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盟建门第十一年,风平浪静的乾蓝冰域南部突然局势紧张了起来,霸王盟大举调动人手驻扎在临州一线,野王门等门派一日三惊,不断地调配人手应对霸王盟可能发动的进攻。**shu05.com更新快**而且野王尊上甚至不惜两次低声下气前往霸王盟求和,但是却连楚云都没见到,野王尊上知道这一次霸王盟下了决心了,于是他也开始了全力应对。

    为了霸王盟正式建门之后发动的第一次扩张行动,楚云把总盟和两个下属门派的势力调来了大半,临州东边除了野王门还有十几个小门派,这些小门派甚至野王门,都是楚云准备拿来练兵的磨刀石。

    楚云把《白子兵法》中的一部分战阵之法授予了原聚义门的掌门,现在的霸王盟兵部堂主欧阳毅,欧阳毅结合自己的经验,这些年炼制了三部战兵,其中霸王盟总盟的一部战兵人数最多实力最强,号称霸王军,一共有一千名地阶武者和十位天阶武者,他们组成的霸王阵,能够碾压天阶巅峰。一千余人调动天地灵气完全不逊色于宗师武者的普通一击,这才是真正的战阵之法,也是楚云第一次尝试。他的《白子兵法》中甚至有几种可以暂时抗住宗师高手的战阵,楚云不准备现在拿出了,否则就太引人瞩目了。这种抗住天阶武者的战阵在乾蓝冰域并不少见,不过就是没几个人重视而已。

    而火灵门也建立了一支五百人的火灵军,由耿炎、沙诚海等人为首领,这五百人的战斗力虽然不如霸王军,但是威力也不可小视。而关圣门也不甘示弱,建立了五百人的关圣军,也是五百人的编织,由郑殊、曹豹为首,副掌门刘琛被楚云严令不许外出征战,这也是楚云的私心,刘琛不擅长战斗,要不是郑殊、王珂等人实力有些低,楚云也不想让刘琛继续担任这个副掌门。

    霸王盟建立的战阵看起来跟乾蓝冰域的其他战阵没什么区别,但是唯一的一点就是,超过十个的战兵单独拿出来,可以组成小一号的战阵,对抗敌人。甚至于十个地阶后期的战兵联合起来,能够短时间对抗一位天阶的攻击,这就骇人听闻了。要知道天阶武者面对地阶武者,如同大象面对蚂蚁,地阶武者除了自爆,根本就对抗不了天阶。但是楚云传授下去的战阵,能够让地阶武者对抗一个天阶,虽然只是短时间,但是在战场上,时间就是生命,一个天阶被几个地阶拖住,那么一次战斗的解决很可能就被逆转,这个价值是惊人的。不过楚云还是让他们尽量的减少消息传播出去的可能,霸王盟看起来不错,但是实际上还很弱小。

    占领一个地方,楚云可不会学习金刚门,几个天阶武者去一个城池,就算是完成占领,这在楚云看来就是不可理喻,楚云讲究的是完全占据。一个城池起码也要几百个武者做到完全控制,特别是战利品一定要超过战争的成本,否则多少钱也填不满这个大窟窿。这样一来,门派还不越大越弱?楚云又不是急着占据地盘,争夺足够的气运晋级宗师,所以楚云的行动有条不紊,楚云既要地盘也要实惠。

    黑哥坐镇霸王盟,周杰、大地尊者楚大地等人全力保证后勤,楚云则来到了野王门的门外约战野王尊上,就在楚云来到野王门的时候,霸王盟三路攻击正式开始了。以三个战兵军阵为箭头,后面跟着数以万计的霸王盟弟子接收占据的地盘,每一军阵都以闪电一样的速度前进,短短一个月,已经占据了上万里的地盘。当先头部队霸王军攻占了野王门的重城河池,野王尊上终于出现了。这个河池有着野王门最大的经济来源河池水田,此处生产的蔬菜粮食是整个乾蓝冰域赫赫有名的,是灵膳的优良食材,占据了野王门收入的一半还多,霸王盟占据这里,就是占据了野王门的命脉。

    在楚云堵门堵了一个多月后,野王尊上出现了,楚云并不觉得意外。楚云并没有强攻野王门的想法,倒不是楚云怕了野王尊上,也不是楚云害怕野王门的护门大阵,而是另有算计。说实话,野王门的护门大阵楚云有百分之百的信心破阵,只是一个区区低等杀阵而已,在楚云的破妄法目之下一目了然,不过楚云却任由野王尊上拖时间,反正现在进攻的是霸王盟。

    “楚云,本座一而再再而三的退让,你真的以为本座怕了你?”野王尊上浮在空中,手里拿着一把鳄鱼剪,看起来极其的彪悍。

    “哎呦,这是从哪里弄来了一把大剪子了,本座记得你是用刀的吧,怎么?想去给本座府邸修剪一下花草?”楚云嗤笑一声说道,这也不是无的放矢,而是野王尊上在没成为武者之前,的确就是个花匠的儿子,为了这事野王尊上不知道杀死了多少曾经嘲笑过他的人,让他的恶名远播。

    “楚云你太放肆了,你所行不义,竟然入寇我临州,以至于生灵涂炭,你如此残暴不仁,是不会有好下场的。”野王尊上大吼道,不过怎么看怎么都像是有些色厉内荏。

    “说我残暴不仁?那么你这些年吞并的二十几个宗门算什么?而你还喜欢当众侮辱败者,喜欢让他们看着自己的妻女被你玩弄,再在他们面前虐杀,这件事不算是什么秘密吧,你杀死的人何止百万。你这样的都算不上残暴不仁,我能算得上?”楚云对这个野王尊上的名声很了解,此人人品败坏,甚至可以说令人发指,黑哥让自己收服此人,被楚云严词拒绝了,楚云起码还是有点底线的,这样的垃圾都要,自己心里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得劲。男人好色无所谓,但是这已经不是好色了,这是成魔了。

    “少说废话,江湖中弱肉强食而已。”野王尊上脸色难看的说道。

    “既然你这么清楚,还费什么话?动手吧。”楚云直接抽出了天冶剑。

    “想杀我就先追上我吧,听说你的领域阵法奥妙无限,就是不知道隔着这么远伤敌。”野王尊上直接话音未落,身躯已经到了数百里之外,楚云仿佛毫不在意,直接化为了一条云龙追了过去。自己击杀了两个宗师,一些显眼的手段早就传遍了这一片区域,如果野王尊上傻乎乎的不在意那才奇怪呢。而这个野王尊上要去哪,楚云也清楚得很,所以他才对野王尊上逃走毫不在意。

    三个时辰后,两个人一追一逃十几万里很快就跑过去了,突然野王尊上停了下来,他一头扎进了一个密林之中,这里全都是高达百丈的高耸巨树,而这种树正是很多武者建造房屋的材料,因为此树能够隔绝神识探查。而且这一种树开花之后,会产生一种气体,这种气体连气息也能够隔绝,这里简直就是一处藏人埋伏的好地方。楚云放眼看去,这一片林中,白色的如同脸盆一样大小的花盛开着。

    楚云心里攒了一句野王尊上,能成为宗师的没有一个是傻得,这个野王尊上算计的也的确精准,这个地方估计野王尊上早就选好了,而且把楚云引到这里的时间也算的准。因为这个花一年只有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开花,如果说凑巧,不如说一切都在野王尊上的掌握中。

    但是即便是这样,楚云还是直接走了进去,没错,楚云就是不急不缓的慢慢走了进去,看起来一点都不慌张。

    就在楚云刚刚走了几百米的时候,一声惊天的怒吼从密林深处传了出来。

    “炫光尊上,你竟然出卖我,你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楚云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因为他听得出来,这一句怒吼的主人正是野王尊上,看起来炫光尊上动手了。

    楚云慢慢悠悠的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法,终于来到了事发的地点,楚云的老熟人炫光尊上和一个冷峻的中年男子并肩站在一起,而逃走的野王尊上却脸色黑青的倒在了地上,他的气息羸弱,就跟随时要死了一样。楚云心里其实也是很惊讶,当时他跟炫光尊上商量好的是两个人一明一暗的解决这个野王尊上,争取掌控临州。炫光尊上不得不听楚云的话,因此只能咬着牙算计了他的好兄弟,然后再算计野王尊上。但是楚云本来想的是炫光尊上突然出手重创野王尊上,然后楚云再出手对付野王尊上,争取彻底击杀此人。但是现在看来,事情竟然比想的更有力,而且一个堂堂宗师,几乎可以说是百毒不侵的宗师,竟然被毒翻了,这就让楚云震惊了。

    看起来这个炫光尊上藏的够深啊,竟然这种毒都能弄来。江湖中用毒的武者不少,但是越是高阶的武者越少,因为武者晋级天阶之后,身体就进阶为了一种可以称之为完美体的身体状态,这种体质能够让武者恢复力大增、防御力大增、抗毒性大增、对于天地灵气的吸引力大增,天阶武者的身体甚至可以硬抗地阶武者的普通攻击,宗师武者的身体更是可以无视天阶一下武者的攻击。甚至宗师武者的身体可以万年不朽,法则不散,成为一件不逊色于灵器的宝贝。因此普通的毒怎么可能对付得了宗师高手?

    但是万事总有例外,楚云算是长见识了,这个炫光尊上看起来光明正大的样子,竟然藏了这么一手,如果不是楚云对心灯,也就是九洲灯信任无比,估计楚云也要害怕这家伙给自己来这么一下了。

    “盟主。”炫光尊上看到楚云之后脸色很复杂,但是还是很干脆的弯腰行礼,让一个宗师中期的给宗师初期的弯腰行礼,根本没可能,拱拱手就很给面子了。但是偏偏炫光尊上能够放弃这所谓的面子,楚云对炫光尊上的知情识趣很是满意,不过很快楚云就知道这家伙的恭敬都是装出来的了,一位宗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臣服?

    楚云走过去直接拉起了炫光尊上的手,“王兄客气了,我们以后就是一家人,我年纪小一些,你这一位兄长可要多多的帮衬老弟。这一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金鼎尊上了,听说金鼎尊上一身防御无敌于临州,鄙人早就想去前去拜会,无奈门派新建,事务繁多。今日终于有幸见到尊上,真是闻名不如见面。”楚云知道金鼎尊上被炫光尊上用手段控制了,因此在他心里金鼎尊上就是自己人,对于一个宗师的自己人,楚云当然不吝啬的恭维,毕竟宗师都是好面子的。

    没想到金鼎尊上抬着眼皮看了楚云两眼竟然没有说话,楚云心里有些尴尬,但是却没有当场发作,而是转头去看向野王尊上,成功化解了自己的尴尬。而有趣的是炫光尊上也没有出口化解这个尴尬,看起来这家伙不介意自己出点糗啊,这心态还是没有彻底的认输?刚才的恭敬都是装的?这就有意思了。

    “王兄,不知道你觉得我该如何处理此人?”楚云笑着问道。

    炫光尊上也是老狐狸,一手太极拳打得出神入化,竟然说一切听从楚云这个盟主的命令。楚云看了一眼炫光尊上,又看了一眼半眯着眼睛沉迷不语的金鼎尊上,直接拿出了天冶剑,对着野王尊上一指,一轮圆月就出现在了楚云身前。

    当圆月毫不留情的嵌入了野王尊上的身体,炫光尊上和金鼎尊上终于勃然色变了,他们没想到楚云竟然这么决绝,炫光尊上还以为楚云会像是收复他一样收复野王尊上,毕竟野王尊上怎么说都是一个宗师武者,但是没想到他竟然猜错了。

    缓缓入体的圆月终于把昏迷了过去的野王尊上疼醒了,宗师武者心脏破碎可能挺过来,但是如果金丹被取出来,就绝对活不了了,而楚云正在做的就是活生生把野王尊上的金丹挖出来。这个过程的疼痛宗师武者能够忍耐,但是这种绝望却绝对是让宗师武者崩溃,金丹是武者力量的源泉,如果没了金丹,宗师武者就活不成了。

    “不要,我愿意臣服于你,我愿意当您手中的鹰犬,求你不要杀我。”野王尊上终于抛弃了宗师的脸面,朝着楚云开始求饶,但是楚云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继续操纵者圆月一点一点的挖掘着野王尊上的金丹。

    “炫光尊上、金鼎尊上救救我,虽然这些年我们有些不愉快,但是在千年之前我们可是共同联手对敌,结下了深厚的友谊,难道你们就一点旧情都不念嘛?这些年我是杀了很多人,做了很多的错事,但是那些人都是我的敌人,江湖中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不是正常的嘛?你们觉得我嗜杀成性,但是我也是自保的手段,如果我不残暴,凭我一个区区宗师初期,怎么震慑敌人?你们两个互相扶持,但是你们想想我啊。关帝门一直想要吞并我野王门,不过就是被魔影门牵制,我也没有后台,如果不表现的疯狂一些震慑这些宵小,我就不用修炼了,天天被琐事烦心就好。求求你们救救我,我愿意臣服于你们。”野王尊上的话让炫光尊上和金鼎尊上陷入了很久之前的回忆,最终两个人还是决定替野王尊上向楚云求情。

    但是他们还没开口,楚云就突然加快了动作,一枚大如拳头散发着玄妙韵律的金丹出现在了楚云手上,而野王尊上虽然因为顽强的生命力没有死去,但是他也知道了自己最后的结局。

    “楚云,我死了你也不会好过,天道在上,我愿意以我神魂为祭品,诅咒此人神魂不凝,永生永世不能晋级宗师中期。哈哈哈,楚云没想到我得到的这个秘法最终用在了你的身上,我可是赌上了转世的机会,你就好好的享受你永远无法晋级的折磨吧。”野王尊上话音刚落,整个人就化为了一阵白雾,扑向了楚云,楚云看到这一幕脸色大变,而炫光尊上和金鼎尊上立刻就撕裂了空间朝着远方遁去,楚云心里一惊,他知道这两个家伙肯定知道野王尊上这个几乎是同归于尽的秘法,但是他们竟然没有提醒自己。不过楚云却没有功夫考虑怎么对付这俩吃里扒外的东西,因为这一阵白雾已经来到了楚云身边,楚云二话不说直接撕裂空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