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楚云?”欢喜尊上和楚云见过一次,但是真正能够面对面的说话还是第一次。欢喜尊上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袈裟,上面满是华贵而散发着神秘气息的宝石,极其的骚包。不过楚云一眼就看出这一身袈裟的不凡,这袈裟上面的宝石都是以某种规律排列的,而且这些宝石都是一些带着各种属性能量的宝石,这绝不像是普通的装饰品,而更像是以某种阵法布置的法衣,甚至级别很可能就是灵器级别的,灵器不算多也不算少,基本上每一位宗师都有那么几件,但是防御类的灵器极其少见,如果说这袈裟是释厄寺标准配置,那么释厄寺的财富和底蕴就可能远超楚云的想象了。

    “不错,本座正是楚云,阁下真的是极乐尊上的令堂嘛?如果传说是真的,那么阁下做的一切都能说的过去。”楚云开口问道,其实到了现在楚云也想跟这个欢喜尊上和解,毕竟释厄寺看起来太强大了,远不是楚云现在能招惹的。

    “乐儿的确是我的儿子,也是我的心头肉。”欢喜尊上眼睛里的柔情一闪而过,这没逃过楚云的眼睛。

    欢喜尊上一句话就封死了楚云和解的可能,这让楚云再不想动死手也不行了,楚云是个果断的人,立刻就准备动手。

    “不过,乐儿死了对贫僧也是好事,这样我就能无牵无挂的修行了,你们不知道,这个小子给老子惹了多少麻烦,说实话好几次,我都恨不得亲手掐死他。你算是帮了我的忙,我还是要感谢你的,毕竟我自己也下不去手。”欢喜尊上又开口说道,这让楚云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当然,贫僧虽然感激你,但是怎么说乐儿也是我的亲儿子,这个仇是要报的。但是贫僧看到你的实力,却又觉得这个仇不一定能报了,这让贫僧真的是很纠结。据说你修炼还不到千年,你是怎么修炼的?竟然达到了宗师后期的地步,说实话贫僧还真不一定是你的对手。”欢喜尊上说道这里,飘在了身后的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全都难以置信的看向楚云,刚才欢喜尊上说什么?楚云是宗师后期?怎么可能?难道是自己的眼睛瞎了?他明明是宗师三层的气息,而且楚云死了自己的本命元兽,这是仙海域那么多宗师注视下死的,难道他们都看错了?

    楚云早就有了暴露实力的准备,但是还是没想到欢喜尊上一眼就看出来,这和尚真是厉害,既然这样,那就没必要掩饰了,楚云宗师七层巅峰的实力毫无掩饰的放了出来。

    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护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的心思,如果楚云早就展示出宗师后期的实力,他们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背叛?这个楚云已经是宗师七层巅峰,绝不是这一两年就能达到的,这个楚云隐藏的好深,也把我们坑的好苦,魔影尊上师兄弟两个人苦着脸想道。

    “果然是宗师后期,说实话贫僧还以为我的神通出错了呢。阁下已经是宗师后期,你的威名在仙海域可是无人不知,连宗师后期武者都能死在你的手上,不过那个时候你应该也是宗师后期了吧,这就能说的过去了,不过即便是这样你的战斗力也当真是不凡,贫僧虽然自信,但是并不自负,何况是在光天化日下,就算是你被我击败,也完全能够逃走。因此我本想假装和解,出卖魔影门,稳住阁下的。但是我见了你之后才发觉,我真的如此做,反而会加重阁下的杀心,这样你跟我就变成了真正的不死不休,因此贫僧就算是有万般无奈,也只能硬着头皮的跟你战一场了。”楚云听到欢喜尊上的话,心里顿时一紧,这个家伙什么路数,他有什么神通?竟然能够看出自己的行事风格,还是真的跟他说的一样,他有什么神通,能够看透人心?楚云并不怀疑这个欢喜尊上有这类神通,因为他的破妄法目就是神通,而且在破妄法目没有晋级之前,楚云也能够看破人心,这一种看破几乎是没有限制的,极其的神妙。而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心情可想而知了,他们没想到这个混蛋和尚竟然有出卖他们的想法,要知道他们背叛跟霸王盟的盟约可都是为了他啊,但是这和尚竟然根本不在意,差一点就卖了他们,这让两个人惊怒不已,不过最终两个人还是没有质问欢喜尊上。

    “楚尊上,不用这么害怕,贫僧的神通也不是万能的,你体内有一股不知道什么力量竟然能够阻拦贫僧的探查,当然老子也不是吃素的,阿弥陀佛,老子又说脏话了。好了小子,其实前面说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唬你,我就是逗你玩的,去死吧。”欢喜尊上身后突然出现了一尊佛像,这尊佛像大约一丈多高,浑身散发着白光,看起来非常的神圣,当然如果不看佛像的面部的话。因为这尊佛像的面部看起来跟欢喜尊上几乎一摸一样,这让人觉得十分的怪异。

    “如此浩瀚的佛之法则,果然不愧是宗师巅峰,这法则之力领悟的程度应该超过五成了吧,果然不可小视。”楚云一边在警惕着一边抽出了自己的日月剑。

    “宗师巅峰肯定要达到五成啊,你连这一点基础常识都不知道?果然是小门派的人。”欢喜尊上也不知道是显摆,还是打草惊蛇让楚云心乱,竟然直接说出了一句让楚云更加震惊的话。不过欢喜尊上管杀不管埋他说完,就盘膝坐了下来,他身后的佛像突然动了,手里的一个金钵扔了出来,金钵开始不断地变大,像是要把楚云罩进去。

    楚云当然不能让这个金钵罩进去,他一边施展着《惊云游龙功》躲避,一边有些凝重的想着刚才欢喜尊上的话,他为什么能够知道自己心里的话?否则他怎么可能说那样的话,难道这个家伙的能力和自己一样,都能看透别人的心思?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对方就太危险了。不过对方说自己体内有什么东西能够限制他的查探这是怎么回事?

    突然楚云一个想法出现在心里,但是很快楚云就故意的去想一些其他的事情,把这个想法掩盖了下去。但是心里虽然不想了,但是楚云的动作十分的快,他立刻把自己已经成型的欲望之门、烈火之殇和幽暗之路调动了起来,把自己的识海团团的保护住。

    就在楚云刚刚完成的时候,欢喜尊上的脸色难看了起来,因为他察觉不到对方的想法了。欢喜尊上的的确会一种神通,这种神通叫做他心通,又作观心心数法智证通、知他心通、心差别通。即证得他心智,能如实了知他人心中差别相之神通力。当然这一种他心通也不可能随意的观察别人的心思,否则早就无敌了。但是偶尔他还是能够直接听到对方的心里话,这就跟楚云最开始时候的异能有些相像,而且成功率也差不多,如果对方完全没有防备,那么十句心里话听到一句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跟楚云不同,他心通能够推断出一个人的行为,这就能够做到料敌于先,因为他心通是根据对方的心思推断出对方行为的,所以这一种推测几乎不会出错。这也就是为什么欢喜尊上认为得他杀了魔影尊上两个人,反而会跟楚云不死不休的原因,这全都是他心通推断出来的。

    这他心通练到高深之处,可以不需要任何信息就可以预测人事,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提起大宗师的名讳,大宗师都会知道,所有大宗师武者都会类似于他心通的能力,当然比起真正的他心通,他们的这一种能力就差得远了。他心通的能力到了后期能随手从宇宙之中提取自已所需要的信息。任何人或者事情都逃不出他们的手掌,那一些预测天机的大能,很多都掌握他心通的能力。除非是有大能或者什么宝物能够遮掩天机。

    当然欢喜尊上的他心通只是刚刚入门而已,必须跟对方在一定范围之内才能从对方心里感应到一些信息,远做不到那些大能从天机中就能够发觉,而且也根本不需要见过对方。欢喜尊上的这个神通其实鸡肋的很,因为他掌握的神通太粗浅了,任何大宗师的能力都能达到欢喜尊上的地步,简直就是给神通这个词汇抹黑。不过在大宗师级别以下的武者,这个技能简直就是神秘莫测,欢喜尊上凭借这个能力获得了无数次的胜利,甚至最辉煌的一次,欢喜尊上凭借这个能力击杀了一位宗师九层的至尊门高手,当时他也只是宗师八层而已。

    一时间欢喜尊上无法查看楚云在想什么,他还有些不适应,不过很快欢喜尊上就调整了心情,他其他手段也不少,他就不相信自己对付不了一个区区宗师七层的对手。

    金钵在欢喜尊上的指挥下不断的变大,很快就变成了一座高达十几丈的庞然大物,楚云不断地施展《游龙惊云功》躲避,但是金钵却犹如认定了楚云一样,不管楚云躲在哪里都逃不出金钵的范围,楚云不断地观察着金钵的行动轨迹,竟然发现金钵每一次后发先至的出现在自己头顶都是遁入虚空。楚云立刻想要撕裂虚空躲避,不过刚刚出现这个念头,楚云心脏就是一紧,楚云立刻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不能躲就直接硬钢吧。”楚云立刻嗖的一声扔出了日月剑,让他直接过去接触金钵是很危险的,只能先以日月剑试探一下,日月剑虽然能够增幅自己的阴阳元力,操作日月精轮也更简洁,是一把极品阴阳属性的宝剑,但是不是不能取代。

    饱含阴阳法则之力的日月剑眼看着就要撞击到金钵之上了,这个时候金钵突然把钵口对向了日月剑,日月剑竟然毫无反抗之力的被吸了进去,楚云立刻感觉到跟日月剑断了联系,这个发现让楚云心里一惊。

    楚云又取出了昊阳剑,也就是楚云杀死了昊阳尊上获得的那一把宝剑,楚云认为既然阴阳法则之力不行,就想试试五行法则,这一把昊阳剑是一把能够给阳之法则和火之法则都能使用的宝剑,单单论起来甚至比火灵剑还好,毕竟火灵剑只能增幅火属性,当然火灵剑最大的价值是因为火灵剑是火灵门掌门的信物。饱含火属性法则之力的昊阳剑朝着金钵飞驰而去,而金钵却钵口一张,再次把昊阳剑吸了进去。

    楚云立刻又取出了天冶剑,日月精轮瞬间就出现在了楚云身前,日月精轮直接朝着楚云头顶的金钵撞了过去,而楚云自己则再次施展轻功遁走。

    日月精轮是以月之领域和日之领域压缩而成,上面携带着海量的法则之力,远比日月剑和昊阳剑的威力高,而且日月精轮看似有实体,但是实际上是没有实体的,楚云就不相信,这个金钵连没有实体的日月精轮都能够收取。

    金钵可能感应到了日月精轮的威胁,它立刻放弃了楚云,把钵口对准了日月精轮,楚云感受到了日月精轮传来的巨大的吸引力,他立刻操纵着日月精轮远离金钵,最终日月精轮终于抵挡住了金钵的吸引力返回了楚云的身边。

    楚云心里一喜,没想到这个办法竟然真的可行,这个金钵看起来真的只对有实体的东西有巨大的克制作用,但是对于日月精轮这一种没有实体的,克制力很弱。

    “可恶。”欢喜尊上看到自己的金钵被楚云找到了克制之法,虽然对方只是刚刚有眉目,但是欢喜尊上也不敢继续用金钵对敌,宗师武者的见识何等广博,再让对方尝试几次,对方绝对能够找出真正的克制之法。

    欢喜尊上立刻指挥着身后的佛像收回了金钵,然后佛像直接取下了自己脖子上的念珠朝着楚云扔了过来,念珠脱离了佛像的掌控之后直接化为了一条蛟龙,张牙舞爪的朝着楚云冲了过来。楚云神色凝重的看着蛟龙,这气息完全不逊色于宗师巅峰,这个欢喜尊上的灵器真的多。

    楚云二话不说就祭出了禁法九龙网,禁法九龙网已经被楚云重新祭炼过,已经成为了楚云的本命灵器,此灵器的全部威能已经被楚云开发了出来。

    禁法九龙网脱离了楚云的掌控之后立刻化为了九条金龙,朝着蛟龙杀了过去,蛟龙虽然面对着以少打多的局面但是看起来却依旧不可一世,突然蛟龙张开了血盆大口,无数的圆珠从嘴里喷射而出,这些圆珠可不就是刚才的念珠。九条金龙瞬间就被击中,虽然没有任何声音发出来,但是楚云却感觉到了九条金龙的哀鸣。

    “去。”楚云直接抽空了自己的金之法则之力,九条金龙在金之法则之力的帮助下,全部膨胀了一圈,迎着念珠就冲了过去,虽然还是被打的东倒西歪,但是却没有刚开始那么致命了。楚云的脸色一阵铁青,这一种瞬间抽空法则之力的情况让他跟不好受,当然身体上的不好受只是一个原因。瞬间抽空法则之力只有在宗师武者拼命时候才可能用到,而且不到了绝境或者是百分之百的能够毙敌是绝不会用到这一招的。毕竟大多数的宗师武者也就是精通一两种法则之力,一旦抽空了,那么还怎么跟对手交战?但是这对于楚云这一种掌控多种法则之力的武者就没那么大影响了。当然也不是全无影响,楚云的《逆转五行大法》就没办法使用了,比较这门功法需要五种法则之力,而少了金属性法则之力,就无法使用五行阵对敌了。

    不过楚云也没有想过跟欢喜尊上作战的时候使用这门功法,毕竟这是五行门的标志性武学,而欢喜尊上的身份太特殊,两个人的交战过程必定会引起诸多门派的兴趣,楚云使用的五行门的功法如果被人看出来,然后再被五行门的仇人知道,那么楚云将会面临更大的危机,两害相较取其轻,这也是楚云早就想好的,不过楚云即便是不能施展《逆转五行大法》也不是没有可能取胜的。

    “嗯?跟贫僧比较谁的宝物多?我这个暴脾气啊。”欢喜尊上冷笑一声,身后的佛像再次一摆手,一件降魔杵被祭了出来,降魔杵又名普巴杵,一端为金刚杵,另一端为铁制三棱杵,中段有三佛像,一作笑状、一作怒状,一作骂状。此法器通常为修降伏法所用,用以降伏魔怨。不过欢喜尊上的这一件降魔杵却跟正常的降魔杵有很大的差距,因为这一件降魔杵上的三个佛像全都是女性化的,这就让这一件降魔杵显得怪异无比了。

    降魔杵一祭出来,楚云就感觉眼前一花,整个人就立刻进入了一个奢靡的大殿之中,大殿中满是金黄色的布帘子把楚云的视线遮挡了。楚云立刻开启了破妄法目,但是跟楚云猜测的却不同,这并非是一处幻境,大殿是真实存在的,否则绝对瞒不过自己的破妄法目。

    楚云手拿着天冶剑满心戒备的朝着大殿深处走去,日月精轮护在他的身边,没走几步大殿深处传来了靡靡之音,楚云立刻封闭了自己的听觉。

    突然一道身影从楚云的身后一晃而过消失在了帘子后面,楚云立刻把月轮扔了出去,月轮毫无阻挡的穿过了帘幕却打空了,楚云心里一惊,他的破妄法目告诉自己这些大殿和帘子都是真实存在的,但是为什么月轮却破坏不了,如同打在了空气上?这大殿太怪异了,楚云一个心思就想收回帘子后面的月轮,但是让他震惊的是月轮竟然失去了联系,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