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主这的确是个问题,我支持。”炫光尊上说完,其余几个人也纷纷点头。

    更重要的是楚云等人看上了排名第七的这个位置,在他们看来,他们就是关帝门的继承者,毕竟关帝门都是被他们灭了的。而他们不是没考虑过前六,但是前六真的没一个好对付的,霸王盟不一定拿下来,如果没拿下来还浪费了实力,说不定第七都保不住的。

    “盟主,关帝门咱们必须拿下来。我曾经听过一个事情,咱们南边的云泽域曾经出现过跟我们一样的事件。当时云泽域一个排名前十的门派被灭,而灭亡他们的那个门派在云泽域门派排名之中,竟然直接取代了那个门派的排名,这成为了云泽域的一件稀罕事。我当年曾经去云泽域游历过,好奇之下打探了一下,据说那个被灭亡的门派的筑基之物被找到了,他们怎么做的不清楚,但是绝对跟筑基之物有关系。”炫光尊上说完,楚云神色一动。

    “没想到老弟还去过云泽域,能从鬼蜮森林通过,真是好本事啊。”东峰尊上笑着说道。要知道乾蓝冰域和云泽域虽然紧挨着,但是两个域中间隔着鬼蜮森林,就是宗师高手也不敢通过,据说鬼蜮森林里面有宗师级别的凶兽。如果绕路的话那距离就远了,宗师武者也要花费一二十年,天阶甚至要走几百年。

    “老哥说笑了,我哪敢从鬼蜮森林走,我就是绕路过去的,当时我只是天阶,追杀一个死敌数百年,没想到这家伙这么能跑,竟然追着他去了云泽域。最终我杀死了敌人,但是却已经到了我的大限,各位也知道天阶武者的性命也就是一千五百年。不过我的运气不错,在最后的关头,竟然发现了一株年轮花,让我白白增长了几百年的寿命,否则我估计就回不来了。”炫光尊上唏嘘的说道。

    “真是好运气啊,不知道是几个年轮的年轮花啊,这可是极少能增加寿命的天材地宝啊。”东峰尊上羡慕的说道,他大限将至,对于这种东西都关心的很。

    “惭愧,只有四个年轮,差一点就到了五个,但是我当时真的等不及了,只能浪费了百载的寿命。”炫光尊上说完,东峰尊上等人也极为的惋惜,毕竟这些天材地宝是不算在原本寿命中的,多一年有时候就关系到他们能不能进入更高的境界。

    不过楚云却没有关心他们说什么,增加寿命的天材地宝自己不是没有,而且楚云还年轻的很,他一直都在考虑这一次霸王盟的目标。

    “好了各位,这一次我准备彻底消灭关帝门,还有一年就是门派排名大比的时候了,咱们的时间紧张得很,各位都需要出一把子力了。”楚云说完众人不敢闲谈,全部躬身领命。

    “周杰留下。”周杰听到楚云的话立刻小跑了过来,然后恭敬的低头等着楚云的训话。

    “好了,别跟我装了,你这小子一身傲骨,谁也不服,如果不是我的实力远超你,估计你连我也不会这么恭顺吧。别装孙子了,小心真的变成孙子。”楚云笑着说道,他跟这个周杰还是算熟悉的,而且重用周杰也是楚云力主的,其实黑哥不是很喜欢这个心眼这么多的人。

    “盟主,要不是您,我还在关帝门当一个小小的执法长老,是您给了我机会,我周杰对谁都可能有傲气,但是对您,我是真心的佩服,真心的服从,哪怕您让我去死,我都不会犹豫的。”楚云看着周杰,心灯发现周杰的情绪没有一点问题,楚云很是满意。楚云不是不懂得放权,当年诸葛青衣几乎控制着楚云的全部势力,楚云也从来没有怀疑过他,楚云知道很多时候管好自己手下最重要的几个人,反而比什么都要管更合理也更省力,这就是刘邦说的“将将”,楚云现在是在按照诸葛青衣的要求培养周杰,这个周杰是楚云见过仅次于诸葛青衣的聪明人,说周杰不如诸葛青衣的一点是因为这个周杰不太会处理跟同僚的关系,当然也可能是在楚云面前表示他是个孤臣。

    “好了,我信你。周杰我很喜欢你,因为当年我最得力的手下跟你一样的聪明能干,我就是要把你培养成我的左膀右臂。你现在的实力太低了,这是一百枚降元丹,你尽快的修炼到天阶巅峰。然后我就让你成为关圣门的门主,然后给你晋级宗师的机会。刘叔的实力一辈子也到不了天阶巅峰了,不如把这个机会给你,我相信刘叔会理解我的。等你成为宗师,我就任命你为霸王盟的副盟主,替我全权掌控霸王盟,当然到时候我会用手段掌控你的性命,你知道的,我是个谨慎的人,谁都不会百分之百的相信。我的想法都告诉你了,你愿意替我挑起这一副重担嘛?”楚云问完,周家二话不说跪在了地上。

    “天道在上,我周杰发誓,如果我背叛我的恩主楚云,那么我就五雷轰顶不得好死。”周杰直接向天道发誓了,楚云更是满意周杰的行为了。

    “周杰,你这些时间可以侧重于修炼,一般的琐事我是不会去麻烦你的,我给你一百年的时间,只要你能够晋级天阶巅峰,那么关圣门的名额就是你的,你也知道咱们关圣门虽然五个下属门派,但是只有关圣门、火灵门和炫光门的气运足够培养一个宗师。我只等你百年,时间再长,我就算是盟主也压制不住其他手下的想法,你记得了嘛?”楚云再次强调了一句,楚云相信周杰如此聪明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

    用周杰当自己的诸葛亮这件事楚云考虑了很久,而且也观察了周杰很久。一般来说门派的继任者都是中规中矩的人士,因为这样这些人不会把门派彻底弄垮了。但是楚云不这么觉得,这些中规中矩就代表没有活力,楚云想要靠门派提供的物资,成为大宗师甚至窥天境,门派绝不能拖后腿,楚云需要扩张扩张再扩张,怎么可能选个中庸的继承者。

    就在乾蓝冰域门派大比的前十个月,所有人都认为这应该是最和平的时间,霸王盟却出人意料的出动了四位宗师,近五十位天阶和数万地阶,出兵攻占关帝门,发动了对关帝门的最后一击。在行动前楚云邀请魔影门一起,但是魔影尊上拒绝了,毕竟这一次门派排名对魔影门更加重要,而且说实话灭关帝门,霸王盟自己足够了。

    除了东峰尊上留守总盟,其余的四个宗师毫不掩饰的朝着关帝门杀了过去,当然现在关帝门改名了,变成了神狐门,但是改名了就能阻挡楚云的怒火?

    当霸王盟的行动一开始,关帝门内所有人彻底乱了起来,关帝门经过了上一次的战斗,门内的宗师只剩下周尊上和刚刚晋级的魏之銮,也就是自己的便宜师傅,而天阶武者更是只剩下了十几个,还不如一些小门派中的强者,估计谁也不会想到排名第七的超级门派关帝门仅仅几十年就会穷酸成这样。

    掌门人魏之銮也心慌了起来,他只是宗师一层,他可是知道楚云的厉害,他立刻去找他的靠山周尊上,结果周尊上闭关的密室,怎么敲都没人答应,无奈之下魏之銮就闯了进去,结果魏之銮直接傻眼了,密室里哪里有人?

    “来人去给我看看周尊上的家人在不在。”魏之銮大喝一声,周家的人都有独立的生活区域,跟门内其他人的生活区域不在一起,看到周尊上不在,魏之銮立刻想到他的亲人。

    就在魏之銮的手下去找人的时候,魏之銮发现密室的玉床上竟然有两封信,魏之銮立刻拿了起来。

    其中一封信写着魏之銮亲启,另一封竟然写着楚云亲启,魏之銮立刻就打开了给自己的信,看完信之后魏之銮一屁股坐在了玉床之上,而就在这个时候手下汇报魏之銮,周家的几名嫡系的男丁全部不见了踪迹。

    “滚出去。”魏之銮怒吼道,他是多么想把信撕毁,然后出去跟楚云拼命。

    楚云算是什么?只是个无权无势的孤儿,是自己练功的备用品,但是为什么,为什么短短几百年,对方就能骑在自己脖子上拉屎?魏之銮真的想不通,但是他伸了几次手,都没有敢撕了手里薄薄的几张纸,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他好不容易练到宗师,还有几千年的寿命,他只能选择相信这个可恶的周尊上,否则等待他的就是死亡。

    当楚云准备强攻,关帝门中突然呼呼啦啦的跑出来一群人,而为首的正是自己的便宜师傅魏之銮,后面是自己的几个师兄和自己名义上的妻子常娉的娘家人,楚云看着众人神色不动,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败军之将魏之銮拜见霸王盟盟主,我愿率门下弟子归顺霸王盟,请盟主收留。”魏之銮竟然直接单膝跪在了楚云面前,这能屈能伸性格绝对是很多人比不了的,毕竟楚云可是他的徒弟,就算是楚云实力再怎么强,也改变不了楚云当年是正式拜他为师的。

    楚云一直没有说话,魏之銮就一直的跪在楚云面前,这一幕直接让魏之銮仅剩下的两位徒弟暴怒了,魏之銮的十个徒弟,当年被楚云杀了一个,火灵门攻入关帝门的时候死了一个,楚云和魔影门攻入关帝门的时候死了两个,另外还有吴大凉等四个跑到了魔影门,这几个家伙在魔影门不老实,在魏之銮晋级宗师后,想要返回关帝门,被魔影门击杀,十个徒弟就剩下了老六向廉和老九梁英。

    “楚云,师傅那么对你是不对,但是他毕竟是你师傅,没有他有你现在的一切嘛?他现在愿意归顺与你,你们两个化敌为友,也不失为一桩美谈。”楚云的六师兄向廉有些愤怒的开口说道。

    “楚云...盟主,您还认识老朽吧,我是常娉的亲爷爷,虽然娉儿死了,但是你们拜堂成亲可做不得假,不知道盟主是否顾念旧情,饶了我们这些孤儿寡母。”一个须发皆白的地阶巅峰老者说道,这个人已经达到了自己的大限,地阶武者最多也就是五百岁的年纪,此人也活不了几年了。

    “老人家快快请起,常娉是我的恩人,没有她就没有现在的我,常娉的亲人就是我的亲人,我是不会亏待各位的。”楚云一招手,常娉爷爷身后的几十人全部来到了楚云身边,楚云对人群中的一个女子多看了两眼,这个女子正是楚云的姑姑常含雁,这个女人没有当时楚云第一次见她时候的盛气凌人了,反而尽量的低着头,不让自己显得太显眼,真可谓此一时彼一时。

    “楚云盟主,你想怎么对待我师父?”看到楚云如此的对待常娉的亲人,他的九师兄梁英心里有了一丝的期望。

    “楚盟主,这是周尊上给您的信。”魏之銮膝行走到了楚云面前,双手捧着一份信递给了楚云,楚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结果了新。

    楚云看着信里的内容脸色阴晴不定起来,许久楚云才转头看向魏之銮,表情有些怪异,“你起来吧,带我去你们关帝门的宗庙所在。”

    魏之銮听到楚云的话心里大喜,在他看来,这是楚云原谅了自己,准备接纳自己,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不怕楚云侮辱折磨他,就怕楚云杀了他,不要以为楚云做不到,也不要以为魏之銮能跑了,楚云身上的数道天道怨气可不是吓唬人玩的,这么多宗师都没跑了,他魏之銮就能从楚云手里逃走?

    “盟主,关帝门改名神狐门,正是因为周尊上的名号是神狐尊上,不过名字虽然是周尊上的名号,但是实际上周尊上根本没参与门派的建立,我才是第一任神狐门的掌门。”魏之銮小心翼翼的陪着楚云解释道。

    看到楚云一声不吭,魏之銮再次开口:“盟主,门下的灵器都被周尊上保管,随着他的失踪,这些灵器也都被带走了,但是关帝门传承十几万年,门内还有数件残留的灵器,我都献给盟主。”说着他就从自己的乾坤囊中取出了两件宝光闪烁的宝物,楚云伸出手拿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魏之銮十分的兴奋,因为楚云收他的东西,就很可能代表楚云可能放过自己。

    “盟主,这两件灵器,第一件是戊土棍,是一件土属性的灵器,能够增强土属性法则之力的强度和恢复力。不过这戊土棍实际上一共有两跟,那一根不知道流落到了哪里。这戊土棍可以一分为二,二分为四,一共可以分成三十二份,据说可以组成戊土大阵,不过因为却少了一根,所以阵法的威力可能没有那么强。当然这都是我查看门内的史料知道的,我也不是土属性的武者。”说完魏之銮把戊土棍递给了楚云,楚云一个念头,戊土棍果然开始分裂,楚云虽然不是太精通阵法,但是也能看出这是一个土属性的攻击阵法,楚云立刻就想起自己的魔源杀阵,如果自己再能构建出一个领域阵法,那么自己的实力绝对会更强。

    楚云收起了戊土棍,平静的点了点头,魏之銮也不在意楚云的冷淡,连忙的拿过了另一件灵器,这是一件葫芦灵器,浑身流传着七彩的光芒,极其的漂亮。

    “盟主,这是七彩葫芦,由七个葫芦组成,分别为红黄绿青橙黑白,七个顶级法宝葫芦构成,分散起来,有种种妙用,红葫芦为火属性的法宝;黄葫芦为土属性;青葫芦为水属性;绿葫芦为木属性;橙葫芦为土属性;黑葫芦为阴属性;白葫芦为阳属性,七个葫芦分散能够构成七宝大阵,威力据说十分不凡。这七彩葫芦合为一体能够成为七彩葫芦,是一件可困敌,可伤敌的宝物,就是宗师武者出其不意下也能够被收进去,而且困个一时三刻不成问题。当年关帝门的先辈曾用此宝困住个宗师四层的强者,不过那个宗师高手只用了半个时辰就破宝而出,七彩葫芦顿时四散,我关帝门这么多年就找回了五件,只有黑葫芦和白葫芦没有找回。”魏之銮说道这里,楚云手里直接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葫芦,魏之銮神色一凝。

    “盟主,这是黑葫芦?您是从哪得到的?”魏之銮惊讶的问道。

    “你想都想不到,这是从你的四弟子孙桓身上得到的。”楚云嗤笑着说道,这葫芦正是孙桓身上的墨玉葫芦。

    “这个小杂种,盟主您真是洪福齐天,看起来这件宝物真的是跟您有缘啊。”魏之銮刚要咒骂孙桓,又想起来楚云在眼前,只能憋了回去。

    “盟主到了,这就是神狐门的宗庙,供奉着神狐门门内历代先祖。”魏之銮停了下来说道。

    楚云抬头看去,这里的确是一个庙宇的样子,十分的巨大,就跟楚云去过的关帝庙可以说设计的一模一样。

    “神狐门历代先祖?呵呵,是关帝门的历代先祖才对吧。”楚云轻笑一声推开了庙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