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谈天论道足足好几天,楚云也询问了嗜血尊上诅咒的事情,这种事嗜血尊上也束手无策,不过嗜血尊上不愧是继承了师傅遗产的超级富二代,他竟然拿出了一枚潜魂丹,这种丹药很是少见,当然需要的也很少,这枚丹药在嗜血尊上手中待了几千年,药性都开始挥散了,嗜血尊上也没有使用过。

    这种丹药专门治疗神魂上的伤势,传说对于魂毒、诅咒拥有奇效,嗜血尊上竟然毫不犹豫的给了楚云。楚云在送走了嗜血尊上之后,仔细查看了这一枚丹药,发觉没有什么问题,于是就直接服用了下去,楚云仔细查看着自己的识海,一刻也不敢松懈,识海中的阴影,竟然慢慢变淡了起来,而且范围也在不断的缩小,甚至这一点阴影,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不过当潜魂丹的药效彻底消失之后,楚云发现自己识海中的阴影虽然几乎消失,但是还是有一点点,楚云听黑哥说过,诅咒及其难以清除,如同跗骨之蛆,一个不注意就会重新活跃起来,以前楚云还有点侥幸的心理,但是现在看来,黑哥说的的确没错。

    不过楚云也猜测是否是这个潜魂丹的药效有些不够,毕竟存放了几千年,虽然都是放在特殊的药盒内保存,但是这么多年,再好的药盒也不至于药效一点都没有挥发。为此楚云特意去跟嗜血尊上要来了丹方,嗜血尊上也不会炼丹,而且这丹方他完全可以给自己留下一分底稿,所以他就直接把原丹方给了楚云。

    就在距离仙海域的门派排名越来越近的时候,嗜血尊上带着一位刚刚进入宗师的武者回到了门内。此人的出现楚云没多少意外,毕竟嗜血门怎么说也是传承几千年的门派,怎么可能不留下其他的后手。此人正是嗜血尊上一直隐藏在暗处的后手,不过也不是嗜血尊上有意欺瞒楚云,而是此人一直在闭死关,就是嗜血尊上都不知道他能否成功晋级,一直在几年前他才成功晋级,而一直到现在他的境界都没有彻底稳固。听嗜血尊上的意思,他是服用的丹药晋级的宗师,为此嗜血尊上几乎耗尽了一大半的家资。

    “平儿,来拜见你云叔叔。”嗜血尊上对着此人招了招手,此人直接过来弯腰准备对楚云行礼,楚云当然不敢拿大,对方怎么说也是宗师,直接就扶了起来。

    “云兄,这是我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当年我嗜血门的两位太上长老出事太诡异,因此我不敢让这孩子以门派气运为手段晋级,如果我真的那么做,神魔门是不会眼睁睁看着的,而我没有信心保证平儿顺利晋级,因此只能另辟蹊径,从我的一位生死之交的手里几乎耗尽了家产买来了一枚雪云道纹丹,吃了此丹云儿几乎没有希望成为宗师中期了,因为此丹可以说整个天下唯一的一枚,你也知道服用丹药的弊端。不过我也是没有办法,老夫也只有不到一千年的寿元了,说不定出了什么意外,嗜血门就烟消云散了。云兄,希望以后你看在咱们两个的交情上,照料一下我嗜血门和我这不成器的儿子如何?”嗜血尊上这简直就是在托孤了,不过嗜血尊上对自己真的是没话说,不管是武器还是各种资源甚至丹药,几乎什么都送,不过楚云还是没有把话说死。

    “尊上,我有我自己的势力,虽然初建但是毕竟是我的心血,因此我不会长时间待在嗜血门。当然你对我很不错,我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这一次大比结束之后,我虽然会离开。但是只要嗜血门的人带着这一枚身份令牌前去乾蓝冰域的霸王盟求援,那么我将会答应帮助嗜血门出手一次,不知道尊上觉得如何?”楚云说完,嗜血尊上立刻接了过去,楚云给出去的正是自己霸王盟盟主的令牌,这是楚云自己炼制的,只有霸王盟的高层才有,里面都带着一股特殊的魔源杀气,可以说是楚云独有的,几乎难以模仿。而且此物可以在危急时刻催动射出这一道魔源杀气,就是天阶巅峰武者一个不慎也要饮恨当场。别看楚云只是给了嗜血门一次人情,但是这可是以霸王盟的名义给的,也就是说霸王盟可以答应嗜血门一个条件,霸王盟两位宗师,这个人情给的已经不小了。

    “云兄,你是霸王盟的盟主?就是那个差一点灭了关帝门的霸王盟?可是霸王盟两个宗师一个叫楚云一个叫黑曜啊,没有姓云的,嗯?云褚、楚云,原来是这样,云兄,哦不,是楚兄,你瞒的哥哥好苦啊。”嗜血尊上听到楚云的真实身份不惊反喜。

    一是因为楚云自己有地盘,那么就没可能留在这里,吞并他的基业,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他跟楚云再怎么说也不过就是人生几十年而已现在楚云有自己的基业,当然不会反客为主占据他嗜血门的地盘了,这也让嗜血尊上彻底放心了。

    第二个是楚云一个人欠他的人情,这不过就是代表了一位宗师,虽然宗师的人情也很值当了,但是比起一个大门派欠的人情就不可同日而语了。他虽然因为距离太远,听到的霸王盟的消息不多,但是他知道霸王盟是乾蓝冰域新崛起的门派,门内两个宗师,占据了关帝门一半的地盘,把关帝门打的差点灭门,这是何等的势力?要知道在仙海域的北边,关帝门也是很有名气的,但是就是这么一个门派,被霸王盟差点灭了,这个霸王盟还是自己的朋友,怎么不让嗜血尊上高兴?

    一番客套,嗜血尊上和他的儿子溢血尊上对楚云的态度更加友好,这个溢血尊上看起来尊号挺搞笑的,但是实际上,这个溢血尊上一身血属性功法比起嗜血尊上丝毫不弱,而且因为是仅次于血魔之体的泣血之体,所以除了境界比起他的父亲嗜血尊上差些,其但是他的一身本事都不弱。这种泣血之体没有血魔之体那么全面,但是却对于血液的亲和度更强,甚至他不掩盖自己的实力,从天阶武者身边走一圈就能够让天阶武者浑身的血液暴动而死。在比斗的时候这么来一下简直就是要命,甚至面对宗师,虽然不能控制宗师武者的血液,但是完全可以做到出其不意的堵塞宗师武者的气血流通,宗师武者突然被这么阴一下,很可能会短暂失去对身体的控制,一瞬间就能决定生死,因此这溢血尊上真的是不弱。

    楚云当然趁热打铁,跟嗜血门拉近关系,两者一个南一个北,隔着如此远,也没什么利益冲突,反而能成为一个友好门派,楚云也很清楚。他告诉两个人自己有一个记名弟子是血魔之体,但是自己不懂血属性功法,如果他们愿意,自己可以把自己的弟子转让给嗜血门。果然嗜血尊上和溢血尊上听完之后,大喜过望,他们又拿出了不少的好处给楚云,因为他们知道这种特殊体质的弟子是可遇不可求的。毕竟嗜血门和金刚门一样,都是只收地阶以上的弟子,但是这些特殊体质的弟子很可能早早被人杀了,或者是修炼了不和属性的武功,埋没了,这太可能了,所以别看他们占据一州,但是实际上也没几个合适的弟子,更别说这种血魔之体的顶级体质。嗜血尊上甚至说等这一次的大比结束后,亲自去接,这让楚云觉得没白费苦心。

    突然嗜血尊上的脸色严肃了起来,他有些急切的对着楚云问道:“楚兄,不知道你当时答应成为我嗜血门客卿的时候,是否已经建立了门派?”

    楚云虽然不知道嗜血尊上为何有此一问,但是还是摇了摇头否定了,看到这一幕嗜血尊上松了一口气,“楚云你不知道,门派排名的大比是不允许有门有派的武者帮忙的,天道根本不会承认。而你在当时成为我嗜血门的客卿的时候是无门无派的,这样天道反而不好阻止,因此老夫才有此一问。”楚云听完也能理解,毕竟如果一个域的排名大比,可以无条件的接受其他域的武者帮忙,那么排名就全乱套了。比如说一个门派和乾蓝冰域的沧浪门交好,他们把沧浪门的宗师找来,获得了排名的第一,那么这个第一得有多少水分?不过好在当时楚云真的是无门无派,自己当时被金刚门开革出了门派。

    楚云也很好奇为什么仙海域排名大比没有多久就开始了,但是嗜血门却不动手,难道是因为比试的地点太近?这个问题问完了嗜血尊上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手一翻一枚古朴的三角形状的令牌出现在嗜血尊上的手里,这枚令牌上面只写着仙海两个篆体的文字,其他的什么也没有。嗜血尊上告诉楚云,只有等时间到达,这一枚仙海令就会被激发,到时候再仙海令百步之内的宗师武者就会被传送到一处叫做仙海境的地方,凡是仙海域拥有宗师的门派都获得这种仙海令。到时候仙海域一个域的宗师武者都会济济一堂,比武决定名次。前十的门派,将会协商开发仙海域一个域内几处公共的矿脉,按照名次的高低分配,这些矿脉都是门派生存必须的资源,获得的资源完全能够让排名前十之后的门派疯狂,也怪不得所有门派都挤破头的想要获得前十的位置,而且前十的门派还会获得天道气运加成。

    在大比开始十年之前,这些代表一域的令牌就会出现在门派的掌门或者太上长老的身边,楚云听完之后真是觉得更有紧迫感了,这东西的出现绝对是天道做的,天道连这些东西都要控制,可见其的掌控欲有多么强。自己的系统朝暮跟天道不对付,自己以后免不了和天道对上,想想真是压力颇大。

    不过知道了排名一域前十门派的好处,楚云就下定了决心,解决自己体内的诅咒,尽快的晋级宗师中期,并且收复炫光会,争取在门派大比中占得先机。

    剩下的几年,楚云一直在嗜血门演练炼器之法,楚云的万源化融手对于炼器帮助很大,现在小成的万源化融手可以说除了寥寥的几种材料无物不融,因此炼器上面比起一般的人起点高得多,经过楚云这么久的努力,楚云已经能够修复法宝的级别,当然炼制法宝楚云暂时还做不到。

    楚云多次考虑把摩天赤血戟修复,如意金楚云是有的,而且楚云的龙纹枪的材料也是一等一的,楚云准备把龙纹枪熔炼到摩天赤血戟中,让摩天赤血戟不光能够传导魔源杀气以及血气,也能传导元力,成为一把内外皆可用的兵器。不过楚云还是决定再等等,他准备等能够炼制法宝的时候,把摩天赤血戟打造成一件类似于火灵剑的法宝。楚云的准备先修复火灵剑,火灵剑上面的几个小缺口,残缺的并不厉害,自己的水平应该能够做到。虽然几个小缺口不会影响火灵剑的使用,但是一旦发生大战,这把宝剑很可能崩裂。

    楚云和嗜血尊上坦白之后,两个人的关系更亲密了,楚云所需要的东西嗜血尊上都会去弄来,而且他还把门内的很多炼器的资料免费给楚云研究。楚云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材料很是满意,特别是其中的一块熔岩火石,此物据说是在岩浆中生成的,对于火属性的元力具有极强的增幅作用,而且甚至能够让武者对于火之法则的控制更加的顺畅。此物是炼制火属性灵器的好材料,但是楚云法宝都炼制不出,更别说灵器了。

    不过楚云却没有放弃,在楚云一次次的试验之后,他终于把火灵剑重新炼制了一遍,现在的火灵剑还是红色的,不过却是淡红色,因为楚云加进去了好几种增加硬度的材料,宗师级别的战斗已经开始返璞归真,真枪实弹的攻击会越来越多。跟天阶时候一样,元气搅动着天地灵气噼里啪啦的打斗,那对宗师是挠痒痒,根本不会死人。所以火灵剑的硬度就必须增强,楚云不准备把火灵剑当成一把收藏品,而是当做自己对敌最主要武器之一。要不是没有其他材料,楚云都准备把源泉剑祭炼一番,现在的源泉剑根本适应不了宗师级别的战斗。

    就在楚云祭炼完成火灵剑之后,仙海域千年一次的门派大比终于要开始了,楚云早就听嗜血尊上讲解了仙海域的各大门派和一些要注意的事情,而且对于这一种天道都要掺和一脚的大比很感兴趣,要知道仙海域的大宗师据说也会出现的,楚云对于大宗师也是闻名已久,这些人一次闭关就是几百年上千年,这种看一看大宗师的机会真的是稀少得很。

    楚云跟着嗜血尊上和溢血尊上站在令牌之前,脑袋里忍不住的胡思乱想,他们将会去什么地方?是不是去了天界?天界是不是琼楼玉宇?哪怕楚云活了上千年,也挡不住自己的胡思乱想,毕竟在楚云看来这件事太神秘了。

    突然楚云感觉眼前一花,宗师武者跟天阶武者最大的不同就是已经能够掌控法则,而天下的万事万物都是各种各样的法则掌控的。楚云清晰的感应到了一股浩瀚如海的空间法则之力,挪移阵也是利用的空间法则,但是比起现在楚云眼前的这一股空间法则简直就是小溪和大海的区别。不过楚云却无法详细参透,因为很快楚云就感觉站到了地面上,这一股空间法则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有些失落的楚云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身处一件古朴且有些残破的大殿门前,他的身边站满了人,这些人的气息都深邃浩瀚,一看就是宗师之境,楚云知道这些人应该就是仙海域各派的好手。这些宗师有楚云认识的比如说白梅尊上、神阵尊上、鼎业尊上等人,当然更多的是不认识的。

    几十个宗师没有一个说话的,都默默地往前走去,楚云也不说话跟着嗜血尊上往大殿走去。突然楚云停了下来,大门上的花纹让楚云眼睛一亮,因为他感觉这些花纹竟然都是一些法则运转的规则,玄妙又神秘,这么一会的时间,他竟然有了一些模糊的领悟。就在这个时候嗜血尊上不动声色的拉了楚云一把,楚云无奈之下只能失望的放弃了研究,继续朝里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