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主小心有诈。”跟在后面的黑哥突然出声提醒道。

    “无碍,就算是再次遇到三山两河大阵,本座也能够毫发无伤,你们都在这里等着,魏之銮你也在外面。”楚云直接走了进去。

    密密麻麻的灵位摆在供桌之上,不得不说关帝门从这些灵位就能看得出关帝门当年的兴盛,只有天阶以上或者对关帝门做出了巨大贡献弟子才能够被摆在这里。楚云也看到了吴尊上和郑尊上的灵位,不过时过境迁,当年叱咤风云的两位宗师,也都死了,一位还是死在了楚云手里。

    楚云对着灵位拜了三拜,楚云怎么说也是受过关帝门的恩惠,虽然后来关帝门抛弃自己,但是恩就是恩,过就是过,楚云不会因为关帝门放弃过自己,就否定关帝门对自己的养育之恩。

    拜完之后,楚云嘴里开始念叨着什么,而双手也开始按照某种奇妙的韵律摆动,大约一盏茶之后,整个庙宇都动了起来,庙宇的地面裂开,一座漆黑的石碑从地底升了起来。

    在庙宇外面的黑哥、炫光尊上等人感受到庙宇的晃动立刻冲了进来,魏之銮也跟着冲了进来,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盟主,这是关帝门的筑基碑,他们说是改名换姓成为神狐门,但是根本没改,这是在搞什么?”黑哥看着筑基碑上面的关帝门三个大字疑惑的开口问道,其实魏之銮看到这一幕也充满了疑虑。因为改名的门派,筑基碑上面的名字也会改变,就像是楚云的六合碑上面就带着霸王盟,如果霸王盟改了名,那么六合碑上绝对会改称新名字,这是天道控制的,不会以人力而改变。

    “去。”楚云突然拿出了禁法九龙网朝着魏之銮就扔了过去,魏之銮根本没想到楚云会对他动手,顿时被罩在了其中,魏之銮立刻尝试撕裂空间,但是谁知道空间竟然像是被封住了,魏之銮立刻慌张了起来。

    “盟主,我愿意跟随您,成为您手里的鹰犬,我是个宗师,我很有用的。”魏之銮直接跪在了地上,毫无宗师的傲骨,竟然不顾形象的求饶。

    “你知不知道,周尊上跟我写的信内容是什么?”楚云看到这一幕笑着问道。

    楚云不等魏之銮说话就直接说了出来:“周尊上告诉我,他知道我恨不得杀了你,为了让我放过他,他把你培养成宗师,就是为了让我报仇的时候更有成就感,你本来就是他送给我的礼物,哈哈,真是有趣,好不容易成为宗师,竟然是为了平复我怒火的礼物,这个周尊上我越来越佩服了,对人性的把我真是厉害。他说的不错,我很喜欢这个礼物,另外你真的以为你是神狐门的掌门嘛?错了,是他忽悠你的,其实根本没有什么神狐门,你看看你们的门派筑基石碑,这上面写的是关帝门,懂吗?一切都是周尊上骗你的,真是废物。”楚云说完,魏之銮的脸色就如同锅底一样彻底黑了。

    “楚云,我毕竟是的你师傅,虽然我一开始没安好心,但是我毕竟最后没有动过手,而且让你无忧无虑的修炼了这么多年,你能不能饶我一命,我愿意成为你的奴隶,只求你放我一马。这一切都是姓周的老混蛋做的,要不是他,不会有后面的事。”魏之銮还在那里不断地求饶。

    黑哥走了过来,刚要说什么就被楚云阻止了,楚云知道他是看向了魏之銮宗师的实力,想要求情。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是你们看看这个。”楚云把周尊上的信交给了黑哥,黑哥面无表情的看完,然后递给了炫光尊上,炫光尊上和金鼎尊上一起看完,然后用复杂的目光看向魏之銮,那目光就像是看呆一个有趣的东西。

    “你们怎么看?这是不是真的?”楚云直接扔出去魔源杀阵,把一直都在求饶的魏之銮罩了进去,顿时世界清净了。

    “这吞噬气运之法真是闻所未闻,但是我觉得这是真的,因为每一步骤都完美无缺,难道当年云泽域的那个门派就是这么做的?这个周尊上为了自己的后代不被连累,当真是把门派出卖的一干二净啊。”炫光尊上第一个开口说道。

    “盟主,这个周老狐狸算计了一辈子,他这么好心便宜你?我觉得其中有诈啊。”黑哥却保持了反对意见。

    “不过这么好的机遇咱们不能放过,不说别的,关帝门的筑基石碑就是一件顶级的灵器,咱们如果不把其中的气运转移我走,那么此物只能销毁,我们也无法使用。”金鼎尊上对于关帝门的筑基碑垂涎三尺,因为关帝门的筑基碑是一件极品的金属性灵器,上面带着奇妙的金属性法则的韵味,对他有很强的吸引力。甚至金鼎尊上觉得,如果把此物给他,他能够顺利的晋级宗师中期,甚至晋级宗师后期也不是不可能,宗师武者对于自己的感觉相信的很。楚云也身兼金属性功法,他也能感应到这种感觉,所以对于金鼎尊上的话能够体会。

    “黑哥你帮我护法,两位长老去帮我看着关圣门的人,等待咱们的人前来接受。”楚云说完,黑哥就连忙的说道:“盟主请您三思啊,咱们大不了不要这个灵器,没必要为了区区一件灵器冒险。”

    “你们去吧,我自有主张。”楚云摆了摆手,黑哥等人只能走了出去。

    看着三个人离开,楚云的脸色阴沉了下来,因为刚才他听到系统朝暮的声音。

    “朝暮,你为什么跟着我?你不是应该跟着地格楚云离开了嘛?连系统空间和剑格都在他的身上,为什么你却在我身上?”楚云有些阴沉的问道,他以为自己拜托了系统,但是没想到系统还在自己体内。

    “你以为我愿意跟着你?我是跟你的神魂绑在一起的,这一具身体上面才是你的原来的神魂。你为什么要趁着我休眠,修炼什么《一气化三清》,你知不知道你差一点让我的计划彻底破产了?”系统也罕见的愤怒了起来。

    “你的计划?你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你从来不会告诉我,你把我当成什么?当成你的傀儡嘛?告诉你,我不会再按照你的意志做任何事了。”楚云勃然大怒的在心里怒吼道。

    “要没有我,你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呢,怪不得你停止了修炼《拷心录》,你是觉得这门武功是我给你的,是要害你是不是?那你为什么不停止使用《龟息功》这也是本系统给你的。你知不知道按照计划,你现在应该能够修炼到神魂离体的境界了,等你的神魂能够离体,就算是境界大宗师的希望都会高上一成你知道嘛?但是你偏偏去修炼了《一气化三清》这门功法的缺陷你知道嘛?这门功法需要你三个分身全部到了宗师巅峰,才能一起尝试晋级大宗师,你知道这会浪费多少时间嘛?你为什么不等你成为大宗师再去修炼?你真是自以为是,还想着借此摆脱我,你知不知道,我都是为了你好。”朝暮说完,楚云一愣。

    “朝暮,咱们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我感激你给了我这么多姿多彩的生活,但是我不愿意成为你的傀儡。你把你的目的告诉我,我能帮你的肯定全力帮忙。但是你还是像以前一样的忽悠我,我告诉你,我做不到,咱们大不了一拍两散,我宁可自杀也不会让你如愿。你既然跟我的神魂绑定,那么我宁可自爆神魂。我的地格分身完全可以重新复活我,但是你就只能随着我烟消云散了吧。”楚云冷哼一声。

    “好,你觉得你现在有底气了是吧?那么你就自爆,看看我是否跟你一起烟消云散。”朝暮说完,楚云二话不说神魂就开始恍惚起来,这是神魂自爆的前兆,这个神魂自爆对敌的时候没一点作用,而且一旦神魂自爆,那么连转世的机会也没了,所以基本上没有任何宗师会这么去做,但是看楚云竟然如此的决绝。

    “停,没想到当年那个胆小怕事的楚云现在竟然如此决绝。不过我要做什么真的不能告诉你,你现在没到大宗师,天道随时可以探查到你的想法,你只是个宗师而已,我一旦告诉你,如果稍不小心,那么天道就会知道。如果天道知道了我的存在,一定会全力绞杀,你根本扛不住天道的绞杀。我答应你只要你到了大宗师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如何?现在你听我的,按照我说的去做,我绝不会害你的,你想想,这么多年我是不是都为了你好?”朝暮说完,楚云沉默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

    “好,我答应你,你刚才跟我说这是个阴谋这是什么意思?”楚云指着关帝门的筑基石碑问道。

    “如果你按照这个方法去做,你的确可以转移关帝门的气运到你的霸王盟身上,但是你一旦这么做,上届的关圣大帝就会知道,你这是在打关圣大帝的脸,他会降下神怒,不死不休。你区区宗师,连他的一个眼神都扛不住,你确定你要这么做?”系统朝暮说完,楚云脸色更是难看,这个周尊上竟然在这个时候还要设计自己,真是该死。

    “楚云你听好了,我需要你尽量多的收集气运,这个收集气运的方法是没错的,不过需要改一点就能避免关圣大帝的愤怒,这一种神魔关注的门派虽然弱,但是最好少去招惹,因为很多武仙武神并不大度,反而比起一般的人更记仇。我需要你在千年之内至少成为一域之主,集齐足够的气运,这都是为了你自己的未来。我是需要你帮我,但是你要知道,在你没有晋级窥天境体内的力量转化为仙力之前,你根本帮不上我。另外我告诉你,你要小心天道,天道并非是没有私心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们都是棋子,如果对他有一点点的威胁,他就会执行程序除去你。还有天道给你的那一门术法你可以修炼,对你有好处,但是我需要你继续修炼《拷心录》,你以后会感激我的。天道奖励你可以修炼,但是最好问问我,否则如果陷入天道的陷阱,那么我们就完了。等你找到制造天格分身的时候,叫醒我,我需要一个新的宿主,当然这也是你最希望看到的。我到时候会转移到你的天格分身的身上,说实话本来地格分身是最优秀的宿主,但是当时我正在沉睡,错过了这一次机会。楚云你的地格分身才是最优秀的,你不知道你原来的身体有多么的优秀,等你突破了窥天境正式进入武仙境界,他的潜力才是最大的。当然这些跟你说都太早。好了,我继续休眠了,你别忘了刚才我跟你说的话。”说完朝暮就再次陷入了沉睡。

    楚云一个人待了一个时辰,他没想到自己的谋划失败了,朝暮竟然还是跟着自己,这让楚云有些难以接受。一个人的神魂和身体那个最重要,可能绝大多数人都觉得是神魂,毕竟没有神魂的躯体,只是一个行尸走肉。所以地格楚云虽然复制了自己全部的记忆和原来的身体,也是在人格楚云看来自己才是真正的楚云,所以他才会毫不犹豫想办法把系统丢给地格楚云,但是很明显这失败了。

    楚云把手放在关帝门的筑基石碑上面,许久才冷笑一声,从乾坤戒指中拿出了三根惊天香,也就是当年自己拜师火灵恨进行天师之礼时候的惊天香,能够和天道进行联系。

    “呜呼!天有显道,厥类惟彰...”楚云先是一片祭天的祭文说出来,然后盘膝坐在地上,等待着天道的示意。朝暮的方式很简单,就是让天道承担那个什么关圣大帝的怒火,天道奖励各势力之间的吞并,这种事情虽然不知道对它有什么好处,但是天道应该会帮助楚云。

    半个时辰后,楚云睁开了眼,朝着三根香看了过去。

    “一长两短?看这个燃烧程度是大天真啊,应该没什么问题,看起来天道真的鼓励气运吞并啊。”楚云心里暗暗想道,这个大天真就是中间的香很长,两边的香很短,而且平齐。

    “天道在上,霸王盟盟主楚云拜谢。”楚云行了一礼,然后朝着魏之銮看去,周尊上有一点没有骗人,掠夺气运是需要掌门人的心头血为引子,而且必须是宗师武者的心头血,这老家伙为了阴自己真是下了血本啊,但是现在都便宜了自己。

    楚云收起了魔源杀阵就看到了已经有些萎靡的魏之銮,不管是人境还是宗师,面对死亡,都会失态的。看得出来这段时间魏之銮压力是多么大。

    “楚云求求你,我不想死,我愿意当你的狗,求求你,求求你。”看到楚云魏之銮立刻喊了起来。

    “师傅,这是我最后一次喊你,你就要死了,我就让你看看,我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用过的绝技五行阵。”楚云一手深处,五道不同属性的光束朝着魏之銮缠了过去,魏之銮当然看得出来这武道光束竟然都是法则之力。楚云竟然金木水火土五种法则全部入门了,这让魏之銮目瞪口呆。

    随着五道法则之力缠住了魏之銮,禁法九龙网被楚云收了回来,看到这一幕魏之銮一喜,立刻尝试撕裂虚空,但是刚刚行动,就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沟通虚空,根本不可能撕裂虚空。

    楚云手里拿着天冶剑走了过来,“别挣扎了,这是我刚刚掌握的五行阵,除非是宗师后期武者的法则掌控者,否则绝不可能挣脱,等我的《逆转五行功》修炼到逆转五行阵,宗师以下我就是无敌的,你是第一个见到我用这个功法的,你应该也能瞑目了。”

    “楚云...”魏之銮刚要说些什么,楚云的天冶剑就挥出来,魏之銮的胸膛被一剑划破,一颗跳动的心脏出现在了楚云的手里,正是魏之銮的心脏。

    “你不得好死。”魏之銮咬牙说完,一道天道怨气附在了楚云的神魂上,这是第几道了?死在楚云手里的宗师有六七个了吧,楚云摇了摇头,然后直接捏碎了魏之銮的心脏,几滴心头血滴在了关帝门的筑基石碑上。

    楚云立刻拿出了六合碑,六合碑一分为六立在了筑基石碑周围,然后嘴里念叨着口诀,一股无形无色楚云都发觉不了的神秘能量从筑基石碑上慢慢的开始转移到六合碑上。虽然楚云感觉不到这股能量,但是楚云却能感应到六合碑的变化,六合碑上面的裂痕竟然在慢慢的恢复,而且六合碑正在缓慢的变大,虽然慢,但是楚云却完全能感应得到。

    就在楚云开始转移关帝门气运的时候,天空开始变化了起来,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了关帝门的头顶,在外面的三位宗师看到这一幕全都脸色剧变了起来,因为他们感应到天空漩涡中的巨大威胁,这就像是一只蚂蚁看到了大象一样的感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