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当然也发现了天空的异样,但是他却不敢停下自己的动作,因为一旦停止,六合碑很可能会爆裂,六合碑可是霸王盟的筑基之物,一旦爆裂,后果简直难以想象,就算是楚云不是以气运之法晋级宗师的,也不敢尝试,因为不是没有先例。一旦筑基之物爆裂,那么这个门派的掌门人,就会受到气运反噬,轻则重伤,重则毙命。天空中的事情,楚云只能寄希望于天道的干涉,当然就算是天道放弃自己,楚云也不会坐以待毙,但是楚云相信天道是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

    楚云一边掠夺着关帝门筑基碑里面的气运,一边的注意着外面,六合碑竟然开始慢慢的自我修复,这是好事情,不过楚云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上面,楚云却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庙外面的天空。

    红色的漩涡越来越骇人,而且伴随着漩涡的扩大,狂风暴雨雷鸣电闪,外面如同末日的景象,楚云所在的宗庙屋顶都被掀翻了,要知道这都是特殊材料制成的,而是上面布满了加固的纹印,虽然不如阵法坚固,但是普通的天阶也别想造成一点点破坏,但是就是这么坚硬的庙顶竟然被轻易的掀翻了,可见这些飓风的破坏力。

    不断地有闪电击打在楚云身边,宗庙内的灵位全部被击成了碎片,就是炫光尊上等宗师也不敢在这个范围之内,黑哥也被楚云命令离开了,数百里之内只剩下盘膝坐在地上的楚云,那些关帝门的俘虏也被几个人强制带走了。

    楚云运足了全身的元力,让自己牢牢的钉在了地上,虽然元力对于同阶没用,但是并非就真的是可有可无,元力有种种妙用,很多事情比起法则之力还要实用。

    楚云感受到头顶传来的危险越来越大,但是却并不慌张,因为楚云感受到了一股更为庞大的力量正在慢慢的形成,这股力量让楚云产生了亲近的感觉,自己的各种法则之力都在跳动,楚云立刻知道这正是天道的力量。

    突然一把遮天蔽日的大刀从漩涡中涌了出来,这把刀简直难以想象有多么的长,因为单单是刀尖已经有数百米了,而伴随着大刀的出现,两条青色的巨龙也慢慢的从漩涡中涌了出来。楚云看着天空,脸色凝重,单单是这两条青龙就让楚云感觉难以抵挡,估计每一条青龙都不逊色于大宗师吧,这刀的主人那是有什么样的力量?单单是想一下就让人心颤。

    当这一把大刀全部涌出漩涡,整个天空仿佛都这大刀填满了,大刀上散发的锋锐杀意不断地刺痛楚云的神魂,楚云浑身颤抖起来,这是神魂最深处散发出来的恐惧,不以楚云的意志转移;这是楚云的身体自然而然的惊恐,这是什么力量?怎么能有这么强的杀意?

    就在大刀指向楚云的时候,一根遮天蔽日的巨手突然从天空伸了出来,巨手毫不耽误,直接朝着大刀抓了过去。楚云双眼迷离的看着这一根巨手,他发现这根手竟然是无数天地法则构成的,这不是一种两种法则,而是成千上万种。

    “这是法则真正的运用?这才是法则的运用!单一的法则永远也不会有这样的威力,我该怎么做?我怎么能拥有这样的力量?”楚云心里对于力量的渴望几乎难以遏制。

    啊呜,一阵悲鸣声传来,围绕着大刀的两条实力远超楚云的青龙,竟然被这一根大手随手捏成了虚无,而大手再次不依不饶的抓向了大刀,大刀仿佛有了灵性,竟然想要钻回天空中的漩涡之中,但是巨手却怎么让它如愿,巨手就在大刀进入漩涡的最后一刻抓住了大刀。

    大刀剧烈的挣扎,但是却怎么也摆脱不了巨手,就在这个时候,漩涡中伸出了一根毫不逊色于巨手的手掌,手掌一把抓住了大刀,就朝着后拖去,但是此举仿佛惹怒了巨手,巨手直接用力把大刀捏成了两段。漩涡中传来了一声怒吼,巨手却仿佛不在意的一挥手,漩涡竟然慢慢的消失了,就在漩涡消失之后,巨手也碎裂开来,天空恢复了宁静,就跟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楚云深深地咽了口唾沫,如果不是自己身前插着一把断了的刀尖,楚云都怀疑这一切都是错觉。

    楚云站起身来,因为关帝门的气运已经全部转移完了,他可以自由活动了。楚云一伸手,浑身的元力涌向断刀,他想把这长达数十米的断刀拿起来,但是没想到竟然失败了,元力一触碰断刀,竟然直接消散了。

    楚云走了过去,双手用力想要拿起断刀,结果楚云的五成力量,竟然没拿起来。要知道楚云的这一具身体虽然没有修炼外家功夫,但是力量也不下于十万斤,虽然比起地格楚云几十万吨的重量没法比,但是也并不差。楚云不信邪的再次用力试图拿起断刀,结果断刀还是纹丝不动,楚云不惊反喜,不愧是上界的神刀,看这样子,就算是断了的,也比起所谓的宝剑宝刀更强。

    “去。”楚云运转自己的土属性元力,直接在断刀的下面制造了一个深达万丈的深坑,断刀顿时掉落了下去,楚云准备等地格分身回来,再尝试能否掌握这个断刀。万丈之下,就算是宗师也不会察觉到底下藏着一把上界残留的神器。

    “盟主,您没事吧。”就在这个时候,一直躲到千里之外的几位宗师全部跑了回来,说实话刚才的那一幕把他们都吓坏了,估计他们成为宗师后,从来没有感受过自己是这么的脆弱和渺小,但是他们却都没有逃走,也算是忠心了。

    “没事。”楚云一伸手关帝门的筑基碑就飞到了楚云手上,他仔细的看了好一会才有些不舍的扔给了金鼎尊上,金鼎尊上连忙双手接住,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如同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

    “金长老,这个就送给你了,本盟主不是赏罚不明的人,也不是小气之人,只要咱们同心协力,霸王盟会越来越好,这样的灵器宝贝咱们会越来越多,到时候跟人争斗,你操心的不是没有灵器用,而是闹心该用哪一件灵器。”楚云说完金鼎尊上等人都笑了起来。他们看出来了,楚云不想说刚才的事情,这才转移话题,几个人精也没有再开口询问。

    关帝门的筑基碑彻底失去了镇压气运的作用,而关帝门的两个宗师一个逃一个死,关帝门最后的地盘也彻底失去了,拥有着十几万年历史的关帝门彻底的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如果非要较个真,那么关圣门也算是关帝门的继续,不过双方是两个性质的门派了。

    霸王盟吞并了石坪州的北部,几乎占据了石坪州的三分之二,再加上一个临州,霸王盟的地盘已经达到了乾蓝冰域大势力的范畴了,几乎可以跟排名中游的御魂宗和炼魂宗媲美,两个门派占据的地盘也就是比霸王盟的地盘大一些罢了,但是这种差距也没多大。石坪州最精华的中部因为三山两河大阵而摧毁,而排名第二的北部几个郡被霸王盟独吞,这里耕地肥沃,而且有几个小型的矿,是关帝门原来最重要的经济来源,现在都便宜霸王盟了。

    吞并了关帝门后的霸王盟开始了休养生息,而楚云发现了乾蓝冰域令的变化,在关帝门的气运转移给霸王盟之后,楚云感应到乾蓝冰域令跟自己的神魂绑定了,自己发现了这枚令牌的其他用处。

    嗜血门的嗜血尊上说过,排名前十的门派都会按照排名获得本域几种特殊的资源,能够极大的增强自己门派的实力,楚云以前还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现在楚云知道了。

    这个乾蓝冰域的令牌就相当于一个容器,这个容器会根据门派的排名,生成各种必要的资源。楚云继承了关帝门的排名,也就是乾蓝冰域第七。因此,在这段时间,令牌中产生了几十种的门派所需要的必备物资。包括灵币、各种材料和药材,这一些都是关系到门派发展的,怪不得排名前十的门派会越来越强,那些十名开外的门派打破头的想成为前十的门派。

    但是天道为什么跟个保姆一样的这么关心这些门派的发展?连资源分配都要插手,这还是那个视一切为蝼蚁的天道嘛?还有楚云当年建立霸王盟的时候,脑海中清晰的听到了楚云的吩咐,他告诉楚云要壮大门派,争夺气运。而且楚云问过嗜血尊上、神阵尊上等人,他们告诉楚云,他们建立门派的时候,天道也说过这句话。那么天道到底是在干嘛?一边鼓励门派厮杀,一边的又保持门派的均衡,这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天道到底要做什么?还有系统朝暮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要跟天道作对?它说过,如果天道知道它的存在,会竭尽全力的消灭它,但是它有什么值得天道这么做的?真是想不明白。

    不过楚云没多少时间去考虑这一些事情了,因为乾蓝冰域千年一次的排名大比终于要开始了。楚云决定留下黑哥驻守门派,毕竟周尊上这个老东西还没死呢,而且黑哥是一个傀儡,如果被那些见多识广的人认出了,那么很可能引起黑哥原来门派五行门那些敌人的注意,这不是楚云想看到的,那群家伙少说也是大宗师的高手,甚至说是窥天境也不是没可能,毕竟五行门被灭门有十几万年了,他们还活着,最次也是大宗师。而且黑哥只是个宗师三层,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最终楚云还是决定留下黑哥。炫光尊上等人也没有反对,当乾蓝冰域令散发出光芒,楚云等四个人从容的走了进去。

    楚云已经是第二次进入这里了,但是还是对这几乎实质的海量法则感到震撼,不过可惜这空间挪移时间太短了,让楚云没时间继续感悟这是一个遗憾。

    楚云经历了上一次关圣大帝和天道的交手,倒是琢磨出了一个道理,大宗师以后的路很可能是混合法则之力的较量,也就是说看看谁的法则之力融合的更多更完美,那么谁就更厉害。楚云的《逆转五行大法》和《日月转轮大法》都是超天阶的绝学,楚云以前一直不知道他们绝在哪里,但是现在楚云有一点猜测了,他们绝就绝在能够让楚云提前的掌握法则融合,前者是金木水火土五种法则之力,后者是阴阳法则甚至可以再加上混沌法则,两种绝学全都是混合式的绝学,这估计才是这两种绝学的厉害之处。当然楚云现在考虑的有些太早,楚云觉得这应该是大宗师武者才能掌握的,但是一步领先步步领先,楚云早想明白了,而且早去尝试应该没什么不对。

    当楚云睁开眼就看到到自己身边的很多宗师高手,这些宗师武者楚云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但是无一例外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就算是那些关系好的也只是稍微点点头示意一下。楚云身后站着炫光尊上等三人,所有人都在等待着大殿开启。

    这个乾蓝冰域的大殿殿门比起仙海域的要稍微的好一点,仙海域的大殿殿门简直就是个破烂,不过乾蓝冰域的也没好到哪里去,密密麻麻的裂痕在殿门上十分的显眼。

    楚云抬头看着满是楚云说不清道不明的花纹的殿门,这些花纹像是有某种规律,但是楚云却说不出来,不过很快楚云就没有时间研究了,因为大殿的殿门开启了,所有人都抬腿朝着大殿之中走去。随着人群的分散,各个门派的情况终于出现在了楚云的面前。

    一共十位身穿着淡蓝色长袍的武者率先走向了左手边第一的位置,这当然是沧浪门的人,为首的是一位留着短须的中年帅哥,此人双目半合,有一些慵懒的感觉,看起来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这种男子对于女人吸引力十分的大,要不然龙凤阁的阁主也不会跟他纠缠几千年,当然楚云也不明白是为什么这样的男人这么有吸引力,在楚云看来精神抖擞器宇轩昂的金刚门门主金刚尊上的魅力比他大多了。此人正是沧浪门的现任门主沧浪尊上,像是沧浪门这一种传承几万年甚至几十万年的大门派,门主的称号一直是一脉相传的,如果沧浪尊上卸任,那么他就不再是沧浪尊上,此人的实力是宗师巅峰,甚至差一点就能晋级大宗师,楚云单单是看着他就感觉浑身充满了压力。而在他身后的九个人中,两个宗师圆满,四个宗师后期,三个宗师中期,这还绝不是沧浪门的全部势力,当真是一等一的强。

    就在沧浪门的人入座之后,十几个和尚虎虎生风的来到了右侧第一位的位置,这几个和尚全部穿着深红色的袈裟,头上顶着结疤,穿着倒是真的像是和尚,但是这几个人却没有一点所谓的慈悲模样,反而显得霸气。当然在场的所有人都适应了这些释厄寺僧人的脾气秉性,但是来自于地球的楚云却感觉有些违和。在地球上,那些和尚虽然不事生产,肥的流油,但是怎么说也是要脸的,他们会隐藏着伪善的面具之后,而且也的确是有不少真正慈悲为怀的高僧,但是在这个世界,这些和尚根本就是武林人士,哪里是什么佛门弟子啊。

    虽然楚云有些吐槽,但是这些人的实力绝对是一等一的,甚至不比沧浪门来的十个人差,释厄寺为首的一个和尚面容极其丑陋,整张脸都如同干树皮一样,看起来十分恶心,但是他的实力却是跟沧浪尊上一样,差一点就到大宗师的境界了,这老家伙叫做枯荣尊上,正是释厄寺的现任主持。而且其余的九个人竟然跟沧浪门惊人的相似,也是两个宗师巅峰、四个宗师后期和三个宗师中期。楚云相信这绝不是巧合,而是沧浪门和释厄寺商量好的。

    在释厄寺的四个宗师后期的武者中有一个人引起了楚云的注意,因为他竟然一直面色不善的盯着自己,这个和尚面红齿白看起来就如同偏偏公子一样,如果换身衣服,绝对会让无数女人折腰。他看着自己无悲无喜,但是楚云却还是看出此人对自己有了杀意。让楚云真正确定此人身份是此人的相貌,这个和尚和自己杀死的那个极乐尊上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楚云已经不是以前的楚云了,现在的楚云从不会轻易后悔,杀死极乐尊上那是为了立威,也取得了应有的效果。这家伙好死不死的撞倒了自己手里,那是他活该,自己找死。事情已经做了没什么后悔的,哪怕他有一个宗师九层的父亲,哪怕他父亲是所谓的乾蓝冰域第二大门派的人那又如何?楚云已经知道大宗师不会轻易对宗师出手,因为他们承受不住气运的反噬,如此一来,楚云怕什么?哪怕是宗师巅峰又能怎么样?自己未必没有一战之力,楚云完全无视了此人的注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