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出现的魔源杀阵也让昊阳尊上吓了一跳,但是他的灵器火葫芦已经放出去了,他一时半刻也收不回来。不过是昊阳尊上也不急,直接取出了刚才收回来的镜子灵器,镜子自动飞到了昊阳尊上的头顶,然后射出了一道白光,把昊阳尊上罩在了里面,昊阳尊上这才去看自己的灵器是否建功了,不得不说这个昊阳尊上真的是异常的谨慎。

    “日月精轮出。”楚云大喝一声,一轮圆月和一轮金乌(太阳)出现在了楚云身前,被消耗干净的极阴法则之力,由极阳法则之力转化补充了消耗,楚云知道,这就是看他《日月转轮大法》成果的时候了,楚云日月剑一指,圆月和金乌直接撞向了昊阳尊上的灵器火葫芦,这个时候只能硬碰硬,看看谁技高一筹。

    哐当,楚云觉得自己的魔源杀阵都是晃动了一起,三者撞击到了一起,火葫芦竟然直接破裂了,圆月和金乌去势不减继续撞向了昊阳尊上。

    “我认。”还没说出“输”字,圆月和金乌就撞在了昊阳尊上的镜状灵器之上,镜子白光突然大闪,随即白光熄灭,镜状灵器掉在了地上,圆月和金乌一起撞在了昊阳尊上身上,昊阳尊上整个胸膛几乎全部塌陷了下去。

    他不敢相信,就在自己认为稳操胜券的时候,自己竟然被人反转了,他还有其他的手段没用出来的,他还要振兴自己的门派呢,怎么可能。

    “我不服。”昊阳尊上不甘心的吐出了三个字,他的手往前伸着想要抓住什么,最终却无力的耷拉了下来,一道天道怨气再次飘到了楚云身上。楚云松了一口气,天道怨气什么的他毫不在意,虱子多了不怕咬。他没有立刻出去,反而是盘膝坐在地上,期待的等着什么。

    没一会楚云觉得一道光芒射在了自己身上,他的识海中出现了一片玄而又玄的天道文字,楚云立刻参悟了起来,大约一盏茶的功法,楚云兴奋的站了起来,果然是天道奖励,自己费劲了心思,果然没有白费,楚云现在想大笑三声,不过楚云还是忍住了。

    他把小冰收了起来,昊阳尊上竟然有储物戒指,都便宜楚云了,楚云全部收了起来,当然昊阳尊上的遗体也没放过。不过楚云不知道在他去一门心思参考识海中的文字的时候,昊阳尊上的本命元兽三足金鸟融进了他日之领域实话出来的太阳之中,小冰倒是看到了,但是却没机会和楚云说,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因为这种事情整个仙海域都没发生过,一般的本命元兽会随着主人的死亡而消散的。

    当楚云一身鲜血,狼狈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所有人真的被镇住了,这是怎么说的?怎么这么短的时间,剧情大反转了,他们认为赢定了的昊阳尊上怎么没出来,难道是被眼前之人杀了?这也太出乎意外了,一时间就是七星观、白塔寺这样的大门派的人都陷入了深思。

    “王兄,幸不辱使命。”楚云看起来竟然有些站都站不住,嗜血尊上连忙的出来把楚云搀扶了回去。

    “楚兄,你是不是也得到了?”嗜血尊上忍不住的传音给楚云。

    楚云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于是从容的点了点头。

    “楚兄,咱们两个获得了天大的机遇,就是大宗师也不再是梦啊。”嗜血尊上显然大喜,他刚才在楚云进去之前就想想告诉楚云的,但是楚云和昊阳尊上的实力相差太大,他害怕告诉楚云反而让楚云患得患失丢掉性命,最终他还是放弃了,没想到楚云竟然杀了昊阳尊上,这就让嗜血尊上有了别的心思,当然不是去打杀楚云,他也没那个本事,而是继续拉拢。

    “有些事情我们自己知道就好,否则怀璧其罪。”楚云传音过去,嗜血尊上一愣,顿时反应了过来,他不在给楚云传音,因为谁知道其他的宗师有没有手段听到他们传音的内容。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赢?”终于柳墫打破了沉默,他震惊的喊了出来,这也让所有陷入沉思的宗师回过神来。

    “极寒尊上,只要你杀了此人,我们神魔宗给你的好处翻倍。”也不知道柳墫是不是昏了头了,竟然直接把这件事喊了出来,这让在场的宗师对柳墫的印象更深跌入了谷底。

    柳墫的行为也让同是神魔宗的西魔尊和南魔尊无语,但是怎么说柳墫也是他们的同门兄弟,他们不能不支持,否则就是不给柳墫面子,柳墫虽然只是宗师三层,但是东魔尊,不对现在应该是大魔尊,很是喜欢柳墫,否则柳墫也不可能这么硬气。

    南魔尊传音给极寒尊上,肯定了柳墫的话,这让极寒尊上坚定了起来,实在是神魔宗给他的好处太丰厚了,由不得他拒绝,而且现在楚云的状态在他看来简直就是软柿子,没有一点威胁,否则再多的好处他也不会答应。

    “楚兄,这一次我们认输吧。”嗜血尊上不等极寒尊上说话,就直接传音给楚云。

    “嗜血尊上,本座挑战你门下客卿阴阳尊上,不论胜负,本座都不会继续挑战你嗜血门如何?”极寒尊上害怕嗜血门不答应,竟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父亲。”溢血尊上刚要说什么,嗜血尊上就暴怒了。

    “你闭嘴。”嗜血尊上怎么会不知道儿子想说什么,他已经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拉拢楚云,怎么可能让他说出来,这不是让楚云不痛快嘛?

    “王兄,此人的话莫非有什么阴谋?”在楚云看来,嗜血尊上应该劝说自己答应才对,毕竟如果自己进去就认输,不光不会遇到危险,反而帮嗜血门度过这一次难关,这看起来并不难。

    “楚兄你不知道,极寒尊上的意思是要跟你生死约战,这是门派排名比斗中附带的一种比斗方式,为的也就是解决敌对门派的矛盾,这一种比斗不涉及排名,但是却一定会分出生死,也就是说你跟极寒尊上只能活下来一个,这种比斗我仙海域已经六届没遇到过了。你刚刚跟昊阳尊上大战一场,为兄怎么能让你冒险?”楚云听完,这才恍然大悟起来,没想到这个极寒尊上为了帮助神魔宗竟然这么不要脸,不过这正是自己想要的。

    “极寒尊上,你说只要咱们两个死战之后,你就不会找嗜血门的麻烦是不是?”楚云直接站了起来,看起来大义炳然,所有人看到楚云如此的决绝,真是觉得刮目相看。嗜血尊上拉着楚云的袖子阻止楚云继续说话,但是楚云却坚定的看着极寒尊上。

    “楚兄,你何必如此?如果你欠着嗜血门什么人情,哥哥帮你还。”神阵尊上直接开口说道,他并没有传音,而是光明正大的开口说道,所有人这才知道,嗜血门这一个客卿竟然和神阵尊上关系不错,神阵尊上的神阵门可是仙海域一个很不好惹的门派,不知道多少门派受过他们的恩情,神阵尊上一开口,竟然有好几位宗师武者开口劝说起了楚云,极寒尊上和神魔宗的人脸色难看了起来,竟然有些骑虎难下。

    “程兄客气了,极寒尊上你来吧。”楚云直接跳了出去,这让众人再劝的话说不出来了,只有嗜血尊上知道楚云是为什么这么想去生死战,但是在他看来,楚云真的拖大了,命如果没了,那么再多的奖励有什么用?

    极寒尊上反而脸色沉思了起来,他为了神魔宗,得罪神阵门是否是值当的?就在这个时候,神魔宗的南魔尊再次传音了过来,极寒尊上立刻就下定了决心。

    “好,既然你自己找死,那么本座成全你,跟你生死约战,请天道作证。”极寒尊上说完,两个人直接被传送到了另一个空间。

    “阴阳尊上是吧?本座也是被逼无奈,不过既然咱们都来到了此地,那么本座也不会手下留情。你是第一个见到本座真正底牌的人,你应该感到荣幸。”极寒尊上说完,两只鱼身而鸟翼的大鱼从极寒尊上的体内涌了出来,楚云看到这一幕神色一凝,对方竟然有两只水属性的本命元兽,这不科学啊,这怎么可能?

    “是蠃鱼,一卵双生,竟然是罕见的一卵双生,加上极寒尊上就是三位宗师六层,完了,彻底完了。”嗜血尊上惊呼道,所有人的想法和嗜血尊上差不多,所有人都觉得这一场生死斗已经没有悬念了。

    楚云神色不动,当他看到对方两只本命元兽的时候当然有些吃惊,但是也就是如此罢了,比谁的本命元兽多,楚云从来没怕过谁。

    “极寒尊上,你也是第一个见本座真正底牌的人,你也应该感到荣幸。”楚云说完,小冰、小火全部从楚云的体内爬了出来,看到楚云也有两个本命元兽,极寒尊上愣住了,但是他还是自信,自己的本命元兽依旧占据上风。

    而就在所有人刚要惊呼的时候,一座他们见过,但是却没有搞明白到底是个什么阵法的大阵瞬间就把极寒尊上的两条本命元兽罩了进去,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被震住了,而随着魔源杀阵的出现,一个大脑袋从魔源杀阵中挤了出来,这个大脑袋的主人当然就是睚眦。

    “睚眦,你跟小火和小冰杀了这两条小鱼,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楚云知道这个睚眦很有想法,跟楚云的关系也不是很亲近,只能诱之以利,果然睚眦听到楚云的话后,歪着大脑袋想了一会,然后就咧着大嘴进入了魔源杀阵,而与此同时小火和小冰也纷纷进入魔源杀阵,楚云直接扔出禁法九龙网把魔源杀阵彻底封锁了,也就是说两条小鱼不死,根本就没可能出来。

    随着楚云接连的招出三只本命元兽,所有人都被惊呆了,极寒尊上张着嘴,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可以看出极寒尊上的震惊,拥有两个本命元兽已经是百里挑一,但是对方拥有三个是这什么鬼?

    楚云可没有等他回过神来的想法,日月精轮直接出现在楚云的身前,楚云日月剑狂舞,日月精轮直接杀向了极寒尊上,日月精轮携带的法则之力绝对是海量的,虽然楚云跟昊阳尊上大战了一场,阴之法则之力几乎耗尽,但是他也发现自己阴阳元气融合而成的类似于混沌真气的力量能够帮助自己恢复阴阳法则之力,而且速度并不慢,这也是楚云毫无顾忌的使用阴阳法则之力的底气。

    极寒尊上也迅速的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毕竟这个时候两个人是生死大战,不管对方有什么手段,自己都要接受,毕竟自己挖的坑,含着泪也要跳下去。

    极寒尊上手里握着一把白色的旗帜,这旗帜散发着令人恐惧的寒冷,连周围的空间都有些扭曲了起来,可见此物的不凡。

    “紫云冰火旗?怎么可能,不是传说冰火旗被人抢走了嘛?极寒门竟然留下了冰旗,而且一直忍耐了两千余年才拿出来,真是好真的算计啊。”仙海帮的一位齐姓宗师武者忍不住说道,这一下子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齐尊上,什么紫云冰火旗?两千多年前,冰火门从排名前十的大门派跌落到了十名之外,门内的四位宗师消失了三位,难道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八卦之心宗师武者也是有的,极寒门以前叫做冰火门,门内四位宗师也是响当当的门派,但是在前一次门派排名比试的时候,众人突然发现冰火门的四位宗师只来了一位,也就是极寒尊上,而且冰火门也改名为了极寒门。当时极寒尊上只是宗师初期,根本保不住他们的排名,因为掉到了十名之后,成为了一个不起眼的门派,这也成了仙海域众多的迷案之一。

    “既然大家想知道,那么本座就跟你们说说,本座当年正是冰火门的门人,亲身经历过那一次的事件。当年冰火门实力完全不弱于现在的仙海帮,门内的天才子弟也不少,冰火门上下齐心,觉得冰火门崛起的日子不远了。但是谁知道在仙海域门派排名比试的十年前,突然来了一个蒙面人,那个人的实力应该是宗师后期甚至是巅峰,我冰火门的门主也就是极寒尊上的太爷爷冰火尊上亲自接待了此人,此人狂妄至极,直接开口讨要我冰火门的镇派灵宝紫云冰火旗。”刚说到这里,所有人都惊呼了起来,没想到当年的冰火门竟然有一件灵宝,要知道灵宝可以说是传说中的存在,在场的几十位宗师见过灵宝的绝不超过五个人,每一件灵宝都能引起血雨腥风,如果七星观和白塔寺知道,也不会置之不理。

    “当年那个人的实力真是深不可测,他们大战几十天,冰火门死伤过半,其中的一位宗师当场战死,剩余的两位也都受了重伤,也就是外出的极寒尊上侥幸活了下来。最终紫云冰火旗到底被没被抢走谁也不知道,但是后来极寒尊上回来之后,就力排众力的把冰火门改名极寒门,本座因为修炼的火属性功法,当然不愿意,于是就带着几位师兄弟加入了仙海帮。没想到当年那个人竟然没有把冰火旗抢走,当然也可能只抢走了火旗,没有抢走冰旗。这一件灵宝合为灵宝,分为灵器,妙用无穷,看起来嗜血门的这一位朋友有难了。”仙海帮的这一位齐尊上看起来有些感慨的说道,其实他真的是好心嘛?估计并不是,而是为了报复极寒尊上,甚至就算是极寒尊上赢了也会面对众多贪婪的宗师,能成为宗师的没有一个是白痴,但是面对一件灵宝,再多的理智也挡不住心底的那一丝贪婪,所有人都沉默不语看向战场,楚云和极寒尊上的大战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而让所有人都有些难以想象的是宗师三层的楚云正在压着拿着一半灵宝且实力是宗师中期巅峰的极寒尊上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