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屌”,当楚云听完了沧浪门的计划,不得不佩服他们的想法,看起来不管是哪个地方都有牛人啊,这个沧浪门为了对付崛起的金刚门,真的是绞尽了脑汁,竟然连游击战的战术都弄出来的。虽然没有达到形成“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的理论,但是实际上差不多。

    他们让楚云出人出兵,联合仙柳门彻底切断金刚门最大的物资来源朗州的物资供应。这个朗州就是个物资转运基地,否则也不会被几个大门派看重,不允许任何一个门派单独占据此地。不光是金刚门,就是沧浪门、释厄寺、龙凤阁等门派也很看重朗州。

    而沧浪门让楚云做的事就是以游击战术打击金刚门需要的所有物资,让金刚门再也无法从朗州获得任何一点物资。简洁的说出来就是骚扰、骚扰不断地骚扰,让金刚门运输物资的代价大道他们难以承受。

    看起来这个事情不难办,因为金刚门总不至于派宗师前往朗州押运物资。但是这个问题不能这么看,因为金刚门在朗州的是有血战门这个最强大的门派在的,如果他们截断金刚门的物资,那么血战尊上会置之不理?这么一来,他们就需要跟血战尊上对上,而血战尊上是个什么人?他是个宗师中期巅峰的外家武者,是一个击杀过宗师的超级高手。而且所有人都知道血战尊上的性格,此人实力强但是却不狂妄,反而是一个老谋深算的人,而且此人极其的难缠,一旦被他惦记上,他就如同隐藏着暗处的毒蛇,不管多久,早晚的报复回来。就是这个性格让血战尊上恶名远播,除非一棒子打死他,否则很少有人招惹。就是仙柳尊上这个沧浪门的人,也不敢招惹他。

    那么按照沧浪门给楚云的任务,楚云一定会跟血战门对上,因为不管怎么说,血战门都是金刚门的分支。即便是金刚门几乎不会启动血战门,但是到了那个时候,不想用也得用了。问题就在这里,楚云有实力对抗血战尊上?虽然楚云再自信,但是也不会自信到可以抗衡一个宗师中期巅峰的外加高手。

    这些东西的确丰厚,但是因此招惹上一个如此敌人是否合适?楚云想明白了之后,才知道这个大门派的便宜果然不俗是那么好占的,这些大门派付出的东西,很多时候需要比这些东西更多的代价才能得到。而且说不准,为了得到这些好处连命都搭进去。

    “沧浪门给的好处是不少,但是我却怕有命拿没命花,因此这件事就算了吧。”听到楚云拒绝了,仙柳尊上的脸色刷的一下就拉了下来。

    “楚尊上,门内给你的好处已经不少了,你不要得寸进尺。”仙柳尊上以为楚云还是跟以前一样想要更多的好处。

    “仙子,我说过你们给的好处已经够多的了,但是我是真的不敢拿,金刚门和血战门虽然是两个门派,但是关系如同一家,我真的按照阁下要求的去截断金刚门的物资来源,那么迟早和血战门对上,你堂堂仙柳尊上宗师中期的高手,都被血战尊上压制,何况是我。到时候我小胳膊小腿的,如何能够抗衡血战门?”楚云说完,仙柳尊上立刻知道楚云说的是真的。

    让楚云为主,他们为辅去截断金刚门从朗州购买物资的道路是仙柳尊上出的主意,为什么她明明在朗州却不去做,反而要用重礼请楚云去做?实在是她怕了血战尊上,当年血战尊上只是个天阶巅峰的时候,仙柳尊上就认识血战尊上,那个时候仙柳尊上已经是宗师高手,已经被沧浪门派来朗州发展。人生地不熟的的仙柳尊上面对的对手是很多的,当初朗州最大的两个门派一个叫做密门一个叫做地尸门,看名字就知道一个是释厄寺支持的,一个是排名第四的天尸谷支持的门派。

    仙柳尊上虽然是沧浪门的人,但是却得不到太多的帮助,于是她联系很多小门派,其中就有血战尊上的血战门,在他们合力对抗两大门派的过程中,血战尊上出了很大的力,并且计谋勇武都深深的打动了仙柳尊上,仙柳尊上开始重点的帮助血战尊上,血战尊上一举晋级宗师,成为了仙柳尊上最得力的帮手。

    后来两个人一起设计击杀了地尸门的门主的飞僵,飞僵是宗师武者的身体炼制,攻击威力可以发挥出宗师武者五成的实力,但是防御却更胜一寿,综合实力绝对不逊色于一般的宗师,再加上地尸门的门主也是宗师高手,地尸门相当于一人两宗师,极其难以对付。

    不过刚刚晋级宗师的血战尊上死死的拖住了地尸门门主的飞僵,才让仙柳尊上和土工尊上两个人联手重伤了一身本事都在养尸上面的地尸门门主,让他在几百年后死去。那一战血战尊上疯狂的浴血奋战,不光吓住了敌人,也在仙柳尊上和土工尊上的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从那之后仙柳尊上和土工尊上等人就有些害怕血战尊上了,血战尊上开始被仙柳尊上等人抑制,于是血战尊上和仙柳尊上反目,血战尊上愣是从夹缝中成长了起来,并且一举压制了朗州所有宗师,成为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单单从这个血战尊上的行为看,无疑是非常励志的。不过身为血战尊上的敌人仙柳尊上等人看来,那就很不美妙了。

    这些年仙柳尊上被血战尊上压得跟个受气包一样,就在这个时候,金刚门兴起了,而随着金刚门的兴起,血战门却越加低调,这让仙柳尊上不安。而楚云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楚云这个人跟血战尊上一样,也是强势崛起,而且比起血战尊上的光辉事迹,丝毫不差,在仙柳尊上看来,这个楚云就像是血战尊上第二。

    那么仙柳尊上就有了一个想法,如果让楚云去对付血战尊上如何?这个想法一出现就让仙柳尊上怎么也控制不住,这才有了她亲自返回门内,游说门内给楚云好处,甚至飞艇都拿出了一艘,仙柳尊上绝对不相信楚云会拒绝这样的好处。到时候两虎相斗必有一失,不管是谁输谁赢,都对沧浪门有利。但是万万没想到,楚云竟然拒绝了。

    “楚尊上,你要知道,你跟金刚门的关系本来就不好,就算是你不答应,那么也免不了跟金刚门对上,而且你还因此而交恶我沧浪门。实话告诉你,你杀死的极乐尊上大有来头,要不是我沧浪门帮你压制,那么他们早就对你动手了。那个人的实力远超血战尊上,你是愿意面对一个宗师中期,还是宗师后期的高手?说实话,奴家也是真的不希望看到你这个人才刚刚绽放就随之凋落。”仙柳尊上看到楚云拒绝,直接威胁了起来。

    楚云眯着眼看着仙柳尊上,直到把仙柳尊上看的恼火了才收回了目光。

    “仙子请把,本座就不送了。”楚云说完,仙柳尊上大怒。

    “姓楚的,你会后悔的。”说完直接转身离去。

    仙柳尊上走后,黑哥从后面的屋子走了出来。

    “谈崩了?”黑哥没有一丝感情的问道,楚云淡然的点了点头。

    “现在已经得罪了沧浪门,我们必须要尽快的行动起来了,否则麻烦会接连不断。让这些大门派投鼠忌器的最好办法,就是壮大自己,让自己壮大到他们不敢轻易动手的地步。”黑哥说完楚云点了点头。

    “炫光尊上已经传回了消息,他的那一位好兄弟,已经被他控制,只要咱们进攻野王门,野王门的门主野王尊上必定抵挡不住,只能向炫光会求援,到时候炫光尊上以援军的姿态出现在野王门,一举击杀野王尊上。我们霸王盟就可以控制临州三分之二的地盘,门下四位宗师。到时候沧浪门和金刚门也不敢轻易的招惹。”楚云霸气的说道。

    黑哥点了点头对楚云问道:“盟主,我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控制炫光尊上的?要知道此人可是一位宗师中阶,当然如果不方便可以不用告诉我。”其实这个问题当初楚云告诉他他控制了炫光尊上的时候,他就想问了,但是一直忍住了,直到现在黑哥才问出来。

    楚云笑了一声,“黑哥还以为你一直不会问呢,跟你有什么不方便?就算是任何人背叛了我,你也不会背叛我的。”

    说完心灯慢慢的浮现了出来,当黑哥看到这一盏心灯,整个人都呆住了。

    “九洲灯?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有九洲灯?这不可能,哈哈哈,没想到啊,我五行门的现任掌门会有一盏九洲灯,哈哈哈,气运之子,掌门是这一洲的气运之子,兴盛有望,兴盛有望啊。”黑哥突然哭突然又笑的喊了起来,哪里有平常的冷漠?楚云皱眉听着,什么九洲灯?自己没听过啊。

    “黑哥,你说这个叫做九洲灯?”楚云一直等黑哥冷静了下来才开口问道。

    “不错,如果我没有看错,这个正是其中的一盏九洲灯。”黑哥看着心灯郑重的点了点头。

    “其中的一盏?难道这个有很多种?”楚云疑惑的问道,这个心灯的出现很是诡异,楚云都不知道他有什么用,是怎么出现的。当初楚云试图控制炫光尊上,心灯突然出现,楚云发现炫光尊上的一丝神魂被吸引近了心灯,然后就觉得炫光尊上的小命被自己控制了,发现了这件事之后,楚云真是狂喜过往,这也成了他自信的来源,没想到自己都不清楚这个心灯的来历。

    “盟主,一些事情您也应该知道了。不知道盟主对于咱们所处的武仙界怎么看?”黑哥问完,楚云皱眉思考着,这个问题自己怎么回答?自己就在这乾蓝冰域周围转悠,这个武仙界传说有很多的跟乾蓝冰域差不多的域,面积对于宗师武者来说都是广博无边。

    “黑哥直接说吧,我这几百年的经历你又不是不知道。”楚云直接诚实的说道。

    “当年我五行门的先祖跟随武神守护这天兰大陆,见识何等的广博,他也知道了许多常人不知道的秘闻。先祖发现过一份竹简,上面记载的东西颠覆了先祖的认知,这一份竹简就被我五行门传承了下来。竹简上说,咱们所在的天兰大陆并非唯一的大陆,而天下间一共有九座类似于天兰大陆所在大洲的地方,被竹简的主人称之为九洲。这九洲之间都被混沌阻绝,相互之间感应不到。盟主你所看到的的天兰大陆其实只是这一洲的一部分,咱们这一洲应该有不少跟此处一样的人类聚集区,甚至可能比我们这里更大。不过就是被凶兽阻绝,这些凶兽很多都是堪比大宗师甚至破碎境的超级强者,就是一般的大宗师也不敢深入这些地区,因此我们相互之间并不知道。但是先祖确信,我们这里绝对不是唯一的。武神他老人家在功成身退之后,就是进入了天兰大陆周围的无边森林,去探索了,所有人都认为他是飞升了,其实并不是的。你想想武神他已经是破碎境的最顶尖的强者,都一去几十万载不回,可想无边森林的危险。而那一份竹简上记载了,其中的几种气运之宝,这些宝物全都是某一地域的天之骄子所拥有的,持有人每一个都有得天独厚的气运,这些宝物可以统称为旗莲葫芦幡,扇珠灯镜塔。这九种宝贝都是最顶尖的气运之宝,每一件的拥有者都能够有超级的气运,据说这些宝物都是一分为九,每一个大洲都有一件此种的宝物,可能功能稍有差异。您的这一件灯,如果没有看错,正是其中的灯。竹简中记载九洲灯,如同普通的油灯,外表平凡无奇,隐于识海,查人情绪,非神火可点,吞噬灵魂,掌控人心,魑魅魍魉退避三舍。”黑哥说完,楚云心里砰的一下,因为自己的心灯跟九洲灯的介绍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当然除了这九种气运之宝,还有几种杀伐之宝,盟主,你可否实言相告,你得到的这盏灯是否是在下所说的九洲灯?”黑哥看起来很是紧张的看着楚云,黑哥身体是个傀儡,一般来说都是冷冰冰的,但是这一次竟然有了如此明显的情绪,可见他真的很激动。

    “如果你描述的不错,那么此物可能真的是九洲灯,因为你说的描述跟此物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楚云说完,黑哥狂喜起来。

    “盟主,你知道嘛?此宝是一等一的控制宝物,据说最大限制能够控制九九八十一位宗师,您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嘛?这意味着我们完全可以不断地扩张,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为一方霸主,甚至控制这一片天兰大陆都不是难题。”黑哥说完楚云也有些激动了起来,想想那个场面,凡是有点野心的人估计都会激动。

    “盟主,这件事您谁也不要说,而且在自己实力不能自保之前,千万不能泄露出去,当年我五行门不过就是被人怀疑拥有武神的传承《武神图录》就被灭门了。如果让其他的门派知道您有九洲灯,估计那些隐世不出的大宗师都会对您出手的。”黑哥说完,楚云冷静了下来,怀璧其罪的道理楚云很知道。

    “不过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研究下临州的事情了,临州一共四个宗师,已经被你控制了两个,另外野王尊上也应该是囊中之物,这临州就是咱们崛起的第一步。”黑哥声音里充满了力量,楚云知道黑哥忘不了当年五行门被灭门之仇,而且那些仇人现在还在,黑哥想要报仇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看到楚云有九洲灯,一些藏在心底的想法冒了出来。楚云也体谅这个为了门派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待了十几万年的可怜人,不过自己识海中的宝物真的是九洲灯嘛?自己怎么得到的?是不是系统给自己的?现在自己真的是处在一个武侠的世界嘛?自己现在一举一动就是神仙也比不了吧?一层层的迷雾包围着楚云,刚刚探索清楚一块迷雾,就会发现更多的迷雾,楚云真的是有些迷惑了。