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刚才楚云技高一筹,但是实际上楚云也不好受,霸刀尊上的刀芒已经修炼到神念依附,就算是破碎了也会跟有灵性一样的全力攻向目标,这可神算不死不休,这些携带着霸刀尊上神念碎片的刀芒碎片直接穿透了楚云引以为傲的五行轮转元力罩,进入了楚云的体内。(书^屋*小}说+网)虽然楚云很快就消灭了这些碎片,但是还是让自己的神魂出现了刺痛感,人们常说灵魂的刺痛,楚云算是真正感应到了。

    当然,楚云还是对自己的手段充满了自信。霸刀尊上的御刀术虽然不凡,但是楚云也不是没修炼过御剑术,而且要非楚云没有御剑术的更高层的功法,楚云也会如同霸刀尊上一样,将御剑术修炼的宗师的境界,因此楚云对于跟御剑术几乎一个原理的御刀术非常的了解。这种了解让楚云对于跟霸刀尊上作战更谨慎,当然也相对的更有底气。

    霸刀尊上一路沉默的带着楚云进入一个密室,然后打开了密室的暗门走进了一个密道,楚云虽然担心霸刀尊上算计自己,但是最终楚云还是决定继续跟着,他对霸刀尊上的人品比较信任这是其一,最主要的是楚云对自己实力的自信,如果他手段全出绝不会逊色于任何一个宗师武者。

    两个人走了几十里的密道,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团灰蒙蒙的气团,霸刀尊上头也不回的走了进去,楚云在外面站了几息时间,最终还是走了进去。楚云眼前一花,他竟然进入了一个看起来广阔无边的地下大殿,楚云目光闪烁的看着这个大殿,大殿周围都是雾蒙蒙的混沌之气,这让楚云想起了他去参加仙海域和乾蓝冰域门派大比的大殿,这是另一片空间?霸刀峰竟然拥有这样的宝地?楚云简直有些难以置信。

    拥有自己的一片小空间有多少好处简直数也数不清,单单是自己闭关修炼或者是演练武艺都不会被任何人发现或者是打扰就让楚云眼馋不已。而且更让楚云眼馋的是,楚云完全可以通过这种独立的小空间研究空间法则,这一种和时间法则被共称为万法之母的法则有多厉害就不需要多说了。而且楚云还能够在这种小空间的空间壁垒感应混沌之力这一种比起法则之力更高的世界本源力量。当然还有其他的许多好处,这怎么能让楚云不眼热。

    “怎么动心了?本座当初正是因为这一片小空间才能够修炼到这个地步,我也因为这一片小空间所以在这里建立了霸刀峰,把这里当成我的禁脔。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本座在这里发现的资源都被本座消耗一空,这里也就成为了我闭关和练武的场所。本座知道这一种小空间对于你这一直内家武者的吸引力,本座也愿意让出这里,但是这全都要看你自己了。只要你击败我,这里就会属于你,我也会为你效力,但是如果你输了,那么你就会死在这里。虽然我只能简单的控制这一处小空间的开启和关闭,但是这就足以让你无法撕裂虚空。来吧,大战一场吧,赢了你将获得一切。输了,你将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霸刀尊上面色疯狂。

    他手里的刀第一次近距离的出现在了楚云的面前,这把刀外表如此的不起眼,反而上面满是划痕,就如同随时就会破损一样,如果这把刀扔在任何一个低阶武者面前,他们绝对连看都不会看一眼。但是楚云却发现这把刀的不凡,这些划痕每一道都有着自己的刀意,这密密麻麻的划痕,竟然全都是不同的刀意,怪不得霸刀尊上威名赫赫,任何一个修炼御刀术的人都会对这些刀意垂涎三尺,因为他们能通过感悟那些至强刀客的刀意完善自己的刀意,从而让自己的刀意达到更高的层次。这些至强刀客的刀意那里是那么好的得到的,这都是可遇不可求的,偏偏霸刀尊上手里的刀上面竟然有几百上千种。

    霸刀尊上甚至可以学一个扔十个,找出最合适自己的刀意,从而畅通无阻的修炼到极其高深的地步,他的前半生估计就是在这种畅通无阻的环境中度过的。楚云都有些羡慕霸刀尊上,这简直就是主角的待遇啊。不过也正是因为他的待遇太好,所以才在宗师六层巅峰的困了整整一千年,太多的刀意让他看花了眼,从而悟不出自己的刀意,无法晋级宗师后期成为刀者,一直到他遇到了自己这一辈子最大的挫折,排名失败了,亲人死了,这让他破茧而出,真正的从自己给自己设置的牢笼中突破了。

    这个时候的霸刀尊上,满心都是负面情绪,他需要找人发泄。而这个时候也是他内心最为膨胀的那一刻,如果楚云能够这个时候击败霸刀尊上,那么楚云的目的还真的可能实现。因为现在的霸刀尊上是最强也是最弱的。

    “日月精轮出。”楚云拿出日月剑,身后一轮冰冷的圆月和一轮炙热的太阳浮现了出来,看到这一幕霸刀尊上咧着嘴,疯狂的发出了一道道的刀芒。

    没有任何人知道两个人的大战到底发生了什么,楚云匆匆的来,又匆匆的走了,甚至连霸刀峰的弟子都不知道楚云来过,哪怕是去接楚云的那一位霸刀尊上的记名弟子都不知道他迎接的是谁。有心人能探测出来的消息也就是有一位宗师四层的武者拜访过霸刀尊上,但是具体是谁他们都不清楚。当然任何人也没往霸王盟身上想过,毕竟霸王盟一位宗师六层,三位宗师三层这是人所同知的,顺便说一句,金鼎尊上终于晋级宗师三层了。

    霸王盟不断的调动重兵,看起来就像是要对魔影门动手,但是二十几年过去了,霸王盟却依旧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一点动手的意思,虽然所有人都知道,两个门派的大战需要方方面面的准备,但是你霸王盟也不需要准备这么久吧。

    魔影门中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相对而对,两个人满脸的愁容,哪里还有宗师武者的顾盼生辉,哪里还有宗师武者的处变不惊,哪里还有宗师武者的从容大度?也不怪他们两个愁,实在是霸王盟这一手弄得太恶心人了,就是给你制造压力,仿佛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剑,但却偏偏不动手,这一种压抑的感觉让人崩溃。

    而这还不是最主要的麻烦,霸王盟封锁了魔影门去朗州的道路,这让魔影门想要去朗州这个乾蓝冰域的商业中心需要绕路,这路绕的让魔影门痛彻心扉,收入大减。而且他们魔影门也需要调动人手应对霸王盟随时可能发动的袭击,这可都需要大量的物资和金钱,手底下的人总不能什么好处也得不到,为你卖命吧。要知道军队的士兵开拔还有开拔费呢,他们只是加入你的门派,又不是卖身给你的奴隶。

    这收入一减,支出一增,对于任何一个门派的财政来说都不是好事,那些底蕴深厚的门派可能没什么,但是魔影门只是个建立几千年的门派根本谈不上什么底蕴。反观霸王盟,虽然建立时间更短,但是霸王盟的财政是很好的,毕竟能卖丹药的乾蓝冰域只此一家。别看沧浪门、释厄寺、金刚门等门派和霸王盟关系不咋地,但是他们都会跟霸王盟买丹药,毕竟某种意义上说,丹药也算是战略性物资。

    区区几十年的对立顶多让魔衣门难受,真正让魔影门伤筋动骨的是几十年前来他们魔衣门并且赖着不走的和尚,也正是楚云猜测的欢喜尊上。这个家伙当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些年海量的灵币和多达几千上万的处子被送给了这个和尚,但是这个和尚却依旧不肯答应主动出击。面对这一个看起来无穷无尽的大窟窿,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后悔的肠子都青了,他们是想攀附上释厄寺的关系,也因此背叛了楚云,但是攀附释厄寺是为了获得好处,不是为了把老底子都掏出来。

    但是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已经上了贼船绝不可能下船了,再说两个人到现在也不认为霸王盟还有翻盘的机会,毕竟欢喜尊上一个人就已经是一个很重的筹码了,这个欢喜尊上可是宗师九层的高手,而且他一直跟魔影尊上说,他的同门会来帮忙的,这也是为什么魔影尊上忍受欢喜尊上压榨的重要原因,释厄寺的威名实在是太大了。

    不过五十几年的时间也让魔影尊上受不了了,欢喜尊上修炼需要大量的灵币,这可不是什么初中级灵币,而是需要高阶灵币,魔影门就相当于在这些年里养了三个宗师,魔影门占据的影州又不是什么富裕的地方,要不是风凌尊上是一个符篆师,魔影门两个宗师都养不起,何况是三个。

    到了现在魔影门几乎要山穷水尽了,但是欢喜尊上所谓的同门还是没来,而且这个期限看起来就像是遥遥无期一样,这让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想要去找欢喜尊上摊牌了。

    两个人进入充满了糜烂气味的欢喜尊上的住所之后,大约一个时辰,两个人脸带欣喜的走了出来。

    “这种日子终于要结束了。”风凌尊上有些解脱的说道,但是魔影尊上却依旧脸色凝重没有一点欣喜的意思。

    三年之后,一个和尚装束的中年人大摇大摆的进入了霸刀峰,此人实力毫无掩饰,赫然是宗师巅峰高手,霸刀尊上就算是能冷落伪装成宗师四层的楚云,也不敢冷落这一种高手,因此霸刀尊上亲自出了山门迎接此人。

    “咦,胡老弟,咱们千载没见,老弟怎么成了如此的模样?”大和尚竟然是霸刀尊上的熟人,霸刀尊上盯着此人看了好一会,才不确定的问道:“阁下是无尘圣僧?”

    “胡老弟,叫什么圣僧,当年咱们联手击杀了魔声尊上,算是生死之交,胡老弟如果不嫌弃,跟以前一样称呼我一声兄长就是。”无尘是和尚的发号并非尊号,每一个和尚一出家都会有法号的。

    “无尘兄长,你的尊荣怎么变化如此之大?”霸刀尊上对于无尘前来的目的心知肚明,但是他对于无尘的相貌反而更是好奇。

    这个无尘尊号粉面尊上,这个尊号一针见血的说出了无尘的特征,就是长得十分的俊秀,是一等一的美男子,虽然是个和尚,但是在乾蓝冰域也美名远播,此人的俊美也只有沧浪门的门主沧浪尊上和金刚门的门主金刚尊上以及乾蓝门的乾蓝尊上相媲美,有好事者把他们称之为乾蓝冰域四大美男子。

    其实这个尊号看似是赞扬,但是明眼人就看得出来,这是对于无尘的不屑,一个和尚长得好看有什么用?无尘也不喜欢这个名号,他拼命的卫道除魔,甚至死在他手上的宗师也有两个,至于他击败的宗师更多了,也因此他跟霸刀尊上爱好相同成为了朋友。这才有了他们一起击杀上一任魔声尊上的事情。但是很可惜,乾蓝冰域的人对他的尊号却没有一点想改变的意思,心灰意冷的无尘返回了释厄寺,从此不再出山,这一转眼就是一千多年,甚至排名大比无尘都没有参加过。但是现在霸刀尊上看到的无尘却是一个相貌平庸的中年男人,极其普通的相貌,跟以前那个粉面尊上犹如两个人,这让霸刀尊上心里充满了难以置信。

    “胡老弟,皮囊而已,你着相了。”无尘显然不想说这个问题,霸刀尊上把无尘请了进去。

    “胡老弟,这一次贫僧前来是为了给你送一个天大的好处。”无尘对于自己带来的好处很是自信,他根本没有隐瞒就把他的目的全部说了出来。他这一次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对付霸王盟,当然这不光是为了给极乐尊上报仇,也是为了维持乾蓝冰域的势力平衡。

    其实本来释厄寺是不准备插手的,毕竟他们不出手,沧浪门也会出手,但是欢喜尊上却告诉门内,楚云就是他的死劫,这样一来释厄寺也无法阻止了。修佛者跟一般的武者修炼的不是一套体系,反而跟关帝门这样的门派有些相通之处,不过一个是直接给予实力,一个是需要自己去感悟。当然修佛者还有一种特例,就是修炼“自我佛”的佛修,这种法门是让自己成佛,这是一种极其少见,也极其难走的修炼方式,一万个天阶修佛者都不一定成功一个,但是一旦成功修炼到宗师,那么可以确定的说,绝对能成为大宗师的超级强者。这个欢喜尊上就是修炼自我佛的武者,也是释厄寺唯一的一个。

    修炼自我佛跟一般的修炼方式完全不一样,他们只需要度过生劫、死劫和人劫就能够顺利成为大宗师,而他们的晋级几乎一马平川,根本没有所谓的关卡,这让所有武者眼馋。

    不过三个劫难也不是那么好渡过的,甚至更加凶险万分,这些年欢喜尊上压制自己的实力,不让自己过早的晋级宗师巅峰,就是为了应对自己的死劫。他的人劫和生劫已经完全渡过了,而到了宗师巅峰就会面临死劫,欢喜尊上不断地准备着各种手段就是为了渡过死劫,从而一举突破大宗师。

    这三劫每一个人遇到的都不一样,甚至一个人换一个时间遇到的劫难也会不一样,因此根本无从防备,只能看各自的运气。而欢喜尊上直接告诉释厄寺的主持,自己的死劫就是楚云,这让释厄寺的主持根本没办法阻止,虽然他说的很像是假的,毕竟他没到宗师巅峰,怎么可能感受到自己的死劫?但是谁也不敢阻拦,万一是真的怎么办?

    而且欢喜尊上只能自己面对死劫,门内的所有人都不能插手,甚至一点点的帮助都不行,否则就会迎来难以想象的反噬,就算是释厄寺都不一定扛得住,释厄寺也不敢为了一个大宗师,就把自己的门派搭进去。

    不过释厄寺不会真的对欢喜尊上不管不问,这一次他们小心谨慎的把修炼苦行禅修炼到一定境界的无尘派出来,并非直接帮助欢喜尊上,而是因为两个人关系好,问问他是不是楚云真的是他的死劫,还是因为杀子之仇的谎言。如果是前者,那么无尘就会立刻离开有多远走多远,但是如果是后者,那么无尘就会直接出手,毕竟欢喜尊上对于释厄寺是很重要的。

    而欢喜尊上这个家伙可能就是这么算计的,不管他的死劫是否是楚云,只要他说是,门内就不会不管。这些年欢喜尊上也没闲着,他也是个谋定后动的人,不过他仔细研究了霸王盟之后,竟然发现霸王盟真的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不说别的单单是霸王盟的护门大阵万河奔海大阵加上四位宗师,就能把他打成死狗,因此能借助门派的实力为什么不用?他知道自己的重要性,因此一直等着,没想到一直到几十年后才等来了无尘,不过不管怎么说他的援兵终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