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盟建门五十七年,炫光会改名炫光门归顺霸王盟,炫光会的唯一下属门派金鼎门也宣布加入霸王盟,就在炫光会改旗易帜的第三个月,临州除了炫光会唯一拥有宗师的门派双峰山也宣布加入霸王盟。霸王盟一举从一个占据不到一半石坪州的门派成为了一个占据一个半州,拥有五位宗师的大型门派,此举顿时轰动了整个乾蓝冰域,成为继金刚门之外,崛起速度第二块的大门派,霸王尊上的名号再一次响彻了整个乾蓝冰域。

    楚云其实也没想到双峰山这么识趣,双峰山的掌门叫做东峰尊上,他的名号是根据门派所在地的东峰而传出来的,他的夫人也是个宗师,当年被称为西峰尊上,正是夫妻二人建立了双峰山。不过很可惜东峰尊上的妻子在千年前重伤而死,双峰山也因此彻底断绝了扩张的可能,只能在炫光会的扩张下测测发抖,毕竟东峰尊上只是个宗师三层,而且他的年龄已经快到了极限,还有三四百年就到了大限,这也是为什么炫光会不急着灭他们的原因,兔子急了也咬人,何况是个要死的宗师,没想到这一等待竟然等到了霸王盟的崛起。让跟炫光会斗了上千年的双峰山投靠炫光会这没可能,但是没仇没恨的霸王盟却是个投靠的好对象,这也让楚云省了很多事。

    现在霸王盟的下属已经有火灵门、关圣门、炫光门、金鼎门和双峰山五个门派,而且霸王盟属下也有了包括楚云在内的五位宗师。其中楚云是宗师六层巅峰,炫光尊上是宗师五层,其余的黑哥、东峰尊上是宗师三层,而金鼎尊上是宗师二层,虽然没有一个宗师后期,但是也成为乾蓝冰域南部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

    在炫光会和双峰山臣服之后,在霸王盟周围的几个门派都派人来祝贺过,当然名义上是祝贺,其实是想看看霸王盟会不会去打他们。楚云告诉他们,霸王盟已经到达了极限,就想守着这一亩三分地老婆孩子热炕头,虽然没有彻底打消他们的疑惑,但是也让他们放心了不少。

    另外楚云正式的宣布门内有高级炼丹师,能够炼制出天阶之下的所有丹药,并且正式在朗州的聚万城对外销售,这个消息引起了霸王盟周围势力的兴趣,谁都知道炼丹师的可贵。而且这一举动无形的消除了众人对霸王盟的敌视,毕竟有这么一个聚宝盆,对于地盘的兴趣无疑就会少得多。

    就在这个时候,一枚三角形的古朴令牌出现在了楚云的床头。

    “你们先下去。”楚云赤裸着上身站了起来,他一摆手几个身无寸缕的美貌婢女恭敬的撤了下去。

    “乾蓝冰域令牌,本座竟然根本没感应到,天道不愧是天道啊,不知道这一次我霸王盟能够占据一个什么位置。”楚云背着手自语道。

    就在人格楚云准备参加乾蓝冰域门派大比的时候,地格楚云已经来到了朗州,从忠郡到朗州南部的聚万城,都是霸王盟的地盘,地格楚云拿着黑哥这一位太上长老的令牌,一路上通行无阻。地格楚云虽然经历的事情少,但是他却有人格楚云的全部记忆,因此他有的时候虽然说话做事有些稚嫩,但是绝不是傻。

    一路上地格楚云早就改变了自己的相貌实力,这让他看起来实力就是地阶巅峰,并不引人注目,但是也不会让人随意的轻视。他吃喝玩乐一路上走的不快,他准备前往蓝田域去寻找《战经》的下半部。当年楚云从桃花运偷到《战经》的上半部,就曾经打听过下半部的《战经》,但是桃花源的人说,下半部被人偷走了,但是不管是被谁偷走了,为什么会会出现在这个世界?这引起了楚云的好奇,难道自己经历过的这些世界都是相通的?或者有什么特殊的联系?楚云真的有些怀疑了。

    人格楚云出来溜达一圈也不光是为了玩,而且也是为了考察霸王盟的这些家伙会不会欺压民众,会不会忠心办事。毕竟霸王盟不同于其他的门派,一般门派只控制那些大小城池,不注重乡村,这也是为什么关帝门当初能让火灵门肆虐石坪州的原因,毕竟广大的乡村地盘都没有有效的控制,火灵门的人完全可以在乡村积攒力量。而霸王盟反而是在乡镇也达到了直接控制,这样一来霸王盟对于地盘的控制更严密了,可以说霸王盟的地盘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都瞒不了霸王盟。而且楚云当时请神阵尊上设计了不少的小挪移阵,让霸王盟随时可以出现在任何城池,这样的霸王盟可谓密不透风。

    但是霸王盟权力下乡村,也会产生不少弊端,如果一地的长官出现了贪官酷吏,那么对治下的民众伤害更大。因此人格楚云才会亲自出来考察,毕竟人格楚云和地格楚云都是楚云,这些地盘既是地格楚云的,也是他人格楚云的。楚云的考察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发现了一些问题,但是大部分都是好的。这也不奇怪,毕竟任何一个势力在建立之初,都是积极向上蓬勃发展的,霸王盟就是个新兴势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门下会逐渐的失去这种活力,这是任何一个势力都要面对的,不过现在楚云还不需要操心。

    “小二哥,给我来几个特色菜。”人格楚云一身华贵的锦衣,手里拿着一把折扇,就如同一个翩翩公子一样,这些天他都在聚万城转悠,聚万城算是霸王盟一个特殊的地方,这里不属于火灵门等分门,反而是霸王盟直接控制,在霸王盟公开贩卖丹药之后,本来就是朗州第二大商业城市的聚万城更加的红火了起来。

    这里的首领还是诸葛晋和诸葛平两兄弟控制,这段时间人格楚云在城内城外的考察还是很让他满意的,这是一座充满了活力的城池。菜一上来,楚云就愉悦的吃了起来,比起地格楚云老头子一样的性格,人格楚云偏向于年轻人,他跟聚万城一样更加的有活力。

    “师兄,跟我回去吧,师傅那么喜欢你,只要你交出师傅的秘籍,师傅会原谅你的。”突然一道极其低微的声音传到了楚云的耳朵,地格楚云虽然只是天阶巅峰,但是特他继承了楚云原本的身体,身体的灵敏度完全不逊色于一般的宗师武者。不要说只隔着几十米,就是隔着几千米,楚云想听也听得到。

    当然楚云也没有太在意,江湖中的事情太多了,楚云也管不过来,不过就是当成吃饭时候的消遣听着玩,就如同很多人吃饭喜欢看电视玩手机一样。两个人都是天阶初期罢了,这个实力的武者到哪都是一方高手,但是对楚云来说不算什么。

    “二师弟,在这么多师兄弟里,只有你和我关系最好,其他的人都瞧不起我。在我心里只有你和师傅是我的亲人,但是我没想到,师傅竟然是人面兽心的畜生,你知不知道,是他看上了我的资质,因为我父母不想让我从小离开他们身边,于是他就杀死了我一家十几口,连我刚出生的弟弟都没放过。要不是我偶然从小师弟也就是师傅的亲儿子嘴里听到,我都不敢相信。我是你们的大师兄,天资也是最高的,但是我却比起你们的修为还要低。这是师傅心里防备着我,害怕我知道真相找他报仇。既然他无情无义,我为什么还要认贼作父?我趁他外出偷走他的《霸刀决》,算是我这些年的补偿,我已经把仇恨放下了,对他我下不去手,毕竟他养我这么多年,对我也很好。师弟,你说换成是你你还会回去嘛?”一道极力压制的声音穿到了楚云的耳朵中。

    “师兄,你应该知道小师弟他太年轻,很多时候说话做事不经过大脑,他说的话不一定是真的。”最开始说话的男子又低声劝说了起来。

    “师弟,不会错的,小师弟是师傅的亲儿子,平时张狂霸道,但是却不屑于说谎,如果不是他真的听过,是绝对不会乱说的。师弟,如果你还念着咱们几百年的交情,你就走吧。我要带着这一本《霸刀决》加入霸王盟,当做我的投名状,获得霸王盟盟主的看重。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从此恩断义绝。”决绝的声音从几十米外的客房中传来,楚云顿时来了兴趣,给自己的投名状?这有意思啊,到了楚云的实力普通的功法都没什么作用了,除非是天阶甚至超天阶的功法,难道这一门《霸刀决》是这样的功法?突然楚云想起了什么顿时笑了起来,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小二结账。”楚云直接扔出了一锭银子,当小二要感谢的时候已经看不到楚云的身影了。

    “师兄,难道你要逼我动手?”客房内的两个人根本不知道楚云注意上他们了。

    “师弟,这里是霸王盟的地盘,城内不允许任何人争斗,已经有十几位天阶的脑袋挂在了城门之上,你难道想试试霸王盟的刀硬不硬?”听到自己师弟的威胁,此人没有一点的慌乱,他一直知道师弟坠在他的身后,却一直没有见面,就是等这个机会,霸王盟统治下的城池不允许争斗,现在霸王盟五位宗师,妥妥的乾蓝冰域南方一霸,没有任何人敢无视霸王盟的命令。

    “哈哈,师兄,你打不过我,想要寻求霸王盟的保护,这都在我的意料之中,不过你以为师弟我没算到嘛?”话音刚落,房间里就传来了闷哼之声。

    “师兄,从五百年前,师娘就一直让我盯着你,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你也知道师傅那么宠爱师娘,如果师娘帮我说点好话,师傅都会看重我,但是我没想到你真的能忍,五百年竟然没让我抓住一点把柄,反而因为你把门派打理得井井有条更受师傅的器重。小师弟为什么会告诉你真相?这都是师弟我算计好的,我等不及了,所以才设下这个圈套。只要你死了,那么我就是大师兄,是整个霸刀峰的大师兄,你的一切都会是我的。师娘告诉我,师傅不穿你他的绝招就是为了让你磨砺自己的根基,他准备等乾蓝冰域门派排名比试之后就传授你《霸刀决》,我不服,我真的不服。凭什么我那么讨好师娘和师傅,甚至愿意帮助师娘做那么多见不人的事情,师傅还是看重你不看重我?所以只要你死了,那么一切都是我的,为了让你死的瞑目,我告诉你,你的家人不是师傅杀的,都是我编出来的,没想到你这么蠢,哈哈哈。”最后的笑声几乎压制不住,就是普通人也能听到,房间里传出了喘粗气的声音,不一会一道利刃穿破身体的声音传出来,房间里喘气的声音顿时少了一道。

    “《霸刀决》,哈哈,你不传给我,我也能得到,等我练成,我就能晋级宗师,到时候我程彻何处去不得?”房间里顿时响起了翻书的声音。

    许久,房间里传出了难以压制的怒吼。

    “不可能,不可能《霸刀决》怎么可能是一门外家功夫,师傅你骗了我们所有人,我不服。”不过此人的自控还是不错的,除了前三个字,后面的普通人根本难以听到。

    “外家功夫?能不能借我看看?”突然一个声音在此人耳边响起,此人简直就是吓破了胆,直接朝着窗外跃去,但是一把上面满是龙纹的长枪后发先至,此人顿时被钉在了墙上,他竟然发现自己一点还手之力也没有,而且他发现自己浑身都被控制住了,连求饶都做不到。

    “真是没礼貌,竟然说都不说就要离开,你们霸刀峰的人就是这么没礼貌啊?”

    一个翩翩公子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个公子浑身的气息都显示他只是地阶巅峰,但是却能够把一个天阶三层的高手一招制住,当真是奇怪得很,当然此人正是地格楚云。

    楚云拿着《霸刀决》研究了起来,不要看他行为处事都很稚嫩,但是他的眼光决定不凡,毕竟他有着人格楚云全部的记忆。

    “以神御刀?以气御刀?竟然内外双修,霸刀峰主人霸刀尊上果然厉害,怪不得几十战未逢一败。不过这老家伙教徒弟的水平不咋地啊,大徒弟二徒弟竟然都是这样的货色,如果我借鉴一下,练成所谓的《霸剑决》跟他《霸刀决》比试比试,不知道谁厉害,有趣真的好玩。哈哈。”楚云随手收回龙纹枪,被钉在墙上的霸刀尊上的二徒弟跟他大师兄一起去地府报道去了,人格楚云心狠手辣的地步一点都不必地格楚云差,当然地格楚云是因为遇到的事情太多,锻炼的心狠手辣。而人格楚云则是根本没把杀人放在心上,说起来有些天真烂漫,但是细想一下是很恐怖的,因为根本不在乎,也就没有负罪感。

    楚云得到了一门可能是超天阶的术法,御剑术和御刀术都算是术法,当然术法不只是这两种,楚云把《一气化三清》也归纳为术法,这个术法就是不同于武功,近乎于仙法的一些功法。当然术法也不是秘法,秘法是武功的延伸,而术法是单独的,比如说依附于《火灵剑法》的火灵遁、火灵爆和火灵盾都是秘法,但是却不是术法。

    楚云准备去看看诸葛晋和诸葛平,敲打敲打这两个帮着霸王盟镇守朗州唯一地盘的家伙,没想到楚云一去竟然发现了这俩家伙的一个天大的秘密,也让楚云无意的得到了一件想都没想到的新灵宝,估计这是人格楚云都想不到的,毕竟地格楚云的运气看起来好的有些逆天了。

    地格楚云根本没有通报就来到了城主府,霸王盟中唯一有城主府的就算聚万城,其余的都是堂主府掌控大小地盘。楚云不想被人发现就绝对被人发现不了,他先去堂主府的厨房找了一圈好吃的,然后就准备去找诸葛晋,没想到他一出来就看到了鬼鬼祟祟的诸葛平。地格楚云办事不按规矩来,他看到诸葛平鬼鬼祟祟的,竟然也不准备通报,直接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