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释厄寺也不想管欢喜尊上的事情,特别是他很可能欺骗门派,把他们这些高层当猴耍。欢喜尊上说楚云是他的死劫,这事真的就这么巧?在他们看来楚云只不过是个宗师三层,而且已经没有了晋级的可能,楚云有什么资格成为欢喜尊上的死劫?因此这件事让释厄寺的高层都很恼怒。

    说实话,释厄寺现在的情况十分的不好,至尊门如同疯狂一样的对着沧浪门和释厄寺动手,为的就是彻底让至尊门的南方安全,毕竟拿下了释厄寺和沧浪门,至尊门就能够依仗乾蓝冰域的地形,让自己南方不需要占用太多的资源就能够安全。至尊门虽然强大,也是四面皆敌,一个方向占用的资源少了,那么就能拿出更多的人力物力去开拓其他的方向。不过这对于释厄寺和沧浪门来说这可是灭顶之灾,至尊门可是个庞然大物,因此释厄寺虽然恼怒,但是也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他们只能相信欢喜尊上的话,而且他们真的不愿意让欢喜尊上这么一个即战力遇到危险,这才不得不把无尘派来了。

    但是让无尘无语的是,这个欢喜尊上虽然是为了报私仇,但是他却解释说自己真的有一种强烈的感觉,楚云就是他的死劫,这就让无尘无法反驳,毕竟宗师武者的感觉是很准的,但是无尘却总觉得这个师弟是在骗自己,这种感觉就像是被人愚弄了,无尘怎么会高兴,但是他却不得不帮忙,毕竟是门派的命令。

    如果欢喜尊上真的说的是真话,哪怕就算是假的,无尘也只能当真的听。无尘来的这个时间点是有一点可以利用,就是欢喜尊上毕竟还没有开始死劫,这个时候他完全可以操作操作,比如说多给霸王盟找些敌人,让欢喜尊上只需要面对楚云一个人就可以。

    欢喜尊上在魔影门当大爷,这可苦了无尘,无尘到处找盟友,别说还真的他办的不错,毕竟它代表的可是释厄寺,哪个门派敢不给面子?无尘联合仙柳尊上把土公门和阴邪门拉上了船,要知道两个门派可代表两个宗师。无尘还是不敢松懈,他知道自己的师弟欢喜尊上的境界快压不住了,他想到了他的好友霸刀尊上,霸刀尊上数十战未逢一败,连宗师后期武者都能抗衡,是一个很好的打手,而且他霸刀峰刚刚掉出了前十,他认为给霸刀尊上一点好处霸刀尊上会妥协的,也就有了今天无尘的到访,但是很可惜无尘并不知道自己晚到了几年。

    “胡老弟,霸王盟天道资源的三成,邪月宗天道资源的一成,这虽然无法完全弥补胡老弟的损失,但是却也让霸刀峰从困境中脱困而出。而且胡老弟根本不需要面对霸王盟最顶端的战力,只需要拖住金鼎尊上或者是黑曜尊上两个中的一个就可以,这并非什么难事。说实话邪月宗的两位尊上并不愿意让你霸刀峰加入其中,是贫僧不忘旧情,苦口婆心的劝他们答应的,不知道胡老弟觉得如何?”无尘非常自信的说道,他并不觉得霸刀尊上会不答应,因为怎么看都是对霸刀峰有利,说实话要不是无尘想让欢喜尊上更稳妥的度过死劫,他都不想来找霸刀尊上。

    他自己虽然不能出手,但是欢喜尊上、魔影门、仙柳门、土公门、阴邪宗、邪月宗,一共拥有八位宗师,其中欢喜尊上是宗师九层,随时能进入宗师巅峰,邪月宗两位宗师联手不逊色于宗师后期,魔影尊上、仙柳尊上、土工尊上也是三位宗师中期,这阵容怎么看都不会输。说实话他本来想拉上血战门的血战尊上,毕竟楚云和金刚门的关系人尽皆知,金刚门也因此成为了一个笑柄,但是血战尊上不知道为什么拒绝了他,他只能来找霸刀尊上,否则血战尊上出手,他不会再来找霸刀尊上的。

    “条件的确很诱人,不过本座还有一个条件,如果阁下不答应,那么我不光不会加入,反而会出手帮霸王盟,大不了一拍两散。”霸刀尊上说完,无尘心里一怒,他认为霸刀尊上太不识抬举了。虽然无尘修炼了这么多年苦行禅,但是他的心性却依旧暴虐,否则当年也不会去找那么多宗师高手对战了,也因为此,释厄寺的几位神僧(大宗师),认为他几乎没可能晋级大宗师。不过随即他想到霸刀尊上成为了宗师七层武者,而且又是修炼的御刀术,他虽然强,但是在霸刀峰这个霸刀尊上的老巢还真没可能击杀霸刀尊上,当然他也不想失去霸刀尊上这么一位帮手。

    “胡尊上请说。”无尘的语气没有了那么亲近,刚才称呼胡老弟,现在称呼胡尊上,亲近远梳就很明显了,这是他对霸刀尊上表达了不满。

    但是霸刀尊上仿佛没有感觉到一样,“我的要求很简单,让邪月尊上这个老狐狸来霸刀峰跟我道歉,否则我宁愿玉石俱焚。”霸刀尊上掷地有声的说道。

    “胡尊上,邪月尊上也是一位枭雄,排名比试也是在众人注视下正大光明举行的,虽然邪月宗取代毕派是有取巧,但是气运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尊上这个要求未免过分了吧。”无尘摇了摇头,他觉得霸刀尊上有些无理取闹了。

    “无尘尊上,在排名大比之前,本座曾经拜访过邪月宗,当时本座曾经跟他们商议,只要他们邪月宗不挑战我霸刀峰的位置,那么我就送给他们一份重礼,结果他们收了好处,竟然落井下石,本座去找他们问罪,他们竟然依仗着两个人联手能够跟宗师后期武者抗衡拒绝了我。现在我终于晋级宗师后期,本想着去找他们报仇,没想到阁下竟然来了。我愿意给阁下面子,放弃找他们麻烦,只需要他们一个道歉,请问阁下,我的要求是否过分?”霸刀尊上说完,无尘恍然大悟,这的确是邪月宗不地道,收了好处却不办事,这是要遭唾弃的。无尘思索再三,还是答应了下来,如果邪月宗不答应,自己说不准要动用释厄寺的威名强压他们服从了,无尘宁可要霸刀尊上的支持,毕竟霸刀尊上是妥妥的宗师后期,邪月尊上夫妻俩只是号称能够跟宗师后期抗衡而已,谁强谁弱一目了然。

    “胡老弟,你的要求贫僧答应了,如果他们不答应,那么就不要怪本座不客气了。”两个人商量完毕,再次恢复了一开始时候的友好气氛。

    “不知道什么时候动手?我已经忍不住了。”霸刀尊上笑着说道,无尘也不怀疑,毕竟霸刀尊上就是这么一个战斗狂人。

    “不要急,等着下一次朗州和石坪州之间的通道开启,贫僧估计也就是二三十年的时间。到时候仙柳门、土公门和阴邪宗会一起动手,加上胡老弟、阴邪宗和魔影门,这一次行动万无一失。”无尘笑着说道。

    “哈哈,这我就放心了,说实话,你请这么多宗师简直有些欺负人了。无尘兄,本座这里可是从蓝田域弄到了几瓶蓝田玉酒,味道十分的不错,咱们兄弟两个一起尝尝如何?”霸刀尊上很是热情的说道。

    “贫僧也没办法,无良师弟的地位比贫僧高多了,我虽然是师兄也只能给他跑腿。胡老弟快快拿出蓝田玉酒,贫僧已经很多年没有喝过了,这酒的价值可不逊色于天阶丹药,还是有价无市的,贫僧一定要好好尝尝。”

    一边吃着霸刀尊上准备的灵膳,一边喝着蓝田玉酒,两个人多年未见的疏离感已经慢慢消失了。

    “无尘兄,老弟就是不明白,你释厄寺一般来说不会插手平衡各地域的局势的,这种活都是沧浪门去做,这一次你释厄寺怎么一反常态,这让我很是费解啊。就算是欢喜尊上为了报仇,你们门内就任由他折腾?打压区区霸王盟,需要你无尘兄亲自前来?而且无尘兄你都来了,就凭你自己和欢喜尊上也能重创霸王盟吧,何须要我们动手?霸王盟的盟主只是区区宗师三层而已。”霸刀尊上一边给无尘倒酒,一边不经意的开口问道。

    “胡老弟,说实话哥哥我也是很无奈,我在门内修炼的好好地,结果谁知道门内给了我这么个差事。”借着酒劲无尘把欢喜尊上和楚云的恩怨,甚至楚云是他死劫的事情一股脑都告诉了霸刀尊上。两个人喝了一天一夜,最终霸刀尊上命人把无尘送了回去,他还体贴的给无尘弄了几个美女,不过无尘拒绝了。无尘绝不是因为自己是佛家子弟而拒绝,而是他修炼苦行禅需要禁欲而已。

    无尘休息了之后,霸刀尊上进入了自己的密室,他打开了密室的暗门再次来到他跟楚云大战的那一个小空间。

    “盟主,你猜的果然没错,释厄寺的人真的来了,您真是神机妙算啊。”如果无尘在这里能把下巴惊掉了,因为霸刀尊上见的人正是他们刚才商量对付的对象霸刀门的盟主楚云。

    “胡大哥,现在信了吧,他们一定会来找你出手的。而你去找人家和等着人家来找你是不一样的,你霸刀峰在咱们霸王盟周围也是数一数二的门派,他们是不会放弃你这么强力的一位帮手的,特别是他们知道你成为了宗师后期的刀者之后。现在他们已经把你当成终于的一员了,你应该也得到了不少内幕消息吧,先跟我说说吧。”楚云微笑着说道。

    当年楚云出手击败了霸刀尊上之后,霸刀尊上果然没有食言,直接选择了臣服,楚云真的喜欢跟霸刀尊上这样正直可靠的人打交道,这种人一诺千金,楚云完全可以信赖。如果身边的人都跟楚云自己一样老谋深算,一心一意为自己谋福利,估计楚云就要哭了。

    楚云甚至提出用九洲灯控制霸刀尊上他都答应了,楚云也不想提出这个要求的,但是楚云为了击败霸刀尊上动用了自己的《逆转五行大法》,这门功法绝对不能传出去,楚云除了自己和黑哥,其余的人都不敢完全相信,所以就算是惹得霸刀尊上不痛快,也要用九洲灯控制霸刀尊上。

    在楚云控制了霸刀尊上之后,承载霸王盟气运的六合碑直接恢复到了顶级灵器的风采,除此之外楚云没感应到任何变化,但是楚云却知道,霸王盟吞并了霸刀峰的气运,让自己的气运暴涨,这绝对是对自己有利的。

    楚云听着霸刀尊上说完了才知道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在前期仙柳门等门派针对霸王盟可能是沧浪门主导的,当然他们这么做可能是为了让霸王盟感受到压力,然后臣服。不过后来因为欢喜尊上的原因,释厄寺开始了对霸王盟的针对。

    楚云从霸刀尊上那里得知,释厄寺被仙尊门牵扯了绝大多数的精力,因此他们抽不出多余的精力直接对霸王盟出手,但是如果真的杀了粉面尊上和欢喜尊上,释厄寺就算是压力再大,也必须解决了霸王盟,维护他们的声威。这就让楚云有些投鼠忌器了,杀了不行,不杀的话,他们就会杀了自己。楚云就算是再自负也不觉得他能够抗住释厄寺的报复,这让楚云有些难以抉择了。

    想杀粉面尊上无尘圣僧并不难,毕竟把他引到这里,凭借楚云和霸刀尊上,应该能够击杀无尘,但是击杀了无尘之后,释厄寺的后续报复怎么办?楚云不是没想过以九洲灯控制无尘,但是释厄寺可是传承几十万年的门派,底蕴深厚,而且门内也有大宗师,万一被他们知道自己有九洲灯这样的至宝,那么后果可想而知。某种意义上说,九洲灯对于一个门派比起一位大宗师还要重要,大宗师对付宗师会收到气运反噬,万一他们为了九洲灯,宁可赔上一位大宗师,也要抓住自己,自己绝没有幸存的可能。到时候他虽然能凭借地格楚云复活,但是这么多年的努力都要付之流水,这是楚云不想看到的。

    “胡大哥,有好处为什么不要?你先让无尘去邪月宗把你前些年给邪月宗的好处要回来,然后让邪月尊上前来给你赔礼道歉,先出出气再说。”楚云笑着说道。

    “盟主,我现在已经是霸王盟的人,门派的利益高于一切,我不急着出气,我相信盟主一定会给我报仇的机会的,怎么对霸王盟有利,你就怎么做,不用顾忌我。”霸刀尊上被楚云武力上折服之后,看得出来他心里真的接受了楚云。

    楚云也很高兴,不过他在霸刀尊上耳边低语了一会,霸刀尊上才恍然大悟。

    看着霸刀尊上眉飞色舞的离开,楚云却神色凝重,迄今为止他真的没有想出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还是实力太低,一个释厄寺就能压得他喘不过去来,这一种感觉实在是太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