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等人全部看向这个劲服男子,这个人的实力竟然是宗师六层,楚云等人一直没有注意到,实在是这一片空间不能跟放出神识,一旦某个人躲在别人身后,就算是宗师巅峰也无法察觉到此人的实力。

    “看衣服就知道这是魔声门的人,魔声尊上上两次没有参加门派大比,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来了。这个魔声尊上是乾蓝冰域为数不多的宣扬自己就是魔道的门派,其他门派就算是真的修炼魔功也会有所掩饰,因此魔声门受到了无数门派的打压。上一任的魔声尊上因为修炼魔功杀死了不下于百万人,被霸刀尊上和沧浪门的一位宗师联手击杀,魔声门彻底衰落,只能躲在自己的大本营苟延残喘,成为一个只拥有一县之地的小门派,没想到两千年过去了,魔声门竟然又出现了一位魔声尊上,还修炼到了宗师五层,看起来是找霸刀尊上复仇的。”东峰尊上不愧是活了四千多年的老家伙,对于乾蓝冰域的大小事情如数家珍,楚云听到他的传音之后点了点头,继续朝着场内看去。

    “魔声门的余孽?”霸刀尊上语气中满是不屑,当年上一代的魔声尊上就是死在了他的手里。

    “不错,霸刀尊上没想到吧,我们魔声门竟然又出现在了这里。实话告诉你,当年你杀死的人正是我的爷爷,我等着一天已经很久了。”魔声尊上笑容有些疯狂,他眼睛瞪的老大,声音都有些嘶吼。

    “哼,你爷爷当年是宗师六层都死在本座的手里,何况是你,今天我就送你去和你爷爷团聚。”霸刀尊上霸道的说道。

    “哈哈哈哈,我只要消耗你的实力,让你保不住霸刀峰的位置就好,你以为我真的这么傻想要在这里杀死你?只要让你掉出前十,比杀了你更能让你难受,你觉得我这个计划如何?”所有人听到这里都心里一寒,这魔道门派真是记仇啊,而且虽然疯狂,但是却也不会蛮干,这样的敌人真是可怕。

    “小杂种,就算是在这里杀不死你,我也会去魔声门彻底铲除你们。”霸刀尊上听到魔声尊上的话之后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怒火说道。

    “哈哈,你以为我没有防备嘛?我魔声门早就全部迁移了,只有我一个人留下陪你玩玩,等结束之后,我就会加入魔音们,如果你有本事就去找我报仇吧。”魔声尊上说完,霸刀尊上脸色更是难看。这个魔音门所在的绿野域跟乾蓝冰域没有挨着,中间隔着一个锡山域,这个紫林域是乾蓝冰域周围唯一一个几乎被魔道门派控制的域,这些魔道门派可都是正儿八经的魔门,其中魔音门在紫林域排名第三,拥有一位大魔尊,虽然是大魔尊中实力最差的,也不是霸刀尊上可以招惹的。

    “怎么不说话了,来啊,咱们赶紧的吧,本座都等不及了,就想看看你难受的样子。”魔声尊上拿出了一把扇子挑衅道,霸刀尊上知道两个人的战斗不可避免了,于是也不废话直接拿出了自己的刀。

    楚云一脸无语的看着两个人的战斗,魔声尊上刚一动手,就直接以手中的扇子扇出了一阵黑雾,把他们的战斗彻底的屏蔽了,楚云什么也看不到,声音更是听不到毕竟隔着一个空间呢,声音怎么穿出来?这还怎么让楚云去学习、研究其他同阶的战斗经验?上一场是骨粉这一场是魔气,你们要不要都这么玩啊,楚云现在有些讨厌起这种先屏蔽别人视线的功夫了,他浑然忘记了他的雾遁术当年可是帮了他的大忙。

    两个人的战斗持续了七八天,突然一声极其尖锐的啸声传了出来,那些闭目养神的宗师都吓了一跳,这声音竟然连空间壁垒都能穿透,这简直太惊人了。所有人都抬头朝着空间看去,但是魔气依旧浓厚,众人都看不出什么,就在所有人准备放弃的时候,一个身影从空间跌了出来。看他的样子浑身都是伤口,血液止都止不住,极其的狼狈,脸部更是重灾区,一张脸都变为烂乎乎的,耳朵都只剩下一个。看他的样子正是魔声尊上,但是奇怪的是此人都成为这个样子了,脸上还是挂着疯狂的笑容。不过也不知道他的嗓子出了什么问题,他只能张着嘴笑,却发不出声音。

    就在众人猜测两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霸刀尊上也出来了,他的身上倒是没有一点伤口,但是让所有人注意的是他的耳朵里却流出了两道血痕。霸刀尊上看都没看还躺在地上的魔声尊上一眼,而是直接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这让所有人都一时间闹不清楚霸刀尊上到底消耗了多少实力。

    “他被本座的魔声正面集中,这魔声会损坏他的神魂,影响他的情绪,破坏他的身体,如果他有时间疗伤那么没什么问题,但是现在他只是强弩之末,各位还在等什么?”魔声尊上破锣一样的声音响了起来,看起来他刚才发出的啸声对自己损害也很大,他刚说完,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不过他的话还是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家伙再次火热了起来。

    话音刚落,邪月宗的两位宗师就站了出来,魔声尊上疯狂的咧着嘴,但是诡异的是一点声音都没有。

    邪月宗是一个只有两千来年的年轻门派,这个门派的创始人也就是现在的门主邪月尊上,他是一位宗师六层巅峰的高手,此人的武功路数跟楚云的《日月转轮大法》很像,特别像楚云的阴属性的一部分,此人跟人交手,身后会出现一轮弯月,也叫斜月,不过因为此人的脾气古怪,亦正亦邪,所以就成了邪月。此人在阴之法则的早已上极其的精深,他两次试图成为排名前十的门派都功亏一篑,但是这一次他依旧斗志昂扬的进行了第三次的尝试。跟他一起的是宗师二层的师妹,两个人也是一对夫妻,他修炼的极阴属性的法则,而他的妻子却修炼的极阳属性的法则,两个人阴阳颠倒是故意的,因为两个人联手,能够成为一个合体技,甚至能抗衡宗师后期的法则掌控者。

    不过两个人比起楚云差远了,楚云一个人就能达到阴阳反转,源源不绝,而邪月尊上和夫人邪日尊上两个人才可以,楚云一个顶俩。

    “霸刀尊上,今天我夫妇二人想要借助这个机会跟尊上切磋一下,可否?”邪月尊上轻笑着说道,那神情就如同胜券在握。

    “不用了,你赢了。”霸刀尊上直接站了起来,朝着十名开外的位置走去,邪月尊上脸上笑容更盛,直接带着妻子走到了霸刀峰的位置上坐了下来,看得出来他真的是很激动,连身子都有些颤抖。

    霸刀尊上走到一边毫不顾虑的盘溪坐在了地上,看起来魔声尊上说的是真的,他真的受了伤。

    邪月宗获得了霸刀峰的位置并没有再接到挑战,看起来邪月宗还是挺有震慑力的,但是当魔影门的挑战一开始,那些有野心的人就再也忍不住了。

    楚云虽然为魔影门担心,毕竟魔影门是自己的盟友,但是看到这一幕也对魔影门没了信心,因为已经有四个门派站了出来,其中乾蓝门、赤羽门、血战门和仙柳门全部都拥有宗师中期的高手,甚至乾蓝门的乾蓝尊上还是宗师七层,谁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都集中在去挑战魔影门,但是却对邪月宗置之不理,但是不管怎么说,魔影门也陷入了绝境。

    魔影尊上和风凌尊上看到这些人之后心里大恨,他真的恨不得去教训一下这群人,但是最终理智占了上风,他貌似谁也干不过。而且魔影门排名第十的位置,也是上一次运气好夺来的,既然这样那么我就让出去,等实力到了宗师后期,他再卷土重来。

    最终随着魔影门的退出,仙柳门也跟着退出,楚云看到这一幕立刻察觉出问题,仙柳门是沧浪门的下属门派,仙柳尊上虽然是宗师六层,但是是最弱的,她绝不可能获得前十的位置,但是她却站了出来挑战魔影门,这是不是在针对自己?由不得楚云不多想,实在是这些年,随着楚云拒绝了沧浪门的合作,仙柳门就和霸王盟起了冲突,这种冲突在朗州经常发生,虽然没有宗师级别的参与,但是霸王盟的天阶和仙柳门的天阶武者打了好几次了。难道沧浪门准备对付自己的霸王盟?

    随着仙柳门的退出,竞争第十的位置只剩下了血战门、赤羽门和乾蓝门,乾蓝门两位宗师一位宗师七层一位宗师五层,占据了绝对上风。赤羽门一位宗师六层、一位宗师三层,排在最后。而血战门虽然只有血战尊上一个人,但是因为他是外家武者,外家武者的实力远超同阶的内家武者,因为血战门的实力在三个门派中排在了第二位。

    三个门派五个人全都沉默不语,谁也不想去打第一战,谁也想当渔翁。别看乾蓝尊上是宗师七层,但是真让他去跟血战尊上动手,那么两个人最可能的就是两败俱伤,估计赤羽门的就是这个想法,所以才没选择退出吧。

    楚云看着三个人围成一个圈不断地在传音交流,让楚云失望的一幕出现了,最终三个门派并没有打起来,反而最终血战门和赤羽门各自退了一步,让乾蓝门在失去了前十的位置之后从新进入了前十。

    这让准备看一下宗师级别的外家武者战斗的楚云大失所望,后来楚云才知道,三个门派商量的结果是,乾蓝门要名声地位,把本来第十门派应得的好处一分为三,三个门派共同获得了好处。而邪月宗的上位也差不多,邪月宗把自己应得的好处一分为三,其中赤羽门和乾蓝冰各自拿一份。

    这样一来乾蓝门也弥补了一定的损失,赤羽门更是虽然没成为前十,但是却拿到了大量的好处,甚至比邪月宗拿的都多。所有的门派都有了好处,倒霉的也只有霸刀峰和魔影门了。

    这一次乾蓝冰域的排名大比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但是这一次大比的影响却远超了以往,四个门派拥有大宗师,前十的位置大变,前十的门派被挤下去了两个,这都让所有人觉得乾蓝冰域各门派的关系更为复杂了。

    平静已久的乾蓝冰域在金刚门和霸王盟崛起之后,这一趟死水终于被搅动了起来,这个江湖平静了太长太长时间,也该动一动了。

    让楚云有些奇怪的是释厄寺的人并没有找自己麻烦,楚云还以为那家伙会跟自己生死斗呢,本来楚云还担心怎么应对,是暴露自己实力杀死这人呢,还是服软拒绝生死斗。但是出乎楚云的意外,自己的霸王盟竟然没有遇到一点挑战。

    在排名大比之后,魔影门的魔影尊上来了霸王盟一趟,魔影尊上隐隐约约透漏出来的意思就是想让楚云分一点好处给他们,这好处当然是天道资源,但是楚云毫不犹豫的拒绝了魔影门。霸王盟的资源是自己争取来的,跟你魔影门又没关系,你们自己守不住地位凭什么让我霸王盟分好处给你止损?就因为你魔影门是我的盟友?在楚云拒绝了魔影尊上之后,两个门派的关系迅速的冷了下来。霸王盟现在也不是当时大猫小猫两三只的时候了,我霸王盟不会轻易的背叛盟约,但是如果你们不识趣,凭什么要去捧你们的臭脚?再说了,你们魔影门能打得过我霸王盟?给你脸了是不是?

    楚云下达了决定之后就开始闭关,黑哥等人严格执行了楚云的命令,高层的交恶也极大的影响了底层的弟子,在排名大比结束后的十几年里,两个门派在石坪州摩擦不断,甚至还死了好几名弟子,但是不管是霸王盟还是魔影门的高层却都没有制止。

    真正让霸王盟众人关注的是在临州的西边的邪月宗开始了扩张的道路,邪月宗位处启阳州,本来只占据了启阳州的一般地盘,而另一半地盘被霸刀峰和十几个小门派占据,这些小门派紧挨着临州,邪月宗拿他们下手,这些门派就求霸王盟庇护,霸王盟虽然拒绝了他们,但是对于他们把产业迁移到临州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没想到邪月宗竟然吃了熊心豹子胆,公然的责问霸王盟,这让霸王盟的人勃然大怒。楚云一直在闭关突破宗师后期,因此事情都是黑哥等人掌握,黑哥直接把邪月宗的人怼了回去,这下子两个门派彻底交恶了。

    现在霸王盟西边是邪月宗,东边魔影门,北部仙柳宗等门派,三个方向除了南边的鬼魅森林,竟然混成了三面皆敌,如果说这不是有敌人故意操作,绝不可能。但是面对这种情况,能够做主的楚云却不在,因此黑哥、炫光尊上、金鼎尊上、东峰尊上以及耿炎等人开了个碰头会决定强力反击,一时间霸王盟跟魔影门的关系迅速的恶化,而跟邪月宗的关系也进去了敌对,最热闹的还是朗州,霸王盟和朗州以仙柳门为首的几个门派打成了一锅粥,但是即便是这样也没影响霸王盟赚钱,毕竟霸王盟已经不光贩卖地阶丹药了,霸王盟已经开始大张旗鼓的贩卖天阶丹药,这下子大量的天阶武者都朝着聚万城涌来,而霸王盟来者不拒,甚至毫不客气的吸纳闲散的天阶武者,霸王盟的势力开始膨胀起来。短短三十年,霸王盟的天阶武者突破了三百个,这已经比肩那些排名前四五名的大门派了。因为霸王盟的天阶武者越来越多因此霸王盟虽然三面皆敌,但是却依旧占着优势,而邪月宗等门派也不敢随意出动宗师,否则就是全面宣战了,一时间霸王盟风光无限,成为了乾蓝冰域南方公认的霸主。

    就在这个时候,霸王盟的盟主楚云终于出关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