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看着恢复了庄重的美妇人心里极为感叹,这女人还都是演员,楚云知道这女人绝不是什么好东西,他跟邪阳尊上也只是利益的交换而已,邪阳尊上想要活命,而楚云则是看重了邪阳尊上的实力和她的门派,至于鱼水之欢,不过就是各取所需而已。这个女人是为了用身体取信于己,不过她并不知道,楚云这个人只相信自己。所以当九洲灯控制了邪阳尊上的时候,这个女人还是带了一丝怨恨的,不过楚云不管她是不是恨自己,因为自己握住了这个女人的小命。这个女人不是个好东西,但是却是个聪明人,楚云相信就算是为了自己的小命,邪阳尊上都不会背叛自己的,除非她能遇上比性命更看重的东西,但是楚云觉得这种人应该不会有任何东西重过她对自己小命的看重。

    第二天邪阳尊上就离开了,楚云也没有出去送,他让邪阳尊上留下了《逆转阴阳功》和配套的灵器双鱼阴阳环,楚云实在看不出这个阴阳环为什么非要叫双鱼阴阳环,难道就因为他们以前的拥有者是双鱼门?不过《逆转阴阳功》真的给了楚云很大的启迪,看起来《阴阳轮》真的是来自于这门《逆转阴阳功》,这门原本比起《阴阳轮》这种缺失的精妙太多,很多东西都给了楚云很大的启迪,不过楚云没时间在这里浪费了,他要在朗州和石坪州通道开启之前铲除欢喜尊上和魔影门,否则一旦等通道开启,欢喜尊上、魔影尊上、风凌尊上再加上仙柳尊上、土工尊上和阴邪尊上,双方的实力对比也就是四六开,虽然霸王盟还是占有优势,但是不管发生任何变故,都可能会影响到霸王盟的胜利。比如说万一血战门、魔衣门等门派参战了怎么办?到时候霸刀门可能取胜?要知道霸王盟和金刚门可是一点都不对付。

    楚云回到门派之后立刻召集了炫光尊上等人,当楚云说出他已经说服霸刀门和邪月宗之后,炫光尊上等人的被震惊的目瞪口呆。他们想知道盟主到底怎么做的,竟然连这俩门派也能说服,比起释厄寺,霸刀门算的了什么?而且当几个人知道霸刀尊上和邪阳尊上都紧紧宗师后期之后,他们更加震惊了,几个人都知道宗师后期和初中期的差距,他们几个为什么甘愿服从楚云,还不是楚云已经修炼到了宗师后期?一个宗师后期的地位足以让释厄寺这一种大门派都不敢小视。

    “各位,本盟主已经决定正面攻击魔影门,到时候炫光尊上和金鼎尊上缠住魔影尊上,黑哥你到时候缠住风凌尊上,而我亲自对付欢喜尊上。等我们一开始进攻,欢喜尊上肯定跟霸刀门和邪月宗求援,等霸刀尊上和邪阳尊上来了之后,就是魔影门的死期。”楚云说完所有人躬身领命,楚云在炫光尊上几个人心里的威势越来越强了,楚云只要保证自己的实力永远都高于他们,那么几个人应该不会背叛自己,九洲灯看起来厉害,但是很多时候只能当一个辅助,真的以为掌握了对方的小命,对方就会彻底臣服于自己?宗师武者都是有傲气的。

    “黑哥,你觉得我的计划如何?我自认为没什么纰漏,但是为什么总觉得心神不宁呢?”楚云一改信心满满的形象,反而显得有些焦躁,当楚云决定跟魔影门正面抗衡,楚云心里就突然感觉被揪起来一样,这情况自从楚云晋级宗师之后几乎没遇到过,这说明自己如果真的按照原来的行动做,很可能遇到危险,而且还是危及生命的危险。

    “盟主,我现在是傀儡之身,已经不算是活人,因为感受不到天道预警。不过既然天道给盟主预警,这不能等闲视之,咱们是否要暂停这一次的行动?”黑哥谨慎的说道,楚云其实也有这方面的想法,毕竟楚云很相像自己的感觉的。

    “黑哥,你说的天道示警是什么意思?”楚云开口问道。

    “盟主,难道你刚才不是天道示警?一些武者在遇到可能危及自己生死的前一刻,就会感觉到心悸,一般来说这一种感觉从天阶之后才可能产生,当然也有一些武者在天阶之前就可能遇到,一般来说这些人都是气运深厚的人。而武者只要晋级宗师,绝对会拥有这一种能力,甚至大宗师武者可以根据天道预警推测到自己所遇到的危险来自哪个方面,从而提前解决这个危机。谁也说不清楚其中的原因,但是偏偏这种情况很少普遍,所以盟主不能不慎重啊。”黑哥说完,楚云才知道自己的心悸是个什么情况,不过楚云实在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不是天道示警,这天道也太闲的没事干了吧。

    “黑哥,不知道这所谓的天道预警有没有失效的时候?”楚云突然开口问道,黑哥一愣,他实在搞不清楚楚云的脑回路。

    “盟主,这个应该有吧,毕竟天道示警也只是预测未来的危险,就算是天道应该也掌控不了未来。”黑哥说完,楚云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

    “黑哥,我觉得咱们还是要尽快的解决欢喜尊上和魔影门,如果咱们迟疑不决,等仙柳尊上等人跟他们汇合,咱们的危险就更大了,到时候咱们不一定能扛得住。”最终楚云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还是决定按照原来的计划行事。

    霸王盟的战车一旦开动起来就显示出了强大的实力,霸王盟的天阶武者已经超过了三百人,这绝不是一个小数目,金刚门没扩张之前也不过几十位天阶而已。而且霸王盟还广泛的招收人境和地阶的武者,几乎把治下这一个半州的潜力发挥到了最大。到了现在为止,霸王盟的霸王军、火灵军和关圣军都已经成为拥有天阶数十人、地阶武者超过五千的庞然大物。一个统一的军队一样的组织的效率远超松散的门派模式,这算是霸王盟的三支军队第二次出现在世人面前,但是第一次攻打临州只算是开胃小菜,这一次才是真正让世人震惊的正式亮相。

    三支霸王盟的主力军队在短短三个月里就狂突猛进占据了被魔影门占据的三分之一多的石坪州地盘,魔影门的弟子根本就对抗不了,短短三个月,就有十几位天阶和多达上千人的地阶武者死亡,这一些死去的弟子可都是魔影门的基石。

    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甚至亲自指挥了几次反扑,两个人集中了门内绝大多数的天阶武者和地阶武者,凑出了一支四十位天阶和多达一万五千人的地阶突然偷袭了霸王盟三军中看起来最弱的关圣军,结果这一战的解决出乎了所有人意外。

    双方的大战仅仅持续了两天时间,魔影门大败,天阶死伤了二十几人,地阶武者死亡三千余人,被俘七千余人,魔影门的弟子几乎全军覆没。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大怒之下亲自出手,结果遇到了炫光尊上和金鼎尊上,四个人大战一场,最终谁也奈何不了谁,在东峰尊上来援之后,魔影尊上不得不灰头土脸的带着残余的手下离开了石坪州。

    短短三月多月,霸王盟就强势的占据了全部的石坪州,从而成为占据两个州的大型势力,这是所有关注霸王盟的势力都没想到的。霸王盟三军的强悍也让所有门派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有楚云压着,这霸王三军并没有表现出太强悍的战技,但是就是一些简单的配合已经让犹如散沙的魔影门弟子一溃千里了。这也让乾蓝冰域各门派都开始寻找培养战兵的方法,各门派也跟军队一样开始训练战阵,这是楚云没想到的,看起来所有门派的掌权者都没有傻瓜。

    不过楚云也不在乎他们是否培养自己的战阵,毕竟自己手握《白子兵法》,里面的战阵多达几百种,霸王盟的战阵永远都能压制他们,当然这还不算霸王盟能够无所顾忌的展现战阵的时候,楚云早就下定决心,一日不晋级大宗师,一日不会跟金刚门一样疯狂的扩张。顺便说一句,金刚门联合巨象门已经再次鲸吞了仙海域的一个半州,灭亡了十几个门派,宗师高手也被击杀了一位,又有三位宗师逃走不知所踪。也就是说金刚门的地盘已经成为了三个半州的地盘,而巨象门也拥有了几乎完整的三个州的地盘,两个门派加起来占据了六个半州,这甚至可以赶上沧浪门占据的地盘了,当然指的是面积上。

    金刚门这么有底气还不是因为他们有大宗师武者的支持,霸王盟却没有,因此就算是解决了欢喜尊上和魔影门,霸王盟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吞并霸刀门和邪月宗,哪怕实际上他们已经是霸王盟嘴里的肉。楚云想好的办法是假装联盟,不过不要表现出强势,反而要把临州让出去给霸刀门和邪月宗,因为霸王盟全据石坪州和影州已经让有些门派提心吊胆了,楚云不想过分刺激他们,霸王盟需要时间发展,也需要时间消化这一次获得的地盘。

    魔影门的总门魔影城内气氛极其压抑,哭声不断的从魔影城中传出来,这更让魔影门士气低落。魔影城里面生活的人大都是跟魔影门有关系的,甚至就是魔影门的弟子,而现在魔影门和霸王盟的大战,单单是死亡的天阶已经有几十人了,地阶更是多达几千上万人,这让魔影城几乎家家戴孝。

    平常都会用神识掌控全城的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罕见的没有放出神识,两个人实在是不敢放出,毕竟天阶和地阶虽然对他们宗师武者来说不算是什么,能够随手捏死,但是人都是有感情的,这些逝去的人很多都是两个人认识的,而且很可能就是他们的弟子,这些人的死亡,宗师武者也会感觉难受的,何况还是一死就死了这么多,整个魔影门几乎被重创。当然如果再悲观一点,魔影门可以说几乎被灭门了,而且他们已经没有了未来,天阶几乎全死了,他们可是门派的生力军,没了天阶怎么出现新的宗师?所以说魔影门实际上基本上已经预定了衰落,这还是霸王盟不灭亡他们的最好的情况。

    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颓然的相对而坐,魔影尊上面前已经摆满了密密麻麻的酒瓶子,魔影尊上是一个很自律的人,基本上他很少喝酒,现在竟然在这里买醉,说明他的心里已经是一团乱麻了。

    “师兄,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咱们还有机会的,欢喜尊上已经传音给霸刀尊上和邪月尊上夫妇,等他们来了,我们一定能够击败霸王盟。”风凌尊上语气坚定的说道,也不知道是在安慰魔影尊上还是安慰自己。

    “晚了,我们输定了,师弟,我们一开始就走错了路,我们不应该因为区区利益就背叛跟霸王盟的盟约的,我一直都很好这个年轻人,但是我真是老糊涂了,为了区区利益就选择了放弃好不容易跟他培养出来的交情。这个年轻人太厉害了,他走的每一步都是谋定而后动,我们输了,师弟我们真的输了。”魔影尊上一直重复着最后一句话,并且不断地给自己灌酒,虽然因为他喝得都是普通的酒,这些酒一进入他的体内就被自动化为水蒸气排出体外了,但是魔影尊上却依旧表现出一副醉酒的感觉,风凌尊上知道,这是他的师兄不愿意醒过来,是在自己欺骗自己。他也没想到那一个顶天立地的师兄会变成这一副样子,但是风凌尊上毕竟是师兄养大的,他不断地劝说着魔影尊上,但是魔影尊上却依旧不断地喝酒,嘴里嘀咕着“输了,输了。”风凌尊上再也忍不住了,他直接一巴掌打在了魔影尊上的脸上,魔影尊上还没什么反应,风凌尊上已经被自己的行为惊呆了。

    他直接跪在了魔影尊上面前:“师兄,我实在不忍心你这么糟蹋自己,我一直都当你如父如兄,您在我心里是顶天立地的汉子,求求您了醒过来吧。我们真的未必会输,再说就算是输了,我们也不一定会败,我们去求霸王尊上原谅,他未必不顾念旧情。可是师兄你自己已经任命,那么谁都帮不了你了。”

    魔影尊上听到风凌尊上的话,终于缓缓地抬起了头,他的目光坚定而深沉,就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这让风凌尊上松了口气,自己的师兄只有恢复斗志就好,大不了他就陪自己的师兄共赴黄泉,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