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邪阳尊上给楚云传音了一段口诀,楚云听到之后浑身一震,简直觉得难以想象,因为邪阳尊上传音给自己的口诀,正是《阴阳轮》上面的原文,不过就是有的一模一样,有的又有些似是而非。楚云立刻就想起郭象说它传承的功法并不全,而是经过历代先祖补充过的,那么会不会《阴阳轮》就是根据《逆转阴阳功》改编的?如果真的是这样,一个猜测出现在楚云的心里。

    这个猜测虽然有些荒诞,但是细想之下却真的很可能是真的。这个猜测就是这个世界曾经有武者进入过晋末世界,并且留下了传承。而郭象传承的《阴阳轮》就很可能就是根据邪月宗传承的《逆转阴阳功》改编的。这么说起来,自己就不是唯一一个能够穿梭在各个世界的人了,那么自己是依靠系统朝暮,其他的人是怎么回事?不过现在楚云也没时间多想。

    突然又有一道传音传给了楚云,楚云诧异的看了邪阳尊上这个端庄秀丽的少妇一眼,然后就直接出手了。邪月尊上也发现了他的妻子和楚云的传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打断,但是也是脸色阴沉如水了,现在看到楚云动手了,他如释重负,直接扔出了自己的武器。携带着邪月尊上极阴法则的武器如同另一个月轮,两个几乎一摸一样的月轮撞到了一起,结果楚云的月轮显然更胜一筹,邪月尊上的月轮被装了回来。

    “师妹,还不动手更待何时?”邪月尊上的声音惊醒了好像是在发呆的邪阳尊上,邪阳尊上立刻催动起了自己的灵器,一轮明日缓缓的升了起来。

    霸刀尊上无语的看着三个人的战斗,一边是日月轮,另一边也是日月轮,不过区别就是一个是领域具象化出来的,一边是一对灵器。按说灵器应该更强一些,而且邪月尊上夫妇还是两个人催动,并且两个人还用了某种合体技,战斗力的确不容小视,霸刀尊上觉得自己上也就是五五开而已。但是让霸刀尊上诧异的是三个人的战斗一开始就是一边倒的压制,楚云就如同大人欺负小孩一样,完全的压制了对手。邪月尊上两个人的灵器每一次都是被弹飞,然后手忙脚乱的召回来,如果这个空隙楚云强攻的话,两个人早就死翘翘了,但是偏偏楚云还就是没有强攻,而是耐心的等两个人召回灵器继续跟他打。

    这一种情况让邪月尊上脸色涨的通红,这可不是热的,而是羞愧的,邪月尊上虽然陷入了绝境,但是心里还是认为他跟楚云是一个档次的枭雄,但是现在竟然被楚云吊打,这让心高气傲的邪月尊上怎么受得了?

    “师妹,逆转阴阳。”邪月尊上直接喊了出来,楚云看到这一幕直接停下了进攻。霸刀尊上不明白,对方明明是要拼命了,而这个时候正是对方最弱的时候,楚云为什么不趁机强攻,就算是不能击败两个人,也能让他们手忙脚乱使不出绝招。

    邪月尊上和邪阳尊上两个人互相以自己的手掌抵住对方的脚掌,两个人合在一起就是一个圆形,楚云完全感应得到,邪月尊上体内的极阴之力和邪阳尊上体内的极阳之力相互倒流,以至于两个人的气势不断地膨胀,这个感觉就像是楚云遇到了宗师后期的法则掌控者一样。看起来传言倒是真的,这两个人虽然一个是宗师三层一个是宗师六层,但是联合在一起,倒是真的能到达宗师后期。不过两个人就算是到了宗师后期,楚云也不在意。

    两个人的气息在不断地增强,楚云一直没有动手,甚至把日月剑都收了起来,终于两个人的气息膨胀到了极限,看两个人的气息,也就是比刚刚晋级宗师七层的武者稍微高一点罢了。

    “楚云,你竟然敢看不起本座,本座就让你见见我们邪月宗真的的本领。”邪月尊上狂笑了起来,不过怎么听怎么感觉邪月尊上的笑容里面充满了绝望。

    邪月尊上和妻子逆转阴阳,让两个人的实力达到了宗师后期,但是邪月尊上感受到自己掌握的远超自己的力量之后,根本就没有多少兴奋,反而想想对方也有这种力量,而且还是真正的拥有,那一种凄凉的感觉,就算是邪月尊上这一种枭雄似的人物都感受到了绝望。这叫嚣就是邪月尊上最后的遮羞布,他已经知道了自己最终的结局,虽然他们夫妻联手能够跟对方抗衡,但是时间一长,对方还是会取得胜利,这种还没打就知道结局的战斗真的让人很难接受。

    “邪月尊上,本座念你是人物,最后问你一次,愿不愿意臣服于本座?”楚云看着邪月尊上,眼睛里面竟然带了一丝不忍和惋惜。

    “本座是不会答应的,你死了这一条心吧。”邪月尊上坚定的拒绝了楚云,楚云摇了摇头。

    “既然这样,动手吧。”楚云轻声说道,虽然声音很低,但是在场的几个人全都宗师怎么可能听不到,霸刀尊上神色一愣,难道刚才盟主是让自己动手?不过他还没等询问,邪月尊上就发出了一声怒吼,不过很快他就说不出话来了,因为他浑身都颤抖起来,身体的经脉全都臌胀起来,身体竟然在不断的萎缩,而与之相对的是他的妻子邪阳尊上却在慢慢的膨胀,而且他的实力也在以肉眼能见的速度增长,短短时间就已经成为了宗师四层。

    霸刀尊上一步迈了回来,“盟主,这是怎么回事?”

    楚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反而认真的看着两个人。邪月尊上早就说不出话来了,他的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就是那么麻木、不解的看着自己妻子。邪阳尊上闭着眼,他的气息依旧在不断地增长,一天之后,他的实力已经到了宗师六层。

    霸刀尊上看着已经如同皮包骨头一样的邪月尊上,深深地咽了口唾沫,情不自禁的说道:“这女人简直就是螳螂啊,心也忒歹毒了。|霸刀尊上也看出来,邪阳尊上正在吸收自己丈夫邪月尊上的实力突破自己的境界,他感同身受的认为邪阳尊上是一直歹毒的母螳螂。

    世人都知道,母螳螂和公螳螂繁殖之后,母螳螂就会吃掉自己的丈夫,估计每一个雄性都难以接受这种事实,哪怕是事情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

    “不要乱说。”楚云训斥了一句,看得出来虽然霸刀尊上还是有意见,但是最终还是不再说什么。

    又是两天过去了,邪阳尊上的实力赫然突破到了宗师七层,这个时候邪月尊上以及不成人样了,他就像是披着一人人皮的骷髅,以及到了弥留的地步。

    “多谢盟主。”邪阳尊上优雅的走了过来直接跪在了楚云脚下,这代表了她对楚云的臣服,不过楚云还没说话,霸刀尊上就直接恼怒了。

    “盟主,这个恶毒的女人,竟然出卖了自己的丈夫,如果只是觉得良禽择木而栖,我也不会说什么。但是他竟然不知道用什么邪门的手段夺取了自己丈夫的实力,这可真是最毒妇人心。我胡典顶天立地,绝不会跟这样的女人同事,如果盟主接受此女,那么就请杀了我,算是我老胡看错了人。”霸刀尊上摆明车马的说道,这让楚云顿时头疼了起来,他对于邪阳尊上倒是没什么意见,修炼本来就是逆天行事,手段不重要,楚云只注重过程。但是楚云也要尊重霸刀尊上的意见,虽然霸刀尊上被自己的九洲灯控制了,但是这个人一旦倔强起来,就是死都不怕。但是让楚云放弃邪阳尊上又实在是不愿意,毕竟邪阳尊上也是堂堂宗师后期,说实话这么一个手下真的不好找。

    就在楚云准备暂时稳住霸刀尊上,再想其他办法的时候,一直都沉默不语的邪阳尊上说话了。

    “霸刀尊上,你以为你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你凭什么就觉得我是一个恶毒的妇人,就是因为我杀了这个畜生?”邪阳尊上的话,霸刀尊上回都没回,只是冷哼了一声,直接表达了对邪阳尊上不屑。

    邪阳尊上也是个有脾气的女人,她看到霸刀尊上的态度,直接转头看向了楚云,“盟主,如果你不介意我就跟你讲讲我的过去,我选择臣服于盟主,如果说不说贪生怕死,恐怕我自己也不相信。但是这跟我杀死这个畜生没什么关系。霸刀尊上可能听说过,邪月宗是从一个叫做双鱼们的门派发展来的。而我们余家正是双鱼门的主人,在万年前,我双鱼门也是赫赫有名的门派,不过后来我双鱼门连遭变故,唯一的宗师高手死的太突然,双鱼门一下子衰弱了下来。传到我父亲当掌门的这一代,双鱼门已经只是一个小门派,门内天阶武者也只有七人而已。这个畜生也是这个时候加入我双鱼门的,这个畜生的天赋是整个双鱼门最好的,短短千年的时间此人就晋级天阶,而那个时候我只有一百余岁,还是一个小小的地阶武者。我从小就仰慕此人,但是此人却有自己的妻儿后代,我只能把这一份爱意藏在心里。突然有一天,这个畜生前来找我哭诉,他说他的亲人在一次探亲中遭到了埋伏,一家一百余口全部死亡。我当然安慰他,并且在他的花言巧语中把自己交给了他。当父亲知道我跟他私定终身之后,虽然不愿意,但是最终也因为我怀了他的骨肉而被迫答应了。后来父亲就传授给我们二人《逆转阴阳功》,他修行的速度极快,短短几百年就修炼到了天阶巅峰,成了我双鱼门实力最高的人。我就如同一个傻女人一样,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感觉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有一次我带领门内的商队去朗州交易,当我回来的时候一切全都变了。我的父母和两位门内的天阶长老全部死了,甚至于我双鱼门都死伤殆尽,而这个畜生当时也装作身负重伤。我疯了一样的寻找灭门的仇人,但却被这个畜生拦住,说我的实力不足以报仇,让我潜心修炼等成为宗师才能报仇雪恨,我当时也相信他,我拼了命的修炼很快,就晋级了天阶巅峰。就在这个时候,这个畜生拿出了我们家的《逆转阴阳功》的下半册,下半册上面记载了几种配套的秘法,还记载了一种合体技,一旦一男一女一起修炼,不需要气运就能够晋级宗师。我狂喜之下也没有多想,当我夫妇终于晋级了宗师,他带着我去找到了靠近我双鱼门的一伙山贼,告诉我这就是我的灭门仇人。我大喜之下也没有多想亲自出手杀了一个山寨三万余人。不过后来我发现这个畜生经常的监视我,并且像是防备着我,几百年的时间里,我总感觉到他对我的疏远。虽然表面上他对我很好,我们也像一对恩爱的夫妻,但是实际上我感觉出了他对我的防备。好奇之下,我就开始调查这一件事,我竟然发现他背着我养了外室还有了很多的后代,但是再一调查我才知道,这些后代正是当初他那些早应该死亡了的家人,原来他跟我说他一家人都死了是骗我的。我本来想要去质问他,但是最终我感觉如果我直接去问,会遇到危险,因此我忍住了。再后来,我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父亲留给我的一封信,我才知道父亲早就知道这个畜生的所作所为了,但是因为我怀了他的孩子,所以父亲才没有告诉我。父亲还在信里把完整的《逆转阴阳功》告诉了我,原来这是一门牺牲一个人才能练成的绝学,特别是宗师后期这个难关,除非吸收另一半的实力,否则不能突破。父亲虽然没有明说他们死在了这个畜生手上,但是这个畜生得到了完整的《逆转阴阳功》却不告诉我,应该就是存着这个龌蹉的心理,他是在等我晋级宗师四层,然后吸收我的实力,逆转阴阳,晋级宗师后期。不过,这些年我就是忍着不晋级宗师四层,这个畜生想了很多办法,甚至不惜花费巨额资金去购买丹药。而我就是压制自己的实力不让他如愿。我一直都在寻找一个能够让他陷入绝境,不得不全力运转逆转阴阳技的人,不过很可惜,这些年虽然有几个人逼迫我们两个用出合体技,但是却不足以让他全力运转。他并不知道我也掌握了逆转阴阳功的全部内容,只要有人逼他用出全力,我就有机可趁。一直到了现在,我就要压制不住自己境界的时候,遇到了盟主。我传音给盟主,让他帮我一把,我就臣服于盟主,我也终于除去了这个畜生。霸刀尊上,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要杀他了吧,难道他这样的人不该死?”

    霸刀尊上也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但是他还是没有完全相信邪阳尊上的话,他来到了邪月尊上的身边,直接入侵了写阴尊上的识海,好一会,霸刀尊上才扔垃圾一样的把邪月尊上扔在了地上,邪月尊上本来就油尽灯枯的身体,也因为这一扔,直接死亡了。

    “盟主,这个邪月尊上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这个邪阳尊上也不是好玩意,他们夫妻两个坏事可没少做,现在也不过是狗咬狗罢了。我不屑于跟这个女人为伍,盟主如果没什么吩咐我先离开了。”听到霸王尊上的话,楚云立刻点了点头,不管怎么说,这个霸刀尊上不执着于杀死邪月尊上这都是好事。

    霸刀尊上走后,小空间内只剩下了楚云和邪阳尊上,楚云看着这个风韵犹存的美娇娘勾了勾手,邪阳尊上一点扭捏都没有,风情万种的走了过来跪在了楚云面前,她的衣服一件件的滑落,风韵白皙的身躯露了出来,比起少女的身体都要诱人。

    楚云根本没有怜花惜玉,他伸出大手按着美妇人的头伸向了自己的胯下,这是楚云第一次尝试宗师级的女人,这种征服感,让人沉迷,不过楚云没有被色迷心智,就在美妇人卖力的吞吐的时候,一盏燃烧着黑色火焰的油灯出现在了美妇人的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