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刀尊上把门派交给了自己的几个弟子和儿子,再次选择了闭关,他想着突破宗师后期,然后找回场子,这才能够熄灭他心底的怒火。霸刀尊上这种人不管做什么都是用最直接的方式去做,哪怕撞到了南墙,他也不会转弯,反而想办法拆了南墙。

    不过虽然霸刀尊上选择了闭关,门内的情绪却因为霸刀尊上先前的行为变为了压抑,每一个人都小心翼翼的,这一种情绪越聚越多,甚至很可能会让一个大门派分崩离析,这不是无的放矢。不过好在霸刀尊上让自己无法无天的小儿子面壁思过,这才不至于让情况更坏下去、

    楚云到达霸刀峰的时候遇到的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以他的实力想要人不知鬼不觉的混入一个门派,就算是沧浪门估计也能混进去,当然楚云随身背着一个木盒子让他看起来有些奇怪。他背后的木盒子当然就是从至尊门邱子峰那里得到的那一块石碑,楚云只能依靠这一块石碑掩盖他身上的天道怨气,否则根本瞒不住宗师高手。

    楚云在霸刀峰潜伏了一年多的时间,这个门派暮气沉沉,一点活力也没有,而且内斗频繁,本来霸刀尊上的小儿子是指定的接班人,也是霸刀尊上不在之后当之无愧的第二人。但是随着霸刀尊上打了他一巴掌,并且把他囚了起来,霸刀尊上的的几位弟子的野心也随之露了出来。

    霸刀尊上一生收了九位弟子和二十几位记名弟子,其中他的大弟子,也就是那个偷着《霸刀决》跑了的家伙最得人心,霸刀峰在霸刀尊上闭关的漫长岁月里,正是他的主持才让霸刀峰蒸蒸日上。所有人都认为他会说霸刀峰的下一任领袖,但是偏偏霸刀尊上在两千多岁的时候有了小儿子,霸刀尊上再公正,心里也会偏向自己的小儿子的,最终他的大弟子被逼走了。

    但是大弟子走了,他的支持者却依旧很多,其中以四弟子为首,笼络了一大批的弟子,势力还是不小的。以前有霸刀尊上的支持,他们不敢做什么,但是现在随着霸刀尊上囚禁了自己儿子,他们开始了兴风作浪。他们对外宣称,说霸刀尊上的小儿子逼走了大师兄和二师兄,这让霸刀峰的绝大部分非嫡系的弟子都对霸刀尊上的小儿子充满了怨恨,他们开始联合起来跟霸刀尊上的后辈争斗。霸刀尊上活了几千年,他的后代和亲属足足有几万人,他们也有庞大的势力。虽然因为他们的小祖宗,也就是霸刀尊上的小儿子被关了起来,让他们在争斗中因为没有首领而陷入下风,但是他们也不可能被非嫡系的弟子轻易压制。

    双方人时常爆发争斗,甚至天阶武者也参与了,还有几个受了伤,这让霸刀峰犹如火药桶一样,一点点火星都可能爆炸,唯一一个能够改变这种情况的人却在闭关,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发现这种情况。

    楚云冷眼旁观着这一幕,他了解了霸刀峰的情况后心里不可遏制的想出了一个计划,但是却显得犹豫不决,最终楚云脸色坚定了起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自己这么做说不定对他来说也是解脱。

    楚云伪装成了霸刀尊上后辈中一个德高望重的孙子,号召所有人去把他的叔叔,也就是霸刀尊上的小儿子放了出来主持大局,并且对着他哭诉他们收到了打击。这个霸刀尊上的犬子一听就怒了,在他的带领下,双方的战斗爆发了。

    双方人马的矛盾越来越多,越来越难以调和,当霸刀尊上的一位小妾死在了他的九弟子房间里被霸刀尊上的一位曾孙发现之后,双方就犹如点燃的火药,彻底爆发了。

    大战持续了半年多时间,霸刀峰在总门的五十余位天阶武者竟然让人惊恐的死去了一大半,剩余的二十几位也都人人带伤,而且霸刀尊上最喜欢的小儿子也死在了这一场冲突里,他剩余的七位弟子更是死了五个,重伤了一个。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死伤这么严重,而且也不是没有人试图去叫醒闭关的霸刀尊上,但是这些人却都不明不白的死了。霸刀尊上闭关的密室就如同一座择人而噬的魔窟,起码吞噬了十位天阶和不下于百名地阶弟子的性命。双方人都认为是对方做的,但是双方的领头人却全部死了,虽然所有人都看着他们是同归于尽,但是总有那么几个聪明人觉得事情不太对,但是他们没有证据,最终也只能觉得自己多心了。

    实际上他们没有多心,这些天里面,楚云一会变成霸刀尊上嫡系的模样,一会变成霸刀尊上弟子的模样周旋于双方人之间,不断地来回的挑唆双方人的关系,很多人虽然不是楚云亲手杀死的,但是算起来,这一次事件没有他的话,绝不会死这么多人。

    楚云不惜心狠手辣的弄得霸刀峰血流成河,当然是有目的的,这个目的就是为了收复霸刀尊上。没错,楚云就是这么目的。先弄得别人家破人亡,然后再去收复此人,这个套路是不是看的很熟悉?是不是让人想起《水浒传》里面的吴用?当初吴用设计杀死了秦明全家,让秦明不得不投降梁山,就是用的这个套路。不过不同的是,吴用设计的秦明没了后路,成为了朝廷的罪人,不得不加入梁山。而楚云的计划却是彻底摧毁霸刀尊上的心,让霸刀尊上对建功立业死心,把对门派、弟子、亲人的寄托全部都转移到练武上面,这样一来,如果霸王盟趁机邀请,霸刀尊上是有可能答应的。

    霸刀尊上这个人根据楚云的了解,他看起来不苟言笑十分的严肃,但是实际上却是一个内柔外刚的人,一般人说的铁汉柔情就是对霸刀尊上这种人说的。他对于自己的弟子和亲人都是真的关心,甚至都不忍心责备,这一种例子比比皆是。他出手打了自己的小儿子,这是这么多年里的唯一的一次,他的这个小儿子不是个值得培养的人,这么多年用资源堆到了天阶巅峰而已,而且这家伙给他惹的麻烦也不少,但是霸刀尊上却一次都没有打过他。可能有人说,这小子是霸刀尊上这么多年唯一还健在的儿子,所以霸刀尊上只对他好,但是实际上霸刀尊上对他的后辈都很好,他就像个大家长,给了自己后辈最好的修行环境,呵护每一个人的发展。

    也有的人也会说,霸刀尊上只是对自己有血脉联系的后辈好,但是实际上,霸刀尊上的这一种爱护是全方位的。比如说霸刀尊上的大徒弟,也就是那个偷了他《霸刀决》逃走的大弟子,霸刀尊上听说之后,只是很伤心,并没有派人去追杀他。他的二弟子去追杀,可不是收到了霸刀尊上的命令,而是他自作主张。一个背叛他的弟子,霸刀尊上都不舍得去惩罚,何况是其他人?

    因此楚云认为,当霸刀尊上知道门下亲人弟子自相残杀几乎死光之后,霸刀尊上必定会心灰意冷,当然心灰意冷的霸刀尊上不会自杀或者疯了,而是会把这一种对于门下弟子和亲人的感情转移到别的上面,比如说练功。而霸王盟这个时候出现,能够帮他照顾好剩余的门人,不让他再去操心这些他不愿意面对的事情,让心灰意冷的霸刀尊上能够专心练功,这是个双赢的选择。

    当然这要建立在霸刀尊上的性格真的如同楚云猜测的一样,否则楚云做的都是白费功夫,但是即便是输了,楚云也不会后悔,更不会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愧疚。死多少人楚云都会无动于衷,楚云在乎的只是他能不能从这些人的死亡里得到好处。如果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楚云可以一个不杀,也可以杀一百一千一万甚至亿万人。楚云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性格聚估计他自己也不知道,从晋末的时候用奴隶修炼魔源杀气?还是更早?这谁也不知道,但是楚云现在的确可以说几乎丧失了人性,在她的眼里估计只有自己的妻儿和几位老友才能让他找回原本的感情吧。不过万幸的是,地格楚云虽然也慢慢的学会了生存的经验,但是他的性格却仍旧是善良的。

    当楚云抽身离开,霸刀门的弟子终于敲响了霸刀尊上密室的门,残酷的事实让霸刀尊上这一个坚硬如铁的男人都难以接受。

    楚云不知道霸刀尊上这些天到底经历了什么,当楚云在三个月后,正大光明的拜访霸刀尊上的时候,楚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的男人是那个顶天立地的汉子霸刀尊上。三个月的时间霸刀尊上几乎瘦了一圈,而且他的头发也全部花白了,脸上的皱纹能夹死蚊子,霸刀尊上现在怎么看怎么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不过唯一不变的是霸刀尊上那犹如海洋一样浩瀚的刀意,这刀意比起三十几年前楚云见到霸刀尊上的时候高出数倍不止,他领悟出了属于自己的刀意?这霸刀尊上实力竟然到了宗师后期?

    这是楚云绝对想不到的,这很可能会让自己的计划破产,但是现在楚云却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了。霸刀尊上对于楚云的到来几乎可以说没有任何反应,就算是迎接楚云的人也只是他的一位天阶三层的记名弟子,这对于宗师高手来说是很失礼的。不过楚云知道霸刀门留在门内的天阶中期以上的四十余位武者几乎死亡殆尽了,所以才只能寒酸的派了个天阶初期。到现在为止,霸刀尊上只是在楚云进来的时候拱了拱手,连一句话都没说,换成任何一个宗师都会觉得受到慢待大怒的,但是楚云却没有一点恼怒的表情。

    楚云看着霸刀尊上这一副生不如死的样子,也不准备用寻常的话语,准备直接对着霸刀尊上下猛料。

    “霸刀尊上,不知道死了亲人的感觉如何?”楚云刚问完,霸刀尊上那一双满是血丝的目光就看了过来,楚云从霸刀尊上目光中看出了犹如实质的锐利,楚云不惊反喜,这说明霸刀尊上没有被击垮,反而被悲剧磨砺的更为坚韧,而且这一幕也说明霸刀尊上心里的怒火已经快把他自己吞噬了,他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释放。

    “你找死。”楚云看着袭向自己刀芒不慌不忙的扔出了日轮,日轮和刀芒撞到了一起,刀芒碎裂而日轮却纹丝不动。破碎的刀芒把两个人待得大殿轰的粉碎,但是楚云周围三丈之内的一切却都完好无损,看到这一幕霸刀尊上的脸色终于有了一丝的变化。

    “霸刀尊上不要着急,本座这一次来就是为了给你机会报仇的,你想想你霸刀峰发生了这样的惨剧是为了什么?一切的根源不都是因为魔声尊上消耗了你的实力,让邪月宗捡了便宜?你真正的仇人应该是他们,难道你不想报仇嘛?咱们联合起来,先灭了邪月宗,然后等实力壮大到一定的程度,本座就可以帮你杀死魔声尊上,甚至连他背后的魔音门都可以帮你铲除。”楚云沉声说道。

    “哈哈哈,你霸王盟想要吞并我霸刀峰?这是本座这么多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你凭什么?”霸刀尊上显然不是楚云简单就能忽悠的,他立刻听出了楚云的意思。

    “凭什么?你问得好,本座就告诉你为什么,本座今年还不到八百岁就修炼到跟尊上你一样的地步。你虽然有三千多岁了,但是你根本不是本座的对手,如果你跟本座合作,那么不出百年,我就能帮你灭了邪月宗,不出千年,我就能帮你灭了魔音门。”楚云说的掷地有声,霸刀尊上也没想到楚云只有区区几百岁,但是想让霸刀尊上屈服还是不够。

    “你天资果然不凡,但是那些天资卓绝却早夭的天才本座也见的多了,咱们废话少说,如果你能击败本座,那么本座就加入你霸王盟拜你为主,如何?如果你不能击败本座,那么你就哪里来的滚到那里去,不要再出现在本座面前。”霸刀尊上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楚云早就知道任何时候都要凭实力说话,也早就预料到了,因此也不再说话,缓缓的站起身来跟在了霸刀尊上的身后。

    而两个人站起来之后,霸刀尊上刚才坐立的椅子轰然破碎,楚云坐立的椅子却依旧屹立在那里,霸刀尊上的脸色再次一变,刚才他根楚云的第一次较量算起来是他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