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尘在霸刀峰住了十几天就匆匆的离开了,他告诉霸刀尊上,自己的师弟欢喜尊上已经压制不住,准备突破宗师巅峰了,他需要去给自己的师弟护法,毕竟魔影门看起来虽然恭顺,但是毕竟是外人,他必须无保护欢喜尊上。s`h`u`0`5.c`o`m`更`新`快但是他让霸刀尊上放心,他会先去邪月宗一次,让邪月尊上亲自来给霸刀尊上道歉,至于他给师弟护发成功之后就需要返回门内,毕竟他可不敢随意参与欢喜尊上的死劫,让霸刀尊上听从自己师弟欢喜尊上的吩咐就行。霸刀尊上满口答应,楚云也没想到这个无尘对于欢喜尊上的死劫这么畏之如虎,竟然根本不敢在这里多待就要走,这让楚云一个犹豫就失去了铲除无尘的最好机会。不过说实话楚云根本没有下决定是否杀死无尘,这无尘离开不参合他跟欢喜尊上的战斗,也算是不好不坏的结果,毕竟无尘可是一个大敌。

    无尘离开三年之后,无尘留给他的万里符有了动静,霸刀尊上立刻听了起来。这释厄寺不愧是大门派,当初楚云成为嗜血门的客卿,嗜血尊上才肉疼的给了楚云一张万里符,不过两个人都没有用过,毕竟万里符是符篆是一次性物品,用一次就没了。但是这个无尘却为了方便和霸刀尊上联系给霸刀尊上留下了三张万里符,真是财大气粗。

    无尘告诉霸刀尊上,他的师弟已经成功晋级,而且欢喜尊上的死劫真的就是楚云,他已经告诉了邪月尊上,让邪月尊上亲自来霸刀峰给霸刀尊上道歉,然后让霸刀尊上和邪月尊上合兵一处,在被霸王盟占据的临州边界上给霸王盟制造压力,等候欢喜尊上的命令,一旦朗州和石坪州之间的通道开启,那么他们一起进攻霸王盟,让霸王盟首尾不得相顾,彻底击败霸王盟,而他自己则早就离开了,看得出来这家伙真的是对欢喜尊上的死劫畏之如虎。

    “没想到我的计划竟然阴差阳错的回到正轨了。”楚云听到邪月尊上将会亲自来霸刀峰,而无尘也离开之后有些感叹。他本来计划就是先解决邪月宗的两个宗师,然后在仙柳门等朗州门派反应不过来之前解决欢喜尊上和魔影门,最后再收拾朗州的门派。本来楚云觉得无尘来了之后没戏了,甚至楚云想着离开乾蓝冰域,毕竟自己虽然收复霸刀尊上,但是也看起来没多少的希望,对方的实力太强了,但是现在无尘离开,邪月尊上前来送死,计划竟然回归了原来的设想,虽然这么做了之后会引起沧浪门、释厄寺等门派强力的反弹,但是楚云没得退,因为双方根本没有和解的可能,他们是想要自己的命。

    一年之后,邪月尊上夫妇联袂前来拜访霸刀尊上,霸刀尊上对两个人冷嘲热讽,满脸的不爽,但是这一幕却让邪月尊上夫妇松了一口气,毕竟霸刀尊上是个能动手绝对不废话的干脆人,如果霸刀尊上真的想动手对付他们,早就直接动手了,特别是他们看到霸刀尊上晋级宗师后期成为刀者之后。但是现在他没动手,反而口头上赚点便宜,这就说明霸刀尊上不想动手。

    两个人本来还不满意无尘让他们亲自来霸刀峰道歉,但是现在看到霸刀尊上的境界,他们反而感激无尘,要不是他让自己夫妻来道歉,那么他们跟霸刀尊上的梁子越结越大,早晚要爆发大战,到时候他们俩说不准就让霸刀尊上收拾了。

    两个人简直就是唾面自干,而且他们不光返还了霸刀尊上给他们的好处,反而还以道歉的名义给了霸刀尊上大量的财物,这些财物甚至远多于他们贪下的好处,这可谓大出血了。也因为这样所以霸刀尊上对他们的态度好了不少,这也让夫妻两个把心放下了。三个人起码表面上恢复了友好,邪月尊上和他的妻子邪阳尊上都自认为了缓和了双方矛盾,毕竟以他们的了解,霸刀尊上这个人直来直去,是不会拐弯的。但是他们并不知道,现在的霸刀尊上已经不是以前的霸刀尊上了。

    “两位,无尘兄长走的匆忙,他给你们留下了一点东西放在了本座这里,我也不留两位了,你们拿上东西就先回去,咱们双方各自准备,一年之后在庚县汇合。”霸刀尊上做出了请的姿态。

    邪月尊上和邪阳尊上却没有动,他们互望了一眼,然后迟疑的问道:“胡大哥,不知道无尘圣僧给我们夫妇留下了什么?他为什么没有告诉过我们?”

    霸刀尊上听完大怒:“本座怎么知道他们给你们留下了什么?他没告诉你们,你们不会启动万里符问问无尘嘛?别以为你们自己是小人,就觉得所有人都是小人,你们既然不相信本座,那就请离开吧。”说完霸刀尊上不等两个人反应就直接大踏步的离去,看到这一幕邪月尊上连忙的过来拉住了霸刀尊上,霸刀尊上一把甩开邪月尊上的手。霸刀尊上赌的就是两个人不会使用万里符,毕竟如果省下来,就成了他们邪月宗的东西,这万里符价值是相当高的。

    “胡大哥,我们相信,我们只是好奇为什么无尘圣僧没跟我们提起过,并没有不相信胡大哥的意思,至于万里符就算了,可能无尘圣僧走得急忘了说,我们现在就跟胡大哥去。”邪月尊上连忙道歉,他觉得自己可能是真的多虑了,毕竟霸刀尊上真的准备出手对付他们,当他们来到霸刀峰就动手了,霸刀峰也是有极其强大的护门大阵的,这是当年霸刀尊上凑巧救了一位高级阵法家,那一位阵法家给他布制的,要知道神阵门的神阵尊上也不过就是中级阵法家而已。

    这护门大阵只启动过一次,是当年霸刀尊上杀了一位紫林域的天阶,谁知道竟然是一位宗师巅峰高手的儿子,那个宗师巅峰高手一路追杀霸刀尊上,霸刀尊上侥幸逃了回来启动了护门大阵。那一战的结果震慑了整个乾蓝冰域,宗师巅峰高手被重伤,差一点就死在了霸刀峰,而当时只是宗师二层的霸刀尊上却毫发无损。虽然没有人知道那一位阵法家给霸刀门留下了什么护门大阵,而且从那之后两千多年里,霸刀门的护门大阵也没开启过第二次,但是却依旧给整个乾蓝冰域的门派留下了深刻印象。

    邪月尊上觉得他们夫妇加起来也扛不住霸刀尊上主持的护门大阵,因此霸刀尊上要对他们动手,根本不需要隐藏,所以两个人跟着气呼呼,直接不想跟他们说话的霸刀尊上走进了一间密室,他们还在不断地说着好话,试图打消霸刀尊上的怒火。他们不知道的是如果霸刀尊上用护门大阵收拾了两个人,那么绝对会闹得沸沸扬扬,让这一片的所有门派都发觉,很可能传到欢喜尊上的耳朵里,这不是楚云想要的结果。

    两个人越走觉得心里越是有一种恐慌的感觉,这让两个人再次迟疑起来,毕竟宗师高手的感觉是很准的,但是思索再三,两个人还是继续跟着走了下去。他们还是安慰自己霸刀尊上真的需要对付他们,根本没必要这么麻烦。

    三个人来到了一处浓雾笼罩之处,霸刀尊上一马当先走了进去,邪月尊上和邪阳尊上却停了下来。

    “师哥,我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你说这个霸刀尊上会不会给我们设局?”邪阳尊上对着邪月尊上传音道。

    “师妹,我心里也总有一种危机感,但是咱们都跟霸刀尊上认识几千年,这个霸刀尊上如果真的要对我们动手,他何必多此一举?”邪月尊上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能打下了这么一大片地方称王称霸的人都是自信的,甚至都有些执拗,他们一旦认定了什么事情,绝对会闷着头做到底,当然楚云也是这样的人。

    “师哥,要不咱们走吧,师妹真的感觉很不好。”邪阳尊上再次劝道。

    “妇人之见,如果咱们真的如此做了,那么我们就彻底交恶了霸刀尊上,试问,咱们两个人联手是否是霸刀门的对手?”邪月尊上再次传音道。

    “师哥,咱们旁边有锁龙谷、赤羽门和乾蓝门,咱们完全可以拉拢他们,霸刀峰未必敢真的对我们动手。”邪阳尊上继续劝道。

    “糊涂,如果霸刀尊上没有晋级宗师后期,他们可能跟我们结盟,但是现在霸刀尊上成功晋级,如果霸刀尊上联合他们,你是认为他们会选择我们还是霸刀尊上?我们决不能跟霸刀尊上交恶,如果你觉得不对劲,那么你就呆在这里吧。”邪月尊上直接一头走进了雾气之中,邪阳尊上狠狠地跺了跺脚,也跟了进去。

    两个人的震惊跟楚云第一次进来的时候是一样的,毕竟像是释厄寺这种门派也没有自己独立的小空间,当然沧浪门是有的,那里也是沧浪门的根基所在,被他们自己称为沧浪宫,十分的神秘,除了沧浪门的人,估计没几个人进去过。但是为什么霸刀门也有这种空间?而且霸刀尊上带他们进来这里是什么意思?难道不怕他们说出去?还是霸刀尊上真的要对他们动手了?

    “人人都说邪月尊上亦正亦邪心思缜密,本座看来也不怎么样嘛。”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慢慢的浮现出来,他是从透明慢慢的凝视,邪月尊上和邪阳尊上看到这一幕全都脸色狂变。能在宗师高手面前隐藏自己的行迹,这说明眼前之人能够掌控这一片小空间了,这手段就是钻研空间法则的宗师后期都不一定做到吧。

    “霸王尊上怎么可能?霸刀尊上你竟然敢联合霸王盟?不对,不是传言霸王尊上本命元兽死亡终生不能寸进了嘛?你怎么可能是宗师七层?不可能,不可能。”邪月尊上失声说道。

    “哈哈哈,盟主岂是汝等宵小可以随意揣摩的。”霸刀尊上不屑之情溢于言表。

    “霸刀尊上你堂堂宗师后期的超级强者竟然归顺了这个小子?”邪月尊上再次震惊的问道,本来他以为霸刀尊上和楚云是合作,但是听这个意思,霸刀尊上是投靠了霸王盟啊,这让邪月尊上难以接受,毕竟邪月尊上一直都认为霸刀尊上跟他一样是一位枭雄,既然是枭雄,怎么可能臣服于人?

    “哼,盟主能够在数天之内就击败了本座,而且是堂而皇之没有用半点的手段,本座臣服于如此英才又有何不可?”霸刀尊上说完了,邪月尊上和邪阳尊上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震惊和绝望。一个霸刀尊上他们都对付不了,何况是一个比霸王尊上更恐怖的霸王尊上。

    “你们夫妇如果臣服于盟主,那么本座跟你们的恩怨一笔勾销,而且你们会越来越知道跟随盟主的好处。”让楚云感动的是霸刀尊上竟然劝说起了两个人,这是楚云绝对想不到的。

    “不用说了,让本座臣服于人绝无可能,师妹你还原因陪我最后用一次《颠倒阴阳功》嘛?”楚云也没想到邪月尊上直接选择了拒绝,邪阳尊上略一沉默,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

    楚云看着邪阳尊上和邪月尊上拿出了他们的武器,楚云就知道两个人基本上不可能招降了,毕竟宗师武者都是有自己的坚持的,楚云只能送他们一程。

    楚云拿出了日月剑对霸刀尊上摇了摇头,意思就是不用对方插手,霸刀尊上立刻明白,一步就来到了小空间的另一头远离了战场。

    “来吧,就让本座看看咱们三个人谁的阴阳法则之力更加强悍。”楚云是个很干脆的人,他直接召唤出了日月双轮,而巧合的是,他的日月双轮跟邪月尊上和邪日尊上的武器非常的相像,两个人的武器也是圆形的,分别跟楚云的日轮和月轮很相像,而且给人的感觉也十分地类似。

    “怎么可能?你修炼的也是《逆转阴阳功》?”看到楚云的日月双轮,邪阳尊上难以置信的问道。楚云也被邪阳尊上问的神色一愣,他的《日月转轮大法》是以《太极阴阳掌》融合了在晋末世界道门大能郭象的武功《阴阳轮》而成的新功法。郭象的《阴阳轮》,当时把楚云惊艳到了,楚云才会把这门功法融合进了《太极阴阳掌》,而且还更侧重于《阴阳轮》一些。楚云当时也怀疑过,这门功法不像是那个世界的武功,不过楚云当时也没多想,但是现在看到他压缩的领域形成的日月轮,跟邪月尊上和邪阳尊上的武器几乎如出一辙,楚云终于有了一点别的想法。

    突然邪阳尊上给楚云传音了一段口诀,楚云听到之后浑身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