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主您的神识比我远,您是否能感应到来人是谁?”黑哥看向楚云,楚云的神识到了宗师之后,感应范围已经到了十万里,他当然知道来认识谁,但是楚云不明白的是此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来人是风凌尊上。”楚云沉声说道。

    “风凌尊上?他来做什么?”黑哥脸色一愣,毕竟风凌尊上是魔影门的人,魔影门和霸王盟的关系破裂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

    “黑哥,你去走一趟看看风凌尊上到底来干什么。”楚云说完黑哥躬身离开。很快黑哥就回来了,而风凌尊上也掉头离开,甚至根本没有进入霸王盟。

    “解盟信。”黑哥也不废话直接把东西给了楚云,楚云接了过来,看了起来。霸王盟和魔影门结盟是通知过天道的,如果解盟也会有一个正式的仪式,看得出来魔影门都帮霸王盟办妥了。

    “魔影门这是在找死。”楚云一用力,解盟信直接化为了虚无,楚云觉得魔影门简直就是背信弃义,当初瓜分关帝门是双赢,后来他们丢了前十的位置,也跟霸王盟没有关系,竟然还厚着脸皮想要分霸王盟的好处,两个门派只是盟友,霸王盟又不是魔影门的亲爹,你们凭什么?在楚云看来很正常的拒绝后,魔影门竟然不考虑自己的过错,反而跟霸王盟交恶,楚云再深的城府也真的有些恼怒了。而且当霸王盟都是死人嘛?他们还敢先解除盟约,霸王盟都没去找他们麻烦,他们竟然上门打脸。

    面对楚云的怒火,黑哥却没有说话,好一会他才缓缓的开口了:“盟主,您觉不觉的有些奇怪?他们魔影门明知这么做会触怒我霸王盟,而且他们也不是我霸王盟的对手,却依然这么去做,甚至还故意上门打脸,他们难道真的认为我霸王盟死定了?盟主你跟魔影尊上也熟悉的很,这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他如果不是觉得稳操胜券,他可能这么做吗?”

    黑哥说完,楚云立刻沉思了起来。

    “你是说这是个阴谋?就是为了惹怒霸王盟去找他们报复?”楚云神色凝重起来,魔影门到底有什么依仗?难道是沧浪门亲自出手了?但是他们就算是亲自下场也应该去对付金刚门吧,怎么可能先对付霸王盟,霸王盟虽然看起来发展不错,但是也应该远不到沧浪门都忌惮的地步。

    “盟主,你说是不是释厄寺出手了?”黑哥问完,楚云缓缓点了点头,的确有这个可能,毕竟自己可是杀了极乐尊上。

    “不管怎么样,他们引诱我们去跟魔影门对战,我们就偏不让他们如意。”楚云语气坚定的说道。

    “盟主的意思是邪月宗?”黑哥问完,楚云再次点了点头。朗州的仙柳宗等门派,霸王盟是不能轻举妄动的,动了仙柳门就是打沧浪门的脸。而且朗州太敏感了,一旦在朗州搅风搅雨可能一下子得罪乾蓝冰域所有门派,触动所有门派的神经,霸王盟没这个实力去动这一块蛋糕。

    “你来看。”楚云拿出了这些年绘制的乾蓝冰域的地图,不光这只是一份简单的行政地图,并没有标注地形什么的。楚云直接拿过笔在地图上划了几道把这一份乾蓝冰域的地图一分为四。

    “乾蓝冰域的地理位置不适合出现一个统一的大门派,因为乾蓝冰域被宗师都难以通过的高山和密林分为了四块,中间是乾蓝冰域面积最大的朗州,这就像是一块枢纽把乾蓝冰域连成了一体。不过宗师武者想要进入朗州,就比如走咱们这里的洞穴或者是释厄寺那里的恶人谷,除了这两个地方,宗师没可能进入朗州,否则朗州早就被沧浪门或者释厄寺吞并了。而除了朗州,乾蓝冰域一共被划分为了三块。面积最大的就算沧浪门西北角东北角和整个北部。其中沧浪门占据的西北角和大半个北部,这里虽然只有不到三个半州的地盘,但是这里却是除了朗州之外,乾蓝冰域最富裕的面积最大的三个州,这里任何一个州的面积甚至比起石坪州和临州加起来面积都要大一倍。而在乾蓝冰域的东北角和一小半的北部是排名第二的释厄寺,释厄寺占据的地盘是两个半州,面积虽然不大,但是却是人口最密集的两个半州。两个门派共同占据了乾蓝冰域的整个北方,虽然两个门派中间有三个小门派,但是这三个门派更像是两个超级势力之间的缓冲区。”楚云指着地图说道,黑哥看了一会地图又看向楚云等着他继续说。

    “在乾蓝冰域的东边是天尸谷、龙凤阁、金刚门、御魂宗、炼魂宗和多达几十个小门派共同占据的,你看看这些门派,基本上都是前十的门派,而且一个紧挨着一个,不论哪个门派都没有彻底吞并其他门派的能力,这也是为什么金刚门被迫朝着仙海域扩张的原因。而且金刚门和他们南边的御魂宗、炼魂宗两个门派中间也隔着高山,仅仅有最东边的几处峡谷可以让宗师通行。但是一旦有任何一个门派把这些峡谷封闭,那么御魂宗和炼魂宗的地盘完全就会成为封闭的,这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大阵,宗师都拿他们没办法。他们以前一直装作互相敌视,应该就是故意做给其他门派看的,就是为了让其他门派不认为他们是团结的,降低他们两个门派被其他门派敌视的可能。两个门派占据的这一个半州,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保护阵,是任何门派都渴望得到的。当然因为他们没有封闭这几个峡谷,所以他们还是能和金刚门等门派交流的,我也就把他们看成一体的。这几个门派占据的乾蓝冰域东边算是第二块区域。”楚云把这一块地方画了一个圈,黑哥仔细看了一会点了点头。

    “剩下的一块区域就是乾蓝冰域的南边和西边,魔影门、霸王盟、邪月宗、霸刀峰、乾蓝门、锁龙谷、赤羽门等等的有多达几十个门派坐落在这一片,虽然这一片是门派最多的区域,但是咱们这一片区域却是乾蓝冰域四个区域中仅次于朗州最小的一块,而且这一块区域不管是人口还是富裕程度都是倒数的。不过咱们这一块区域也有一个好处,就是没有一个门派拥有大宗师,而且其他区域的门派想要来我们这里会绕很远的路,这个距离对于宗师也要头疼。比如说释厄寺的宗师想要来这里,不能走朗州的话,就需要经过几个域才能到达,这个距离最少也要几年工夫,这还需要宗师全力赶路,否则需要更久。因为这个原因,沧浪门和释厄寺只能平衡跟他们不挨着两个区域,却很难直接插手。这对我们是有利的,如果我们弄出什么大动作,那么他们想要制止我们都可能来不及。”楚云重重的在地图上点了一下,黑哥难得的脸上带了一些表情,只见他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楚云,楚云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意思却表达的很清楚,楚云这是想一口把这一块吞下去啊,霸王盟才发展了几年啊,霸刀峰、邪月宗、乾蓝门等等这些门派看起来虽然都不算太强,但是联合起来,能把霸王盟按在门上摩擦。

    “盟主,咱们霸王盟不具备这个实力,除非您晋级大宗师,盟主千万要三思啊。”黑哥一盆冷水泼过来,不过楚云却只是笑了笑。

    “黑哥,你是我最信任的人,这件事情我只跟你说说,这是我心里的霸王盟未来的发展计划,没有足够实力,我是不会跟其他人说的,我又没疯。不过虽然这个目标看起来很远,但是我们可以从现在入手准备。当年秦国统一六国,用的就是远交近攻的策略,我们完全可以学习。”楚云说完黑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什么秦国统一六国?”黑哥问完,楚云才想起这个时间不是地球上的历史,不过楚云也没有跟黑哥解释这个事件。

    “这都不重要,我们完全可以联合距离我们远的门派对付紧挨着我们的门派,从而慢慢的吞并壮大。我就不相信这些门派全部联合起来针对我们。我们一边壮大,一边扩张,这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等那些大门派注意到我们的时候,他们就会发现我们已经遏制不住了。”楚云说完黑哥眼睛一亮。

    “盟主,您是说用九洲灯暗中控制?”黑哥一下子反应了过来。

    “这一次咱们就先尝试一下,魔影门、邪月宗和仙柳门不是联合起来对付我们嘛?魔影门不是引诱咱们去嘛?我就随他们的愿,咱们假装准备进攻魔影门,声势一定要大。实际上呢,我偷偷的去寻找新的盟友,我觉得跟在邪月宗北部的霸刀峰就不错,邪月宗夺去了霸刀峰的排名,霸刀尊上此人必定记恨邪月宗,如果我去联络霸刀尊上,那么霸刀尊上很可能会答应跟我们合作。我们突然出手,先把邪月宗搞掉,到时候就能从容面对魔影门。哪怕是魔影门背后真的有释厄寺的人,那么也不会超过三位,甚至很可能也就是那一个欢喜尊上自己。咱们就算是不敌,也能维持住不胜不败。大不了咱们连聚万城也不要了,全面退缩,单单是一个魔影门能耐我何?”楚云自信的说道,楚云经历了这么多世界,甚至当过一国之君,也不是没有战略眼光的,甚至楚云觉得系统朝暮把自己扔到这些世界去锻炼,都有它各自的目的,自己去晋末,可能就是为了学习如何行军作战,如何掌握全局,目的就是为了现在。楚云这么想不是没有道理的,前几个世界是为了学武功,而晋末的武功水准可是远远落后于仙武大陆和这个世界,系统难道只是送自己去玩的?系统做事都是有目的的,不会无的放矢的。

    楚云和黑哥商量的事情谁都没告诉,甚至炫光尊上等人也没有说,霸王盟大张旗鼓的囤积重兵在石坪州,看样子就像是准备和魔影门开战一样,一时间石坪州风声鹤唳,连来往的商客也都感应到了大战来临前夕的不安。而随着霸王盟的金鼎尊上正式驻扎在了两个门派的边界线上,这一种感觉达到了顶峰,明眼人就看得出来,两个门派的大战只差一个导火索了。

    而随着霸王盟和魔影门的战争疑云的越聚越多,邪月宗和仙柳门却愈加的活跃,两个门派显然是在为魔影门分担压力,毕竟霸王盟被牵扯的精力越多,那么魔影门的压力越小,三个门派合作对抗霸王盟直接被摆到了台面上。

    霸刀峰,上一届和前一届乾蓝冰域排名第九的超级门派,门内门主则是一位实战经验极其丰富,手上的同阶性命不下于三个的超级高手,霸刀峰能够以一位宗师,挤进乾蓝冰域排名前十,并且待了两届几乎全都是霸刀尊上的原因。

    因此在霸刀峰内霸刀尊上就犹如那个唯一高高在上的神,他的一举一动,都能引动所有人的心神。这一位霸刀峰的神显然现在的心情不太好,这几十年里,被霸刀尊上责罚的门人弟子已经不下于五十人了,这在以前是很少见的,霸刀尊上虽然严厉,但是却不严苛,门内的弟子门人都很敬重霸刀尊上。

    霸刀尊上发生如此大变化的最大的原因谁都知道,就是因为霸刀峰没有保住第九的位置,被挤了下去。霸刀尊上刚回来的时候,就直接单枪匹马杀向了魔声门,在他看来,如果不是魔声门的混蛋,霸刀峰绝不可能被邪月宗挤下来,虽然邪月宗二老联合起来实力能到达宗师后期,但是排名大比只能一对一,如果不是魔声尊上消耗了他的实力,邪月宗怎么可能捡便宜?但是很可惜,魔声门真的搬走了,走的如此决绝,偌大的门派人去楼空,这让霸刀尊上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也让霸刀尊上的怒火发泄不出来。最近霸王尊上脾气越来越差,甚至于他最喜欢的几个后代和弟子都被霸刀尊上狠狠地责骂。

    “废物,都是废物,我给了你们最好的条件,就是希望你们能够晋级宗师,帮我分担一下压力,如果我们霸刀峰再出一个宗师,我霸刀峰怎么可能到现在的地步?还有你,你都一千多岁了,能不能让我省点心?你个小畜生。”霸刀尊上一巴掌打飞了自己最喜欢的小儿子也是他在世的唯一一个儿子,这一位霸刀峰的少门主从嘴里吐出了十几颗牙齿,他不敢相信,最宠爱自己的父亲竟然会打他,就算是这次做的的确有些出格,他趁着父亲去参加排名大比,强暴了一位长老的重孙女,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也没想到最宠爱自己的父亲会打他,一下子就把他打懵了。

    霸刀尊上是一个性格十分刚硬的人,就如同他的御刀术,一往无前,也可能正因为此,他才能够取得现在的成就吧,不过也是因为如此,他并非一个好相处的人。他不管是对亲人还是弟子都是强硬的封建大家长的姿态,除了他三千多岁才生下来的小儿子,他甚至很少对别人笑,但是现在他一直宠爱的小儿子都被他打了,所有人都害怕了起来,霸刀峰如同黑云摧城一样压抑了起来。

    “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你个小畜生滚去面壁洞面壁十年,其他的人各司其职,本座要闭关去了。”霸刀尊上失望的选择了闭关,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楚云以龟息功收敛了气息朝着霸刀峰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