常,也没什么战绩的黑哥竟然有如此骇人的引雷之术。几个人都一动不动,不管是炫光尊上等人还是魔影尊上等人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当然他们等待的就是楚云和欢喜尊上的最终结果。

    大殿之中的楚云微笑着看着正在给自己洗衣做饭的温柔女子,楚云从来没有感受到自己的内心如此的宁静,楚云甚至想着这个女人如果是自己的妻子多好,自己愿意这么一直平静的生活一辈子。

    “大哥,来吃饭了。”女子微笑着看着楚云,眼睛里满是神采飞扬,是个人都看得出她对于楚云的好感,楚云当然也感受得到,不过楚云每一次想开口向她表白成为自己的妻子,都感觉到自己内心深处的那一种排斥,这一种排斥让楚云难以开口。两个人就这么明知自己对对方有意,而对方也对自己有情,却无法开口。

    “大哥,奴家想成为你真正的妻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楚云看着眼前温柔的女人,愿意两个字就要脱口而出,但是突然楚云的脑海里又有几个片段浮现了出来。

    楚云手忙脚乱的后退了两步大声喊道:“你不是我的妻子,我的妻子是灵儿,是灵儿。”

    一直都给人端庄温柔的女子突然变成了厉鬼的模样,“负心的男人,你们男人都该死,为什么不愿意陪我,为什么不留在这里陪我。”慢慢的女子在狰狞中消散了。

    突然楚云又被按下了时间暂停的按钮,等一位慈祥的老人牵起了楚云的手,楚云再次能动了。

    “孩子,我的好孩子,你愿意成为我的儿子嘛?”这一次的情景进展的远比前两次快,楚云眼睛里面不再是不谙世事的纯真,而是犹如一湾深潭的看着老人。

    “我的母亲是我小的时候就病死了,她跟您一样都是个慈祥的妇人,我已经很多年没有感受过母爱了,甚至我以为这一辈子我都感受不到了,因此我很感激您让我再次感受到母亲的关爱。但是很可惜,你不是我的母亲。”楚云突然大喝一声,面前的老妇人微笑的散成了碎片,整个大殿也晃动了起来,轰然一声,大殿终于倒塌了,楚云也恢复了他全部的记忆。楚云没有发现这个老妇人是唯一一个没有面色狰狞的人,她跟前两个人完全不同,反而犹如解脱了一样。

    盘膝坐在地上的欢喜尊上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身后佛像手里的金刚杵竟然破裂了,上面的三个佛像滚落在了地上,如果楚云能看到绝对会震惊的,因为这三个佛像的面容正是他遇到的那个小姑娘、那个少妇和那个老妇人。

    “不,不,我的女儿,我的爱人,我的母亲,不。”欢喜尊上第一次失态了,他蹲在地上拿着断裂的佛像失声的痛哭,当真是肝肠寸断。

    楚云恢复清醒之后立刻感受到自己身体的虚弱,他只是一个念头,直接在自己周围形成了一个天地灵气的漩涡,海量的天地灵气补充到自己体内,楚云很快就恢复了原来的相貌。而且他的实力竟然不知不觉的突破了宗师七层,成为了宗师八层的武者,这个发现让楚云一喜。

    不过楚云也没有功法继续关心自己,他感受到了一股崩天裂地的能量在自己的不远处,这一股力量让楚云都感受到了毁灭的威胁。他立刻抬头看去,天上的雷劫已经在欢喜尊上的头顶,让楚云震惊的是,他竟然在雷劫之中感受到了已经陷入了昏迷的黑哥的气息。

    楚云扭头看去,炫光尊上等四个人全都一动不动的看向自己的方向,楚云是何等人物,他立刻就把刚才的事情猜出了八九不离十。

    黑哥这是看到自己陷入了危险,因此发动了自己的引雷决,估计他还想让炫光尊上和金鼎尊上出手,不过这两个人觉得自己快不行了,有了小心思所以不出手静观其变。他们是在等最终的结果,楚云想明白之后心里勃然大怒,这两个个混蛋玩意,竟然这个时候生出了不该有的小心思,很好,等这件事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欢喜尊上也从痛哭中回过神来,天上的雷劫能让楚云如临大敌,对欢喜尊上也有很大的威胁,说实话两个人的实力各有千秋,不会相差太远。

    欢喜尊上身后的佛像立刻出现在了他的头顶,佛像高高的抬起了自己的一根手掌,手指做拈花状,实在是他的手里真的捏着一朵莲花。莲花一共只有三朵花瓣,但是每一个花瓣都散发着让人沉醉的金光,这莲花正是金色的。莲花一出现,一阵幽香飘散出来,而且漫天金光散出,一看就不是凡品。

    金色三瓣莲花被佛像扔了出去,这个时候雷劫终于到来了,雷劫结结实实的撞在了莲花之上,耀眼的金光和雷电的白光让所有人都无法直视,但是却挡不住开启了破妄法目的楚云。

    楚云一招手,已经变为了傀儡之体的黑哥出现在了楚云身边,楚云速度极快的帮助黑哥换上了一块极品灵币,然后直接带着黑哥来到了万里之外,这个范围应该不会被波及到。

    “啊,我要杀了你,老子要杀你们。”欢喜尊上如同杀猪一样的嚎叫声响了起来,楚云和黑哥抬眼看去,那一朵金色的三瓣莲花竟然掉落了一瓣花瓣,虽然不知道这朵金色莲花是个什么路数,但是无疑现在被黑哥的二重雷劫击毁了。

    “盟主。”炫光尊上和金鼎尊上两个人也发现了楚云和黑哥,两个人直接跃了过来,双膝跪地跪在了楚云面前,甚至连头颅都紧紧的贴在了地上,这代表了他们的惊慌,他们可是知道楚云多么心狠手辣,而且他们的小命可掌握在楚云的手里。

    楚云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就在炫光尊上和金鼎尊上越来越害怕的时候,楚云终于开口了:“现在继续去按照原定计划行动,如果再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小心思,那么你们知道本盟主会怎么做。”两个人如临大赦,直接朝着魔影尊上和金鼎尊上杀了过去。

    黑哥留下了,把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刚才没有阻挡自己的消息告诉了楚云,楚云略一思考就明白了两个人的心思。

    “黑哥,你也去吧,这两个人想要两头下注哪有这么容易?除非他们投降,否则按照原定计划行动。”黑哥听到楚云的话点了点头也朝着金鼎尊上杀了过去。

    楚云身子缓缓地漂浮而起来到了欢喜尊上的身前一里远的地方,欢喜尊上赤红的双目死死的钉在了楚云身上,他身后的佛像一伸手就把欢喜尊上放在了手掌之上,一人一佛像悬浮了起来,一直到了楚云身前十几米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两个人新一轮的战斗就要爆发了,第一轮的战斗,楚云丢了两把宝剑,黑哥透支了一块极品灵币,而欢喜尊上也没占到好处,他的金刚杵和金色莲花都破损了,这两件绝对是顶级的灵器,不过算起了楚云是在黑哥帮助下才取得了这么点优势,实际上一切都在欢喜尊上的掌控之中,楚云略占下风,释厄寺果然底蕴深厚,欢喜尊上手段也当真是层出不穷,让楚云感叹盛名之下无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