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不知道极寒尊上拿出来的是什么紫云冰火旗,就算知道也不会改变自己的策略,楚云催动着日月精轮不断地撞击极寒尊上,极寒尊上在不断地催动着手里的白色冰旗对抗着楚云的强攻。s`h`u`0`5.c`o`m`更`新`快极寒尊上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这个敌人为什么法则之力还是如此的雄厚,难道他刚才跟昊阳尊上的战斗没有用尽?昊阳尊上好歹是个宗师五层的高手,竟然如此的没用,极寒尊上对于昊阳尊上的怨念比对楚云都大。

    不过极寒尊上虽然面对强攻,但是防守却密不透风,楚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能够短时间突破此人的防守。楚云直接跃了过来,手持日月剑,一边催动着日月精轮一边以日月剑攻击对方,三管齐下想要找到极寒尊上的漏洞。

    “好强悍的武功,不知道此人到底是修炼的什么功法,竟然能够压制住一位高过自己三阶的高手。”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个人的战斗虽然一时间分不出胜负,但是明眼人就看得出来,楚云占据绝对上风,极寒尊上完全处于守势,连一次进攻都使不出来。

    北魔尊柳墫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当年侥幸击败自己的对手,原来是这个实力?当时对方用出了几分力气?难道是耍着自己玩的?这么想想柳墫满心的绝望啊。

    西魔尊和南魔尊也心情很不好起来,这个柳墫招惹乐意个什么对手啊?这一种应该算是绝世天才了吧?他们出手也不一定能杀死对方啊,你为了区区私怨,给门派招惹如此大敌,就算是大魔尊也会收拾你吧?真当神魔宗有了大宗师就是无敌的了?他们只能期盼极寒尊上给力点。

    十几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楚云一直保持着强攻的姿态,而极寒尊上也一直的全力防守,极寒尊上的防守几乎可以说无懈可击,楚云没有寻找的对方的一点破绽。楚云心里隐隐的有些着急起来,虽然说自己的阴阳真气开始转化为混沌真气,这混沌真气能够加速恢复法则之力,但是自己的阴阳法则都没有到达三成,成为法则掌控者,无法做到真正的源源不绝,因此再这么强攻下去,楚云也有些吃不消了。

    楚云只能寄希望于魔源杀阵中的三个本命元兽取胜,然后来帮助自己,不过对方的两条怪鱼实力真的是很强劲,两条鱼一卵双生,相互之间的配合几乎完美无瑕,跟他的主人极寒尊上一样,基本上没有给睚眦等本命元兽一点机会,这就极其尴尬了。极寒尊上是楚云这么多年遇到的最棘手的对手。

    随着楚云的攻击强度降低,极寒尊上慢慢的扳回了劣势,神魔宗等人的脸色好转了起来,而嗜血尊上、神阵尊上等人的脸色却阴寒了起来。

    极寒尊上手舞冰旗,不断地对楚云发动强攻,两个人的状况顿时翻转了过来,楚云心里突然有了一丝的怀疑,这个极寒尊上不是宗师六层巅峰的武者,他会不会是宗师后期的法则掌控者?

    这个想法一出现,楚云就仔细观察了起来,这个极寒尊上的攻击每一击都是实招,而且每一击都是蕴含了海量的法则之力,根本没有留手的想法,楚云越打越心惊,因为他觉得自己没有猜错。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人感觉到了楚云的想法,因为极寒尊上的法则之力一直没有减弱过,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守,如果说楚云是因为拥有两种属性的法则之力,所以坚持的比一般的宗师初期的武者长,那么至寒尊上的情况就解释不通了。

    “哈哈哈,没想到这个极寒尊上竟然是后期武者。”柳墫简直喜形于色了,他可是知道如果楚云不死,那么他的名声就彻底毁了,但是谁想到峰回路转,这个极寒尊上竟然很可能是宗师后期。

    “怎么可能?看他的实力明显就是宗师六层,难道本座眼花了?”一个宗师武者忍不住的低声自语,不过在场的都是宗师,再低的声音也能够被人听到。

    “对啊,我也没看出来。”

    “真是怪了,本座也没看出来。”

    就如同皇帝的新衣一样,没有人揭破所有人都装糊涂,但是一旦有一个人揭破了,那么所有人就开口否定了。

    “没想到传说竟然是真的。”奕剑门的掌门惊天剑客郝惊天突然开口说道,郝惊天是排名前几的大门派掌门,他一开口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传说灵宝能够遮掩天机,不要说区区的实力波动了,极寒尊上手里的冰旗虽然不是一件完整的灵宝,但是紫云冰火旗应该是那些很顶尖的灵宝之一,所以即便是只剩下一半也有一些灵宝的特性。这个极寒尊上好深的算计,一直都隐藏着自己的实力,直到现在才算是彻底暴露出来,就是为了十拿九稳的拿到前十的排名。他杀死嗜血门的这一位客卿之后,再去挑战鼎业门也完全没有问题,既拿到了好处,也拿到了名声,还顺便立威,真可谓一举多得。”郝惊天说完,众人深以为然,所有人都不觉得楚云能够翻盘了,虽然楚云的表现真是精彩熠熠,但是在所有人看来极寒尊上老谋深算更胜一筹。

    又是半个多月的时间,楚云的韧性真的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外,他依旧顽强的抵抗着极寒尊上持续不断的强攻,但是看起来也是强弩之末了,甚至他的日月精轮都分别破碎过两三次,要不是出于对额日月精轮可以从新凝结,那么楚云真的是凶多吉少了,当然在其他人看来应该是这样的。

    楚云的三支本命元兽跟楚云的情况正好反过来,楚云被极寒尊上玩命的压制,而极寒尊上的本命元兽也被睚眦等楚云的本命元兽玩命压制,双方就像是在比较谁能先杀死对方。楚云这么硬撑着也是有这方面的因素,如果三只本命元兽先获得胜利,那么楚云就能够四打一,这完全能够化解楚云的压力,即便是不能取胜,也能够维持住局面。当然这在其他人眼里,也是垂死的挣扎。

    楚云又顽强的抵抗了十天,他看起来已经到了山穷水尽,极寒尊上的随手一击就能够击破楚云的日月精轮。而楚云的本命元兽却依旧没有建功,两条蠃鱼虽然伤痕累累,但是却靠着他们的心有灵犀躲过了睚眦等三兽的一次次的绝杀。当然再给睚眦几天时间,这两条蠃鱼再牛也死定了,不过楚云看样子也抵挡不住了。

    “看你还怎么挡。”极寒尊上一甩冰旗楚云的日月精轮纷纷的破碎,极寒尊上其实也很在意自己的本命元兽,毕竟一旦死亡,他的实力就止步于此了,而是少两个这么好的帮手,绝对是至寒尊上不愿意看到的。但是楚云的命硬到极寒尊上绝望了,万幸他终于看到胜利的曙光了,说实话如果让极寒尊上再选一次,他绝对不去为了神魔宗的好处跟楚云作对。要知道楚云才宗师三层啊,就这么难对付,如果楚云到了宗师中期,甚至宗师后期,他简直难以想象楚云会多么厉害。而且他刚刚晋级宗师七层,虽然可以算是一个法则掌控者,法则之力源源不绝,但是其实他还是做不到遂心如意的,他的水之法则也只是靠着自己手里的冰旗才能够做到连续不断,如果没了冰旗,那么他甚至耗不过楚云。

    不过这一切终于结束了,楚云跟他纠缠了数个月,现在终于到了分出生死的时刻了。

    “阴阳尊上你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不过是时候说再见了。”极寒尊上直接扔出了自己的冰旗,楚云就像是吓呆了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极寒尊上立刻就觉得不对劲,楚云表现得极其难缠,但是现在像是放弃抵抗一样的不动,这绝对不对。

    “收。”极寒尊上发觉不对立刻召回来冰旗,不过就在冰旗召回来之后,楚云竟然立刻朝着魔源杀阵跑了过去,他为了不让蠃鱼有机会逃出来,用了禁法九龙网,禁法九龙网毕竟没有被楚云祭炼过,所以无法做到遂心如意,楚云以禁法九龙网封锁了魔源杀阵外出的空间,这让蠃鱼没机会逃出来。不过这也限制了楚云操纵魔源杀阵的机会,空间被封锁,魔源杀阵当然无法控制。楚云本来以为自己完全能对付一个宗师中期的极寒尊上,谁知道这家伙竟然是宗师后期。甚至他几乎把自己的阴阳法则之力消耗一空,刚才楚云装作慷慨赴死,其实就是跟极寒尊上玩了个心理战术,就赌极寒尊上感觉不对,会收回进攻。这样一来楚云就有逃进魔源杀阵的机会,否则被冰旗锁定,楚云只能硬抗。当然楚云也不是没有准备,如果极寒尊上不收回冰旗,楚云就拿出火灵剑以火之法则之力硬抗冰旗,水火不容,楚云还是很有机会抗住的。但是这就暴露了楚云的更多底牌,楚云已经不想跟极寒尊上纠缠,因为楚云就算是暴露了火之法则、杀之法则、水之法则和刚刚掌握的土之法则,楚云也就是跟极寒尊上打个平手而已,这不是楚云想要的,楚云已经不想跟极寒尊上纠缠下去。

    看到楚云根本就没有后手只是想跑回他刚才放出去的阵法之中,极寒尊上暴怒了,宗师不可辱,这是天兰大陆的信条,不知道有多少城池为了平息宗师的怒火而化为尘土,每一个宗师都是骄傲的。而楚云的行为已经不是侮辱了,而是把极寒尊上当成猴子耍着玩,这让一位高高在上数千年的宗师高手怎么受得了?

    “你去死。”极寒尊上含恨一击绝对是惊天动地的,冰旗呼啸着朝着楚云袭来,任谁都觉得楚云绝对挡不住这一击,甚至最看好楚云的嗜血尊上和神阵尊上都已经绝望了。

    就在冰旗打在楚云身上的一刹那,楚云终于来到了魔源杀阵的边缘,楚云心里一喜。

    “收。”楚云立刻收回了禁法九龙网。

    “小火。”楚云一个念头,小火火凤出现在了楚云的身前,冰旗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火凤的身上,火凤哀鸣一声,偌大的身躯竟然被冰旗击碎了。随着火凤的死亡,无数的火焰如同烟花一样的散落到了各处,极寒尊上几乎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毕竟火凤是纯粹的火灵气和火属性法则构成的,已经不算是一种纯粹的生物。如此庞大的火凤的死亡,就如同点燃的火药桶,会有一个灿烂的仪式。

    “哈哈哈哈。”极寒尊上一掌拍出,身前就出现了一股无形的盾牌一样,没有一点点的火星能够打到他的身上。火凤爆炸,也就相当于元气攻击,对极寒尊上造不出致命伤害,但是也不会有人喜欢自己狼狈。毕竟他的身体没事,衣服须发可能受损的。极寒尊上逼迫楚云以本命元兽抵挡了自己的一击,这在极寒尊上看来,楚云已经彻底到了绝境,绝不可能有任何翻盘的机会。因为本命元兽死亡,代表自己的境界永远无法晋级了,除了在绝境,否则宗师可能这么去做?所以极寒尊上在这一刻真的是彻底的放心了。

    就在这一瞬间的时间,一座大阵突然把极寒尊上罩在了其中,极寒尊上还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一把火红的长剑从背后插进了极寒尊上的体内。这一切发生的太快,极寒尊上根本就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从他的冰旗攻击,到火凤保护楚云死亡,再到魔源杀阵罩住自己,最后这把剑捅进自己的身体,加起来的时间也没有千分之一的呼吸间。

    “你。”极寒尊上双手紧紧地握住了透体而出的长剑,他想要说些什么,楚云却不会给他机会,火灵剑直接横移,极寒尊上的上半身几乎被完整的切了下来,就算是宗师武者的生命力再顽强,也没有办法生存了。

    楚云的火之法则之力,是除了杀之法则和极阴法则之外最强的一种,而且有楚云新祭炼的火灵剑的增幅,威力完全不逊色于这两种法则,几乎没有一点消耗的火之法则之力一举击杀了以为胜券在握的极寒尊上。

    楚云直接瘫坐在了地上,这一次战斗真是的险之又险,楚云好几次都差点被击杀,这不是装的,而是真的就差一点。

    空间外的人都全力注视这楚云和极寒尊上交战的空间,极寒尊上被这个奇怪的阵法笼罩了进去,就再也没有一点声音传出来,他们也无法透过魔源杀阵看到里面的状况,所有人都在纳闷这倒是谁胜谁负?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一个挺拔的身影慢慢地走了出来,当所有人看清楚这个人的相貌,全都震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