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本以为里面的大殿应该不至于跟殿门一样残破,但是出乎意外的是楚云猜错了,里面比起外面显得更是破烂,十个放在稍微富裕一点的地主家里都不会使用的长桌出现在楚云的眼里,最后的一个还少了一根桌腿,就像是虽然会倒下来一样。

    楚云跟着嗜血尊上坐在了左侧倒数第二个桌子后面,三个蒲团不多不少,嗜血尊上坐在中央,楚云和溢血尊上分作两边。楚云发现这些蒲团是不固定的,一个门派带来多少宗师,就会出现多少蒲团,而所有门派,楚云没有见过一位大宗师。

    嗜血门的上一届排名是第七位的,不过因为他们门派衰落,两个宗师高手先后离奇陨落,为了获得保护。嗜血门就和排名第九的雨花宗做了交易,交换了两者的名次,两个门派应该获得的资源也互换了,因此所有人都认为嗜血门是第九,实际上他们的确是第七。不过在这里的座次,不管你们是不是私下互换了,嗜血门依旧坐在第七位。当然嗜血门和雨花宗约定,这一次会互换名次,楚云也都知道。

    “楚老弟耐心等待,有大宗师的门派会先去决出名次,然后才轮到咱们这些没有大宗师的门派。”楚云听到嗜血尊上的传音恍然大悟,他趁着没有事,朝着所有到来的宗师一一看去。

    坐在左手边第一位的是七星观,这个门派真的是低调,跟沧浪门的霸道截然相反,这个门派立足仙海域数万年几乎没有扩张过,当然他们的地盘也足够富裕。他们占据了仙海域西边最富饶的三个半州,默默的发展。所有人猜测因为七星观是道观,是到家门派,讲究清静无为,所以才几乎不会扩张,但是嗜血尊上告诉楚云这并非真的。

    据嗜血尊上讲,七星观和排名仙海域第二的白塔寺紧挨着,两个门派私下里龌龊不断,双方都把精力放在了对方身上,只要能击败对方,就能够从容占据整个乾蓝冰域,这才造成了两个门派这么多年几乎不扩张的事实,楚云觉得嗜血尊上的话很有道理。

    七星观和白塔寺两个门派的宗师都来了九位,至于这是不是他们的全部楚云并不清楚,但是这十八位宗师已经能够碾压仙海域排名第三到第十的全部门派了。要知道排名第三的仙海帮这个号称仙海域第一大帮的大门派也才四个宗师而已。而且七星观和白塔寺各有两位宗师巅峰的超级强者,至于大宗师来了几位楚云就不知道了,但是单单是这些宗师就已经让楚云震惊了。

    而坐在第四位的是奕剑门,这个门派是以剑术闻名仙海域的门派,御剑术、御刀术是两种文明江湖的“术”法,跟研究法则之力的武者各有千秋,但是这两种术法号称攻击力第一,虽然有失偏颇,但是也看得出来江湖人对这两种术法的赞叹。乾蓝冰域也有一个以御刀术出名的门派,就是排名第十的霸刀峰,霸刀峰的门主霸道尊上据说同阶中十一战未逢一败,可见这两种术法的厉害。奕剑门也是四位宗师,不过比起仙海帮稍微弱一丝,仙海帮一位宗师巅峰一位宗师后期两位宗师中期,但是奕剑门是一位宗师后期、一位宗师中期和两位宗师初期。

    排名第五的就是楚云很熟悉的巨象门,也就是跟金刚门结盟,攻略了仙海域两州之地的那个门派,这个门派跟金刚门结盟也是有历史原因的,传说金刚门的门主金刚尊上和巨象门的门主巨像尊上是同一位师傅教导出来的师兄弟,而且两个门派都是以外家功夫闻名各自的域,因此他们联合就不奇怪了。巨像尊上是宗师九层,只差一步就能到宗师巅峰了,实力也是不可小觑。除了巨像尊上,巨象门还有一位宗师中期一位宗师初期,实力也不差,怪不得能排在第五。

    排名第六的是神魔门,神魔门号称东西南北四位宗师,不过号称东魔尊的那一位宗师武者并没有出现,这位传说中宗师圆满的高手,从上一次的门派大比就消失了,现在已经两千年了,看起来不是晋级了大宗师,就是死了,否则神魔门不会仅仅排在第六位,要知道在前一次门派大比,神魔门可是排名第三的。神魔门的西南部三位尊上都来了,其中实力最高的是西南两尊上都是宗师六层,而跟楚云交过手的北魔尊柳墫还是宗师三层,他正恶狠狠的盯着自己,楚云根本就没搭理他。

    排名第八的就是鼎业门,这个门派和嗜血门的关帝还是很不错的,鼎业尊上是宗师六层的高手,而且他门内的另一位宗师也是宗师四层,两位宗师中期,实力也不算是差。

    排名第九的就是雨花宗,不过这一千年雨花宗实力大增,门主雨花尊上晋级了宗师六层,门内的白梅尊上也晋级宗师五层,而且白梅尊上交友广泛,好友遍布仙海域,再加上他们门内的一位后辈也晋级了宗师,虽然只是宗师一层,但是也不可小视。所有人都看出这一次雨花宗的排名一定会靠前几个名次,甚至说不准有机会跟神魔门争一下第六。

    排名第十的就是神阵门,不过神阵门只有一个神阵尊上,但是却没有任何人敢小看他们,神阵尊上是阵法家,不知道多少门派求他去帮助设计大阵,而且他的妻子木仙子更是强悍,是一位宗师后期的超级高手,背后更是乾蓝冰域第一大门派沧浪门,所以他这个第十的位置可以说稳如泰山。

    神阵尊上早就看到了没有易容的楚云,两个人微笑的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因为这么个严肃的场合他们不适合叙旧。

    单单是这仙海域排名前十的门派,宗师高手就有四十余位,剩余的门派之中也不是没有宗师中期的好手,但是比起前十的门派还稍微差一些。但是为了门派的未来,他们也是跃跃欲试的等待着挑战赛的开始。

    门派大比,第一项就是有大宗师的武者先进行,大宗师的排名就是一个门派的排名,根本不需要宗师武者出手较量。而据说有大宗师的门派只要七星观和白塔寺,所以两个门派的地位超然,楚云觉得两个门派派来的九位宗师,很可能并不是他们的所有宗师高手,他们还藏拙了。不过这和楚云的关系也不大,楚云觉得这一次作为嗜血门的客卿,应该没有多少出手的机会,毕竟嗜血门愿意跟雨花宗交换排名,而十名之后的门派也应该没有能威胁到嗜血门的。怎么说嗜血尊上也是宗师六层的好手。

    一行几十位宗师全都闭着眼耐心的等待着,此处的天地灵气很丰裕,不过应该没几个人能修炼的下去,都是默默地等待着大宗师的比斗结果。一转眼就是四十多天过去了,楚云发现自己的丹田竟然涌入了一丝雾蒙蒙的东西,楚云的五行元力都储存在体内的各个大穴之中,魔源杀气流淌在血液之中,自己的金丹之中只储存着阴阳元力,这倒不是说楚云的五行元力不如阴阳元力,而且这一次楚云准备跟人动手用《日月转轮大法》不准备暴露自己的五行元力,所以才临时起意把阴阳元力存在了金丹之中。

    不过楚云也没有修炼,这一股雾蒙蒙的力量是怎么进入自己丹田的?楚云真的不知道。当这一股力量进入丹田,楚云的阴阳元力都活跃了起来,一直和平的两方力量,你争我夺的竟然开始争抢着一股力量,楚云连忙施展《龟息功》把这股元力波动压制了下去。楚云抬头扫了一圈,结果发现所有人都静静的坐着,没有一个跟自己一样元力波动的人,难道只有自己的元力出现了问题?楚云想要开口传音去询问嗜血尊上,就在这个时候,大殿深处的殿墙突然从两侧分开了,三位穿着不同服侍的武者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楚云跟其他人一样抬头看去,结果发现自己竟然根本看不透三个人的相貌,楚云心里大惊,看起来这三位应该都是大宗师强者。

    所有人纷纷站了起来对着三个人行礼,而七星观和白塔寺的人纷纷互视了一眼,然后脸色凝重了起来。

    “本次门派排名的前三名已经决出来了,七星观排名第一,白塔寺排名第二,而神魔宗排名第三,至于后面的名称尔等自行决断,吾等去也。”中间一个穿着道袍的大宗师说完,三个人就瞬间的消失在了众人面前,而大殿的殿墙也缓缓的关闭了。当这个结果说完,除了神魔宗的三个宗师几乎喜形于色,其余的人全都脸色阴晴不定,神魔宗有了大宗师,这几乎代表着神魔宗附近的几个势力从新洗牌,而跟他们挨着的嗜血门、雨花宗和鼎业门首当其中,特别是嗜血门,嗜血尊上几乎压制不住的颤抖就可以看出他的心情。

    神魔宗的三个人微笑着站了起来,北魔尊柳墫几乎喜形于色,他们缓步走到了仙海帮的位置,仙海帮的人早就站了起来,虽然有一位宗师巅峰的高手,但是仙海帮的人还是很客气的站了起来,朝着第四位的奕剑门走去,奕剑门等靠后的门派纷纷的调整了位置,并且没有一点的怒气,可见一个门派出现了大宗师后的地位。

    在神魔宗换到了第三之后,七星观的观主清风子站了起来。这个清风子担任七星观的观主已经有两千余年,此人也没有耽误自己的修为,一直都是仙海域同辈人中的佼佼者,更是年仅四千岁就成为了宗师巅峰高手,差一步就能晋级大宗师。而且此人性格平和,主持了多次仙海域的大型活动,就是门派名次大比都主持了两次,所以所有人对他的主持都没有意见,就是白塔寺的人都不会反对。

    “各位同道,大家基本上都是千年前的老人了,贫道也不浪费时间了。除了前三名之外,剩下的七个名次的排名争斗就直接开始吧。第四名的是仙海帮,想要挑战他们的就开始吧。”清风尊上说完就退了回去。楚云听嗜血尊上说过每个门派的排名都会最少要等待一个时辰,也就是说没有人挑战也需要等一个时辰后才能够确定名次,这是天道给的规矩,没有人能够改变。仙海帮的帮主仙海尊上闭着眼,像是没事人一样,仿佛正在接受挑战的不是他们一样。仙海帮的确有这个底气,毕竟仙海帮的帮主可是宗师巅峰的高手,虽然这老家伙已经四千七百多岁,已经到了自己的大限,但是他死之前,估计仙海帮的地位还是不会变的。

    一个时辰一晃而过,也就是这些宗师闭个眼的功法,仙海帮的挑战时间结束后,清风尊上站了出来继续主持,而奕剑门和巨象门的第五六名也没有任何人去挑战。很快目标就来到了排名第七的嗜血门,所有人都来了点精神,毕竟嗜血门有些特殊,这一次嗜血门挂了两个宗师,实力大将,没想到他们又找到了两个新的宗师补上了。他们想看看嗜血门和雨花宗的约定是否继续,而且这个嗜血门和神魔门是死敌,这人尽皆知,所有人也想看看嗜血尊上是否会失态。

    嗜血尊上看向雨花宗的宗主雨花尊上,但是让嗜血尊上惊恐的是雨花尊上闭着眼,根本没有起来挑战的意思。这可不是代表雨花宗好心,而是代表着雨花宗放弃了跟嗜血门的同盟,在这个时候放弃,是个人就能看出来,这是雨花宗为了向神魔宗示好,本来就雪上加霜的嗜血尊上怎么会不惊怒交加。

    嗜血尊上甚至拉下了脸皮直接传音给不远处的雨花尊上,但是换来的却是石牛入海一样的沉默,嗜血尊上知道自己没有看错,这个雨花宗真的抛弃了他。

    宗师武者的传音虽然同阶都发现不了传音的内容,但是却都感应得到,现场的几十万宗师几乎全部感应到了,绝大多数人都出现幸灾乐祸的想法,更可恶的是神魔宗的柳墫几乎把嘲笑写在了脸上,嗜血尊上这么一位老妖怪也气的差一点失去了分寸。

    就在这个时候,楚云突然伸手了手拍了拍嗜血尊上的肩膀,嗜血尊上诧异的回头看了一眼楚云,然后竟然真的安静了下来,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顿时有些失望,他们还等着看好戏呢,没想到主角罢演了。楚云当然也看出了嗜血尊上的失态,但是越是这个时候自己越是要镇定,神魔宗有了大宗师又如何?大宗师几乎很少对宗师出手,因为大宗师如果杀死宗师武者,将会获得天道的惩罚,被剥夺气运,这对大宗师来说真的是得不偿失的。当然也不是说不能杀,而是不值得,因此嗜血门面对的还是神魔宗的三个宗师,又不是没有一点希望,不需要让人家看笑话。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就在所有人都认为后面的门派放弃了对嗜血门的挑战,排名第八的鼎业门门主鼎业尊上竟然站了起来,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讶了起来,因为嗜血尊上和鼎业尊上可是公认的好友,没想到鼎业尊上为了讨好神魔门,竟然直接和嗜血尊上撕破了脸皮,还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嗜血尊上看到自己的好友鼎业尊上站了起来,他也毫不废话,直接走了出来,站到了鼎业尊上的身前,鼎业尊上根本不敢看嗜血尊上的眼神,他拱了拱手就拿出了自己的佩剑金鼎剑,讽刺的是这把金鼎剑还是他跟嗜血尊上一起去探索一处险地的时候发现的,可以算是两个人友谊的见证,没想到今天却要刀兵相见了。

    嗜血尊上也直接拿出了一根暗红色的骨棒,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骨骼。这骨棒的顶端是一个雕刻而成的骷髅,做的栩栩如生就跟真的一样,而骨棒散发着强大的气势,竟然是一把灵器级别的武器,那些嘲笑嗜血尊上的人脸色也凝重了起来,所有在场的宗师都知道,有一把趁手的灵器,还是攻击性的灵器有多么的重要。

    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当两个人摆好了姿势准备开始战斗的时候,突然四道白光射下,两个人所站立的空间就像是被切割开来了一样,他们就如同站在了一个四面是玻璃的笼子里面,楚云感应到了海量的空间法则波动,他知道,这两个人虽然站在自己等人面前,但是其实并没有和他们在同一个空间,就像是二元空间一样,他们去了另一个空间,这法则的掌控,真是让楚云叹为观止。

    不过楚云没有时间继续感叹了,因为两个人已经动手了,同阶武者的争斗对于所有宗师都是充满了诱惑的,楚云也把注意力转向了两个宗师的大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