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一动手就打出了真火,虽然不知道鼎业尊上是临时起意还是受人诱惑蓄谋已久,但是看得出来他没有留力。鼎业尊上之所以称号鼎业,就是因为他有一件鼎状的灵器,能够寄托自己的法则之力,攻防十分的厉害。此人的称号和炫光会的金鼎尊上很像,但是两个人一个是土属性元力一个是金属性的元力,本质是完全不同的。

    楚云发现这些宗师的法则之力想要离体攻击,必须依托在一件灵器上面,比如说这个鼎业尊上,再比如说当时和楚云过了一招的沧浪门的宗师,那个家伙的金钵也是一件灵器。基本上没有人和楚云一样单纯的压缩领域,代替灵器的作用。就比如说楚云月之领域的圆月,楚云也不知道这两种方式哪一种好,但是楚云却觉得自己的方式完全不逊色于把法则之力依附于灵器上。而且还有一点比起鼎业尊上等人更优秀,就是自己的圆月被敌人击溃之后,能够再次凝结,而这些使用灵器的武者,灵器被毁之后,就彻底完犊子了,当然灵器也不是那么容易被摧毁的。

    嗜血尊上面对鼎业尊上的巨鼎也没有一点胆怯,他身形隐藏在一片血海之中,让鼎业尊上的攻击根本找不到目标,而他则手持骨棒,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这神出鬼没的攻击手段让鼎业尊上手忙脚乱,他只能把巨鼎护在自己的周围,这样一来他的攻击就几乎没有了,只能被动挨打。

    两个人虽然都是宗师六层,但是一个是巅峰一个是初期,两个人对于法则的领悟程度还是有差距的,如此一来,嗜血尊上耗也能耗死鼎业尊上。因此楚云并不是太担心两个人的战斗,但是楚云却在猜测这个鼎业尊上的目的,这家伙和嗜血尊上很熟悉,就算是为了讨好神魔宗,也不应该这么不理智吧?他怎么可能有赢的机会?这行为在楚云看来真的很奇怪。

    难道是?楚云突然朝着神魔宗看去,只见神魔宗的三个魔尊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楚云心里一紧,这都是这群家伙算计好的?这些人准备对付嗜血门?想想也完全可能,毕竟嗜血门和神魔门是有仇的,现在神魔宗今非昔比,报仇也不让人意外。

    不过,这群家伙是要车轮战啊,而看起来没有遵守约定的雨花宗反而有可能没有落井下石,楚云又转头看了一下排名前十之外的门派,结果他一眼就看见了一位浑身肌肉几乎把衣服撑爆的男子,此人身边没有一个人,他的实力竟然是宗师中期巅峰。此人一开始都躲在后面,这个空间很诡异,无法放出神识,所以楚云也没有注意到,现在现在突然看到此人,心里的那一丝怀疑顿时消失了。这个家伙很可能就是对付嗜血门的最终一击啊。

    这家伙是一位冰属性的武者,一般来说除了五行属性相生相克,其余的属性没有绝对的克制,但是冰属性的武者还是有一些克制血属性的。而且此人看着两个人的大战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这完全卖了他的心思。

    虽然楚云看出了情况不妙,但是也没办法提醒嗜血尊上,因为他正在跟鼎业尊上大战,而告诉溢血尊上则更是没有必要,此人毕竟只是个宗师一层的武者,而且还是初入宗师,告诉他也没什么用。

    再说自己,金丹中的阴阳元力和这一丝不知道什么属性的力量已经开始了融合,的确就是融合。以前阴阳元力互不统属,但是现在开始了融合在一起,如果说不是这一股奇怪的力量的原因,楚云绝不相信。他觉得此事是好事,毕竟阴阳交融一直都是《太极阴阳掌》的进阶武学《日月转轮大法》的大成标准,楚云当然不会随便放弃这一个机遇。楚云甚至想让嗜血尊上和鼎业尊上多纠缠一会,死道友不死贫道,反正楚云已经看出了嗜血尊上的困局,他还不如多给自己争取一下时间,如果自己阴阳交融成功,说不准实力大增,还能帮帮他。

    就在嗜血尊上和鼎业尊上大战的时候,楚云正在感悟着阴阳转换的奥妙。

    “极阴生阳、极阳生阴,阴阳交融,日落月升,循环交替,功法大成。”这是《日月转轮大法》的总纲口诀,这门功法被楚云看重,直接代替了自己修炼良久的《太极阴阳掌》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这门功法的阴阳至理明显比后者更要深邃,而且练到大成之后,阴阳法则一通百通,不需要钻研两门法则,只需要精通一门,就能够掌握两种法则,让两种法则都达到大成。这两种法则相乘相克,却又相生相成,能够达到源源不绝的地步。也就是说只要这门功法大成,那么楚云即便是宗师一层,也能够达到宗师后期法则之力不绝的地步,当然不是说他的实力就达到宗师后期,但是也相差不多。这才是这一门功法被楚云依重的最根本原因。

    而且当这门功法大成之后,阴阳彻底融合,形成混沌真力,那个时候,楚云的实力将达到骇人的地步,比如《逆转五行功》谁优谁劣楚云也不清楚,但是这门功法绝对比起《寒冰软绵掌》这些武功更胜一筹。

    突然楚云有了一个惊人的猜测,这一股进入自己体内的力量会不会是混沌之气?这样一来一切都解释的清,为什么自己的阴阳元力突然就发生了变化。

    楚云一边感悟着这一股变化,一边以《龟息功》压制着自己的气息,不至于让别人发现,这个大殿里面十分古怪,不光神识不能用,念力也不能用,武者只能以眼睛观察对手,这样一来,自己的《龟息功》施展出来,完全能够骗过任何人,楚云心里祈求,嗜血尊上打得久一点,也不要有任何人发现自己的异样打扰自己。

    嗜血尊上和鼎业尊上越打火气越大,两个人对于对方都了解的很,对于各自的法则和后招都了如指掌,倒是没有出现意外,最终变为了法则消耗。两个人疯狂的催动各自的法则之力对敌,因此法则之力的消耗也越来越多,两个人的比斗成为了纯粹的消耗战,这跟人境、地阶时候武者的内力比拼几乎一样,是武者最不喜欢的一种战斗方式,毕竟法则之力不是想要恢复就能恢复的。

    终于在一个多月之后,鼎业尊上已经维持不住自己的法则之力的消耗,他的鼎状灵器被嗜血尊上击落,而他也被嗜血尊上最后的法则之力击中,重伤的鼎业尊上直接选择了认输,就在嗜血尊上将要击杀鼎业尊上的一刹那,两个人被传送了回来。鼎业尊上被自己的师弟厚土尊上护住,扶回了座位,嗜血尊上也没有乘胜追击,毕竟在这里,不允许随便的出手攻击他人,嗜血尊上也没有糊涂,嗜血尊上对着鼎业尊上冷哼一声,满眼的不屑,一派宗师风范,在他看来嗜血门的危机已经过了,毕竟鼎业尊上都已经战败,他不相信有其他的人找死挑战嗜血门,至于以后的事情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但是他不知道嗜血门的危机才刚刚开始。

    厚土尊上把师兄扶回了座位,嗜血尊上也返回了座位,他对着关心自己的儿子溢血尊上点了点头,不过当他看向楚云的时候,却发现楚云闭着眼没有搭理自己,嗜血尊上一瞬间就对楚云有了一丝怨气,在他看来,这是楚云看到嗜血门的危机,主动的要跟自己划清界限,溢血尊上也有些生气,不过最终嗜血尊上还是拉着儿子坐了回去,没有找楚云问清楚的意思,这让楚云大松了口气。

    就在这个时候厚土尊上站了出来,他是宗师四层的武者,一般来说门派争斗都是门内实力最高的武者争斗决定名次,但是这也不是一定的,如果说一个门派战败却不服气,另派一人上场的情况也不是没有。显然这个厚土尊上就是这个意思,他站出来之后对着嗜血尊上拱手道:“嗜血尊上,鄙人旧闻尊上武功高强,今天竟然击败我师兄,果然名不虚传,但是小弟还是想领教一下尊上的高招,权当是指点一下小弟,不知道嗜血尊上是否赐教?”虽然厚土尊上话语一点毛病挑不出来,但是谁都看得出他的目的。这个厚土尊上是想占便宜啊,这个时候嗜血尊上法则之力几乎枯竭。

    神魔宗的人几乎笑出声来,他们显然有高兴的原因,但是其他门派的人却都面色十分不悦起来,因为任谁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局啊。而嗜血尊上当然也反应了过来,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是傻子。嗜血尊上转头看向楚云,毕竟他的法则之力几乎耗尽这并非假的,但是楚云却闭着眼稳如泰山的坐在那里,不要说回应,就是头都不带抬的。

    嗜血尊上对楚云的好感彻底消失了,他对楚云可算是仁至义尽,但是没想到这个时候楚云竟然如此。不过嗜血尊上也没有去怨恨的想法了,毕竟鼎业尊上跟他交好两千余载,不也是背叛了他们的友谊?

    “可恶。”溢血尊上刚要说些什么,就被嗜血尊上组织,嗜血尊上对着儿子摇了摇头,然后缓步走了出来。他知道自己的儿子肯定不是厚土尊上的对手,说不准都有可能被对方借机击杀,毕竟溢血尊上只是刚刚晋级宗师,很多宗师的手段,他并没有掌握纯熟,也没有宗师级别的战斗经验,更是差着好几个等级。唯一一个能够抗住溢血尊上,又最可能出手的楚云,又想“置之事外”,当然他不知道楚云正在忙着根本没空,但是楚云的做法明显就是这么个意思,任谁看到楚云这样也这么想。

    看到自己父亲走出去,溢血尊上不甘心的坐下,他想去问问楚云为什么会这样,毕竟在他跟楚云认识的这些日子里,楚云不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而且宗师三层和宗师四层的差距没有多大,就算是不敌也能够自保。这样一来鼎业门一胜一败,嗜血门的位置也不会发生变化,不过最终溢血尊上放弃了,他觉得真的是看错了人。其实楚云看到溢血尊上好几次想叫自己的时候,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到了楚云这个地步的武者,每一次武学上的收获都是很珍贵的,但是一被打断,就会失去这种珍贵的机会,如果真是那样,楚云说不准一气之下宰了溢血尊上。俗话说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在武学上被打断比起断人财路还要严重。不过好在最终溢血尊上放弃了,楚云大松了一口气,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嗜血尊上和厚土尊上的身上。

    “嗜血尊上,我知道尊上刚刚进行了一场大战,我可以给你半个时辰的休息时间。”认为胜券在握的厚土尊上看起来很有风度的说道,他这是在逼迫嗜血尊上尽快跟自己死战,而且就算是嗜血尊上不要脸皮了,半个时辰他也恢复不了多少,法则之力不是元气,这种力量的恢复速度相当的慢。

    “既然厚土尊上这么客气,那么咱们就半个时辰后再说。”给人刚强果断的嗜血尊上,竟然直接同意了厚土尊上的说道,这是厚土尊上没有想到的,但是在这里一切都有天道注视着,厚土尊上也没有办法抵赖。

    嗜血尊上根本没有返回长桌后面,而是直接就坐在了大殿中央,然后他一番手一枚丹药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一位精通丹药的宗师武者忍不住的惊呼了起来。

    “回法道纹丹?怎么可能?”惊呼的正是七星观的一位宗师巅峰的超级高手。

    “师兄,什么回法道纹丹?”七星观的掌教真人清风尊上问出了所有人都想询问的话,这个宗师巅峰的高手,正是清风尊上的师兄清虚尊上,这是七星观公认的最可能晋级大宗师的超级武痴,当然除了武痴之外,这个清虚尊上还是一位炼丹家,炼丹家的地位对应的是阵法家,两者的地位几乎差不多。炼丹家是能够炼制出天阶丹药的炼丹师的称呼,而七星观靠着清虚尊上的炼丹术获得了无数的资源,这也是他们能成为仙海域第一大派的原因之一。当然清虚尊上也获得了门派的反馈,一个门派给他寻找的炼丹术的秘籍,远超任何一个单独的武者,因此清虚尊上的眼界很高,比起楚云这个所谓的炼丹师,他懂得更多。当时溢血尊上服用的雪云道纹丹晋级,楚云也没有多想,他根本不知道只要是加上了道纹两个字的丹药都是神丹师才能炼制出来的超天级的丹药,而且在所有超天级的丹药中,加上道纹的丹药就如同丹药中的贵族,是一等一的。楚云不知道,但是不代表清风尊上不知道。

    “此丹能够回复武者消耗的法则之力,炼制的方法已经失传,没想到老道竟然还能见到一枚实物,师弟可否?”清虚尊上还没说完,就被清风尊上打断,他知道师兄见猎心喜,不过现在不是讨要的好时候,他直接传音给师兄,告诉他一切等结束之后。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所有人都看出这个清虚尊上想干什么,因此所有人都心思百变起来,如果这个嗜血门攀上了七星观的关系,那么嗜血门的危机是不是就彻底解除了。

    而神魔门和鼎业门的人也都能想明白,他们除去嗜血门的想法反而更加强烈了,毕竟现在七星观还没有公开的支持嗜血门,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

    而厚土尊上听到此丹能够恢复嗜血尊上的法则之力也是脸色大变,他害怕嗜血尊上最后恢复了,那么他怎么可能是对手?不过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他就算是想反悔也不成了,除非鼎业门不要脸皮了。

    就在众人心思各异的等待着,半个时辰一晃而过,嗜血尊上站起身来,二话不说拿出了自己的武器骨棒,厚土尊上也硬着头皮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他的武器竟然是一面如同盾牌的深黄色龟壳,所有人都面色怪异,两个人瞬间就被传送到了另一个空间,大战一触即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