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楚云出关已经是三十三年之后了,霸王盟已经建立了九十一年,乾蓝冰域的排名大比也过去了三十多年了。楚云认为据他的观察乾蓝冰域会发生动荡,所以楚云决定不顾一切的晋级宗师后期,现在楚云成功了。

    宗师后期武者被称为法则掌控者,单一的法则掌控也会源源不断,几乎不会有弹尽粮绝的情况,面对宗师中初期武者虽然说不上碾压,但是磨也能磨死对方。但是如果双方都是宗师后期武者,那么就要看宗师后期武者的法则掌控度了,宗师武者的法则掌控程度最高也不会超过五成,但是同样是宗师后期的法则掌控者,一个是掌握两成的法则掌控者怎么是一个是掌握五成的法则掌控者的对手?法则掌控在两成之前,几乎都是差不多的,法则之力基本上不会分出强弱,因此宗师初中期武者的战斗基本上都能维持在平局。但是到了宗师后期,法则的强度就会出现巨大的差异,很多时候宗师后期的武者短时间就能分出胜负。当然因为宗师武者都能撕裂虚空逃命,所以就算是分出胜负也一把不会死人,除非在特殊的地点空间被封锁。

    宗师后期武者的威慑力远超宗师初中期,甚至可以说不在一个档次,一个门派如果有一个宗师后期,起码能顶两三个宗师初中期。像是乾蓝门门主乾蓝尊上成为了宗师七层,几乎有惊无险的夺回了前十的位置,血战尊上这么一位强力的外加宗师也不敢真的得罪乾蓝门,只能让乾蓝门分他点好处而已。有了宗师后期武者,只要乾蓝门不作死,他们的位置稳如泰山,不是一般门派能轻易招惹的。

    而现在,楚云就成功的晋级了宗师七层,而且他一进入宗师七层,他的阴阳法则之力掌控力度就达到了四成,这在宗师后期武者中,已经算是中上的水准。并且他的阴阳法则之力可以相互转换为混沌之力,虽然混沌之力不属于法则之力,但是楚云却觉得混沌之力的威力是超过法则之力的,他自信自己的实力就算是在宗师后期,也算是顶尖的,这让楚云有了充足的自信,霸王盟的一系列行动将会正式的开始。

    在楚云刚刚出关,甚至连黑哥等人都没来得及接见,金刚门的老熟人金甲战神就来访了,也不知道金甲战神是真的凑巧,还是有什么渠道能够知道自己出关,不过第二种可能微乎其微,毕竟自己出关也就是几位宗师长老知道,难道这几个人中还有金刚门的钉子?

    “好久不见了。”楚云直接飞出霸王盟来到了数万里之外,戴着面具的金甲战神正在等着自己。

    “坐吧。”金甲战神悠然的端着酒杯喝着酒,但是即便是喝酒也没有摘下脸上金色面具的意思,说起来可笑,楚云和金甲战神认识了几百年了,但是却一次都没见过金甲战神的真实面目。

    “尊上找我什么事?你金刚门现在威风八面,应该看不上我这区区霸王盟吧。”楚云面无表情的问道。

    “说起来也没什么事,就是想找个人陪自己喝两杯,你不会怀疑我给你下毒吧。”金甲战神端起一个酒杯递给楚云,看到楚云一直没接,他轻笑着说道。

    楚云不动声色的接了过去,但是却依旧没有喝。

    “我喝不惯别人的酒,我自己带着。”楚云直接从乾坤戒指拿出了一个酒壶,也不用酒杯,对着酒壶就灌了两口。

    金甲战神也不说话跟楚云默默地喝着各自带来的酒,连喝了十几酒壶金甲战神才停了下来。

    “谢谢你陪我喝酒,作为奖励我告诉你一个消息,乾蓝冰域将会迎来从新洗牌,另外小心你的背后。”金甲战神来的话去的也快,楚云背着手看着消失在面前的金甲战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个金甲战神已经成功的晋级了宗师七层,他被卡了这么多年终于一步登天了,但是楚云却感觉金甲战神并不欣喜,反而心事重重的,这让楚云搞不清楚为什么,金刚门的未来看起来真的很光明啊。

    另外他说乾蓝冰域面临从新洗牌这是什么意思?乾蓝冰域的排名大比刚刚结束啊,怎么可能再次重新洗牌,难道哪个门派要搞事情?而且什么叫小心自己背后,小心什么?背后的盟友魔影门?还是自己背后的同门?亦或者是别的什么?难道你说话就不能一次说清楚?

    金甲战神的到来绝不是他说的心血来潮,不过楚云并不清楚他是真的来给自己报信还是谎报军情,说起来他跟金甲战神虽然有些关系,但是却没亲密到让他给自己偷偷报信的程度。

    楚云跟黑哥密谈了多天,谁也不知道两个人到底谈了些什么,然后楚云就直接联系地格楚云,人格楚云和地格楚云两个人隔得再远,只要想联系也能联系上。人格楚云告诉地格楚云,不管他是否找到《战经》下半部,都要在外面多待些时间,让他不到宗师后期绝不要回来,地格楚云不耐烦的回应了一句“知道了”就切断了两个人的联系,这让人格楚云哭笑不得。

    “怎么了发什么楞?快走啊。”人格楚云不知道,地格楚云现在正身处一处极其危险的环境中,这是一处险峻的悬崖,只有一条断断续续的小路能让人通行,如果只是这样那对宗师来说也没什么危险。但是真正让人恐惧的是,山上随时可能出现的空间风暴,这些风暴就是宗师武者不小心也会中招,因为在这一片空间所有武者都不能动用任何力量,再厉害的武者,也只能发挥出普通人的实力,哪怕是外家武者。

    这条盘山路看起来极其的长,仿佛没有尽头一样,这让正在爬山的四个人全都如临大敌。爬在第二位的正是地格楚云,而他刚才被身后的一个女子狠狠地推了屁股一把,差一点就让他维持不住平衡掉下山去。

    “你想害死我吗?八婆。”地格楚云破口大骂。

    “谁让你突然停下来的?你知不知道本小姐的脑袋撞在你屁股上了?”一个长得十分娇小精致的女子直接骂了回去。这女人刚才一脚差一点就把楚云踹下悬崖,要不是他抓住了一块突出的岩石说不准真的死定了。

    “你这个泼妇,老子要把你扒光了干死你。”楚云张牙舞爪的抓向了身后的女子,女子不光不害怕,反而也伸出手迎向楚云。

    “停下,你们在找死嘛?在这一处险境任何一点疏忽都会致命,死在这里的武者成千上万,就是宗师武者都有好几位,可不能大意。”走在最前面的那个浓眉方脸的大汉郑重的对着两人说道,两个人顿时停下了手,看得出来两个人还是很听这个大汉的话的。

    “老大,我的错,刚才突然听到了一些怪声,一不注意就忘了走了。”楚云扶着山岩苦笑着说道,他总不能跟这几个人说另一个自己找自己吧。

    “好了,咱们快走吧,如果十几个时辰咱们到不了下一个山洞,咱们就很可能被吹走,我还没娶媳妇呢。”最后一个只有一米五几犹如男童的人噘着嘴说道,几个人谁也没搭理他,又小心翼翼的扶着岩壁往前爬去。

    这几个人就是楚云这几十年认识的同伴,为首的大汉叫做穆亦之,是天阶巅峰的好手,此人是魔道猖狂的紫林域的人,家里的亲朋都被杀了,他一个在江湖上流浪,也是他运气好,竟然发展了一位天阶高手的遗物,从而一步步走到了天阶,不过他的大限就要到了,他今年已经一千四百岁,如果再不能晋级宗师,就会面临死亡。他疯狂的探索一些秘境和险地,曾经出手帮过楚云,楚云觉得此人性格大气憨厚,并没有因为一生的不幸就怨天尤人,于是就跟他成了好友,两个人的目的差不多,于是就开始了一起行动。

    而那个女汉子一样的女子身份则显赫的多,这个女子叫做云玲,是蓝田域第二大门派飞云堡掌门人飞云尊上的嫡孙女,这个飞云堡是家族式门派,由云家掌控,门内有一位大宗师的老祖宗,也是云玲的老祖宗,另外还有十一位宗师,其中三位宗师巅峰,实力极为庞大。这个云玲出走的原因也很搞笑,她从小跟蓝田域的第一大门派蓝田宗掌门一系的一位嫡系后代结亲,以后的人生道路都被安排好了,本来是无忧无虑一辈子的。但是没想到她的未婚夫竟然喜欢上了自己的堂妹云溪,而门内的长辈却出人意外的同意了,这简直就是在打云玲的脸。云玲一怒之下就离家出走,她流浪在江湖三百余年,飞云堡竟然每一个人前来找她。几百年的流浪生涯,让云玲从一个端庄的小姐,变为了一个大大咧咧出口成脏的女汉子。当楚云和穆亦之探索一处秘境的时候正好发现了她被一只宗师境界的凶兽追的狼狈不堪,最后楚云和穆亦之把她救下了,竟然得知这家伙想去偷那个凶兽的小崽子看看长得什么模样,差点把楚云笑岔了气。这个云玲不光大大咧咧,而且还不怕死,甚至喜欢找死,可能是因为她家人不在乎她,让她心灵受了创伤,所以才成了这个样子。这个云玲的实力是天阶七层也是一点都不含糊,刚才她一脚差一点把楚云踢下悬崖去,可见她除了不在意自己的小命,对别人的小命也不是太在意。要不是穆亦之觉得云玲可怜,早就把她扔下了,这个云玲这些年因为穆亦之的关系,没有那么自暴自弃了,可能是这个小妞喜欢上了如同大哥哥的穆亦之吧。这个云玲对谁都大大咧咧的,但是只要对穆亦之她才会有些矜持,楚云在他眼里就是个电灯泡,云玲能对楚云有好脸色才怪。

    至于最后的那个矮小的犹如男童的男子千万别被他给骗了,这家伙可也是个一千多岁的天阶八层好手,而且是一个闻名蓝田域的采花贼。他被蓝田域的人称为万淫童子,此人姓万,他身材矮小,但是是个超级淫贼,于是就有了这么个称号。楚云和穆亦之为什么和这个淫贼在一起了,这还要怪穆亦之,因为这个淫贼跟穆亦之惨死的亲弟弟长得几乎一摸一样。于是穆亦之在楚云的帮助下,就把这个家伙给抓住了,穆亦之想要让他改邪归正,于是走到哪里也带着,这让楚云彻底无语了。不过这个家伙却有一个好处,就是挺听话的,在这几十年里,穆亦之说什么,他就干什么,这让楚云等人对他放松了一些警惕,当然楚云早在这家伙身上下了好几种禁制了,这家伙并不知道,一旦这家伙不老实,楚云瞬间弄死他。

    四个人已经在一起了几十年,四个人都是因为穆亦之才联合在一起的,因此都叫他大哥,穆亦之对于蓝田域的一十七处秘境、险地如数家珍,楚云也愿意跟着穆亦之。地格楚云虽然没有破妄法目,但是却依旧觉得穆亦之是个好人。破妄法目是人格楚云唯一从原本的身体上得到的,毕竟相比于地格楚云,破妄法目对人格楚云更加重要。而且心灯也被人格楚云得到了,心灯能够控制宗师,对掌握霸王盟大权的人格楚云更加重要。而且心灯能够掌握手下的情绪,也有助于楚云识别人心。当然更重要的是心灯上面燃烧的黑色火焰,正是楚云火属性元力的本源,如果缺失了,那么楚云的《逆转五行大法》就没法施展了。所以失去了这些手段的地格楚云只能用眼用心五感受别人是否值得信任,到现在为止,地格楚云觉得穆亦之显然还是值得信任的。

    他们这一次探索的是一处宗师武者都会害怕的险地鬼见愁,这一处险地进去之后不管是多么厉害,都会成为没有武功的普通人,他们要先面对随时可能出现的飓风爬过一段长达几万里的盘山小路,然后走过一座满是危险的密林,才能到达最终的目的地。几万里对天阶武者不算什么,但是他们的实力跟普通人差不多,因此这算是一个极大的考验。

    楚云现在认为这些所谓的险地和密地都是不知道多少年前的大门派留下的传承之地,否则为什么基本上跟五行门都一个套路?楚云这些年也进入了其中的三个,都跟做任务一样通过考验才能获得,不过楚云不清楚为什么那些大门大派的不直接霸占这些地方,反而允许所有人都能进,难道他们就是真的不在意这里面的东西?

    地格楚云独自生活了近百年,他的脾气显然没有以前那么天真烂漫了,不过相比于心狠手辣的人格楚云,地格楚云还是很善良而且也很随遇而安,否则也不会认穆亦之为大哥,忍受这个脾气极坏的大小姐云霜,以及这一颗定时炸弹一样的万淫童子万通。换成人格楚云有危险的人早就动手除去了,不管是不是真的对自己造成威胁,而且人格楚云也绝不会认什么大哥,除非有天大的利益。

    就在地格楚云不断地冒险寻找着《战经》的下半册的时候,人格楚云也遇到了麻烦,在金甲战神走后,楚云一反常态的主持了霸王盟的工作,并且拿出了大量的丹药和各种的法器奖励门下弟子,这让霸王盟的士气大大提升,楚云能制造出适合人境和地阶武者使用的法器,但是法宝还是制造不出来,但是这已经是很惊人的了,能够炼制法器已经达到了中级炼器师的地步,在整个乾蓝冰域都算是顶级的。

    邪月宗、魔影门和朗州的针对是楚云的重点观察对象,这几个门派不管是霸王盟激进还是退让,都死抓着霸王盟缠斗,楚云终于认定这绝不是偶然的,这是几个门派不知道什么原因联合起来针对霸王盟。

    “我的魔源杀阵给了地格,只有禁法九龙网不一定保证他们逃脱不了,我准备先以雷霆手段消灭其中的一个势力,看看是否能引出幕后黑手,黑哥你觉的我们应该先对付哪一个?”楚云看着黑哥问道。

    “我觉得咱们应该先对付魔影门,魔影门这个二五仔背叛盟约,竟然联合其他门派对付我霸王盟,绝对不能姑息。而且一旦我们得到另一半石坪州和整个影州,我们霸王盟的战略环境就能大大改善,影州也是个半封闭的盆地,我们只需要重点防守几个地方,就能保证后方的安全。如果我们放弃聚万城北部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到时候我们就能全力应对西边的威胁。一面受敌总比三面受敌好。”黑哥说完楚云思考了一番觉得的确有道理。

    突然楚云感应到了几万里之外一道宗师级别的气息飞速的靠近霸王盟,楚云和黑哥对视了一眼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