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厚土尊上以最为谨慎的态度面对跟嗜血尊上的交手,但是一交手,竟然占据了上风,这是厚土尊上没有想到的,嗜血尊上的法则之力竟然十分的涣散,几次攻击对厚土尊上来说就是挠痒痒,而厚土尊上的几次反击,却让嗜血尊上一片手忙脚乱。厚土尊上大喜起来,他认为什么回法道纹丹,根本就没有帮助嗜血尊上恢复多少的法则之力,因此在低调放手了几个时辰后,厚土尊上悍然发动了强攻。

    鼎业尊上一边恢复力量,一边看着自己的老友和自己的师弟的大战,他总觉得两个人的战斗不太对劲,因为嗜血尊上表现得太不对劲了,他和嗜血尊上相交两千余载,深知嗜血尊上的脾气。如果嗜血尊上真的到了绝境,他反而会爆发出更强大的斗志,一开始就以全部的力量,争取获得优势,重创对手甚至击杀对手。这才是他认识的那一位嗜血尊上,而绝不会认熊。

    突然鼎业尊上想到了一个不好的事实,会不会是嗜血尊上故意示弱,准备绝地反击重创自己的师弟?这个念头一冒出来,鼎业尊上立刻紧张了起来,嗜血尊上是个什么性格他很了解,这种可能性真的是很高,这让鼎业尊上坐立不安了起来。但是他却没办法制止这件事,因为一旦进入这个空间,不分出生死或者一方投降是绝对不会停止的,其他的人也无法阻止。因为在以前不是没有宗师找死想要破开这个空间,结果却是被天道击杀了。

    不过其他的人却都不知道鼎业尊上的担忧,神魔门的人一脸的欣喜,在他们看来这个混账嗜血尊上死定了,甚至他们还有些失望,毕竟这才是他们设计嗜血门的第一步,没想到嗜血尊上第一步都挺不住。

    其他的宗师也有人看出鼎业尊上考虑的事实,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们也没有一个人揭破这个事实。在场的宗师真正担忧嗜血尊上的只有他的儿子,不过如果仔细看的话,雨花宗的白梅尊上也是在为嗜血门担忧,比起鼎业尊上,白梅尊上虽然是个女子,反而更够朋友。

    就在所有人都被两个人的大战吸引,楚云不动声色的深吐了一口气,一股灰蒙蒙的气体被楚云吐了出来,这股气体竟然很快就融入了大殿的环境之中。如果有人能够出了大殿看看,那么一定会为大殿到底在什么地方而震惊,因为这一座大殿正是位于一片混沌之中。

    所谓混沌就是混沌也作混沦,指宇宙形成前气、形、质三者浑然一体而未分离的迷蒙状态,气形质具而未相离,故曰浑沦。混沌是一切的本源,老子《道德经》曾经说过天生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这个天不是天道而是指的大道,大道生天道,天道生一,这个一就是混沌,可以说是一切的本源。一生二,也就是说混沌生阴阳,楚云的《日月转轮大法》,就是合二为一,追溯本源的一种神功。

    楚云来到这里,体内的阴阳二气吸引了一道混沌本源,让阴阳二气彻底发生了变化,也让楚云体内的力量返璞归真回溯了本源,这种混沌力量楚云没尝试过,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作用。但是楚云却知道,自己的阴阳法则全部入门了,而且两者都是无限的接近三成,也就是无限的接近宗师后期,甚至两者因为互生,可以做到源源不绝了,这几乎就跟宗师后期没什么区别。楚云的实力绝对可以说是宗师后期之下无敌了,因为他的法则之力不惧怕消耗,单单是这一点就让楚云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楚云抽空看了一眼嗜血尊上和厚土尊上的战斗,楚云也看出了嗜血尊上正在示敌以弱。对于嗜血尊上对自己的怨气,楚云也能理解,毕竟换成自己,也会产生怨气。但是楚云恩怨分明,这个嗜血尊上对自己的恩情楚云不会忘了,这一次本来就是约定好的,自己甚至不介意的出手帮忙。

    楚云楚云也没有继续看下去,而是继续闭上眼开始研究自己的日之领域,一旦领域成型,自己就可以实化出日轮,到时候日月齐出,看看谁能挡住自己,想想还是很让人激动。

    一般的武者都是先有领域,再去领悟法则,而楚云正好反过来,这样就简单多了,毕竟楚云已经掌握了领域的最核心的法则,楚云相信给自己一天时间,就能够逆向的推演出日之领域。

    就在楚云继续推演的时候,战场终于发生了变化,厚土尊上已经彻底放弃了自己盾牌的本来作用,而是当做了一件攻击灵器。这件盾牌是以赫赫有名的凶兽旋龟的龟壳炼制的,而且是一个已经进阶了宗师的旋龟,远不是楚云当年在桃花源领教的那一种只能靠本能战斗的旋龟可比的。这旋龟也是土属性点额凶兽,一身法则之力都凝聚在了自己的龟壳之上,也不知道这个厚土尊上怎么得到的。但是此宝的防御力绝对是冠绝宗师,就是宗师后期也很难破开此盾。这也是鼎业尊上让自己师弟上场的原因,在他看来自己师弟就算是输了也死不了。

    但是现在厚土尊上在此盾上面凝结了法则之力,当成飞镖一样的运用,彻底的放弃了防御。当然看局面他占据了绝对的上风,因为嗜血尊上被压制的只能龟缩在他的血海之中,连反击也做不到了。而且在厚土尊上的攻击下,这一片血海不断地减小,看起来嗜血尊上就是维持住防势也很难了。修炼血系功法的武者都有自己的本命血海,他们号称血海不绝自身不灭,当然因为实力的原因,有的人血海只有几丈大,有的人却有几十丈,甚至几千丈上万丈。嗜血尊上的血海就有五六百仗,并不算大的,也不是小的。

    现在看到他的血海不断缩小,明显就是快撑不住了,厚土尊上更是激动,他的攻击更犀利了几分,在他不惜耗费法则之力的攻击下,嗜血尊上的本门血海以更快的速度的缩小了。

    看到这一幕,鼎业尊上的脸色几乎彻底黑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师弟真的要遭了,而他却无能为力。

    就在厚土尊上的血海被消减到只剩下一丈多的时候,一直藏身在血海中的嗜血尊上终于现身了,一枚符篆被他扔了出来,厚土尊上大惊,连忙拿出了一把剑想要把符篆撞飞。但是他的剑撞到了符篆上,一道白光突然闪了起来,所有盯着两个人大战的宗师,都本能的闭上眼或者挡住眼,厚土尊上也是如此。

    就是这区区千分之一个呼吸间的时间,嗜血尊上把握住了,他手里刻着骷髅头的骨棒,直接点向了厚土尊上,厚土尊上大惊之下,连忙以手里的剑抵挡,但是两者刚刚相交,厚土尊上的剑就折断了。嗜血尊上一直积攒的法则之力远超了厚土尊上的想想,因此虽然厚土尊上的剑上运足了法则之力,也没抵挡得住。

    骨棒没有停留,在击断了厚土尊上的宝剑后,打在了厚土尊上的胸口,厚土尊上朝着身后狂跌出去,嘴里的鲜血就跟开启的水蓬头一样,止都止不住。

    厚土尊上到了现在怎么还不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他想开口投降,以免自己被击杀,但是嗜血尊上怎么让他如愿。

    “血海倒流。”嗜血尊上大喝一声,骨棒顶端的骷髅头就喷出了一片血海,看这血海的规模,所有人就知道厚土尊上一开始就被算计了,他根本没有被厚土尊上压制。

    数以百丈的血海顺着厚土尊上的嘴涌进了厚土尊上的体内,厚土尊上被撑得如同气球,整个人变大了好几倍,但是就算是这样,厚土尊上都没有被撑爆,宗师武者的身躯真的是很神奇。

    “王兄且慢,饶了我师弟。”鼎业尊上忍不住的喊了起来,但是他完全忘记了,嗜血尊上在的空间,根本听不见他的话。

    嗜血尊上缓缓的抬起了手里的骨棒,朝着厚土尊上的脑袋就打了过去,这是他最后的法则之力,回法道纹丹也只是让他恢复了四成的法则之力,他等的就是这个时机。

    厚土尊上的脑袋如同破碎的西瓜一样,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炸裂了开来,鼎业尊上绝望的瘫坐在了地上。

    嗜血尊上收拾了厚土尊上的所有战利品,甚至他的身体都没放过,当他手提骨棒出来之后,所有人都有些不敢去面对嗜血尊上的目光,毕竟嘲笑嗜血尊上也有他们一份。而神魔宗的人却都脸色很难看了起来。

    嗜血尊上故意的走到鼎业尊上的桌子上,冷哼了一声,鼎业尊上失魂落魄的没有一点反应,他自己孤零零的坐在那里,看起来落魄无比。所有人都看得出来鼎业门的衰落救就在眼前了,鼎业门就两个宗师,现在死了一位,而鼎业尊上已经四千余岁了,比起嗜血尊上都要大百岁,嗜血尊上都拼了命的培养自己的儿子,可见他们都知道已经到了谢幕的时候。而现在鼎业尊上死了比他年轻近千岁的师弟,一下子就青黄不接了起来。看到这一幕,那些排名前十之后的门派都蠢蠢欲动了起来,而神魔宗却没有半点站起来为鼎业门站台的想法。

    嗜血尊上回来之后,只是跟儿子溢血尊上点了点头,至于楚云他也没搭理,楚云也没睁开眼表示。

    又等了半个时辰,后面的门派没有再挑战嗜血门的了,嗜血尊上大松了一口气,在他看来,嗜血门这一次前十的位置稳定了。突然一道没有任何人发现的光束进入了嗜血尊上的体内,嗜血尊上浑身一震,然后就狂喜了起来。不过除了坐在他身边的楚云,没有一个人感受到嗜血尊上的异常。

    楚云立刻猜测了起来,这个嗜血尊上如此的激动,肯定是得到了他都震惊的好处,否则决不至于如此的失态。宗师武者基本上都极其稳重,除了极其重大的事情,他们甚至不会流漏出自己的情绪,哪怕他们真的很震惊或者欣喜。

    那么是什么让嗜血尊上如此的激动,绝不是他杀了厚土尊上,那么是什么原因?难道是天道有了奖励?但是天道为什么要奖励嗜血尊上?难道是因为他在这里杀了人?

    虽然这个猜测很离谱,但是楚云却越想越觉得可能。嗜血尊上把自己拉拢成为客卿时候说过,帮助他们嗜血门参加这一次门派排名大比,几乎不会死人。在仙海域历史上,已经有上万年没有宗师死在大比中了,这也是楚云当时答应嗜血尊上的很重要的原因之一。但是没有死人却不是天道愿意的,不过他没办法表达而已,只能以这种奖励的方式,诱导宗师生死大战,这完全是有可能的。

    楚云有了这个心思,而且他的日月精轮基本上成功了,这个念头如同野草一样的疯涨,让楚云几乎有些遏制不住了,那可是天道的奖励。就是不知道嗜血尊上到底得到了什么,但是自己已经让嗜血尊上产生了不好的念头,自己现在问绝对没可能得到正确答案,楚云只能暂时的忍耐了下去。

    排名第七的嗜血门的位置没变,马上就轮到了排名第八的鼎业门,结果主持者清风尊上的话音刚落,排名第十的神阵门门主神阵尊上就站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神魔宗,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鼎业门没戏了,但是鼎业门可是为了神魔宗,他们想看看神魔宗的行为处事,结果让他们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神魔宗的三个宗师全都闭着眼没有一个人开口。

    “你们好狠。”鼎业尊上也把希望放在了神魔门的身上,但是现在神魔宗显然不想掺和。

    “鼎业尊上,你要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神魔宗除了东魔尊之外实力最强的南魔尊阴恻恻的说道,鼎业尊上无力的坐在了座位上。

    “我鼎业门认输。”鼎业尊上这六个字足足说了好一会才全部挤了出来,这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跟交好的嗜血门成了死敌,自己师弟死了,又什么好处都没捞到。

    “那么就请鼎业尊上让个位置吧。”神阵尊上微笑着说道,鼎业尊上颓然的站了起来。

    “现在神阵门排名第八,后面有谁想要挑战,那么就开始吧。”清风尊上无悲无喜的说道,在他看来后面这些没有大宗师的门派都是没用威胁的,他不在乎排名。

    雨花宗因为鼎业门失败,往后退了一个名次成为了第十,但是他们却也稳如泰山,没用贸然的去招惹神阵门,神阵门看起来就一个宗师,但是神阵尊上程掌门也是宗师巅峰,还是一个阵法家,另外它的老婆更牛,他们也不想去招惹这么一个大敌。

    一个时辰很快过去了,神阵尊上微笑着对着雨花宗的雨花尊上点了点头显然是知他们的情,雨花尊上也大喜,对着神阵尊上拱了拱手。

    再次轮到鼎业门,雨花宗就不客气了,直接挑战鼎业门,鼎业尊上直接让出了第九的位置,这下子他们彻底成为了垫底的存在了。

    “好了,内部的排名已经确定了,现在开始挑战模式,仙海域所有前来的门派都可以挑战前十的位置,当然前三的门派不可以挑战。一个门派还是一个时辰,现在从排名第四的仙海帮开始。”清风尊上说完,仙海帮的帮主仙海尊上扫了一圈众人,没有一个人敢跟他对视,一群人没有一个宗师后期,敢去招惹仙海帮,是老寿星上吊嘛?

    果然仙海帮、奕剑门、巨象门都没有任何人敢去挑战,而到了嗜血门的时候,号称仙海域第十一门派和第十二门派的人全部站了出来,而其中排名第十一名的门派正是那个浑身散发着冰寒的宗师六层巅峰的武者所在的门派极寒宗,这个极寒宗也是上一届被神阵门挤下来的门派,千年前还是前十的大门派所以被众人戏称为第一十一门派,前十之后的门派都是没有排名的。

    而排名第十二的门派跟极寒宗差不多,是两届之前被挤下来的门派,门内有一位宗师五层的好手,从他晋级宗师中期后一直窥视着前十,这个门派叫做昊阳门。

    神魔宗的人看到不光约定好的极寒宗站了出来,而昊阳门也站了出来,当然心里大喜过望,不光嗜血尊上脸色就很难看了,他刚站起来准备说什么,楚云就先一步站了出来。

    “王兄,让我先来吧。”楚云拍了拍嗜血尊上的肩膀,在嗜血尊上惊喜的目光中走了出去。

    “你们谁先来?”楚云浑身散发着强大的自信,这一幕把所有人都看惊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